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 - 阅读记录
        顾轻舟说司行霈缺德,司行霈不认。

        “......你既想要人家老子的飞机,又想勾搭人家小姑娘,你不缺德谁缺德?”顾轻舟翻白眼。

        司行霈哈哈大笑,伸手过来捏她的脸。

        她肌肤微凉,捏起来软滑柔腻,似一段云锦跌入心田。

        她知道司行霈是为了飞机,不是想要眠花宿柳,司行霈很高兴。

        有什么比自己爱的女人了解和信任自己更美好?

        司行霈车子开得很稳当,他很享受两个人坐在幽闭空间里,呼吸着相同的气息,她吐气如兰,他气息清冽。

        “轻舟?”司行霈喊她,声音似暖阳般熨帖温柔。

        顾轻舟转颐。

        “今天为什么趴在栏杆上看?”司行霈问,“怕我跟那个小丫头勾搭?”

        “我就是出来透个风,谁想要看你?”顾轻舟道,“再说了,我看看你就不勾搭人家???”

        “你看着,我哪里敢?”司行霈笑道,“轻舟,你凶起来很吓人,像只母老虎!”

        顾轻舟白了他一眼,继而她沉默着不说话。

        “轻舟?”司行霈又喊她。

        顾轻舟再次转头看着他。

        “我今天很高兴!”司行霈道,“你趴在那里看,生怕我跟别人走了,我心里非???。就好像有了个束缚,你束着我!”

        顾轻舟愕然:“被人束缚心里还高兴?你是不是变态?”

        司行霈又哈哈大笑。

        “你在乎我,才会束缚我,我当然高兴。从小到大,没人替我做主,我一切随心所欲。以后,我交给你做主?!彼拘婿?。

        “我不在乎你,也不想给你做主!”顾轻舟道,“我只是不想自己太狼狈!你一旦定亲,我就会更尴尬?!?br />
        司行霈舒了口气。

        不管顾轻舟是否承认,她都是在意的,甚至是紧张的。

        “我不会娶程家的二小姐?!彼拘婿?,“我的贵客是程家的大少帅和程夫人,不是那两个小鬼?!?br />
        司行霈最讨厌这种事情上闹误会,他要给顾轻舟解释得清清楚楚,不让顾轻舟胡思乱想。

        压在顾轻舟心头的阴霾,好似被拨开,她的心也轻松了很多。

        “还生气吗?”司行霈道。

        “从来就没生气过?!惫饲嶂坂洁?,将头看向了窗外。

        司行霈笑,心想:这个口是心非的小东西!

        他忍不住又伸手去捏她的脸。

        而后,他一只手扶住方向盘,一只手握住顾轻舟的手。

        她总说她不会爱他,但是她在意他,这是个很好的开端。只要他不作死、不伤害她,她会爱他的。

        这只是时间问题。

        司行霈一开始就有这样的自信。

        现在事实告诉他,这绝不是盲目的自信。

        如今不是快要实现了吗?

        司行霈一生都是大开大合,做什么事都是用尽极致的手段,唯有在顾轻舟身上,他跟着她磨蹭、细致、缓慢。

        命运让他爱上了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教会了他耐心。

        顾轻舟以为,司行霈开车是带着她去自己的别馆,又要做那些肮脏的事,她心里很抵触、恶心。

        她正想跟他吵一架,才发现他们不是去别馆的路。

        “去哪里?”顾轻舟问他。

        “去跳舞吧?!彼拘婿?,“我看你也吃饱了,跳舞消化消化?!?br />
        顾轻舟想了想,摇摇头。

        “不要去舞厅了。司行霈,我想去看电影?!惫饲嶂鄣?。

        司行霈心中流过暖流。

        他说,他只会跟他的老婆去看电影,那么她是明白的?

        “好,去看电影?!彼拘婿鹩Φ煤廖抻淘?。

        顾轻舟反而踌躇了下:“真去???”

        “真去!”

        电影院里有点冷,只有他们两个人,司行霈买了全场的票。

        他脱下风氅,盖在她的身上。

        顾轻舟的身子很小,他宽大厚重的风氅,几乎将她淹没,风氅里很暖,有他的味道,宛如他的怀抱。

        这次的电影是一部滑稽剧。

        司行霈觉得有趣,笑个不停,笑声爽朗不带任何心机。

        顾轻舟认识他一整年了,第一次见他笑得这么开心。

        这是种万事笃定,很有希望的笑声。

        好像一个人从前活得行尸走肉,终于明白自己的希望是什么。

        他一边笑着,一边握住顾轻舟的手。

        披着风氅的顾轻舟,手仍是很凉,司行霈掌心的温暖,一点点送入她手里。

        顾轻舟莫名有点困。

        她依靠着他的肩膀。

        司行霈的肩膀很宽厚结实,顾轻舟靠上去,司行霈就没有动。

        他还是会被电影逗乐,然后笑得前俯后仰,顾轻舟靠在他身上,他笑得的时候,笑就像会传染一样,顾轻舟忍不住也笑了。

        这天晚上,顾轻舟留在司行霈的别馆,上床睡觉的时候,她主动搂住了他的腰。

        “轻舟,我今天过得非???,比我从前所有的日子加起来都开心?!彼拘婿孜亲潘耐范?,而后又亲吻她的面颊。

        顾轻舟往他怀里缩。

        “你呢?”司行霈问,“你过得开心吗?”

        顾轻舟含混支吾:“我不知道。但是你先开心的话,我可以尝试着去开心?!?br />
        司行霈就吻住了她的唇,低声说:“一点也不肯吃亏的小东西!”

        顾轻舟迷迷糊糊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很绮丽的梦,猛到烟雨迷蒙的三月,司行霈带她去钓鱼。她坐在旁边,将脚浸在河水里,说:“司行霈,脚冷?!?br />
        司行霈就抱住她亲吻。

        第二天,晨曦熹微时,顾轻舟就醒了,脚果然伸在外面,冻得冰凉。

        她难得比司行霈醒得早。

        顾轻舟穿好衣裳,站在阳台上吹风,让自己清醒一点。

        她听到楼下厨房的声音,朱嫂已经来煮饭了。

        屋子里的光线还是有点暗淡。

        一个回眸,就能看到熟睡的司行霈,他的侧颜俊朗无俦,安睡中的他,毫无往日的杀伐,安静、英俊。

        顾轻舟深吸一口气,清新且冷的空气涌入肺里,她人也清醒很多。

        她下楼。

        “顾小姐,这么早就醒啦?”朱嫂永远都是开心快乐的,慈眉善目??赡苁撬苁且桓焙眯奶?,故而做出来的饭菜也格外好吃。

        “朱嫂早,要我帮忙吗?”顾轻舟问。

        朱嫂笑道:“少帅是舍不得的,他宁愿自己做,也不肯让顾小姐下厨。我这里该洗的都洗好了,该准备的都准备妥当,现在就等着起油锅,你帮不上的,快出去坐?!?br />
        顾轻舟坐到了沙发里。

        而后,她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司行霈穿着睡衣,出现在楼梯口??醋殴饲嶂郯簿沧诼ハ?,他松了口气。

        “还以为你走了?!彼拘婿?,一头凌乱的发,给他的俊颜添了邪魅,美得惊心动魄。

        他睁开眼不见了顾轻舟,是吓了一跳的,立马想去找。

        看到她仍坐在那里,司行霈心情好转,慢慢上头梳洗。

        他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时,就没了早起时的魅惑,颇有军人的威严。

        “朱嫂煮的汤包好吃?!背苑沟氖焙?,司行霈给顾轻舟夹了两个包子,“吃完,你身上都没二两肉!”

        “我实在吃不下?!惫饲嶂鄣?。

        司行霈瞪她。

        顾轻舟跟他讨价还价:“这样好不好?我先咬一口,就算我吃了,然后你把剩下的吃完?”

        司行霈眯起眼睛:“轻舟?”

        顾轻舟不寒而栗,立马把汤包端了过去,心想这个魔鬼!

        她带着委屈,一口一口的硬塞,心情是不太好的。

        副官进来,低声对司行霈道:“少帅,霍龙头来了?!?br />
        司行霈微讶。

        顾轻舟也有些日子没见到霍钺了,过年的时候他回了趟苏北老家祭祖。

        他们苏北老家的祭祖规矩,女孩子不能上香,故而拢静没有去。

        “这么早?”司行霈微讶,“请进来?!?br />
        霍钺穿着青灰色的夹棉长衫,同色长裤,一双墨色素面布鞋,鬓角整整齐齐的,乌黑浓密,带着金丝边的眼睛,像个学富五车的学究。

        司行霈每次看到他这身打扮就牙疼。

        明明是个屠夫,杀人不眨眼,偏偏要办慈善人,好似温柔文雅。

        “霍爷?!惫饲嶂壅酒鹕?。

        她这个动作,刺激了司行霈。

        怎么回事,看到霍钺就这么毕恭毕敬,看到我怎么就不知道尊敬?

        “坐下!”司行霈蹙眉对顾轻舟道,“他是什么爷???老流氓一个!”

        顾轻舟觉得他太无理,冲他使了个眼色,低声道:“你吃枪药了?”

        “没有,他吃醋了?!被纛崆托Φ?。

        顾轻舟一愣,继而脸上微红。

        霍钺又对司行霈道:“若论流氓,比不上你司少帅......”

        再说下去,他非要把顾轻舟牵扯进来。司行霈刚跟顾轻舟改善了关系,不想被霍钺挑拨。

        “坐坐坐!”司行霈使劲压手,“吃早饭了吗?”

        “还没?!?br />
        朱嫂就重新给霍钺添了碗筷。

        顾轻舟也坐下来,继续艰难啃司行霈夹给她的那两个包子。

        霍钺倒是不客气,也不说什么事,先把早饭吃完了。

        汤包挺好吃的,剩下的都被霍钺吃完。

        两个人的早饭,原本是有很多剩下的,霍钺来了之后,差不多就吃尽了。

        “找我有事?”饭后,司行霈问霍钺。

        “不是找你,是找轻舟?!被纛岬?,“我找轻舟有事?!?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猴子爬树援彩金 古墓奇兵之性物之谜在线 奇迹觉醒重生号 万圣节财富投注 完美世界手游妖精加点 乱世王者建筑升级资源表 八宝一后援彩金 2019亚足联积分规则 湖南快乐十分任五遗漏 p5跨度走势图排列五走势图彩宝网 逆水寒ol奇遇触发攻略 明日之后合区 温州福利彩票官网 七海的主权怎么玩 Ag电子式 步行者开头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