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长青道长坐在客栈的房间里打坐。


    他穿着道袍,四周摆满了稀奇古怪的东西,凝神静气。


    小伙计受了他的打赏,很乐意给他献殷勤,打算送一壶水或者一些点心给他。


    敲了敲门,没有应答。


    “奇怪了,人怎么没动静?”小伙计嘀咕,“昨天的午饭没吃、晚饭没吃,今天的早饭也没吃,不会出事了吧?”


    小伙计透过玻璃窗,往里面看了眼。


    道长的房间黑漆漆的,窗户上蒙了层白雾,像结霜了似的。


    小伙计实在不放心,去告诉了掌柜的。


    掌柜的最近正在心烦,政府的人告诉他,他的饭店可能要关门休整,因为伙计也要解放,去领工人证,将来吃国家的饭,不再是掌柜私下里雇的。


    “你自己去看?!闭乒竦拿缓闷?。


    小伙计犹豫了下,还是不太放心。他记得那位道长,要好吃好喝,人也豪气,不可能在房间里扛饿,怕是出事了。


    他上楼去再次敲门:“道爷,道爷您要热水吗?给您添壶茶?!?br />

    道爷不回答。


    敲了两次之后,小伙计不再等了,直接拿钥匙开了房间的门。


    长青道长坐在床上,他的眉毛和头发上,凝结了白霜,像是要成仙了。


    小伙计吓得大叫。


    他这一叫,惊醒了长青道长。道长睁开眼,眼睛倒是平常的颜色,只是虚弱的厉害,冲那小伙计伸手。


    小伙计大着胆子,上前搀扶他。


    “给.......给我一杯热水?!钡莱ご蜃哦哙?。


    小伙计急忙倒了给他。


    一连喝下去两杯,他才慢慢好转了点。


    他无力依靠着床头:“再去给我弄一碗热汤面。切一斤牛肉,要一瓶酒?!?br />

    他从口袋里掏出钱给小伙计,“多了赏你的?!?br />

    小伙计虽然图钱,却也很关心这位客人。他指了道长:“道爷,您那眉毛.......”


    道长自己伸手一摸。


    他没有抹掉什么,笑道:“时髦的玩意儿,能把头发和眉毛都染白。道爷我太年轻了,赚不到钱,弄个鹤发童颜,好骗吃骗喝?!?br />

    小伙计那颗提着的心,放到了肚子里,同时哭笑不得。


    “道爷,您这法子挺巧的?!毙』锛频?,“别说,看着的确道法高深?!?br />

    “拿个镜子给我?!钡莱に?,“混口饭吃容易,想要吃得好,就得花点心思?!?br />

    小伙计摇摇头,心想这位歪门心思真是不少,只怕本事不济。有真本事的人,谁搞这些花里胡哨的?


    他拿了镜子给道长,转身下楼去给道长置办吃的去了。


    长青道长拿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头发和眉毛。


    的确是白了。


    不过一夜的功夫,他已然老了很多,仔细瞧着肌肤也在发暗。


    “阿梨成功了?!钡莱ぢ獾南?,“她终于能回去和颜恺过点小日子了。我要是能保住这条命,我这鹤发童颜的样子,肯定更招大姑娘小伙子喜欢?!?br />

    他美滋滋左看右看,满意得不得了。


    小伙计端了面和酒肉上来,长青道长放开了肚子,一会儿就吃饱喝足了。


    吃饱喝足了之后,想到他那徒弟可能被胡家抓了起来,他打了个哈欠,决定再睡一觉,保存好体力再去救她。


    道长睡得迷迷糊糊,外面就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众人七嘴八舌,好像在说着什么。


    醒过来之后,他懒得再睡了,索性穿戴整齐,去楼下赶个热闹。


    “.......很大的树林,以前都没有人能穿过去的,哪怕穿过去的,也说尽头是一条河,特别宽,深不见底,远不见岸。


    不成想,今天去看,就几棵树,一条小水沟,对面就是庄子,跟我们一样的人家和田地,还有个小镇子。


    后面是山,很高的山门,能瞧见‘胡氏’两个大字。都说胡家神秘莫测,原来就在这里啊?!?br />

    道长听到这里,略感惊讶,没想到胡家外围的障眼法破了。


    难道阿梨的阵法,伤了胡家的山脉根本?还是说,他胡诌的话,真被阿梨做到了吗?


    道长立马上楼。


    关押着胡君元的房间紧闭,道长收买小伙计,让他别进这个房间,故而胡君元饿了一整天了。


    道长拔了他口中布塞:“我得走了,先把你换个地方,免得你乱跑?!?br />

    胡君元诧异看向了他:“你.......你的头发......”


    长青道长笑道:“自己染的,好看吗?”


    胡君元:“.......”


    “不知道头发可以染?”道长鄙视他没见识,“布能染,头发怎么就不能染?这是时髦,你天天住在山里,哪里懂?”


    胡君元再次无言以对,觉得道长胡说八道的能耐,天下一绝。


    他也没有再关心道长的头发和眉毛了。


    道长给胡君元灌了点符水,又把另一个胡家人扛了出来,同样灌了。


    半天之后,道长买回来两个很大的行李箱,足足有半人高。他把昏昏沉沉的胡君元锁到了行李箱里,搬回了自己房间。


    他告诉小伙计:“我那两个箱子里有很贵重的东西,千万别弄丢了,否则你赔不起?!?br />

    然后,他又给了很多的赏钱。


    小伙计有钱拿,自然乐意替他看守宝贝,再三让他放心。


    道长安顿好了,跟着看热闹的人,往胡家去了。


    胡家的外围临时设了个屏障,不许任何外人靠近。


    道长远远观察,胡家背靠着的大山,延绵不绝,十万八千里,想从后山翻过来,难于登天。


    而其他地方,怕是都有人防守。


    唯一的办法,就是跟阿梨一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去。


    可今天,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简单了,胡家如今会加强防备。


    道长默默站在人群里,观察良久。


    然后,他回客栈去了。


    他已经有了个主意。


    不成想,他却在客栈门口,遇到了颜恺和花鸢。


    花鸢知道一条近路,带着颜恺连夜走了山路,赶到了这镇子上。


    “不是让你们等着吗?”道长蹙眉。


    花鸢和颜恺则一起愣住,有点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道长,您这是怎么了?”花鸢先出声。


    长青道长翻了个白眼:“少见多怪,我自己染的?!?br />

    “染.......”花鸢差点跌了个跟头,“怎、怎么染???头发又不是布?!?br />

    “我自己调的方子?!钡莱に?。


    颜恺问得更加实际:“您把头发染成这样干嘛?”


    “好看?!钡莱に?。


    颜恺:“......”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