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 - 阅读记录
        顾轻舟出门。

        她是让自家司机送她去咖啡店,再从咖啡店的后门出来,乘坐黄包车去圣母路的。

        一路辗转,顾轻舟的心情糟糕到了极致。

        “我行得端正,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顾轻舟坐在颠簸的黄包车里,反问自己。

        是司行霈!

        他太无良,又太恶毒了。

        他比顾轻舟聪明,比她有手腕,而且比她有权力。

        他从各个方面碾压顾轻舟,顾轻舟在他手下,只有艰难求生,所有的智慧全部打了水漂。

        所以,她才走到了这一步。

        因为司行霈,也只是因为司行霈!

        命运跟顾轻舟开了个极其残酷的玩笑。她微微阖眼,心中一片冰凉。

        到了圣母路的银行门口,顾轻舟看到远处的小胡同口,站着一个穿咖啡色衬衫的男人,是司行霈的副官邓高。

        邓高远远就看到了顾轻舟,冲她咧嘴笑。

        顾轻舟就走了过去。

        胡同旁边,停着一辆黑漆奥斯丁汽车。

        汽车的副驾驶坐椅子后仰,司行霈把脚搭在汽车的前窗上,正在阖眼打盹。他肤质幽深,仍是看得出眼底的淤暗。

        像是好些日子没有睡觉了。

        “师座!”邓高低声喊了句。

        司行霈这才慢腾腾睁开眼。

        瞧见了顾轻舟站在旁边,他微笑起来,人也懒得动,指了指车门:“上车?!?br />
        顾轻舟既然来了,也就没打算矫情什么,自觉上了汽车的后座。

        邓高上了驾驶座。

        司行霈利落从前面翻过来,坐到了顾轻舟身边。

        车子一路出城。

        “又瘦了?!彼拘婿笞∷氖滞?,似白玉般皓腕,纤瘦得一下子就能折断般。

        顾轻舟抽回手:“没有?!?br />
        “多吃点饭。怎么不长肉呢?”司行霈道。

        顾轻舟冷漠:“你若是不打扰我,也许我能长几斤肉!”

        “那也是痴长的肉,不是幸福的肉?!彼拘婿敛灰?,“我不找你,你过得行尸走肉一样,有什么意思?”

        顾轻舟心中一涩。

        她只觉得他可恨,偏偏这些讨厌的话,全中了。

        顾轻舟深吸一口气。

        “说吧,又要干嘛?”顾轻舟转移话题,“你就别绕圈子了,我知道你没安好心?!?br />
        前头开车的邓高,嘿嘿笑了。

        司行霈蹙眉,踢了椅子一脚:“笑什么!”

        “不是,师座,我觉得顾小姐最了解您了?!钡烁叩?。

        邓高也觉得司行霈不怀好意。

        司行霈反而很高兴,再也不顾忌什么,把顾轻舟抱到了怀里。

        “能不了解吗,我养大的女人!”司行霈笑道。

        顾轻舟心中一惊。

        她遇到他那年,她刚满十六岁,稚气未脱。

        她在他身边养大,她崇拜他,下意识模仿他,终于身上打上了他的烙印,所有人都觉得她像他。

        不是容貌像,而是某些行为举止,如出一辙。

        车子出了城,到了一处很熟悉的地方。

        这是一家跑马场,司行霈的地盘,他曾经带顾轻舟来骑马、练习射击。

        车子到了门口,邓高就停下了车,高兴笑得合不拢嘴:“师座,那我也去骑马了啊?!彼拘婿溃骸叭グ??!?br />
        邓高就高高兴兴的一溜烟跑了。总感觉他也有点孩子气,虽然是傻大个子。

        顾轻舟看着邓高跑远,还没有收回视线时,已经被司行霈按在了座椅上。

        他欺身而上,靠在她身上。

        顾轻舟以为他又要耍流氓时,他却只是靠着她。

        “轻舟,我好累,三天三夜没合眼了?!彼拘婿袜?,“我睡一会儿,你别跑了,知道吗?”

        顾轻舟微愣。

        司行霈的头慢慢下滑,枕到了她的腿上,他的腿半蜷起,几乎顶到了奥斯丁汽车的车顶。

        这种很不舒服的姿势,他却真的进入了梦乡。

        顾轻舟听到了他均匀的呼吸,一阵错愕。

        “怎么了?”顾轻舟低声问,“怎么三天三夜没睡,又出事了吗?”

        顾轻舟没有动。

        五月的阳光是温暖的,光束落在他们身上。

        司行霈睡得安稳。

        他这么打盹,半个小时候才醒过来。

        他坐正了身子,推开车门下车。

        顾轻舟也走了下来。

        司行霈点燃了雪茄,用力吸了两口,人才彻底清醒。

        顾轻舟问:“怎么了?”

        “剿匪?!彼拘婿嵬略莆?,“平城的土匪胆子太肥了,只当我是李文柱,派人跟我和谈,说若是我不答应,就破坏我的铁路。

        我带着人,在山里游荡了三天三夜,把他们老巢给端了。若是他不犯我,我倒不想浪费那些子弹和兵力;可他们蹬鼻子上脸,我岂能容下他们?”

        他笑了笑,又道,“一直都只有我司行霈去威胁别人的,我何曾被别人威胁过?”

        笑得一脸狡诈。

        顾轻舟心想:恶魔!

        不过,匪患是历来军政府头疼的,司行霈这也算为当地百姓做了一件好事。

        “你来找我,就是炫耀威风来了?”顾轻舟问。

        司行霈笑道:“当然不是,我找你还有更重要的事?!?br />
        “什么事?”顾轻舟问。

        司行霈剿匪之后,土匪的二当家很机灵,溜下了山,抢了司行霈一辆汽车,把副官打得头破血流。

        结果,那二当家不会开车,车子直接撞到了树上,他自己当场死亡。

        司行霈的兵都觉得好笑,只有司行霈陷入了沉默。

        他想起了顾轻舟。

        上次顾轻舟逃跑,也是这样匆忙去开车,结果车子陷入泥里而熄火。当时司行霈跟那些副官们一样,也是啼笑皆非。

        可现在,司行霈笑不出来。

        他想:“轻舟从来不肯服软,若是她下次也撞到树上........”

        司行霈一刻也不能耽误了。

        把善后的事交给手下的人,司行霈带着几名随从,急匆匆赶到了岳城,还开了一辆新车过来。

        他想教顾轻舟开车。

        无论如何,一定要教会她。

        哪怕是跑,也要让她安全的跑。跑了可以找回来,死了就灰飞烟灭了。

        这话,司行霈自然不好告诉顾轻舟的,要不然顾轻舟还以为他盼着她跑。

        顾轻舟问他来做什么,他直言不讳道:“这辆汽车,我打算送给你?!?br />
        “我要汽车干嘛?”顾轻舟道,“再说了,军政府多的是?!?br />
        司行霈表情肃然:“军政府是军政府的,这是我给你的,就是你个人的。顾轻舟,你一定要给我学会开车!”

        顾轻舟蹙眉。

        她也想起了上次的逃跑。

        眯起眼睛,顾轻舟斜睨着他,不知他到底搞什么鬼。

        “你怎么了?”顾轻舟问。

        司行霈叹了口气。

        他踩灭了雪茄蒂,一把将顾轻舟抱起来,放到了驾驶座上。

        他自己绕到了副驾驶座上。

        “学车其实很简单的?!彼拘婿职咽纸趟?。

        一边教,一边把土匪偷车身亡的事,告诉了顾轻舟。

        他说:“学会了开车,不管什么时候跑起来都多一分活命的机会?!?br />
        顾轻舟心中倏然发暖。

        她紧紧握住了方向盘,手捏得有点紧,才没有失控扑到他怀里。

        “轻舟,你们的命太脆弱了,要好好珍惜?!彼拘婿?。

        顾轻舟回神,听着奇怪:“你的命不脆弱吗?”

        “不,我一般都死不了?!彼拘婿?。

        顾轻舟翻了个白眼。

        她翻白眼的时候,司行霈就捏她的脸:“别不服气,那时候你叫人打了我一枪,就打在胸口,我都没死。要看看伤口吗?”

        说着,他就想脱衣。

        顾轻舟的呼吸凝住。

        她知道那是他应得的,可他这样的口吻,愣是让她感觉自己错了一样。

        顾轻舟猛然踩住了刹车。

        她想要下车:“我不学了!”

        身子已经被身手敏捷的司行霈给抱住,留在了驾驶座上。

        司行霈笑:“好好,我不惹你了,好好学!你不想看,没关系,我知道你忌讳什么。我答应过的,一个月之后再给你看?!?br />
        一个月之后,他就要公开顾轻舟和司慕离婚的消息,那时候她就完全属于他。

        顾轻舟被按在驾驶座上,动弹不得。

        她沉默着,微微阖眼,把所有的情绪都敛去,才睁开了眼睛。

        “我不想看,你的生死跟我没关系?!惫饲嶂鄣?,“若是我在场,我会亲手打你那一枪!”

        她的话音刚落,下颌就被司行霈用力箍住。

        他狠狠吻住了她的唇。

        良久之后松开,他的情绪很紧绷。

        “小东西,不许你再发狠!”司行霈言语失去了温柔,“在我面前放狠,你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再敢故意说话刺我,我现在就剥了你的衣裳!”

        他也会难过。

        他知道实情,却不想听她说。

        司行霈可以接受顾轻舟的每件事、每句话,独独不能听她说她不爱他!

        况且,她根本下不了手,非要逞强!

        “你........”顾轻舟的眉眼也凛冽。

        她这般冷冽,更刺激了司行霈,司行霈又按倒了她。

        三番四次之后,顾轻舟终于低垂了眼帘,不说话了。

        司行霈松了口气,轻轻摸她的头发:“这才乖?!?br />
        又是吻,又是哄,一下午就过去了。

        黄昏的时候,顾轻舟学会了开车、停车、打弯、上坡下坡,急刹等。有了这些,她就能驾驭汽车了。

        司行霈很满意。

        “.......可别真的开车跑了?!彼拘婿蜕?,将她抱在怀里,“轻舟,你什么时候能温顺些?”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七星彩开奖 五骑士对黑暗之王 波西亚时光艾米莉玩耍 博悦娱乐平台登录 招财锦鲤 巴黎圣日耳曼圣埃蒂安直播 拜仁与沃尔夫斯堡队 庆南fc主场球衣 恋曲1980客服 跑跑卡丁车手游预约在哪里怎么预约 曼联赛程表20162017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历史开奖 2019斯诺克海口公开赛 2019码报资料图生肖 cf手游cdkey2019 乐豪炸金花支付宝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