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 - 阅读记录
        顾轻舟从上?;乩吹牡碧彀?,事情就如她计划的那样爆发了。

        闫琦气势汹汹杀到了岳城,怒指顾轻舟:“我儿子呢!”

        这位闫堂主,就是当初顾轻舟让郭半仙去上海忽悠他来岳城挖坟的那位。后来,顾轻舟和司慕带人,连夜将闫琦抓了,关到了监牢里。

        虽然闫琦不知道郭半仙是顾轻舟派过来的,但是顾轻舟和司慕将他抓起来,死也不肯放人,还是得罪了他。

        闫琦很恼怒。

        顾轻舟去上海,打着游玩的名义。

        其实这也说得过去,不少贵妇人去上海游玩,顾轻舟跟姨太太去了,也无可厚非。

        闫琦却留意到了。

        他不得不留意。

        司家的姨太太潘韶,跟闫琦还算远方亲戚。只是在闫琦看来,潘姨太的父亲在政府做个小官,实在上不得台面,又是八竿子远的亲戚,从来不来往的。

        到了上海之后,潘姨太实在是招摇,每晚都要去仙乐门舞厅,还利用军政府的位置,占了首席。

        不少人捧场。

        结果,那天潘姨太去了,首席被其他政要先占了,潘姨太往旁边挪,就占了闫琦的雅间。

        闫琦气死了:“我说大侄女,你怎这样不懂事?”

        潘姨太也恶心这位闫堂主的嘴脸。闫堂主混洪门的,在潘姨太的父亲口中就是小痞子。结果这小痞子得势了,潘家刻意亲近,反而被闫琦羞辱。

        一来二去,两家虽然有点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却也彼此看不顺眼,甚至结仇。

        “这是我的雅间!”闫琦当时对潘姨太道。

        潘姨太不高兴了:“那您请了老板来问,到底归谁?!?br />
        还没等到老板,军政府的副官就凶神恶煞,直接把闫琦哄到了一楼。

        闫琦的随从也有枪,却没有军政府副官的枪好,也没有军政府副官的枪法准,再加上岳城和上海很近,闫琦敢带人围困潘姨太,岳城军政府就会出兵围攻闫家。

        闫琦忍了一口气,从仙乐门离开了,可到底气不过。

        然后,他就换了个面容,让自己的七姨太出面,请潘姨太去家中做客。

        闫琦的七姨太最是机灵懂事,做了和事佬。

        结果吃饭的时候,闫琦当桌泼了潘姨太一脸的酒:“你是个什么下贱东西,也敢在老子头上嚣张?”

        潘姨太又羞又怒,指着闫琦骂,却被闫琦扇了一个耳光。

        于是,潘姨太哭着去找顾轻舟。

        那时候顾轻舟正好在张家,看着潘姨太一身狼藉,顾轻舟就去了。

        找到了闫琦之后,顾轻舟带着张龙头家的管事,以及自己的副官。

        “闫堂主,你自扇三个耳光,给潘姨太赔罪,此事就算过去了?!惫饲嶂鄣笔闭庋档?。

        闫琦更是大怒。

        他大怒之下,把家里全部的随从都叫过来,跃跃欲试想要打顾轻舟。

        顾轻舟见状不好,只得赶紧离开,灰头土脸的,闫琦在身后哈哈大笑。

        当时虽然离开了,没过一个小时,顾轻舟派了副官登门,对闫琦道:“我们少夫人说,她的一只很名贵耳坠子掉在你们家了!”

        “还想找事?让她滚!”闫琦道。

        闫家的大太太却做主,让佣人帮顾轻舟找耳坠。

        没找到。

        于是,闫家所有人都知道了,顾轻舟丢了人又丢了耳坠在闫家,他们津津乐道。

        又过了两天,顾轻舟就离开了上海,回到了岳城。

        闫琦还在高兴呢,七姨太却哭着跟他说:“峰峰被人抢走了!”

        闫峰是闫琦最爱的小儿子,今年才三岁半岁,聪明机灵,见人就笑,又是闫琦最疼爱的七姨太所出,闫琦宝贝得不行。

        闻言,闫琦也是震惊:“抢走?光天化日之下,谁敢抢走我的儿子?”

        带着闫峰的乳娘只是哭。

        乳娘是吓坏了,直打哆嗦:“是两个男的,那么高,还带着枪!”

        七姨太在旁边哭道:“是不是司少夫人?她受了大辱,岂能不报复?”

        闫琦想也没想,立马就冲到了岳城,几乎是紧随顾轻舟的。

        七姨太也跟着来了。

        新宅的副官收到了顾轻舟的指示,若是闫琦到了,就放他进来。

        果然,闫琦没有辜负顾轻舟,气势汹汹的来了。

        “我儿子呢?”闫琦怒指顾轻舟。

        顾轻舟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一只猫儿,那猫漆黑,而她耳朵上,挂了单独一只鸽血宝石耳坠,看上去不伦不类。

        闫琦也顾不了这么多,他儿子要紧。

        司慕慢慢站起身,手里的枪利落上膛,对准了闫琦,冷峻道:“后退几步,再来说话!”

        闫琦的随从也有枪。

        可这里是岳城,闫琦不想吃暗亏,让随从不要拔枪。

        “你问问你的女人,她把我儿子弄到哪里去了!”闫琦转而怒视司慕,“司少帅,咱们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拼命!”

        司慕冷哼。

        “你儿子不见了,你不是应该在上海找吗?你跑到岳城来大呼小叫,是不是活腻歪了?”司慕神态倨傲,手里的枪几乎要戳到闫琦的额头。

        司慕是高大的个子,气势上就稳胜闫琦一成,再加上他手里拿着枪,更是把闫琦逼得后退了半步。

        闫琦稳了稳心神,怒道:“你的女人在上海吃了亏,就绑架我儿子!我告诉你司少帅,你这是跟整个洪门作对!”

        他准备再说什么时,副官进来禀告道,“少帅,蔡龙头来了?!?br />
        闫琦还没有到岳城,就派人打电话给蔡长亭。

        虽然闫琦和蔡长亭有仇,到底同属于洪门的。

        闫琦到岳城来闹事,自然需要蔡长亭给他撑腰。蔡长亭敢不来,就是无视洪门的三十六条。

        违反帮规是要受到重罚的!

        闫琦和蔡长亭的私人恩怨放一边,蔡长亭必须过来帮衬闫琦。

        司慕听到说蔡长亭来了,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妩媚的眉眼微弯,有了个淡淡弧度,心想:“主角差不多都到了,好戏可以开演了?!?br />
        她冲司慕颔首。

        司慕就让副官把蔡长亭请进来。

        蔡长亭依旧是全身黑衣——黑色衬衫、同色马甲,再是黑色的外套,就连胸前佩戴的怀表,也是乌金的链子。

        这人对黑色追求到了极致。

        蔡长亭容貌谲滟,进门就是淡然微笑:“少帅,少夫人,给您二位添麻烦了!”

        一转脸,却是一张冷若冰霜的颜,“闫堂主,你也实在没规矩,冲上门就大呼小叫,洪门的颜面都叫你丢光了!”

        闫琦气得吐血。

        这小白脸当自己是谁啊,居然敢教训他?

        两个人几乎要当场翻脸。

        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要紧,闫琦将所有的不快全部忍住。

        他没有说话。

        蔡长亭先把场面顾好,这才问:“出了什么事?”

        “那女人........”闫琦指了顾轻舟。

        蔡长亭重重咳嗽一声。

        闫琦只得改口:“司少夫人她在上海游玩时跟我有点冲突,她怀恨在心,离开的时候居然绑架了我的儿子!”

        “谁?”蔡长亭问。

        “峰峰?!便歧孤堑?。

        闫峰是闫琦最疼爱的小儿子,绑架了他,闫琦才会方寸大乱。

        蔡长亭颔首,转过脸来问顾轻舟:“少夫人,可有此事么?”

        “当然没有了?!惫饲嶂畚⑿?,笑容有种说不出的明媚。她挽了低髻,露出一段纤长白皙的颈项。

        顾轻舟的耳朵上,带着一只鸽血宝石的耳坠,摇曳的红光映衬着她。

        只有一只!

        另外,她怀中抱着猫儿,那猫通体漆黑,一双眼睛阴森森看着蔡长亭。

        蔡长亭看到了,心想:“顾轻舟这耳坠上的宝石很名贵,她是故意弄丢了,还是丢了一只自己也不知道?”

        还有那只猫,看上去真有点可怕.......

        这让蔡长亭有点走神。

        走神不过片刻,他重新聚精会神,对顾轻舟道:“少夫人,您说没有就没有?难道不是心虚?”

        “这话好笑了,蔡龙头堂堂一分舵之主,居然用激将法?我是没办法自证清白,那么闫堂主又有办法证明的确是我抢走了孩子吗?”顾轻舟笑道。

        “分明就是你?!便歧?。

        顾轻舟冷笑:“想太多了,你是个什么狗东西,我凭什么要绑架你的儿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有头有脸?告诉你,在我们军政府眼里,你不过是大流氓,捏死你还不是捏死蚂蚁?”

        蔡长亭就感觉顾轻舟在指桑骂槐。

        顾轻舟的毒辣,素来不加掩饰的。

        闫琦只是大流氓,蔡长亭自然也是了。

        顾轻舟在骂闫琦的同时,还不忘扇蔡长亭一耳光。

        蔡长亭含笑,笑容越发璀璨温柔。

        “你.........”蔡长亭没法子,闫琦却是忍不住了,几乎要大怒着咆哮。

        顾轻舟才不理会他。

        “回去吧,别耽误了你找儿子?!惫饲嶂劾淅涞?,“再敢到岳城来狂吠,我就叫人打断你的腿!”

        她用狠戾的言语骂闫琦,其实也是在打洪门的脸。

        上次顾轻舟去闫家叫嚣,替潘姨太讨回公道时,可没这么嚣张。

        闫琦的七姨太站在旁边,看着顾轻舟。不知为何,顾轻舟那一只单独的耳坠,血红宝石的艳光,照得七姨太心中莫名其妙忐忑了起来。

        正在这时,副官进来,跟司慕耳语。

        司慕再跟顾轻舟耳语。

        顾轻舟含笑:“快请进来!我就不去亲自迎接了,这里也走不开!”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福彩3d中奖规则 9个月宝宝可以吃鸡蛋吗 赫罗纳对毕尔巴鄂 沃特福德vs狼队预测 炸弹追击电子游艺 开奖直播彩迷汇 七星彩2183期杀头杀尾 体彩浙江6+118131 福彩3d试机号分析乐彩网 无限法则配置低怎么调 cf手游老王八粉丝群 拳皇命运大蛇抽奖概率 竟彩足比分直播新浪爱彩 星际争霸战APP 皇马打9人巴列卡诺 堡垒之夜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