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 - 阅读记录
        顾轻舟还是顾轻舟,却已然不是从前那个顾轻舟了。

        第一,她是离婚过的妇人了。这个社会,人家会把未婚的女子当孩子,却把妇人当成年人。

        不管顾轻舟现在再做什么事业,都更有说服力,别人更愿意去相信她。

        第二,顾轻舟得到了司慕的赡养费,还有当初和司慕约定的岳城的二成税收,这是足够让她以后在任何地方立足的资本,她再也不用仰人鼻息。

        这笔钱,不是司行霈的施舍,也不是司督军的赠予,是顾轻舟的婚姻合理带过来的,真正属于她的。

        有了这样的身份和财产,顾轻舟终于能把腰板挺直。

        坏处嘛.......当然也有。

        对普通女人来说,离过婚再想在华夏高嫁就很难了,世俗不容。

        这算是离婚的坏处了,顾轻舟却没放在心上。

        她的未来,要么单身,要么跟司行霈,若是嫁给其他人,估计会害得丈夫全家不得善终——司行霈对其他人,可没有对司慕那样的容忍。

        至于他司行霈,他想要娶顾轻舟的时候,是不会在乎任何流言蜚语的。

        司慕离开之后,潘姨太特意来找过顾轻舟:“少帅他怎么走了?”

        “是去学习?!惫饲嶂鄣?,“少帅说日本的陆军学校,经验更适合咱们?!?br />
        潘姨太微微低垂了脑袋。

        她略有所思。

        顾轻舟看着她,没言语。

        “少夫人,那我先回去了,以后少帅来了电报,您派人告诉我一声,让我知道他平安无事?!迸艘烫?。

        顾轻舟颔首。

        潘姨太出了正院的门,手放在自己的小腹处,沉吟良久,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正院。

        顾轻舟则端茶,慢慢抿了一口。

        她看了眼潘姨太远处的背影。

        顾轻舟是医者——用世俗的话,她是神医,她可以望其形知其病所在。她观察潘姨太的面色就知道:潘姨太怀孕了。

        这种状况,从面上可以反应。

        “怀孕了不告诉我,这是害怕我吗?”顾轻舟想。

        不过,潘姨太的确应该害怕。若她生下的是儿子,就是庶长子,这是普通大家庭都要忌讳的,何况是军政府这等豪门。

        “........姨太太那边的人,都要给我勤快点。若是有什么意外,我会用军法处置?!惫饲嶂廴酶惫偃シ愿?。

        副官道是。

        顾轻舟不会害潘姨太,却也要防止潘姨太自己作死,好好的把孩子给作没了。

        既然怀了,那就生吧。

        潘姨太是司慕领进门的,司家光明正大的姨太太,她有生孩子的权力。

        别说顾轻舟已经和司慕暗中离婚,哪怕没有离,顾轻舟也不能剥夺潘姨太生育的权力,这是她和司慕协议婚姻时写下的。

        她这边想着,那边就接到了电话。

        “顾小姐!”电话里很焦急。

        顾轻舟微愣。

        已经很久没人叫她顾小姐了。她的同学朋友,都是叫她少夫人,除非是司行霈那边的人。

        她神色一紧:“哪位?”

        “顾小姐,我是平城这边的参谋,师座知道了您中枪的消息,已经赶去了岳城,您快准备准备?!倍苑降?。顾轻舟耳边嗡了下。

        司行霈终于还是知道了。

        也如顾轻舟所料,他会怒气冲冲杀到岳城来的。

        “二少帅早已离开了岳城,你放心?!惫饲嶂凵粑⒌?。

        电话里那头微愣,然后明显松了口气,道:“顾小姐,您自己也当心?!?br />
        顾轻舟嗯了声,挂断了电话。

        她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七成,只要不颠簸就不会出现大问题。

        她沉吟。

        司行霈应该是刚走不久,他肯定要七八个小时才能到岳城,除非他是飞........

        飞?

        可岳城没有飞机场啊。

        顾轻舟蹙眉,刚才应该问一句,司行霈是打算怎么过来的。

        顾轻舟对副官道:“去买好船票,我想去香港走走?!?br />
        副官诧异:“少夫人,您这伤口.......”

        车子是不能坐的,容易颠簸,还是邮轮更加安全些。

        暂时避开吧。

        出了这种事,司行霈一定会把顾轻舟掳到平城去。

        可顾轻舟还有她的计划。

        “没事,快去准备吧?!惫饲嶂鄣?。

        副官道是。

        顾轻舟也不准备了,只是叫了两名可靠的副官随行,路上能照应。至于她自己,就无需旁人服侍。

        简单拿了点行李,顾轻舟暂时把印章和钥匙交给义父保管,免得顾轻舟不在家时,耽误了军政府的事务。

        木兰和暮山,顾轻舟让佣人送到洛水家。她收拾了藤皮箱,一个小时后就出门了。

        她直接到了码头。

        副官给顾轻舟买的是头等豪华船舱,还重新给顾轻舟换了自家带过来的干净被褥,屋子里摆了一束红玫瑰。

        一进屋子,就有玫瑰的清香。

        “你们去休息吧,我有事叫你们?!惫饲嶂鄣?。

        左右的船舱,都被顾轻舟买下了,这样副官都可以休息,还能随时冲过来?;に?。

        去香港是一时兴起,为了躲开司行霈。

        顾轻舟也听闻,香港很繁华,比岳城更加繁盛,她倒是想去见识见识。

        她躺下,准备休息一会儿,却发现离开码头的邮轮,突然折回了码头。

        顾轻舟大惊。

        “不好!”她只感觉自己估错了司行霈。

        司行霈知道她会溜的,故而他乘坐飞机过来,及早堵住了她。

        城外的跑马场,成了临时的飞机降落跑道。

        顾轻舟翻身下床,想要溜出船舱,逃到下面通铺暂时躲避,再考虑其他。

        可打开房门,却看到了司行霈。

        他身材高大,堵住了房门,似笑非笑看着顾轻舟:“挺灵活的嘛!这么能跑,是伤得太轻了吗?”

        一个打横,已经将顾轻舟抱了起来,重重关上了舱门。

        他气得想把顾轻舟扔到床上,又不知她到底伤得如何,故而轻巧放下了她。

        司行霈居高临下看了她几眼,感觉她瘦了,比从前更加单薄了,心就像被一只手攥住,他疼得喘不过气来。

        他坐在床边,轻轻抚摸了她的面颊。

        顾轻舟则没有动。

        逃不掉了,她也就干脆懒得逃,睁着眼睛,静静望向了他?!疤勐??”司行霈开口,声音有种蚀骨寒意,似要把司慕千刀万剐。

        顾轻舟笑了笑,坐起来道:“有趣了,司师座挨过那么多枪,不知道挨枪疼不疼?”

        司行霈的脸色,瞬间冷若凝霜。

        他当然知道。

        就是因为知道,他才这般着急。

        那种痛苦,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落在他的轻舟身上。

        他更心惊的是,她承担那些痛苦的时候,居然所有人都瞒住他,让她独自一人。

        “我看看!”司行霈低垂了头,没有再说什么。

        他用力推倒了她的肩膀,让她躺下。

        他听闻她伤在腹部。

        司行霈想要掀起她的旗袍,可旗袍上下一个整体,不管怎么掀都不方便,他索性伸手解她的纽扣。

        顾轻舟则按住了他的手:“我没事!”

        司行霈道:“我看看!”

        斜睨了她,“你这身子,哪一块肉我没看过、没摸过?”

        顾轻舟眉头一紧。

        “.......现在就看不得了吗?”司行霈冷冽,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她伤得多重。

        顾轻舟沉默,就是不松手。

        司行霈发狠了起来,用力一扯,旗袍的银扣一颗颗剥落。

        她平坦小腹的上端,果然见狰狞伤疤,鲜红的肉长了出来,与四周肌肤完全不同。

        司行霈的小猫完美无瑕,却愣是添上了伤疤。

        当然,在司行霈眼里,她仍是完美的,伤疤是军人的勋章,也是她的。

        他低下头,轻轻在她伤疤处吻了下。

        唇有点干,也有点温热,似灼热的火团,落在顾轻舟的肌肤上。

        顾轻舟身不由己发颤。

        “真没事,已经全好了?!惫饲嶂凵焓秩ネ扑?,想要坐起来。

        她突然却感觉有滚热的泪,落在她的肌肤上。

        顾轻舟震住。

        她急匆匆去抬司行霈的脸,果然见他眼眶已经红了。

        顾轻舟的心,似被什么重击。

        她愣愣看着他。

        司行霈的唇就凑了上来。

        这次,顾轻舟没有躲。

        他的气息包裹着着他,他眼眶的热泪竟顺着面颊滑到了唇边,顾轻舟尝到了苦涩的滋味。

        “他一定心疼极了?!彼饷聪?,自己的眼睛也莫名其妙发涩。

        这个世上,如今只剩下他这般疼她了。

        顾轻舟的思绪很乱,乱到了真假难分的地步。

        直到两个人滚入被中,他肌肤的微热紧贴着她,顾轻舟才发现,他们竟是回归到了从前的亲密。

        他身上,又添了伤疤。

        他肌肤滚烫,而她肤质微凉,像最上等的锦缎。

        “不行,不行!”顾轻舟慌了起来。

        他们还没有结婚。

        司行霈却捧住了她的脸,轻轻柔柔的吻她。

        吻着她的唇,缓缓下滑,是她纤柔的下颌。

        “轻舟,你乖!”司行霈低喃,“我会轻些的,你不要乱动?!?br />
        他吻她的颈。

        她的颈修长而嫩白,吻落上去,酥酥麻麻的,让顾轻舟浑身乏力。

        她的心早已乱跳如鼓,脑袋中很懵懂,任由司行霈牵着绳子走。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号 奇迹觉醒怎样卡2次采集 银色雌狮4x电子 瓦伦西亚大学硕士专业 罗马数字转换 勒沃库森vs汉诺威96 香港六合彩開獎號碼查詢大樂透 中原线上娱乐 大乐透后区大小奇偶走势图 守望先锋升级慢 剑网3指尖江湖手游可以赚钱么 超级大乐透开奖规则 热血羽毛球怎么玩 悉尼fc小球多吗 开拓者对篮网数据 富贵旺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