•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第1029章 司行霈的幸运


    司行霈的枪上了膛,顾轻舟就看到对面的蔡长亭同样举起手枪,对准了司行霈的脑袋。


    四周还有其他宾客。


    顾轻舟没什么反应,四周的人全吓傻了,尖叫着站起来跑了。


    幸而没几桌客人,餐厅里乱了下,却乱得有限。


    钢琴师不知是没看到还是很大胆,看了眼他们,居然继续弹琴,琴声没有半分错乱,优雅动听。


    两个男人针锋相对。


    蔡长亭先开口了,笑道:“我没有私下里勾搭轻舟,而是先告诉了你,因为我尊重你司少帅?!?br />

    司行霈阴冷道:“惦记旁人的妻子,这原本就没有任何尊重可言?!?br />

    “轻舟曾是司慕的妻子。我做的,无非是你司少帅做过的事?!辈坛ねばΦ?。


    顾轻舟看了眼蔡长亭。


    她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甚至谈不上惊讶。


    等两个男人说够了,顾轻舟才开口,道:“饭还吃不吃?”


    司行霈收回了枪。


    蔡长亭落后一步。


    顾轻舟等他们收起了武器,道:“长亭,多谢你的感情。你表白了,我不接受,你可以放弃了?!?br />

    她语气平淡,仿佛在拒绝一块巧克力。


    蔡长亭道:“我对我的感情负责,你不用担心我?!?br />

    顾轻舟淡淡笑了下。


    司行霈索然无味翻起了菜单,又看了眼蔡长亭。


    谈不上愤怒,甚至谈不上吃醋。


    他想起从前,顾轻舟和顾绍稍微要好,他都气死了,如今蔡长亭公然的挑衅,他的生气都是有限的。


    举枪,只是他的姿态,以及他的资格。他似乎是在炫耀,也仅仅是炫耀,他根本没把蔡长亭放在眼里。


    蔡长亭没资格做他的情敌。


    若霍钺这番话,他或许会担心,可蔡长亭的话,实在没什么意义。


    司行霈最了解的人不是自己,而是顾轻舟。他知道,此刻顾轻舟笑眯眯的,内心却在盘算如何弄死蔡长亭。


    她对蔡长亭没有任何的善意。


    “......长亭,你见过霍拢静吗?”顾轻舟突然问。


    旁边的霍钺,从头到尾都在看热闹。


    这边都拔枪了,他那边还是纹丝不动,压根儿没想过帮司行霈。


    直到此刻,他才从报纸后面抬了抬眼睛,看了眼这边。


    “霍龙头的妹妹吗?”蔡长亭脑袋偏了下,指向旁边的霍钺。


    顾轻舟颔首。


    “在岳城见过?!辈坛ねさ?。


    “那如今呢?在太原府,你见过她吗?”顾轻舟问。


    蔡长亭摇摇头,表情认真又坦诚:“我没有见过她?!?br />

    顾轻舟却沉思了下。


    她道:“你是不是将她绑架起来了?”


    蔡长亭仍是笑,笑容明媚又真诚,他说:“没有?!?br />

    他的微笑,自然不能上算了。


    霍钺就走了过来。


    “很久不见了,蔡先生?!被纛嵬屏讼伦约旱难劬?,斯文儒雅坐到了蔡长亭旁边。


    “霍龙头,的确是好久不见?!辈坛ねばΦ?。


    曾经都是岳城的龙头,他们彼此还算熟悉。


    霍钺和司行霈合谋,挤垮了蔡家的码头和生意,才逼死了蔡长亭的父亲,认真说来他们还有一段仇恨。


    只是,从蔡长亭的脸上是看不到这些仇恨的。


    “最近忙什么呢?”霍钺跟他寒暄。


    侍者上菜,霍钺和蔡长亭的话题不断。


    临了,霍钺还对蔡长亭道:“我这次到太原府来,我听说我妹妹可能北上了。蔡先生如果有了她的消息,请转告我,我一定重谢?!?br />

    “这个当然?!辈坛ねさ?。


    他们交谈了起来,言谈竟是很投机。


    饭后,蔡长亭先离开了。


    等他一走,顾轻舟也起身去了趟洗手间,霍钺就对司行霈道:“这小伙子挺勇敢的,我曾经也爱慕轻舟,就没敢直接说过?!?br />

    “你别添乱?!彼拘婿?。


    霍钺笑得不怀好意:“担心了?”


    “担心什么?跳梁小丑而已?!彼拘婿?。


    霍钺道:“可别小看了这人,他身手很不错的,你知道吧?”


    司行霈敲了敲桌面,道:“他身手的确不错?!?br />

    他们说着话,顾轻舟就出来了。


    她坐定,问霍钺和司行霈:“聊什么呢?”


    “聊蔡长亭?!被纛嵝Φ?。


    顾轻舟眉头微蹙,说:“他对阿静的事,特别小心。我试探了他几次,都没什么结论?!?br />

    霍钺道:“不是聊阿静的事,聊他的勇敢......”


    “勇敢?”


    “他说他爱你?!被纛岬?。


    司行霈也看向了顾轻舟,眼神意味深长,问:“你也觉得他勇敢?”


    顾轻舟笑出声:“他?”


    她摇摇头。


    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顾轻舟道:“哪怕是真心,也是险恶的真心。假如真的爱一个人,就不会让她为难。


    幸而我是嫁给了司行霈。假如我嫁给其他心思稍微狭窄一点的男人,蔡长亭这番话,我丈夫只怕当我跟他早有首尾,定然要打死我。


    哪怕不打,心中也会生了芥蒂,从此我们夫妻离心。蔡长亭的话,句句都是陷阱,跟勇敢是不沾边的?!?br />

    司行霈笑了起来。


    他又看了眼霍钺。


    霍钺轻咳了下,转移了视线,低头喝了口茶,不再多言。


    回家之后,司行霈搂了她的腰,低声问她:“怕我打你?”


    顾轻舟道:“你舍得?”


    她想起自己和他才见第三次面,因为他打了顾绍,她扇了他一巴掌,那时候他愤怒极了,却没有打回来。


    司行霈并非君子,而是从一开始就对她存了份善念。


    缘分真奇怪。


    “舍不得?!彼拘婿亲×怂?,口齿不清低喃道,“轻舟是我的半条命?!?br />

    床很柔软,顾轻舟的身子也软,司行霈沉沦其中,不知餍足。


    完事之后,司行霈照例替她洗澡,为她洗头发。


    他想到了司慕,也想到了霍钺,当然勉强把蔡长亭算上。


    司行霈突然觉得,上苍真的很厚待他,因为他是第一个遇到顾轻舟的人。


    顾轻舟像是隐士培养出来的,入世之后,她遇到的第一个男人就是司行霈。


    先入为主,她和他相爱了。


    假如她那时候先遇到霍钺呢?那么司行霈再逼迫她,也只是第二个蔡长亭——让她烦躁得想要杀之后快而已。


    “轻舟!”他突然捧起她的脸,亲吻了她,心中既甜蜜又雀跃。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