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外卖配送箱消毒标准出台,如何执行是个大问题 2019-04-19
  • + - 阅读记录
        聂芸死了。

        顾轻舟接过报纸,才知道聂芸惨死。

        “少帅司慕逼女干良家女,贞女聂芸赴死保名节!”

        这则新闻,头版头条的字硕大无朋,还配了一张照片。

        照片的上半身盖了白幡,下半身是从旗袍里伸出来的小腿,黑白照片上肌肤被水浸泡得腐烂不堪。

        “聂芸死了?”颜洛水震惊看着顾轻舟,“二哥他.......他真的跟聂芸......”

        霍拢静轻轻搡了下颜洛水的腰:现在不是说这个话的时机。

        颜洛水的话,再也说不下去。

        他们三个人苍白着脸:此事刊登出来了,可大可小,对司慕来说绝非好事。

        司慕在军中不得军心,再闹出这种事,司慕品德有亏,只怕再也不能服众;而在岳城百姓心中,此事也会留下痕迹,有损司慕的威严。

        军政府只怕不稳,除非将来司慕不做督军。

        只有顾轻舟,实实在在将这份报纸看完了。

        看完之后,顾轻舟道:“这是《浮世晚报》登的消息,说明有南京那边授意的?!?br />
        《浮世晚报》有南京政府的关系,这件事很多人知道。只是,它平常总是刊登些故事性的花边新闻,军政府也没把它放在眼里。

        不成想,这件事居然是从浮世晚报登出来的。

        “督军知道了没有?”颜洛水给顾轻舟出主意,“若是知道了,赶紧去撤了剩下的报纸?!?br />
        顾轻舟却恍若不闻。

        她把报纸折起来,说:“晚了?!?br />
        “什么晚了?”颜洛水等人吃惊看着她。

        《浮世晚报》故事性很强,很多都是编造的,销量不算特别的大。

        “这只是冰山一角?!惫饲嶂鄣?,“此事轻易无法善后,说明有人筹谋很久了,想要让司慕身败名裂?!?br />
        他们也顾不上吃什么番薯,拿起自己置办的东西,一起回到了颜公馆。

        颜新侬不在家。

        颜太太还不知道此事。

        顾轻舟道:“我先回新宅了,等会儿可能有事?!?br />
        颜太太也不留她。

        顾轻舟步行回到了新宅时,正巧司慕急匆匆出门。

        督军召他有急事。

        “阿爸找你?”顾轻舟问。

        司慕点头,又问她:“你可要去?”

        “不了,我改日再去拜会?!惫饲嶂鄣?。

        司慕也没指望她去,抬脚就走了。

        到了督军府,司督军将一大叠报纸全部砸到司慕脸上。

        司慕这才看见,全是南京的报纸,岳城没有这样的。

        一共二十多份,铺天盖地报道司慕逼了聂芸,导致聂芸投江自尽。

        司督军即将要上任南京政府海陆空三军总司令,现在闹出这样的丑闻,还传到了南京,司督军的调令肯定要延后。

        他一世英明,却要被司慕染上污点,如何不恼怒?

        此刻,司督军一张严肃的面孔铁青:“我以为你比你那个混账哥哥懂事,不成想你也是个下流胚子!岳城多少女人你不要,非要去做这种下三滥的事!”

        书房里,除了司督军还有七八名参谋,包括颜新侬。

        司督军骂着就要动手。

        司慕眼底闪过震惊。饶是他镇定无比,此刻也有点慌了神。

        这事出乎他的意料。

        他的慌神只是一瞬,很快就归于平静。他的眼神里,透出警惕。

        “怎么会这样?岳城的命案,我们没听到风声,南京反而铺天盖地的报道?”司慕神色冷峻。

        这点,司督军不是没想到过。

        是有人蓄意陷害司慕,损伤司督军的名誉。

        可流言已经出来了,对司督军影响很大,对岳城军政府也是一个考验。苍蝇不钉无缝的蛋,司慕若是洁身自好,哪里来这种新闻?

        就在这个时候,司夫人闯了进来。

        司夫人也是刚刚得知了消息。

        参谋们全给司夫人敬礼。

        司督军蹙眉:“你先回去,我们这里商量军务!”

        司夫人谲滟的眉宇凛冽:“我的儿子、我的丈夫,甚至军政府全被陷害抹黑,我能置身事外?此事,已经不单纯是军务,也是我们司家的家务事!我是女主人,家务事我必须插手!”

        夫人大义凛然,遇事绝不是哭哭啼啼,而是冷冽分析,言语中颇有豪气。正是这样,司督军和参谋们都很尊重她。

        司夫人不等司督军再说什么,拿起报纸道:“岳城毫无动静,南京就闹得轰轰烈烈,这不是阴谋又是什么?”

        “的确是阴谋,就是不知谁在背后推动?!毖招沦?,接了司夫人的话。

        “谁是得益者,谁就是阴谋的操控者。李文柱听说督军要任海陆空三军总司令,跳脚骂娘,怕督军会撺掇南京对他不利。他女儿和妹子都是嫁给了南京的高官,我看此事跟他脱不了干系?!彼痉蛉说?。

        司督军和众参谋点点头。

        他们也是这样怀疑的。

        李文柱和司家争斗了很多年,而且组建海陆空三军总司令部时,李文柱上蹦下蹿,推动了总司令部的成立。

        他以为自己军功至伟,结果南京一转脸就不认账,直接和司督军接洽,想让司督军任总司令。

        司督军的长子司行霈,更是多次寻李文柱的麻烦,李文柱在司行霈手里吃过无数次的亏,两地军政府交恶已久。

        “不能排除李文柱的嫌疑?!彼径骄?。

        众人纷纷附和。

        他们猜测,到底是谁对司慕下手。

        只有颜新侬脑子比较清楚,他将众人的话题拉了回来:“督军,夫人,现在不是商讨谁是主谋的问题,而是要商讨,如何消除影响!”

        此事影响恶劣。

        销毁报纸,似乎不能遮掩舆论的压力;补偿聂家,也不能消除司慕的罪行。

        司慕一夜之间声名狼藉。

        就在这个时候,副官急匆匆送进来一封电报。

        “督军,南京派了特派员,来岳城调查此事。南京政治部怀疑聂芸非自杀,而是他杀?!?br />
        司督军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可见,背后的主谋者,正在一步步逼近。先将司慕的名声弄臭,民怨沸腾;再让司慕无法自证,罪行成立。

        “特派员是谁?”司督军问

        “是司法部的曲连生曲部长?!?br />
        曲连生?

        司督军知道此人,他是司法部的老人了,曾经是总统的亲信,在南京关系很深。

        “督军,需得当机立断!”司夫人急切道,“一旦特派员到了,此事就要换了性质?!?br />
        司督军是扛枪打仗的猛将,却不是玩弄心机的政客。现在这个关口,就看谁更奸诈,司督军反而没什么奸佞的主意了。

        参谋们七嘴八舌出谋划策。

        司夫人步步紧逼。

        司慕沉默不语。

        “.......此女的死,跟少帅无关!”颜新侬提议用釜底抽薪的办法,“南京有人操控舆论,我们也可以。通过所有的报纸,收买出名的主笔和文人,为少帅鸣冤!

        聂芸的尸身已经运往了南京,听说在水里浸泡了四天,已经溃烂不成样子,看不出她的模样,根本无法断定就是她?!?br />
        证据不足,对方先下手为强,利用的也是舆论压力。

        既然这样,岳城的反击,也只能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哪怕尸体真的是聂芸,也无法断定她跟慕儿有关!”司夫人接口,“现在作证的是她母亲,可红口白牙,她一面之词又如何自证?”

        司督军的怒意,到了这个时候,稍微平复了几分。

        他看到铺天盖地的报纸时,先是气疯了,现在才回味过来。

        这件事,主要在南京闹腾,说明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让司督军声誉扫地,做不成海陆空三军总司令。

        “督军,我跟南京那边有些相熟,亲家又在南京任职,此事交给我去办吧?!毖招沦?。

        司督军舒了口气:“新侬,我就全部拜托给你了!”

        司夫人也松了口气。

        寻到了方法,众人纷纷回家。

        司慕也回到了新宅。

        他一进门,就看到了顾轻舟。

        “怎样?”顾轻舟面前,也是一大堆报纸,除了一两张岳城的,剩下都是南京的。

        “义父要去南京,此事是舆论战,看谁收买的主笔和文人笔锋更犀利吧?!彼灸降?。

        顾轻舟略微沉吟。

        “你觉得此事是针对谁?”顾轻舟又问。

        “军政府。利用我来对付督军,督军的总司令怕是做不成了?!彼灸降?。他在督军府里没敢说,怕说了激怒司督军。

        他觉得此事不是单单针对他,而是针对整个岳城军政府,一点点毁掉军政府的声誉。

        可当着司督军的面说,就好像推卸责任一样。

        “军政府和司家所有人都在这个阴谋里?!彼灸降?,他的脸色惨白中带着铁青,“先从我开刀?!?br />
        顾轻舟沉吟。

        司慕揉了揉发疼的眉心,说:“现在还没有证据。聂芸是失踪了,聂太太说女儿曾哭诉我强了她。江里浮起来的尸体,烂得不成样子,是聂太太说那是聂芸离开家时候的衣裳?!?br />
        只有聂太太的一面之词,没有任何其他的证据。

        这点一面之词,在军政府还来不及反应时,先被捅到了南京。

        一个妇人的说辞,居然掀起这么大的浪,没有高官推波助澜才怪!

        “这是连环计?!惫饲嶂鄣?,“你想要证据,会有的?!?br />
        司慕蹙眉瞥了她一眼,觉得她此刻乌鸦嘴很不吉利。

        不成想,很快事实就告诉司慕,顾轻舟不是乌鸦嘴,她是心思缜密。

        果然,第二天就又出事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外卖配送箱消毒标准出台,如何执行是个大问题 2019-04-19
  • 我叫mt4暗影技能升级 重庆时时彩计划器 彩票开奖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dnf混沌魔灵 部落冲突2皇室战争 水果拉霸2 香港六合彩正版天机诗 快三河北快3儿 排列五和值走势图连线图 欢乐球吃球客服 猎鱼达人弹头有什么用 江苏时时彩开奖网 经典老虎机2 红星主机游戏 河南福彩 轩辕帝传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