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众人都看着花鸢。


    夏南麟眼底有遮掩不住的失望。


    复仇这件事,在吞噬花鸢。她为了复仇,已然打算放弃自己的性命,以及夏南麟的感情。


    夏南麟抓不住她,救不回她,也感觉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并不高,心里很悲伤,同时又有点愤怒。


    “……你不要胡闹?!背滤厣烫酒?,“花鸢,你……”


    “我知道,我的术法不行,对上胡家是蚍蜉撼树?!被按蚨狭顺滤厣?,“但是,你们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胡家需要我?!?br />

    众人再次齐刷刷看向了她。


    夏南麟也知道此事,虽然他觉得不可思议。


    他猛然站了起来,难以置信:“你想回胡家,去给他们家生孩子?”


    胡家选中了花鸢,因为她的八字,适合给胡家生出能做祭品的孩子。


    这样的女人是不好找的,要不然胡家这么多年,也不会只有胡凌生的儿子一个。


    花鸢离开了之后,因为她走得太远,胡家失去了她的踪迹。


    胡家对于出逃的花鸢,始终不算特别重视,觉得再找一个也是可以的。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胡家没有找到合适的。


    现在,胡君元死了,胡家的祭品也被陈素商毁了。


    胡家失去了一个有力的帮衬,又失去了祭品。到底选谁和花鸢结婚,什么时候结婚,他们需要重新考量。


    花鸢能光明正大回到胡家,能拖延一时片刻,她就有机会找到胡家的护阵法器。


    她知道胡家藏贵重东西的地方,当初胡君元带着她去看过,还告诉过她如何破解机关锁。


    “这是权宜之计?!被安豢聪哪削?,也不敢看他,“大不了一死。要不是胡君元挡那一下,我已经死了。我不在乎了,只想要毁了胡家?!?br />

    夏南麟忍受不了了。


    他转身就要出去。


    道长怕他出事,给颜恺和袁雪尧使了个眼色。


    袁雪尧和颜恺站起身,跟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道长和陈素商陪着花鸢。


    道长这个时候,就开始展露他的不靠谱,就像他当初利用袁雪尧兄妹那样。


    他鼓励花鸢:“你的想法很对。人生在世,不赌一把会永远留下遗憾?!?br />

    陈素商很糟心看了眼她师父:“你别撺掇她去送死?!?br />

    “谁能不死?”道长意味深长,“要看怎么死?花鸢,你这些年过得好吗?夜里睡着了之后,梦到过胡家和你的父母吗?你要知道,今晚那些愧疚,仍是会缠着你,缠着你一辈子, 你注定不能过正常人的日子?!?br />

    陈素商忍无可忍,吼她师父:“你不能这样!花鸢,他在利用你?!?br />

    道长翻了她一个白眼:“你又不是花鸢,站着说话不腰疼?!?br />

    花鸢看了眼道长,又看了眼陈素商:“陈小姐,道长说得对?!?br />

    陈素商:“……”


    她师父投其所好,把花鸢的心思全部说中了。


    花鸢这会儿,是钻了死胡同。


    她对胡君元的死,并不是无动于衷的。她到底怪谁,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胡君元一死,花鸢突然觉得自己的命,也不是那么重要;自己的爱情,好像也可有可无。


    唯独对胡家的恨,牢不可破。


    她已经没有了理智。


    “花鸢,你听我说!”陈素商急忙去板她的肩膀,“你父母的死,跟你没有关系,唯一的原因,是胡家丧心病狂;


    胡君元的死,更与你没关系。他要不是自己招惹如淮,如淮也不会来找你报仇。他小时候拿如淮做挡箭牌,如今不过是恶有恶报。


    你的命,跟所有人的命一样珍贵,你不能轻易丢在胡家。你这次去,只有死路一条,就算你偷到了护阵法器,给了我师父和袁雪尧,他们俩也没把握一定能救回你?!?br />

    花鸢听着她的话,眼睛里一丝波澜也没有。


    正如道长所言,陈素商站着说话不腰疼,与胡家有杀父杀母之仇的,并不是陈素商,她没资格告诉花鸢如何去思考。


    “那么,夏先生呢?”陈素商有气无力,“你想过他吗?”


    花鸢的脸上,抽痛了下。


    她的心口,一瞬间疼得很剧烈。


    她当然记得还有夏南麟。


    她努力捂住了胸口,让这些情绪慢慢散去,才对陈素商道:“他总要往前走的,难过也会过去的。再过几年,也许他会找到比我更好的人?!?br />

    陈素商也忍无可忍了。


    花鸢是彻底的鬼迷心窍了。


    “……你也喜欢过胡君元的,是吗?”陈素商用了杀手锏,“所以,他的死才对你打击这么大?!?br />

    花鸢用力咬唇,几乎要把嘴唇咬破:“我没有!”


    “你可以骗自己。你要不是因为他,何至于这样?”陈素商冷笑,“你对得起自己的父母?你爱上了仇人的儿子?!?br />

    道长狠狠推了陈素商一把。


    这死丫头,快要把花鸢的情绪搅乱了。


    道长觉得这样挺好的,一个成天想要作死的花鸢,终于要把自己投入火坑,大家都能解脱了。


    花鸢死了,再也不记得仇恨了,再也不痛苦了;而道长和袁雪尧,有机会得到胡家的护脉法器,也许能解了天咒。


    大家都好。


    “我没有!”花鸢猛然站起身,对着陈素商咆哮,“你胡说八道!我恨死了胡家,你为什么要羞辱我?”


    陈素商一时不知该同情谁。


    她看不下去,也转身走了。


    她在楼梯口,遇到了袁雪尧等人。


    袁雪尧正在和颜恺聊天,夏南麟坐在旁边的楼梯上抽烟。


    “……是藏区吗?”颜恺问。


    袁雪尧道:“是?!?br />

    “你自己一个人?藏民信奉的,是不是萨满?”颜恺又问。


    袁雪尧又点头。


    “他们信奉你吗?”颜恺再次问。


    袁雪尧想了想:“他们、供养我。他们信奉萨满,也信奉我?!?br />

    颜恺了然。


    陈素商过来,问他们聊什么:“怎么说到了藏区?”


    “雪尧说,他这段时间,一直在一处很好的地方静修,是在藏区?!毖这?。


    陈素商没想到,袁雪尧能如此自如和颜恺闲聊。


    她整顿心绪,也问了几句袁雪尧的近况。


    得知袁雪尧一直藏在藏区,只偷偷回过几次袁家,陈素商的心里就特别难受。


    他们兄妹,在袁家的争斗里,算是失败者了,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而袁雪尧,本该是袁家这一代的族长。


    陈素商觉得,袁雪尧是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故而她也没多说什么。


    只是提到了花鸢。


    陈素商对他们说:“花鸢铁了心想要去胡家?!?br />

    一旁的夏南麟,手略微抖了下,落下了香烟的灰烬,洋洋洒洒的,好像心也成了灰烬。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