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外卖配送箱消毒标准出台,如何执行是个大问题 2019-04-19
  • 千年学府的世纪乡愁:余光中十八年前雨中演讲 2019-04-15
  • 西安培华学院招生与就业指导主任 鲍伟 2019-03-30
  • 候选案例:爱在华住滇西北宿改工程 2019-03-28
  • 【科普探长】地震自救12秒求生指南 2019-03-28
  • 【黑河天气】最新黑河今天天气,实时提供黑河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02-23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门口喧哗,惊动了大堂里的宾客。

        婚礼还没有开始,众人无聊中,便对门口的喧嚣很好奇,纷纷围过来。

        五国饭店的门口,来了很多的记者,将四周团团围住,不停的拍照。

        石定文的母亲没见过这阵势,只感觉排场太大了,很是嫉妒,心中不是滋味,道:“颜总参谋居然请了记者!”

        石定文冷笑:“再热闹有什么用?谭文秀的丈夫穷酸,等他父母一到,衣裳肯定是租的!”

        到时候,石定文就要当着所有记者的面,羞辱邢森,甚至他的父母。

        越是穷人,越是讲究。

        韦眉沁心中则是酸溜溜的。

        她非常清楚,她父亲绝对办不起如此奢华的婚礼。等以后她和石定文结婚,石家估计要说些难听的话。

        岳城富足,所以军政府的总参谋长也是很有财力,韦秘书长根本比不上。

        “逞什么能?”韦眉沁心中嫉妒,“请记者来拍照,算什么本事?越是穷的人,越是爱面子!”

        他们句句不离邢森的穷。

        除了钱财,其他方面他们也比不过邢森和谭文秀

        想到谭文秀只是嫁给邢森,而邢森是有钱的“低等人”,就是穷人,韦眉沁心中又觉得痛快。

        石定文和韦眉沁对颜家如此铺张感到酸溜溜的时候,谭文秀的父母也是如此觉得。

        “既然这么舍得花钱,就应该给文秀找个更有钱的丈夫?!碧犯副澈舐裨寡招沦?,“找个那么落魄的,婚礼办得再好,也丢人现眼!”

        “行了,有个像样的婚礼就不错了?!碧肺男愕募棠竿牡?。

        谭文秀嫁的不好,她心中反而欣慰。

        谭父也看到了记者,一时间更怒:“还请记者?不怕我那亲家的寒酸样子被拍下来?要我说,干脆别让邢家那两个老东西来!”

        他们一边抱怨,一边站在门口看热闹。

        众人七嘴八舌的时候,颜新侬找到了颜太太:“谁叫的记者?”

        颜太太等人一头雾水:“不是你安排的吗?”

        “不是?!毖招沦?,“肯定是小五!”

        他以为是颜一源瞎胡闹的。

        正要说呢,颜一源笑哈哈的走进来:“阿爸,您真厉害,把岳城晚报的记者都找了来。怎么着,岳城晚报也肯报结婚这种事???不关心国计民生啦?”

        “什么?”颜新侬一怔。

        “岳城晚报啊?!毖找辉葱Φ?,“岳城所有报纸的记者都到了,外头围了好大一圈。阿爸,我以后结婚也要这样办!”

        “不是你叫来的?”颜新侬发怔。

        他这时候才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

        颜新侬不等颜一源回答,立马走了出去。

        “唉,阿爸怎么了?什么不是我叫的?”颜一源一头雾水。

        顾轻舟很敏锐,她觉得此事有点麻烦,就追上了颜新侬,跟着去看看。

        记者太多了,颜家的管事派了二十名副官,在门口站了一大圈,把所有人都挡在红毯外围。

        岳城的记者,几乎没有不认识颜新侬的。他一出来,那些记者蜂拥而上。

        镁光灯闪个不停,记者们七嘴八舌的问:“总参谋长,岳城是要跟北平和谈了吗?”

        “您外甥女和北平政要联姻,此事对岳城会有什么影响?”

        “南京会推动南北和谈吗?上次说裁军废除督军制,这次是重提吗?”

        颜新侬一头雾水。

        顾轻舟也听得糊里糊涂的。

        实在寻不到头绪,颜新侬转身回去,让管事去问。

        管事回来道:“老爷,那些记者接到消息,说胡同贤的独子今天在五国饭店,和颜家的外甥女结婚?!?br />
        顾轻舟愕然。

        颜新侬也震惊:“胡同贤的独子?邢森吗?”

        管事也是一脸震惊,道:“也许是弄错了吧?!?br />
        “去,把邢森给我叫过来?!毖招沦饣岫?,脑子里全乱了套。

        此事太敏感了,让南京政府怎么想?

        邢森不是个穷孩子吗?

        到底是消息出了错,还是这孩子骗了他?

        就在管事去叫邢森的时候,副官急匆匆跑进来,差点跌倒:“总参谋长,您您快去看看吧,督军来了?!?br />
        颜新侬立马小跑着出去。

        五国饭店的大门口,已经被扛枪的亲卫筑起一道人墙。

        所有的记者和路人,全部被挡在外头,留出宽阔的走道。

        一个异常高大却消瘦的男人,穿着深灰色西装,在司督军的陪同之下,朝这边走过来。

        他身边跟着一个妇人。这妇人高鬟如云,穿着大红色锦绣旗袍,高贵慈祥,笑容和蔼。

        这是胡同贤和他的夫人!

        记者们的镁光灯拍得更闪。

        “新侬,这是胡总长和胡夫人?!彼径骄樯艿?。

        胡总长露出笑容,伸手道:“亲家舅舅,我来晚了几天,孩子们的婚事,辛苦你了?!?br />
        颜新侬只感觉脑袋里嗡嗡的。他第一个念头,就是邢森那孩子居然有如此大的来头;紧接着他就想,要宰了邢森,他惹来这么大的事!

        “您好?!毖招沦兆×撕偷氖?,一时间说什么都不恰当,“真是.......”

        真是一言难??!

        局势如此敏感的情况下,若是出了意外,南京政府非要把颜新侬送到军事法庭不可。

        邢森真是坑死了颜家!

        “胡总长,您这次到岳城来,是促进南北和谈吗?”有记者大声问。

        “胡总长,为何选择跟岳城军政府联姻?以后裁军的话,岳城会裁多少,会保证岳城布防安全吗?”

        “胡总长......”

        “胡总长......”

        外头的记者,不停的喊胡同贤,希望胡同贤能回答几个问题。

        声音很大,传到了大堂里。

        “胡总长到了?”石定文的女朋友韦眉沁笑道,“那我父亲也到了,他还把胡总长请过来了吗?”

        “真的?你阿爸把胡总长叫过来了?”石定文大喜。

        这样,颜新侬会不会也后悔得肠子青了?

        “阿爸,姆妈,你们快过来,眉沁她阿爸到了?!笔ㄎ母呱?。

        门口骚动,不少人围过去,石定文就带着他父母和女朋友,也挤了过去。

        “眉沁,你阿爸很有面子啊,居然把胡总长也请过来了?!笔ㄎ牡靡獾?。

        石定文不懂北边的局势,不知道胡总长到底什么身份地位,还以为只是财政部的,有钱而已。

        “那是,我父亲是秘书长?!蔽っ记叩靡庋笱?。

        可惜很多人挤在那里。

        邢森穿着一套很漂亮昂贵的西装礼服,也要往前挤,他正好挤到了石定文身边。

        石定文立马拽住了他,把他往后推:“你挤什么?看热闹不会找时间??!”

        那边,石定文已经看到了总长和总长夫人,他们身边全是副官围着,副官挤开了人群。

        而司督军,居然站在胡总长身边。

        “真气派!”石定文心中发热,他未来老丈人的主子这么气派,也就意味着他老丈人也气派。

        司督军都陪同着呢,这足够让石定文吹一辈子牛的。

        “父亲!妈!”四周的人实在太多了,宾客们都想看看北平大人物的模样,邢森消瘦,实在挤不过去,只得跳起来大喊。

        石定文格外关注邢森,就望过去,想看看他父母在哪里,有多寒酸。

        韦眉沁和石老爷、石太太也忍不住从邢森的目光望过去。

        “父亲,妈!妈!”邢森又喊。

        然后,顺着他的目光,石定文和韦眉沁、石家老爷太太,就看到了胡总长和胡夫人。

        胡夫人先停下脚步,笑盈盈道:“阿森?”

        她声音婉转,甚是动听。

        所有人都回头看,场面微静。

        “妈!”邢森就又高喊了声。

        趁着众人愣神的功夫,他终于挤了过来。

        胡夫人眼底碎芒微动,一把就抱住了他:“阿森,你又瘦了!”

        宾客中静了一瞬。

        而后,四周嘈嘈切切。

        石定文和韦眉沁、石家父母,却彻底惊呆了。他们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看着胡夫人和胡总长跟邢森相认。

        他们听到了邢森叫“父亲”“妈”,也听到了胡总长说“犬子”,胡夫人说“阿森”。

        石定文突然感觉双腿发软。

        他有点站不住了。

        怎么可能?他认识邢森四年了,邢森家里若是有权有势,邢森干嘛不享受生活,干嘛那么努力念书和打工?

        一个人含着金钥匙出生,却要装穷人,邢森是什么毛???

        石定文一口气喘不上来,他难以置信看着眼前这一切。

        石定文最瞧不起的人,摇身一变,居然是贵公子,而他居然心甘情愿把未婚妻让给了他!

        石定文只差吐血。

        最想吐血的,不是石定文,而是韦眉沁。

        韦眉沁是总长秘书的女儿,她应该近水楼台先得月!她只知道总长和夫人夭折了四个孩子,留下独子,所以养得格外精致,?;さ煤苎厦?,几乎没人见过总长独子的模样。

        结果呢,他居然是韦眉沁他们圈子里有名的“穷人”。

        真是讽刺!

        韦眉沁也站不稳,一座金矿就在她身边,她和邢森也认识四年了,而她居然捡了个木疙瘩,错过了金矿!

        石家父母这时候也明白过来,谭文秀嫁了个大人物的儿子。

        他们的脸色也不好看。

        明明是石定文抛弃了谭文秀,可是谭文秀嫁得更好,是石家倾家荡产都追不上衣角的好,那么成为笑话的,就是石定文。

        四周全是热闹,石定文和韦眉沁却感觉堕入冰窖。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外卖配送箱消毒标准出台,如何执行是个大问题 2019-04-19
  • 千年学府的世纪乡愁:余光中十八年前雨中演讲 2019-04-15
  • 西安培华学院招生与就业指导主任 鲍伟 2019-03-30
  • 候选案例:爱在华住滇西北宿改工程 2019-03-28
  • 【科普探长】地震自救12秒求生指南 2019-03-28
  • 【黑河天气】最新黑河今天天气,实时提供黑河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02-23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大神吧幸运28 福彩3d试机号今天- 足球队 福彩开奖468前后关系 外围半全场让球怎么算的 体育彩票11选5 足彩17068期专家分析 双色球走势图表 盛世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足彩妖刀 重庆百变王牌每天多少期 湖南快乐十分 重庆幸运农场最新开奖结果 真钱二八杠网站 排列三开机号p3开机号试机号 幸运飞艇晚上几点封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