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 - 阅读记录
        时隔整整半年,司行霈再次见到了他的轻舟。

        顾轻舟站在沙发旁边,暖金色的斜照碎芒落在她的周身,她妩媚的眉眼充满了震惊,幻化出瑰丽。

        她穿着绯红色绣海棠花的斜襟上衣,那繁绣海棠花艳而不俗、娇而不媚,承露娇蕊盛绽,像极了顾轻舟,俯首扬眉皆有风情。

        时光荏苒,他的轻舟没有形销骨立,她依旧红润、美丽。

        司行霈心中莫名的满足。

        所有的离别,承受那么多的相思之苦,好像都有了意义——当时她在他身边,是钻入了死胡同,一天天消瘦狼狈,司行霈才不得不离开,给她时间疗伤。

        他知道,只要他离开,她就会慢慢恢复理智,而不是整日想着报仇。

        她终于活过来了。

        那些痛苦,她也熬过去了,司行霈知道她的轻舟,总能浴火重生。

        “轻舟.......”他疾步上前,将她牢牢搂在怀里。

        他身上有的味道并不那么好闻,似乎从泥土里滚过,又有雪茄的清冽。

        顾轻舟浑身的血管都在凝固,所有的血液全部停止,耳边的声迹亦逐渐散去,恍惚走在幽深的古森深处,阳光让人晕眩。

        路上没有尽头,四周的一切迷迷糊糊,没有任何响动,只有那淡淡木香。

        是他身上的味道。

        她没有动。

        回神般,她急忙去推他。

        司行霈松开了几分,一条长胳膊依旧将她圈固在怀里,另一只手抬起了她的下巴,深深吻了上来。

        温热的气息覆盖,顾轻舟张口就咬,他已然是捏住了她的下颌。

        “轻舟乖,别闹?!彼袜?,手指微微收紧,顾轻舟的牙关就无法动弹,甚至不能说话。

        司行霈的吻,缠绵悱恻。

        顾轻舟的手,悄无声息往他的脖子上探去。

        她手上有一根很细小的金针。

        司行霈察觉到了,顺势一压,将她整个人压在地毯上,握住她的手又捏住了她的下颌,吻得激烈。

        “轻舟,我很想你!”他从齿缝间呢喃着她的名字。

        顾轻舟被他压住的另一只手,倏然朝他的腰侧一刺。

        司行霈身子微僵。

        顾轻舟腰身灵活,推开他爬了起来,拼命摇铃。

        铃声一响,佣人会进来,然后副官们也会扛枪进来。

        司行霈从背后搂住了她:“轻舟,你又顽皮了!”

        顾轻舟这时候才发现,没有佣人。

        没有一个人过来!

        司行霈进入这房子时,他的部下早已把佣人打晕捆绑,关在倒座的小房子里。

        顾轻舟只顾愣神,根本没听到动静。当然,她哪怕不愣神,也听不到。。

        司行霈一双手箍住了她:“走了,轻舟!”

        说罢,打横将她抱起来。

        就在这时,远处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以及枪声。

        有人站在窗口:“团座,咱们被包围了?!?br />
        司行霈一愣。

        他放下了顾轻舟,却见顾轻舟漂亮妩媚的眸子里,全是寒芒与杀意。

        “你的铃.......”司行霈这时候才知道,顾轻舟摇铃不是叫佣人,而是将她自己埋伏着的亲卫全部调动。

        更有甚者,一个庞然大物突然从楼梯上跳下来,狠狠将司行霈扑倒。司行霈微惊,却见木兰张开了血盆大口,对着他的喉咙就咬。司行霈急忙用手去挡,抽身而出的顾轻舟,早已从旁边沙发底下,摸出了手枪。

        枪上膛,顾轻舟的神色冷冽,动作迅捷。

        司行霈的胳膊被木兰咬住,牙齿几乎要刺破他的军装,陷入肉里。

        顾轻舟举枪对着他的头顶,司行霈才知道:原来,她早以提防着他来,她并非单纯以为院墙能阻止他。

        司行霈忍不住笑了。

        他的女人啊,似乎把他所有的警惕都学会了。

        司行霈徒手一劈,劈中了木兰的颈,木兰晕倒在地。

        顾轻舟却毫不留情开枪了,对准了他的脑袋。

        “轻舟!”司行霈喊她。

        顾轻舟手稳稳的,扣动了扳机。

        千钧一发,司行霈急促避开,那子弹就在地板上打出一个大洞,黑黢黢的。

        顾轻舟一枪不中,再次开枪,依旧是不手软。

        司行霈心知今天无法掳走她,只得退而求其次,自己先走。

        顾轻舟一连数枪,一下也不停止,每一颗子弹都瞄准了他,让司行霈根本无法靠近。

        司行霈只得很利落滚到了窗边,然后翻窗而出。

        夜幕笼罩下来,庭院里的光线微淡,顾轻舟不敢去追,上前查看木兰。

        院子里起了枪声。

        顾轻舟安排在附近的人,与司行霈带过来的人交火。

        司慕急匆匆回来时,就看到家里满屋狼藉,到处都是枪眼,顾轻舟坐在地板上,她将木兰抱在怀里。

        “.......它死了吗?”司慕满腔的话,隐约只剩下苦涩,声音沉重万分,问顾轻舟。

        顾轻舟摇摇头:“只是昏迷了一会儿,醒过来不太舒服,靠着我睡着了?!?br />
        她轻轻抚摸木兰的毛发,像对待自己的孩子。

        她并未抬头。

        司慕犹豫了下,坐到了顾轻舟的旁边。

        “......他原本是想要带你走的?”司慕问,“咱们家的防卫如何?”

        顾轻舟和司慕结婚以来,这院子并非随意放着的,他们做了些布防。

        他们说是防止刺杀,毕竟军政府的布防比这个严厉多了,实则是防止司行霈登门,这点顾轻舟和司慕心知肚明,却没有点破。

        “挺好的,至少木兰很听话?!惫饲嶂坂?,声音轻不可闻,而且嘶哑。

        司慕知道,她的情绪受到了波动。

        他很想告诉顾轻舟,司行霈杀了她的家人,她应该要理智一点,可他很清楚这话杯水车薪,对顾轻舟来说没什么分量。

        “你.......现在很难过?”司慕沉吟片刻,问道。

        问完了,心口就似被什么堵住,堵得严严实实的,让他透不过气来。

        “嗯?!惫饲嶂鄢腥?。

        司慕猛然站起身。

        他想要发火,想要说你是我的妻子,你不应该为他的到来难过。哪怕难过,你也不要告诉我,别让我知道。

        我不想知道,这样我才可以继续自欺欺人。

        可转念间,司慕又想起他们俩的协议——这是白纸黑字的假婚姻!

        顾轻舟没有任何义务来照顾他作为假丈夫的尊严,正如司慕生气的时候,也不曾顾虑她。

        司慕阔步走了出去。

        他吩咐自己的副官:“查到了吗?”

        全城已经戒严了,司慕想要挖地三尺找到司行霈,虽然他觉得司行霈早已逃走了。

        不甘心,司慕一定要寻到他!

        “还没有.......”副官小心翼翼。

        “再去找,找不到你提头来见!”司慕厉喝。

        他自己跳上了车,开车出去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知道想要不停的逃离,逃离这个家,逃离了岳城!

        最终,他在亲信的副将家门口,停下了车子。

        这位副将叫丁振,今天换防回到了城里,家里热闹极了,好似在开办宴会。

        “少帅您怎么来了?”丁振吃惊,“驻地出事了?”

        司慕回神,摇摇头道:“没有,我就是随便走走.......”

        他脸色很难看。

        丁振道:“快请进?!?br />
        看到屋子里暖意融融,一张张年轻漂亮的脸,司慕情绪更加低落。

        热闹,更显得他此刻的荒凉孤独。

        丁振道:“今天是犬子二十岁生日,他的同学朋友,还有亲戚,来了一大家子!少帅,您这边请?!?br />
        说罢,就将司慕领到了旁边的主席位坐下。

        丁太太急忙过来寒暄。

        丁振还想让孩子们过来时,司慕摆摆手,道:“不用,我讨杯酒喝?!?br />
        他心情不好,丁振也看得出来。

        于是,主席上的人纷纷离开,只剩下丁振和司慕。

        “那是不是司少帅?”不远处的席位上,有女孩子悄悄打量司慕。

        “是他,报纸上登过他的照片!”另一个少女红了脸。

        “他真英俊?!?br />
        丁家少爷二十岁生日,故而他的朋友们,多半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纪。司慕今年二十三,跟他们算是同龄人。

        他一进门,穿着军装的他,高大轩昂,宽肩长腿,站在那里自有风骨,早已将若干风流公子比了下去。

        女孩子们看到了司慕,再看其他的男士,顿时觉得他们太阴柔了。

        不少人在看他,议论纷纷。

        司慕却谁也不瞧,满腹心事的人,看上去很冷峻,更招女孩子的喜欢。

        司慕喝了一杯,又倒了一杯。

        “少帅,您没事吧?”丁振担心问。

        司慕摇摇头:“我没事,我罪有应得!”

        他曾经对顾轻舟很平淡,他曾经也践踏过顾轻舟的尊严。

        这天晚上,司慕没有回家。

        顾轻舟带着木兰上楼。

        木兰跳到了床上,虽然步履稳健,却带着几分无精打采。

        顾轻舟轻轻抚摸着它的脑袋,心想:“明天带木兰去看看兽医?!?br />
        如此想着,心思又转移到了司行霈身上。

        他的吻落在唇瓣,是梦境,还是真实?

        顾轻舟默默独坐,后来感受手边一片湿濡,才知道流了一晚上的眼泪,将胸襟前都浸湿了。

        没什么好哭的,偏偏控制不住想要流泪。

        他回来了,近在平城的他,半天就能出现在顾轻舟面前,跟从前一样。

        他从前常出门办事,一走就是半个月,和现在又有什么差别?

        顾轻舟迷迷糊糊睡着,后来是床头的电话响起,惊醒了她的睡意。

        顾轻舟接起电话,对方说了几句,顾轻舟彻底清醒:“什么?”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特码最后一次大公开 七星彩走势图浙江网 全民突击电脑版 海立方娱乐城 黑匣子鬼屋 弗罗西诺内对恩波利 全民突击下载 福彩快三现场摇奖情况 上海快三开奖当天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网易 三国全面战争武将编辑 拳皇98ol小镇勋章 舟山体彩飞鱼和值 北京pk10走势图分析 斗破苍穹txt下载 11.1快船vs勇士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