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外卖配送箱消毒标准出台,如何执行是个大问题 2019-04-19
  • + - 阅读记录
        秦纱美美睡了一觉。

        这一觉睡得很香甜。

        天亮之后,她梳洗一番,就出门去吃早茶了。

        太原府没有早茶的习惯,不过她是从国外回来,又在南边住过。对于她生活的小习惯,不影响王家正常生活,王游川都会随她。

        王游川宠她宠得厉害。

        因王游川宠溺爱妻,王家上下没有不尊重她的。

        她去了一家茶楼。

        茶楼早上提供的茶点,多半是甜腻的,生意不算特别好。

        秦纱点了两份。

        有个人若无其事,推开了她雅间的房门。

        进来的人,身上裹挟了玫瑰的清香。抬眸处,朝阳映照着一张倾国倾城、男女莫辩的脸。

        “长亭先生,请坐?!鼻厣葱Φ?。

        秦纱是受命到了太原府,目的是帮平野夫人做事。

        她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确定自己的身份,于是她嫁给了王游川。

        嫁给王游川这件事,带着目的,却并非勉强。

        她心中一直有王游川的,能和他结婚,也是秦纱梦寐以求的事。

        ?;实车娜?,到底是如何蛊惑了王游川的儿子,让他出面办理此事,秦纱至今也不知道。

        她嫁给了自己的初恋,嫁得心满意足。她想等?;实车氖陆崾?,就安安稳稳和王游川过几十年的好日子。

        她并不老。

        虽然四十出头了,可她尚未丧失生育的能力。

        “也许,等将来太平了,我得到了我应得的,可以给游川再生个孩子?!鼻厣椿孟胱?,想得甜蜜又幸福。

        想到了孩子,她又幻想孩子的性别:“生个女儿吧。一来女儿可爱,二来女儿不会争夺家产。

        我这辈子,已经够累了,有钱给女儿做陪嫁,不需要贪图王家的,不想和他们起冲突。

        女儿好,生了女儿他们省心,我也快乐。女儿是妈的心尖宝嘛,我和游川将来都指望她?!?br />
        秦纱脸上,就有种静谧安详的光,让她一瞬间充满了母性。

        人生有了盼头,她也想往后的几十年,和王游川携手度过。老来作伴,有家庭有儿女,秦纱是挺幸运的。

        当然,她也需要帮平野夫人做事。

        平野夫人交给她的第二件事,就是找到朴航。

        救出朴航不是他们的目的,要到朴航手里那笔钱才是。

        那笔钱,朴航原本就是要捐给平野夫人的。

        平野夫人有钱,可每一笔钱都有它的用处。既然朴航答应了,那么顺手救出他,也是理所当然。

        “为何非要救他?”这是秦纱问过平野夫人的,“您如果需要那笔钱,我可以捐给你。我这些年,钱赚了不少?!?br />
        平野夫人却摇摇头,认真看着秦纱道:“内部的人都知道,朴航是我们的人。自己人落难,我们视若不见,会寒了其他跟随者的心。钱不重要,人心才重要?!?br />
        秦纱那时候才知道,要钱只是个幌子。

        平野夫人要的,是其他人死心塌地的忠诚。

        “不要让康家知晓,不要落下把柄给康家。和康家相比,朴航那点钱不算什么,切不可因小失大?!闭馐瞧揭胺蛉说囊?。

        其他的,任由秦纱自己发挥。

        秦纱听说过顾轻舟的盛名,那是顾轻舟离开村子之后的功业。

        人多少会受自己固有思维的控制。

        在秦纱的记忆里,顾轻舟是个甜美聪慧的女孩子。那时候的顾轻舟,只展露过医术,没有展露过谋略。

        外人吹捧她,就连平野夫人和蔡长亭也忌惮她,秦纱总感觉是司行霈在背后帮衬了她。

        耳听为虚,秦纱是没太把顾轻舟和司行霈放在眼里的。

        一个小丫头,一个莽夫,能有什么大智慧?

        “事情办得如何?”蔡长亭问秦纱。

        秦纱微笑:“已经办妥了,长亭先生?!?br />
        蔡长亭道:“如此甚好。没有引起什么波动?”

        “没有,我让二宝出手的。二宝很敏捷,又力大无穷,做起事来很容易,没有惊动康家任何人?!鼻厣吹?。

        蔡长亭颔首:“那就继续吧。朴航失踪,康家早上肯定能知道,毕竟有痕迹的。尽快处理好此事,然后送走他?!?br />
        秦纱笑道:“等我吃了早茶,就去办此事?!?br />
        同时,她也问蔡长亭,“长亭先生,你去不去?”

        蔡长亭摇摇头:“这点小事,没必要让我参与?!?br />
        秦纱深以为然。

        蔡长亭是平野夫人最亲信的人,他是没必要做这些事的。

        他看了眼秦纱。

        有些话,蔡长亭想要说几句,但是他没有。

        平野夫人有她的目的,秦纱也有,蔡长亭更有。

        显然,他们三个人的目的完全不同,故而就没必要多费口舌。

        秦纱吃了早茶,心思略微动摇。

        她出城之前,不太放心自己的判断,去了趟顾轻舟的院子。

        佣人给她开门。

        瞧见是她,佣人笑道:“王太太,您这样早,吃早饭了吗?”

        “吃过了。轻舟呢?”秦纱问。

        佣人笑道:“太太和师座还没起呢,昨夜陪着督军他们打牌,打到很晚才散场,估计得睡到中午?!?br />
        秦纱不好去顾轻舟的卧房看个究竟,只得含笑搭讪了几句,就离开了。

        她临走前,看到了顾轻舟院子里的汽车。

        这辆汽车,是顾轻舟惯用的,而且是唯一的。

        除了汽车,顾轻舟三楼的窗帘也是紧闭,似酣睡未醒。

        秦纱心中稍定,乘坐汽车出城去了。

        车子下了官道,经过一段坑洼不平的小路,颠簸得秦纱的早饭都差点吐了,就到了一处房舍。

        房舍是崭新的,大门紧锁。

        秦纱的司机是亲信,上前去敲门。

        此刻才早上九点多,阳光已经很强烈了,白炙的阳光万丈金芒,照得秦纱有点睁不开眼。

        她又坐回了汽车里。

        正在考虑如何和朴航交涉时,车门被拉开,她闻到了一股清苦的气息,这是玫瑰的味道。

        猛然抬眸,顾轻舟低头看着她。

        她短短的头发,被阳光一照,就有淡墨色的光圈,而她的面容逆光,模糊成了明媚的一团。

        她的声音,沉稳温柔:“师父,早啊?!?br />
        秦纱身子一僵。

        她想起蔡长亭和平野夫人说过的种种,想起外人对顾轻舟的评价。

        这是一个比狐狸更加狡猾的女人。

        她睿智的计谋,令人折服,哪怕是平野夫人也要忌惮她三分。

        岳城曾经将她视为一城之母,但那时候她还不满二十岁。如此年纪就得到那样的盛赞,可见她的能耐。

        秦纱下意识还觉得,她是那个学钢琴时候谦逊可爱的小姑娘。

        此刻,她看清楚了。

        平野夫人没有骗她,谣言也没有夸大,顾轻舟毫不意外的出现在了这里。

        “轻舟?”秦纱整顿好心绪,将满心的震惊全部压下,笑盈盈看着她,“你在这里做什么?”

        “这话,应该是我问您?!惫饲嶂坌Φ?,“师父,您来这里做什么?”

        秦纱想要找个说辞,顾轻舟却一把将她拉了出来。

        拽住了秦纱的胳膊,秦纱略微吃痛。

        “你......”

        “师父,你跟我来?!惫饲嶂坌Φ?,“有个熟人想要见见你。我想,你肯定也很想见到他?!?br />
        说罢,她不由分说将秦纱拖拽进了院子。

        院子里的朴航,已然面无人色。

        他的脸上、身上,都有血痕,很显然他是挨了打的。

        除了朴航,另一个跟着二宝的杀手,也被绑在旁边。

        和朴航相比,杀手反而没有受罚,只是神色惶惑,有点痴傻了似的。

        “轻舟......”

        秦纱想要说什么,倏然顾轻舟抬起手,重重掴了她一个耳光。

        一声脆响,在院子里回荡开。

        秦纱脸颊生疼,刺辣辣的痛感,沿着双颊攀爬,她半边头颅都疼了起来。

        “曾经你们把我当棋子,可到底抚育大了我,我不怪你们。师父走了,乳娘也走了,我总会保留几分幻想,幻想事实并非如此?!惫饲嶂鄣纳?,清冷如冰。

        她的诉说,也似冰雹,一颗颗砸下来。

        冷,坚硬。

        她继续道:“你的出现,明目张胆表明你的立场,毁了我的幻想。我的过去,就是个精心的骗局,而你证实了这一点?!?br />
        秦纱捂住脸。

        她想要说什么。

        顾轻舟继续道:“二宝是个未成年的孩子,你利用他作恶,就像你们曾利用我。从前的那点恩情,我们一刀两断了,秦纱!”

        秦纱的呼吸,略微迟钝。

        她第一次出手,太过于轻敌,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秦纱这些年过得很顺利。

        她在香港有自己的生意,做得很红火,赚了很多钱。

        旁人恭维她,说她人情世故练达,导致她飘飘然。

        女人之间,会相互瞧不起,秦纱没把平野夫人放在眼里,就更加不会把顾轻舟放在眼里了。

        此刻,她却栽了跟头。

        “轻舟......”秦纱牙齿酸痛,忍着不适开口了,“这不是我的计划,我是替人做事?!?br />
        顿了下,她继续道,“我知道你无情,你若是有情,也不会看着你师父和乳娘惨死,他们那样疼你?!?br />
        见顾轻舟不言语,秦纱继续道:“你敢不承认吗?你的师父和乳娘对你如何,你心中没数吗?”

        到了这一步,她认识到了顾轻舟的厉害,却不怕她。

        她心中有底气。

        不成想,顾轻舟淡淡对司行霈道:“我听不得这样的话,杀了她?!?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外卖配送箱消毒标准出台,如何执行是个大问题 2019-04-19
  • 神秘飞碟学生阅读 福建31选7附加 丧尸来袭2上映 第五人格打完排位后的剧情 七星彩直播 俄罗斯轮盘赌下载 84期六合彩特码 福建11选5全部玩法 2019年码报最新开奖 剑网3指尖江湖激活码格式 迷你世界别墅 时时彩直播自由的百科 扑克牌特技 大乐透500彩票网基本 拳皇命运gg修改代码 万网梦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