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司行霈打量着裴谳,突然诡异一笑:“吃早饭了吗?”


    裴谳有点意外。


    他不知怎么拒绝,司行霈就道:“我们还有剩下的,进来吃点吗?”


    裴谳很意外。


    他支吾道:“这不好吧?”


    他想要落荒而逃,而司行霈不管是从言谈还是站姿,都有种久居高位的威严,让人无从反抗。


    裴谳就想到了他父亲。


    他一句拒绝也不敢说了。


    “进来吧?!彼拘婿?,说罢转身就走了。


    裴谳愣是没敢说要走,只得一步一挪进去了。


    顾轻舟还没有吃完。


    她早上食欲比较好,吃得又慢,司督军都吃完走人了,玉藻在旁边和她聊天,她还一口口慢慢喝粥。


    看到裴谳,她有点意外,因为真没见过这孩子。


    “这位是......”她问裴谳。


    裴谳好像忘词了。


    司行霈就道:“是咱们家未来姑爷的堂弟,他一大清早过来传话,饭也没吃?!?br />

    说罢,他吩咐佣人盛粥。


    “未来姑爷”几个字,好像刺激了裴谳,他身子晃了下。


    顾轻舟不解,暗中给司行霈递了个眼色。


    而司行霈,不知憋了什么坏水,冲顾轻舟摇摇头,只和裴谳说话。


    “琼枝刚入学的时候,你就认识了她吧?”司行霈问。


    裴谳点点头:“她的老师,也是我的老师,我只比她高一界?!?br />

    “她小时候眼高于顶,特别不懂事,也特别讨人嫌,你那时候不嫌弃她吗?”司行霈又问。


    裴谳忙道:“不,她不讨人嫌,大家都在背后说她有大家闺秀的气质?!?br />

    大家闺秀,就是冷傲,谁都瞧不上。


    那些学子们,无事生非都要谈谈司琼枝,说起她来自然是分了很多派,有人喜欢她,也有人讨厌她。


    当然,更有裴谳这种明明喜欢她却装作讨厌她,说她很多坏话又时时刻刻关注她的人。


    “大家闺秀?”司行霈似笑非笑,“那就是说,你那时候不讨厌她,还有点喜欢她?”


    裴谳:“......”


    司行霈见他的脸色更难看了,并没有打算放过他。


    佣人端了米粥和小包子上来,司行霈还在问:“你们一直有通信吗?”


    裴谳拿着筷子,没有胃口吃。


    “怎么可能?”他的声音很轻,坐得稍微远些的顾轻舟都没听清。轻轻的声音里,满是委屈。


    “我记得琼枝以前谁追求她,她都恶语相对,甚至让副官去教训人,她对你也是这样吗?”司行霈又问。


    裴谳此刻才明白,这不是什么请客吃早饭,而是逼问。


    他抬头看了眼司行霈,想要走。


    “一个女孩子,一直对你态度恶劣,而且从来不通信,后来突然写信给你,你不觉得蹊跷吗?”司行霈又问,“她给你写了几封信,什么时候开始的?信都交给我?!?br />

    裴谳猛然站起来。


    他嗫喻道:“我要走了?!?br />

    司行霈就对副官道:“来人,送裴少爷回家,准备跟他父母说说此事。把信拿回来给我,我倒要瞧瞧谁如此大胆?!?br />

    裴谳道:“我又不是犯人,你这样......”


    副官却推了他一把:“裴少,请了?!?br />

    司家的人,个个都是土匪吗?


    裴谳气得脸通红,身子有点发抖:“凭什么这样对我?我要问司琼枝,如果她说不是她写的,我自然会相信,为什么要像对待犯人一样对待我?”


    司行霈道:“如果我没有听错,琼枝刚刚才对你说,她没有给你写过信,你听进去了没有?”


    裴谳整个人一愣。


    他僵在那里,再也找不到辩解的词了,整个人的精神都有点不好了。


    司行霈给副官使了个眼色。


    副官就把裴谳带走了。


    顾轻舟看了他们半晌,粥也顾不上喝了。


    玉藻则双目放光,一直津津有味的看戏,然后她问司行霈:“阿爸,姑姑给那个人写信了吗?”


    “你姑姑心气可骄傲了,让她去给不相干的人写信,她才不稀罕?!彼拘婿?,“有人伪造?!?br />

    玉藻的眼睛更亮了:“这个好玩?!?br />

    顾轻舟就喊了佣人,让佣人把玉藻抱走。


    她小小年纪,不适合看这种涉及风花雪月的戏码。


    顾轻舟坐到了司行霈身边,问他怎么回事。


    司行霈就道:“你不是常说,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吗?我这些日子,也在琢磨此事。好像有人希望我们互相残杀,比如裴诫杀妻,徐歧贞预备买凶杀阮燕峰。


    假如有人误导,让裴谳误以为司琼枝戏弄了她,我怀疑他会做出什么事来。不管他是伤害了琼枝还是裴诚,咱们跟裴家的仇就结下了。


    当初裴诫的案子里,那些人不就是诬陷琼枝,还拍了照片,让人以为是琼枝杀了胡峤儿吗?可见他们从未放弃挑拨咱们跟裴家的关系?!?br />

    上次的计划失败,于是再次卷土而来。


    目的是什么,顾轻舟猜测不到。


    如果是马来皇室,他们对付的应该是总督府,或者在新加坡进行秘密刺杀,弄得人心惶惶,而不是专门对付从内地新搬过来的这及家人。


    “幸好你出去看了一眼?!惫饲嶂鄞蛄烁隼湔?,“要不然,就这样过去了,事情怕是无法挽回了?!?br />

    司行霈沉默了片刻。


    顾轻舟也跟着他沉默,然后她道:“司行霈,咱们去趟阮家,我要去见见阮大太太?!?br />

    “有什么事,我去帮你问,或者叫阮大太太过来?”司行霈道。


    他是不太想顾轻舟出门。


    顾轻舟肚子挺大的,磕了碰了都是大事。


    “不好吧,我这次是要去问比较尴尬的事?!惫饲嶂鄣?。


    司行霈就要亲自开车,送顾轻舟过去。


    顾轻舟先给阮大太太打了个电话。


    天气一日日炎热,阮大太太上午是不怎么出门的。


    接到了电话,她道:“那你过来慢一点,你是双身子的人?!?br />

    顾轻舟说好。


    到了阮家,她和阮大太太单独闲聊。


    说了几句之后,顾轻舟的话题微转,就问起当初阮家决定来新加坡的原因:“总有个缘故的。搬家这么大的事,哪怕是战火烧到了头上,也要准备。


    准备的时候,谁提了新加坡,为什么会提起这件事?除了你们,当初还有徐家,你们是彼此说好的吗?”


    阮大太太愣了愣。


    她好像记得顾轻舟问过这个问题。当时她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