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司琼枝今天要去门诊坐班。


    肿瘤科室的门诊,并没有特别多的人,司琼枝上午的看完了,下午就要负责帮她的老师整理几个卷宗。


    正好从门诊出来,就看到了裴诚。


    昨天思路的偏差,让司琼枝不自然起来,她低了头,打算往旁边的小路上绕过去。


    结果正巧裴诚也是往那边走。


    司琼枝就站定,道:“裴医生?!?br />

    “门诊结束了吗?”裴诚看了眼手表,发现快到了午餐的时间,随口问了句。


    “嗯?!?br />

    “你这是要去冰室吗?”他又问。


    医院门诊后面有个食堂,食堂旁边就有冰室,可以吃冰淇淋,炎热盛夏,冰室的生意特别好。


    “是啊。太热了,没什么胃口?!彼婵诘?。


    裴诚点点头,没说什么。对中午不吃饭却先去吃冰淇淋这种行为,他也没过多的评价,只想她作死她的,将来胃疼又疼不到他身上。


    到了冰室,司琼枝先看到了顾轻舟。


    “大嫂?!彼饲嶂凵肀呋褂懈龃┚熘品娜?,再联想到了昨天裴诚的话,心中了然。


    是裴诚约了他们在公共地方见面。


    顾轻舟道:“下班了?”


    “嗯?!彼厩碇Φ?。


    “饭吃了吗?”


    “没有。打算买个冰淇淋再去吃饭?!彼?。


    顾轻舟道:“先买好,但是别饭前吃?!?br />

    司琼枝点点头。


    她买冰淇淋的时候,就见裴诚坐到了顾轻舟和警察对面。


    顾轻舟委婉告诉他,他不是嫌疑人,如果他有什么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他们。


    “警察局之前去我家里,我听到他们说了二弟妹的事。二弟妹是被人刺中了四刀,而且每一刀都很深,需要力气很大,而且要有私仇的,对吧?”裴诚再次确认了下。


    ?;彻诺阃罚骸罢??!?br />

    “那我就如实说了。二弟妹去世的那个晚上,裴诫应该在马六甲的,但是我在新加坡看到过他?!迸岢系?。


    裴诫是死者的丈夫。


    一般女性被杀,如果没有特别明显的仇敌,那么情杀的可能性就很大。


    警察会先调查死者的丈夫。


    裴诫自称去了马六甲,还有船票和人证,他是跟着家里的伙计一块儿去进货的。


    不成想,他的堂兄却看到了他在新加坡。


    顾轻舟、?;彻派踔琳谕堤乃厩碇?,都愣住了。


    众人被这个信息砸了下,只有?;彻判老踩艨?,看来问题解决了。


    “请问,您有什么证据吗,是哪里遇到了他,什么时间?”?;彻偶泵ξ?。


    又怕不礼貌,他道,“还有其他人证吗?”


    裴诚摇摇头:“没有。那时候约莫是凌晨三点多,我夜班回家,汽车的灯晃到了他,想要喊他一声,他却匆匆忙忙跑了?!?br />

    ?;彻判闹械男朔?,顿时就落了一半。


    后来,他们又跟裴诚确定了几个细节,?;彻啪突亓嘶の浪臼鸬木炀?,而顾轻舟则跟司琼枝去吃午饭。


    下午没什么事,只是整理些病例的卷宗,司琼枝可以晚点去上班。


    于是她问顾轻舟:“大嫂,你相信裴医生的话吗?”


    顾轻舟道:“难说?!?br />

    司琼枝咬了咬勺子。


    顾轻舟问她怎么了。


    “他自己看到的,却又没人证,怎么都感觉无法取信于人?!彼厩碇Φ?,“可如果是撒谎,裴医生为什么要撒谎?”


    “你了解裴家的人吗?”顾轻舟问她。


    司琼枝一愣,急忙收回了心绪,道:“不是很了解,怎么了?”


    “我也不了解?!惫饲嶂鄣?,“既然我们都不了解,就交给警察局的人去调查好了?!?br />

    饭后,两人分开,司琼枝回了医院。


    她坐下来时,旁边总有同事说话,外头又热,不停的出汗,让她的心绪特别浮躁。


    她还能分神,去想裴家的命案。


    “如果不是我在胡峤儿死前的晚上见过她,大嫂绝不会进入什么护卫司署。她是预感到了阴谋,才踏入进去的?!彼厩碇π闹谐恋榈榈?。


    那大嫂会不会有危险?


    所有的事,包括胡峤儿的死,都好像跟她大哥有关。


    而这些线,牵着她的心虚。


    “裴诚又是什么意思?”司琼枝心想,“他下班回家的时间,差不多就是胡峤儿被杀后不久。他公然怀疑自己的堂弟,到底是图什么?”


    之前冷漠、严谨的裴诚,在司琼枝心里添了一个浓云似的阴影,他的轮廓也变得阴沉沉的。


    此刻,她的心境跟昨晚完全不同了,她想:“幸好那时候粗暴拒绝了裴家?!?br />

    她自己在烈日炎炎的午后,想起了裴诚,然后又打了个寒颤。


    顾轻舟回到了护卫司署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她刚坐下,还没有两分钟,就听到了走廊里的脚步声,接着就是年轻男人嘶哑的咆哮声:“要是在南京,我能揍死他,你知道吗?”


    其他办公室的人,纷纷探出头。


    顾轻舟也站起来。


    声音是从护卫司长官办公室发出来的,其他人都在看,把四周围住了。


    看到顾轻舟,虽然他们还没有正式见过,却都知道这位女士是新来的副护卫司,都给她让了个位置。


    顾轻舟就看到了裴家的二少爷裴诫,正在白长官的办公室里咆哮。


    他说想要打死的人,就是去询问他的牛局座?;彻?。


    “你们他娘的是疯了吧?我妻子没了,你们怀疑我?谁告状的,说啊,到底是谁?谁看到了我?”裴诫大声道。


    顾轻舟微微蹙眉。


    她退出来,看了眼楼下树影处,她的司机正靠坐在椅子上看报纸。


    察觉到了目光,他抬头看了眼。


    顾轻舟冲他招手。


    司机立马过来。


    “去把裴少爷制服?!惫饲嶂鄣?。


    司机道是。


    司机是从平城带过来的,是司行霈手下的特种兵之一,娴熟有力的将裴诫压住了,让他无法动弹。


    裴诫气得大骂。


    顾轻舟见他不能动,这才道:“裴先生,现在你是嫌疑人,这是警察分局的判断。你需要做的,是提交你那天晚上在马六甲的证据,而不是追问谁举报了你?!?br />

    裴诫的脸色一紧。


    她还想要说什么,顾轻舟道:“咆哮长官办公室,关二十四小时吧?!?br />

    裴诫气得又要跳脚,却被副官死死按住了,直接押解到警察分局去了。顾轻舟揉了下发疼的太阳穴。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