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陈素商数次梦到胡家的祭品。


    她从前以为,是她小时候见过。如今看来,也许都是她的幻想?


    她幻想中的祭品,为什么是那个样子呢?


    她和胡君元聊了片刻,又有点疲乏了,想再睡一觉。


    刚打算放下碗去睡时,房门被敲响,她师父漫不经心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阿梨,开门?!?br />

    陈素商开了门。


    道长换了件颇为奇怪的长袍。陈素商再仔细一瞧,居然是件道袍。他的头发也留长了点,扎成个小冠,用木钗别住,真像个道士了。


    虽说全国解放了,很反对封建迷信,可广西这一代地处偏远,目前政府还是很尊重当地文化,不禁止此类和尚、道士。


    “你把头发蓄起来,是打算重新做道士?”陈素商问。


    长青道长随手关了门,白了她一眼:“做什么道士?”


    他大大咧咧在陈素商的房间里坐下。


    陈素商的上等客房,是有个梢间的,虽然只是屏风遮掩,好歹可以遮蔽一二。


    道长和徒弟在梢间说话。


    他的声音很轻。


    “宁先生给你的法器,拿出来我瞧一瞧?!钡莱に?。


    陈素商拿了出来。


    宁先生一共给了三样:一个玉佩、两枚铜钱。


    玉佩触手温润,是最上等的暖玉,非常珍贵;两枚铜钱有点上锈了,并不值钱。


    道长拿起玉佩,在窗台上一磕,那玉佩顿时碎成两半。


    陈素商忍不住“啊”了声。


    “秘密在玉佩里,这是宁先生的技巧?!钡莱さ?。


    玉佩掰开,里面果然有个图案。


    图案极小,需要用放大镜才能瞧个真切。道长有备而来,拿出放大镜,对着它使劲瞧,然后对陈素商道:“去,弄点屋檐下的土给我?!?br />

    术士画符咒的时候,需要用专门的朱砂、黄纸,当没有这些的时候,是不能乱画的。一旦没有承载的,很可能会破坏当地的地脉。


    这个时候,黄土也能临时充当黄纸,借来一用。


    陈素商急忙出去了。


    她用小帕子包回来一包,不用道长再吩咐,仔仔细细铺陈在桌面上。


    道长一边看玉佩,一边画,终于把玉佩里面的图完完整整画了出来。


    他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跟陈素商说:“这才是宁先生要给你的。我们这次去胡家,要找胡家的山脉……”


    陈素商:“找它做什么?”


    “胡家为了维持家族的稳定,在山脉旁边,做了个山脉阵。压在阵眼里的法器,维持了千百年,吸取了山峦精华。有了它,用它山脉的力量,反过来再施咒,就可以破天咒?!钡莱に?。


    陈素商整个人都端正了身姿。


    她凑得更近了:“我从来不知道这件事。真的,你没有骗我?”


    道长在她脑门上敲了下。


    “……这个,是找寻山脉的阵法图。你记住图,到时候你上胡家的祭坛。你把祭品放在阵法中间,利用它牵动阵法,然后用你的血……虽然我也不知道你的血有什么邪门,不过肯定有用?!钡莱ぜ绦?。


    陈素商不反对,只是……


    “师父,咱们俩闯胡家,去做这么大的事?这可不是救夏南麟那么简单?!彼械愕P?,“胡家可是术士窝,我们不是去送死吗?”


    “要有策略?!钡莱に?,“所以,明天不是我们俩上胡家,而是你自己去胡家?!?br />

    陈素商:“……”


    就知道师父从来都不靠谱。


    “等你找到了山脉的阵眼,我再去挖出法器,胡家彻底乱套,哪里还顾得上我们?到时候,我们再趁乱救出夏南麟?!钡莱に?。


    道长轻描淡写,每个字都说得很简单:我们这样、我们那样,可每一步都是很艰难的。


    比如说,陈素商怎么去胡家,又怎么找到祭坛?找到了,再怎么上去?哪怕能上去了,可有时间画符咒?


    假如这些她都成功了,那么还有更难的:找到了山脉的位置,师父怎么过去,怎么能赶在胡家人之前,挖出法器?


    陈素商总感觉她师父别有所图。


    这件事如果是真的,袁雪尧怎么不来?天咒除了让他们周身没有生吉之气,也在慢慢吞噬他们的脑子。


    长久下去,陈素商他们可能会没有记忆,到时候什么符咒也记不住了,像个普通人似的。


    袁雪尧应该很急的,毕竟天咒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他们。


    他怎么不来?


    “……你既然知道,怎么不让袁雪尧同行?”陈素商问。


    道长又鄙视她:“我不是刚从玉佩里面知道吗?宁先生总故作高深,又不会把这些事情直接告诉我?!?br />

    “那我们要不要等袁雪尧?”


    “你傻了?宁先生让你来,就是算准了时机。事情越难,时机越重要。这次是咱们的机会,也许千难万难的事情,咱们就能做成呢?”道长说。


    陈素商柳眉微蹙:“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太相信你?!?br />

    道长顿时不悦:“我看你是讨打!来,给你,你自己瞧?!?br />

    陈素商没有自己瞧。


    嘴上说不相信道长,可到底没有当面让师父不快。


    道长把事情说完,甩甩手回房补觉去了,丝毫没觉得他的女徒弟房间里关押两个男人有什么不妥。


    陈素商叹了口气,自己把黄土扫去,也准备睡觉了。


    她仍睡在小榻上。


    睡觉之前,她又给胡君元和那个昏迷不醒的人灌了点符纸水,这才踏踏实实的,任由自己进入梦乡。


    她这一夜睡得格外安稳??赡苁翘哿?,也可能是心中终于有了点光明,知晓前途在哪里了。


    翌日天还未亮,道长就过来了。


    胡君元和另一个人还是未醒,这次的符纸水能让他们昏迷好几天。


    陈素商跟着道长出门。


    他们乘坐马车,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了地方。


    盛夏的时节里,此处居然起了薄雾。远处有一片树林,有树的地方起雾,没什么异常的。


    越往深处走,雾气越重。


    陈素商看了眼,觉得此地不太对劲,打算拿出罗盘。


    道长鄙视她:“不用拿罗盘,这里有一个阵法,让进去的人会‘鬼打墙’,自己再转出来。普通人根本进不了这片树林。这片树林的后面,就是胡家聚集的地方?!?br />

    终于找到了这里!


    陈素商整个人的精神都紧绷了起来。


    “我们要过去吗?”陈素商问。


    道长说:“你先过去。我暂时不去,留在这里等着?!?br />

    陈素商到了这会儿,又开始觉得她师父是拿她逗趣了。


    但是,她知道师父不会害她的,故而点点头:“那行,我先过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