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读书认字,对白贤而言是一项大工程。


    他哪怕再累,每晚都要练一百个字,把它们全部记牢。


    他是下了扒皮抽筋的狠劲去学,很快就能读报了。


    可这些对于从小念书的顾纭而言,怕是太过于浅薄。


    他原就自卑于自己的草包和下作,此刻更加不敢把自己这点浅薄拿出来显摆。


    吃了早饭,他默默把柴劈好,又把家里打扫了一遍,厨房也收拾得干干净净,然后拿了两个水桶去挑水。


    江南的乡下,几乎是不打水井的,村民都是临河吃水,洗衣、洗菜和洗马桶,甚至挑回家的,全是同一条河。


    白贤一生多半时间贫贱,自然也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妥的。


    河就在顾纭家的后面,不算远,也不需要经过村子。


    他力气大,两桶水他拎着,就好像拎两把蔬菜似的。


    到了大门口,远远看到了顾纭。


    顾纭手里拎了一条很大的鱼,足足有十几斤的样子。


    她低垂着头。


    白贤想要喊她一声,却见她在大门口的时候,抬手抹泪,使劲眨眼。


    他当时的血就冲到了脑子里。


    他恨不能把她捧在掌心,放在头顶,岂能忍受其他人欺负她?


    “怎么了?”他阔步走上前,打断了顾纭准备遮掩过去的计划。


    顾纭微愣,急忙转过身。


    白贤很想将她的身子扳过来,却又没勇气上手。


    他把水桶拎了进去,又让顾纭进来。


    顾纭把鱼放下,叹了口气。


    “我没事,方才眼睛进了脏东西,一直疼?!惫绥〉蜕?。


    “你告诉我?!卑紫土成簧?,“没关系的,你告诉我,我帮你出气。你不要怕,谁也别怕?!?br />

    顾纭苦笑了下:“真没事?!?br />

    “你不说,我自己去问?!卑紫妥硪?。


    他是真动怒了。


    他一看到她抹泪,心里就跟有一把冰锥扎似的疼。


    “别!”顾纭阻止。


    见他不听,她只得追上几步,去拉他的袖子。


    拉不住。


    顾纭没办法,情急之下抱住了他的腰。


    白贤一下子就动不了了。


    他猛然回过身,将她抱了起来,死死箍在怀里,唇落在了她的颈侧,吻到了她微凉的头发。


    顾纭惊呼了声。


    他抱起她的时候,她的脚是离地的,她吓得大叫。


    这一叫,让白贤清醒了点。


    他慢慢弯下了身子,将她放下,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不敢去看她的眼睛,整个人又惊又惧。


    他心里对她的欲念,是一团灼灼的火,总有失控的时候。


    然而,大部分时候他又很理智,觉得自己这团烂泥,不配湖在她家雪白的墙壁上。


    他今天终于做了自己想象已久的事。


    他怕顾纭要赶走他。


    顾纭的脸,则是通红,她也说不出话。方才发生的事,都在一瞬,她有点懵了。


    “......你.......你去把鱼收拾了?!彼锪税肷?,才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自己快步钻回了自己的房间。


    白贤踌躇了。


    他在想,自己要不要跟进去?


    她是害羞了,还是生气了?


    他忐忑在原地踱步,好半晌才把地上那条半死不活的鱼捡了起来,拿到厨房开膛破肚,把它收拾干净了。


    顾纭在房间里没有多呆,换了套粗布外套就出来了。


    她脸有点红,却不躲不闪看向了白贤:“要做午饭了,你先回房吧,不需要两个人?!?br />

    白贤应了声。


    他趁着顾纭不注意,还是出门去了。


    顾纭还没有生火,看到他走了,想要喊住他,可又想到方才那一幕,她的心就差点从嗓子里跳出来。


    “让他去吧,反正他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往哪里去找?!惫绥∠?。


    等她去生火的时候,才发现火柴用完了。


    她记得客房的抽屉里还有。


    正好白贤不在,顾纭就去客房拿。


    她弯腰从抽屉里找的时候,看到白贤的箱子放在床底了。


    乡下会有老鼠或者虫子,箱子最好是能放在桌子上或者柜子里。


    那天从上?;乩?,车子的后备箱带了不少的柴米油盐,白贤的箱子就放在最里面,顾纭当时没看到。


    后来才知道,他是奉命多住几天的。


    顾纭犹豫了下,决定帮他拿出来,放在柜子里。


    她先拉住了,然后一提,才发现箱子没有锁上。


    她想要帮忙锁好,又注意到他衣裳乱扔。


    顾纭对整齐有点奇怪的执拗,她受不了乱糟糟的,鬼使神差想要替他收拾收拾。


    她打开了箱子,果然看到他把衣裳随意乱放。


    顾纭拿起来。


    这一拿,她下了一大跳。


    白贤是故意把衣裳放开的,用来遮住他箱子里的东西。


    他带了一箱子钱,除了现钞还有金条,特别沉。金条下面,则是一条雪白围巾,围巾一角沾了点暗黑色的东西。


    她吓到了,急急忙忙把衣裳放回去,又把箱子塞到了床底。


    她找到了火柴,从客房出来,心里格外的慌。


    她想:“他为何带那么多钱?”


    所谓奉命陪着顾纭,到底是真的,还是他自己犯了事,张辛眉让他顺道躲到乡下来?


    怪不得顾纭不催他,他就不走。


    从他这些天的表现,顾纭都快要明确,他对她有点意思,也想过他可能真是想陪着她。


    可现在.......


    年初的时候,他不是天天不耐烦跟着她吗?他那些天好像刻意躲开她。后来任务结束了,他不是彻底消失了吗?


    若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怎会消失得那么彻底?


    她的脸色有点惨白。


    自作多情的滋味,尴尬又难堪。


    顾纭埋头做饭。


    白贤出去逛了一圈,鱼塘那边的人都散了,大家各自回家做饭了。


    他敲了一家的门,把人家吓得半死,男主人拿了钉耙出来想要打他。


    他想解释,可对方听不懂官话,也听不懂他的上?;?。而对方的方言,他更加听不懂。


    他再这么转下去,会替顾纭招惹闲话。


    白贤虽然觉得不配,他还是很想在这个庄子里住下去的。


    他回家了。


    顾纭还在厨房忙碌。


    他矮身走进来,站在她身后,原本想说点什么,看着她在雾气蒸腾中忙碌,莫名觉得此刻很好。


    他什么也没说。


    顾纭却没提防他进来,吓了一大跳。


    “你做什么?”她问,“出去啊,别在这里?!?br />

    这句话很生硬。


    他认识顾纭有段日子了,记忆中她永远是个柔软的女孩子,从性格到言语,很少会说重话。


    而现在,的确是一句很不耐烦的重话了。白贤觉得自己的恶臭熏到了她,她终于不耐烦了,默默退了出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