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人的感情,有时候很敏锐,当事情发生正好能拨动那根存在的心弦时,立马就会有反应。


    但有时候,也会很迟钝。


    比如顾轻舟,她就从来没想过,蔡长亭死了之后,她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情绪。


    她心里没有那根弦。


    所以,山谷里重重的回响,像是什么摔得稀烂,她半晌很难和情绪产生共鸣,只是茫然、苍白的想:他掉下去了。


    他为什么要掉下去?


    赌徒不到最后一刻,绝不会放弃的,幻想着任何翻身的机会。


    而蔡长亭呢?


    “他怎么掉下去了?”顾轻舟良久之后,脑子里还在想。


    如果这棵树支撑不了,蔡长亭会做的,不是把她扔下去吗?


    顾轻舟用力睁大了眼睛。


    她趴着,只能往下看,不能往上看,一动也不敢动。


    山谷里的晨雾,被什么惊扰了,动荡了一瞬间,又慢慢归于沉浸。


    顾轻舟心中一片空白。


    她死死抱紧了树干,双臂酸得要脱臼了,她听到了吱呀一声,树根又断了些,整个树往下一扑。


    顾轻舟和树干一起,撞到了悬崖的壁上,石头撞到了她的鼻子,她顿时血流成河,鼻血和眼泪齐下。


    然而,树干却没有往下掉。


    少了一个人,它虽然断了八成,还艰难维持着,倒挂在悬崖上。


    在这种情况下,思路是堵塞的,她只是默默忍受鼻子那一撞的剧痛。


    “如果他没有掉下去,现在这棵树就要掉下去了,我也要掉下去了?!彼?。


    这大概是从蔡长亭坠落到现在,顾轻舟最有逻辑的一个思维。


    “他......是为了我吗?”她问自己。


    这时候,她听到了动静。


    头顶有机械的声音,还有司行霈声嘶力竭的呼喊:“轻舟!”


    司行霈也不知自己是如何熬过三天的。


    他没有阖眼,眼睛里全是血丝。当他腰上挂着绳子下去的时候,顾轻舟几乎只剩下一口气了。


    司行霈刚刚触碰到树干,整个树就断了。


    晚一秒,他就要眼睁睁看着顾轻舟坠入山崖。


    他将她抱起来,她满脸的血,狼狈又凄惨,司行霈用力箍紧了她。


    “轻舟,轻舟!”他在她的耳边,高声喊着她。


    他自以为声音洪亮,实则早已嘶哑了。


    顾轻舟良久,才嗯了声:“司行霈?!?br />

    司行霈喜极而泣。


    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吻住了她的唇,眼泪落在了她的面颊上。


    滚烫的泪,没入顾轻舟冰凉的肌肤,让她回神。


    她的脑海里,想起那次剧院的刺杀,他坐在她床边抹泪;想起司慕那一枪之后,他看到她伤疤的眼泪。


    以及这次。


    他一定是吓坏了,后怕到了极致,才会当着她的面哭出来。


    他是个混账玩意儿,能让他哭泣的,也大概就是顾轻舟了。


    顾轻舟的双臂,的确是脱力了,故而她拼命冲他微笑。


    可怜她满面青紫,笑起来忒狰狞,司行霈的眼泪更盛,几乎要淹没了他。


    “我是不是做梦?”她的声音,轻不可闻。


    司行霈吻着她的唇,然后咬了她一下,浓重的鼻音问她:“疼吗?”


    “嗯?!?br />

    “那就不是做梦?!彼?。


    顾轻舟道:“不是做梦,蔡长亭怎么会掉下去?”


    司行霈:“......”


    有军医给她检查,发现她身上没有其他的伤口,血迹全部是鼻子里流出来的。


    他们给顾轻舟打了一针。


    顾轻舟就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中。


    睡着了,那些光怪陆离才会慢慢远离她。


    她这一睡,再次醒过来时,看到了自己熟悉的账顶,以及窗帘被阳光晒着,有清清楚楚的痕迹。


    屋子里暖暖的,甚至有点热,盖在她身上的被子也单薄。


    如今是盛夏。


    深山不知寒暑,顾轻舟一下子就回到了人间。


    司行霈就在她身边,他半坐着,手臂环绕着她。


    她一动,司行霈就醒了。


    “轻舟?”司行霈警惕,低声叫了她。


    顾轻舟应了:“我在呢?!?br />

    她的声音鼻息很重,因为撞断的鼻梁骨被重新接上了,让她只能用嘴巴呼吸,声音跟往日不同。


    司行霈微微昂起头,仔仔细细看着她。


    她鼻梁摔断之后,整张脸都有点肿,司行霈看在眼里,心中格外踏实:她受了点伤,劫后缝生了。


    她的伤,让一切看上去那么真实。


    司行霈叹了口气,又在她唇上亲吻了下,闻到了包扎的药味:“再睡一会儿吧,咱们回来才不过一天?!?br />

    顾轻舟道:“阿静呢?”


    “回岳城了?!彼拘婿?,“昨天早上,霍爷就带着他们走了?!?br />

    顾轻舟微愣。


    她舍身处境想一想,现在让她去面对霍拢静,她应该说些什么呢?


    说对不起,好像没任何用处,并不能缓解她的愧疚,也不能弥补阿静和五哥的创伤。


    问她这两年多的经历?顾轻舟大概问不出口,而霍拢静也不想回答。


    而且,霍拢静此刻的情绪,是一锅煮沸的水,稍微再添一点什么,都能让她的情绪溢出来,导致她崩溃。


    “回家了,真好?!惫饲嶂坂?,“在外头不管受了什么委屈,都有家可以回?!?br />

    她说罢,抱紧了司行霈。


    司行霈轻轻摩挲着她的头发。


    “......蔡长亭手下有个男孩子,叫高狄,看上去挺邪恶的,他人呢?”顾轻舟问。


    司行霈道:“跑了?!?br />

    “他居然没有去救蔡长亭?!惫饲嶂鄣?,“我还以为,他真喜欢蔡长亭呢?!?br />

    想到这里,她就觉得蔡长亭可怜。


    这个世上,谁真心爱过他?


    “我逃出来之前,被阿静打了药,又被捆绑,双臂脱力,身上也软绵。后来奔跑,几乎耗尽了我所有的力气。


    往下掉的时候,我透支了精力,有点耳鸣,又有点幻觉。所以,蔡长亭他是真的自己掉了下去,还是被你打了下去?”顾轻舟问。


    人的记忆,有时候会欺骗自己。


    顾轻舟现在就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在她的记忆里,当时蔡长亭告诉她,他真的输了,然后他亲吻了她两次,都是吻在她的额头,没有任何的情|欲。


    好像是情窦初开的男孩子,小心翼翼亲吻着自己的心上人。


    然后,他自己坠了下去。


    顾轻舟认识的蔡长亭,是个心肺都黑透的阴谋家,一个急切想要权势的男人。


    如果他不自己掉下去,那棵树就要带着他们俩一起往下掉?!胺下呒氖率?,应该是他把我推下去,而不是他自己掉下去?!惫饲嶂鄣?,“我这段记忆,为何会如此违反逻辑?”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