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 - 阅读记录
        车厢里有雪茄的清冽,这种味道是司行霈独有的。

        “钓鱼,就是钓鱼,还有什么意思吗?”司行霈笑问顾轻舟。

        顾轻舟撇撇嘴,道:“不知道,你这个人常说混话?!?br />
        司行霈失笑。

        车子上的味道,顾轻舟习惯到了麻木,在汽车的颠簸中,她就睡着了。

        司行霈正开车,余光就瞥见她娇憨熟睡的脸,心中莫名一安。

        她睡得安稳,这是对司行霈的信任,司行霈顿感光荣。

        哪怕没有事业,没有军队,只要有她跟着他,他就可以替她打下一片天下。

        离开岳城又能如何呢?

        离开了岳城,至少司家不会说她什么,颜新侬的提议,司行霈真的应该好好考虑下。

        司行霈轻轻握住了顾轻舟的手。

        顾轻舟的肌肤特别嫩,像水豆腐似的,皓腕凝霜雪,凉滑细腻,握住就不舍得松开。

        车子一路出城,下了大路,就是坑坑洼洼的小径。

        斯第庞克的轮子裹了很厚的皮圈,颠簸也不难受,顾轻舟没醒。

        她睡得很踏实。

        司行霈也是头一回见这么能睡的,跟猫一样,除了炸毛就是睡觉。

        等她睁开眼时,车子在一株古老的柳树下停稳了,丝绦般的柳枝摇曳款摆,凉风习习。

        他们到了乡下。

        这是岳城的近乡,离顾轻舟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有十万八千里,但是河水被阳光晒过后泛出的清香气息,仍是让顾轻舟记起了家乡。

        她心情不错。

        司行霈早已下车了。

        远远的,顾轻舟就看到他把裤腿卷得老高,下河里摸鱼去了。

        顾轻舟讶然失笑,也推开车门下地。

        这条河并不宽阔,一眼就能看到对面,芦苇一丛丛的,繁茂中有水鸟划波而去。

        莲粉飘香,菱花掩碧,金灿的阳光倒映在水面上,水面波光粼粼。荷花层层叠叠,新花旧朵次第而开。

        “喂,你要下河游泳?”顾轻舟远远的喊司行霈。

        司行霈已经弄了满身的湿濡,帽子不知去向,头发湿漉漉的斜垂,给他英俊的眉目添了几分邪魅。

        他冲顾轻舟招手:“睡猫,快过来?!?br />
        顾轻舟就朝着河堤走了过去。

        这是一处村庄,田地却不属于村民,他们只是租种,司行霈才是此处的地主,他早年就买下了很多的田地。

        故而他来了,汽车鸣笛,村子里的长辈就来见礼,司行霈让他们不要出来打扰,自己玩到下午再回去。

        整个河边静悄悄的,人迹杳踏。

        顾轻舟走到了河堤,一处用竹子搭建的小码头,司行霈站在水里,顾轻舟蹲在桥上。

        他指了指桥边的荷叶:“我摘了莲蓬和菱角,慢慢吃?!?br />
        然后又把他放在旁边的帽子戴在顾轻舟头上,“别晒着了?!?br />
        水波很清,清得能看见水藻。

        顾轻舟坐在竹桥上,脱了鞋子,将一双嫩白的小脚浸在水里。

        浅处的水是温热的。

        司行霈拿着鱼叉,正在专心致志的叉鱼。

        顾轻舟撩拨着水纹,掀起一阵阵细微的涟漪,问司行霈:“你来庄子上做什么?”“不做什么?!彼拘婿⒆藕铀?,一边回答顾轻舟,“我看你是害怕去别馆,我又想和你在一起,就出来玩玩?!?br />
        然后他笑,“这宽敞的河边,怕不怕我欺负你?”

        顾轻舟正在吃莲子,顿时就不想咀嚼了,委屈瞥了嘴。

        司行霈趿水而来,站在水里仰头,要亲吻顾轻舟。

        顾轻舟躲开,他就搂住了她的脖子。

        他的手湿漉漉的,全是水,弄得顾轻舟满身,顾轻舟嫌弃得不行:“你不要靠近我,把我衣裳弄湿了!”

        司行霈搂住她,在她唇上使劲吻了几下,这才心满意足。

        “莲子好吃吗?”司行霈问她。

        顾轻舟剥了一颗,塞给他吃,他又摇头说不要。

        等顾轻舟吃在嘴里,咀嚼了两下时,他立马过来吻她,将她口中的莲子夺了去。

        “你太恶心了!”顾轻舟实在受不了他这样,起身丢了帽子就要跑。

        司行霈拉住她的裙摆。

        顾轻舟没有防备,足下又不小心滑了下,顿时就落入水中。

        司行霈稳稳接住了她。

        水面有点温,水里却很凉爽,顾轻舟的衣裳、头发全溅了水珠,河水的深度到了她大腿根,她气得不轻:“司行霈,我没法子回去了!”

        她扬手要打他。

        水纹荡漾,她的眼眸明媚,司行霈倏然就动情,猛然将她扑倒。

        顾轻舟力气不及他,挣扎着被他按到了水里,他亲吻着她的唇,两个人沉沉落到了水底。

        她喘不上气,水里手脚无力,顾轻舟肺里的空气快要消耗完毕,她即将憋死的时候,使劲搂紧了司行霈。

        快要断气的时候,司行霈将她捞出了水面。

        顾轻舟大口大口的喘气,脸憋得通红,眼睛也红了,又生气又委屈。

        司行霈半坐在水里,那水齐他的腋下,他把顾轻舟抱坐在身上。

        他仍吻她的耳垂:“轻舟,我想要你,你像从前那样服侍我!”

        “你疯了,这是荒郊野外!”顾轻舟大急,挣扎着就像跑,偏偏她的福裙很厚重,沾了水更是累赘,她完全是跑不开的。

        “轻舟!”他的手,已经沿着顾轻舟的衣襟探了进去。

        顾轻舟一直在挣扎。

        水纹荡漾,附近的鱼与鸟受惊,各自逃命去了。

        司行霈最终没有硬来,因为顾轻舟哭了。

        她抽抽噎噎的哭。

        从前不管她怎么哭,司行霈该做的都会做完,但是现在他受不了了,心疼得不行,所有的欲念都烟消云散。

        “轻舟,你真是个妖精,我在你身边就会被你拿住魂?!彼拘婿酒?。

        等顾轻舟不哭了,他将顾轻舟抱到了岸边的竹桥上。

        “去采莲蓬,好吗?”他哄她,“近水没有鱼,我们去河中央抓鱼,我烤鱼给你吃,可好?”

        “我不要去!”顾轻舟觉得到了河中央,仍是任由他为所欲为。

        最终,她的拒绝也没什么力度,被他抱上了船。

        顾轻舟坐在床头,司行霈在船尾划桨,两个人都是湿漉漉的。

        司行霈的目光,盯着顾轻舟,然后道:“已经长大了些,过些日子就更大了,轻舟已经不是小丫头了!”顾轻舟一低头,自己的上衣全贴在身上,将她发育中的轮廓勾勒的一清二楚。

        她的确不是小孩子了,现在有了点诱人的起伏,特别是这半年。

        “流氓!”她恼怒,撩水泼司行霈。

        司行霈额前一缕碎发上,顿时沾满了水珠,有叠锦流云的神采,英俊得宛如天人。

        他笑了起来,觉得他的轻舟炸毛时特别可爱。

        当然,身材是越发好了,更像女人了。

        司行霈将一个少女培养出娇媚的女人味,嗯,把脸皮放一边的话,也算是很有成就的。

        她双手捂住了前胸,尴尬得恨不能跳到河里去。

        司行霈则很不理解:“你脱光了我都看了无数次,你害羞什么?”

        顾轻舟更怒,上前就要撕他的脸,甚至想坐到他身后去。

        她扑上去,司行霈就将双桨一丢,捧起她的脸吻她。

        吻得心满意足时,司行霈脱下了自己的上衣,虽然也是湿漉漉的,他交给顾轻舟,让顾轻舟反穿着,这样算作遮蔽。

        顾轻舟就披好了。

        阳光温暖,却没了半个月前的炙热,照在身上暖融融的,顾轻舟的上衣也慢慢干了。

        到了水中央,司行霈准备撑船进荷叶林时,突然见顾轻舟笑得有点诡异。

        “怎么了?”司行霈不解。

        顾轻舟抿唇不答,只是把自己的脚缩到了裙子里,将司行霈的上衣兜头盖住,自己护得密不透风。

        司行霈不明所以。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顾轻舟为什么坏笑了。

        水生的荷叶林里,蚊子多得吓人,而且非常猛。

        司行霈光着膀子进荷叶林,就是去投喂蚊子的。

        他火速摘了几个莲蓬,几片荷叶,立马就出来了。

        一出来,他就按住了顾轻舟,要打她的屁股:“让你坏!”

        顾轻舟看到他身上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心情敞快无比,笑着要躲:“明明是你自己撑船进去的?!?br />
        船上滑腻腻的,顾轻舟就顺势落到了水里。

        她是会游泳的。

        司行霈立马扑过来,在水里拉住了她,不准她冒头,狠狠吻着她。

        阳光强烈,水底能见度很高,司行霈就看到顾轻舟的长发,像水藻般萦绕荡开,她像个水里的妖精,谲滟妖娆。

        吻了半晌,才抱着顾轻舟出了水面。

        顾轻舟觉得蚊子给她报仇了,心情还不错。

        司行霈趴在船舷上叉鱼,顾轻舟坐在船尾剥莲子吃。

        约莫半个钟,司行霈岔到了五条鱼。

        上岸之后,他从船头的小暗舱里,摸出一个盐瓶。

        顾轻舟则四下里捡了柴火,还拖了半截子枯枝过来。

        司行霈生火、烤鱼。

        顾轻舟吃了一条,剩下都是司行霈的,只感觉今天的鱼很鲜美。

        吃完了,顾轻舟却觉得不对劲。

        她下腹疼痛,一阵阵疼,席卷而来。

        顾轻舟微愣,继而这疼痛感越发强烈,几乎要疼得她晕厥。

        “司行霈!”她紧紧攥住了司行霈的手,“你在鱼里下毒?”

        司行霈:......

        我杀你还用下毒吗?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福建了福建31选7走势图 e球彩怎么玩的 篮球巨星乔丹图片下载 波西亚时光switch卡 新快赢481稳赚不赔方案 沃尔夫斯堡阵容 御龙在天砸6星技巧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图 快速时时彩玩法介绍 魔兽世界手游 费城76人最厉害的球员 多特蒙德队徽图片 巴黎圣日耳曼中文谐音队歌 尼斯分类第十版2014文本 篮彩大小分二串一 快乐双彩开奖日期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