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 - 阅读记录
        这不是她的家!

        这条路,她和司行霈走过无数次,柏油铺成的小径,有她和他的足迹;两旁整整二十四株梧桐树,是他带着她种下的。

        她还记得那天下着薄雨,他和她嬉闹,在坑里吻她。

        清清楚楚的,往事像铺天盖地的大网,将她笼罩在里头,她的挣扎徒劳无功。

        她看着司行霈,他的面容逆光,只能看到一个轮廓。

        这个轮廓,是她曾深爱过的。

        顾轻舟努力将所有的情绪深敛,不让自己露出异样,声音还是不由自主变了调子:“请你让开!我还要去参加洛水的婚宴,已经快来不及了!”

        司行霈就弯腰,试图抱起她。

        顾轻舟的手指上,戴着一只红宝石的戒指。这戒指经过了改造,可以将一根细如发丝的银针藏匿。

        司行霈弯腰时,顾轻舟手指微动,一下子就被司行霈攥住。

        他依旧警惕。

        他的警惕性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若不是他心甘情愿,根本没人能算计到他。

        “轻舟,别闹?!彼拘婿纳粑氯?,轻轻在她手背吻了下,“快下来。轻舟,你若是不下来,回头再宴会上,我会把你拉到帘幕后面去吻你?!?br />
        顾轻舟一下子就变了脸。

        司行霈的笑容越发绚烂:“你下来的话,我保证不胡来?!?br />
        顾轻舟的手指攥紧,指关节捏得隐约发白。

        她死死咬唇,在饱满的唇瓣上落下明显的痕迹。

        司行霈就很想吻她。

        “你知道我做得出来?!彼拘婿谰尚ψ?,“轻舟.......”

        他的话,一句句都像催命符。

        顾轻舟的情绪早已变了,恨到了极致,可惜手边毫无武器。

        “你让开,我自己下来?!彼淠?,定定看着前方。

        司行霈就后退了几步。

        顾轻舟缓缓走下车。

        她滚圆笔挺的小腿,从旗袍底下伸出来,窈窕身影就立在了车外。紫色的旗袍,将她的身段勾勒得曲线优美,给她妩媚的眉眼添了妖娆。

        她的面容清纯不足,秾丽有余,像最上等的酒,闻一闻都要沉醉。

        司行霈屏住了呼吸。

        当然只是一瞬的失神。

        下一瞬早已将她揽过来,凑上来亲吻她。

        却只是吻到了她的手背。

        顾轻舟用手遮住了唇,似乎早已料到了他的举动。

        “你果然了解我?!彼拘婿?,松开了她。

        他往前走,让顾轻舟跟着。

        顾轻舟就亦步亦趋,随着他到了别馆的门口。

        缠枝大铁门上,爬满了翠藤,阳光下摇曳着绿浪,生机勃勃。这翠藤还是她让司行霈派人种上的。

        “到底有什么事?”顾轻舟冷漠。

        司行霈只是笑,按了门铃。

        扛枪的副官开了门。

        “请,司夫人?!彼拘婿涣车男?,笑得那么真诚、那么英俊,甚至那么干净,不掺杂半分虚情假意。

        他叫“司夫人”,说得自然,好像是调侃,却又是浓情蜜意。

        他真的不在乎。

        她和司慕的婚姻,他一点芥蒂也没有,因为他知道,他们俩一直分房睡,顾轻舟放了两匹狼在自己卧房,司慕永远无法靠近。

        司慕将新宅的人更换了一遍,结果司机居然是司行霈的亲信,其他人就不必说了。

        顾轻舟迟疑看着他。

        进了院子,一切都是从前的模样,就连花坛里,都种着顾轻舟喜欢的花。

        这应该是她的家.......

        她眼睛涩得厉害。

        大门突然被打开了。

        顾轻舟看到两个女人,笑盈盈立在门口,居然是朱嫂和她的女儿阿潇。

        顾轻舟先看到了阿潇,露出了惊讶,因为笑容满面的阿潇,挺着个大肚子。

        “阿潇,你怀孕了!”顾轻舟忍不住惊喜,终于有了点笑容。

        当初阿潇胞宫有寒,多年不得生育,是顾轻舟给她开了药方。

        如今,顾轻舟的药起了效果,阿潇身怀六甲。

        “顾小姐!”阿潇也高兴,上前拉顾轻舟的手。

        顾轻舟却莫名手一缩:她已经不是顾小姐了,她现在是司慕的妻子。

        自己出现在这里,有什么意义?

        司行霈却在旁边揽住了她的肩膀,将她后退半步的身子搂?。骸翱旖?,朱嫂做了你爱吃的下午茶?!?br />
        阿潇也顺利握住了顾轻舟的手。

        朱嫂在旁边高兴极了,几乎要抹眼泪:“顾小姐,看到您真好!少帅要回岳城,阿潇想见见你,我们特意过来的?!?br />
        司行霈离开岳城的时候,早已将朱嫂送到了他在平城的军政府。

        阿潇和她丈夫也去了平城。

        朱嫂天天念叨顾轻舟,说想要亲自感谢她,阿潇也感激顾轻舟挽救了她的人生。专列很稳,阿潇的胎位也稳,就跟着来了。

        “你们特意来看我?”顾轻舟再也忍不住,眼泪就落了下来,“为何要来看我?”

        不是她害得司行霈背井离乡吗?

        不是她背叛了司行霈嫁给司慕吗?

        身为司行霈的亲信,她们为什么还要来看她?

        朱嫂看到她哭,一时间也慌了,连忙要给她擦泪。

        司行霈已经弯腰,掏出帕子细细擦了:“怎么哭了?像个孩子似的!”

        然后又道,“别动别动,小心妆花了。今天谁帮你化的妆?太浓了?!?br />
        顾轻舟推他。

        他就顺势在顾轻舟的唇上轻啄了下。

        朱嫂和阿潇装作看不到。

        半推半就的,顾轻舟进了屋子。一进来,她就闻到了红豆糕的清香,还有朱嫂拿手的奶茶。

        四个人坐下,朱嫂给顾轻舟端了点心。

        “......你好不好?”朱嫂问顾轻舟,“少帅说,还要过些日子才能接你回平城。那边的人,有没有欺负你?”

        顾轻舟看了眼司行霈。

        在司行霈的灌输之下,朱嫂和阿潇都觉得,顾轻舟跟司慕的婚姻,就像从前跟司慕的订婚,都是不算数的。

        顾轻舟还是她们这边的人!

        司慕则是“那边”的。

        “我........”顾轻舟语塞,怎么说都不恰当。

        因为,她现在坐在这里,就是不恰当。她还是司慕的妻子,哪怕他们只是协议的婚姻。

        结婚是一道分水岭,越过这条线,就是红杏出墙了,就触及道德。

        顾轻舟喝了两口茶:“我要走了?!?br />
        朱嫂流露不舍。

        阿潇也道:“还有好些话跟你说,我们还给你带了礼物?!?br />
        “下次吧?!惫饲嶂勖闱靠嘈?。

        司行霈同样站起来,拉住了她的手:“轻舟,半个小时再走,我不会再让你难做的?!?br />
        顾轻舟却执意要离开。

        这么一拉,一下子就把顾轻舟手腕的淤青给露了出来。

        司行霈原本温柔的眸光,一瞬间冷冽而狠戾。

        半晌,他慢腾腾抬眸,齿缝间的字似刀子:“他打你了?”

        “不是!”顾轻舟立马去遮掩。

        “还说不是?”司行霈脸阴沉如水,“他敢打你?好.......”

        “关你何事?”顾轻舟失控般咆哮,“我跟他之间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说罢,她转身要走。

        司行霈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朱嫂和阿潇见状,立马站起身,退到了倒座去。

        司行霈用力,几乎要把顾轻舟瘦弱的身子嵌入自己怀里。

        顾轻舟的心,一会儿像是在滚水里,一会儿像是在冰窖里。

        她喘不过来气。

        这次,她没有试图去谋杀司行霈,而是任由他抱紧了她。

        “.......给我一个解释?!彼羧砣淼?,“我的师父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杀他?告诉我?!?br />
        司行霈微愣。

        愣神间,他松开了顾轻舟,恢复了几分神色,轻轻摸了摸她的脸,又摸了摸她的头发,爱不释手:“轻舟,你乖,我会告诉你的?!?br />
        看着她的眼睛,似乎要溢出眼泪,司行霈道:“你对我如此强悍,为何在司慕跟前吃了亏?答应我,照顾好自己?!?br />
        顾轻舟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腕,道:“这不是他弄的?!?br />
        司行霈不相信。

        顾轻舟想起郭半仙的话,心中毛骨悚然:“你不许动他!我不想他因为我而死,否则我绝不原谅你!”

        司行霈低头,亲吻她的唇。

        她没有躲。

        如愿以偿,尝到了她的滋味,司行霈冷静下来。

        他又忍不住摸摸她的头发,像逗弄一只猫儿:“好,我答应你!”

        顾轻舟甩袖,转身要走。

        司行霈追上来,顾轻舟的神色已经恢复了冷漠:“不要再纠缠我,这样我会更加容易得手杀了你!”

        说罢,她阔步走了出去。

        快要到饭店的时候,顾轻舟的情绪才平复。

        拿出镜子照了照,发现自己的妆容几乎被擦掉了,素面干干净净的,也没什么不妥。

        她涂抹了一点唇膏,进了饭店的大堂。

        她整顿好心绪,因为今晚可能会出事,她需要帮颜洛水应对一切的变故。

        结婚的吉时是晚上六点半。

        顾轻舟到的时候,还不到四点。

        她重新去化了妆,让自己看上去神采奕奕。

        不知为何,宴席上总有人看她。

        顾轻舟一头雾水时,颜一源和霍拢静也来了。

        “轻舟,你这套衣裳不错!”颜一源打量顾轻舟。

        顾轻舟没什么心情,也懒得应付。

        快到五点半的时候,门口处突然慌乱了起来。

        “新娘子不见了!”顾轻舟听到这样的声音。

        这声音很大,而且一连说了好几声。

        整个大堂顿时人声鼎沸。

        “新娘子呢?”

        “新娘子怎么不见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赛马会网站网址http 香港赛马会特马资料 武则天的墓 拉齐奥外套 西班牙拉斯帕尔马斯市多少镇 波斯波利斯ⅴs塔什干棉农 湖北快3和值余数走势图 黑龙江36选7开奖公告 王牌战士内测链接 奇迹觉醒里在哪买药 七星彩开奖号码结果今天 时时彩开奖 龙族幻想吧 加的夫城对伯恩利战绩 蛋糕谷怎么玩 极速时时彩选号怎么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