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顾轻舟在司行霈怀里沉沉睡去。


    司行霈搂着她,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他心中格外踏实。


    “要不要把实情告诉她?”司行霈也在心中问自己。


    如果告诉了顾轻舟,顾轻舟会怎么做?


    司行霈杀顾轻舟的师父和乳娘,这件事轻舟未必真的能原谅他,因为他们对顾轻舟的感情是真的,他们没有害过顾轻舟。


    可他们是纽带。


    一旦他们存在,就会有人来找顾轻舟,甚至拉顾轻舟下水。


    司行霈也可以悄悄杀了他们的,只是那样的话,顾轻舟会花很多时间去找寻她的师父和乳娘,她不会任由他们消失。


    到时候,她还是会知道,司行霈杀了他们。那时,她依旧会把现在的仇恨来一遍。


    司行霈隐瞒,只是把这种仇恨延长,延长甚至发酵。


    那时候,他不仅杀了顾轻舟的亲人,还隐瞒欺骗了她,两罪并罚,只怕再也得不到她的体谅了。


    所以,司行霈选择了最简单的方法,一开始就把事情暴露出来。


    “还是不能说?!彼拘婿崛岣耐贩?,“轻舟,你就永远做顾公馆的小姐吧!”


    永远是顾轻舟,人生会简单很多。


    司行霈最擅长跟顾轻舟耗了。


    他赖上了她,耗到她爱他,耗到她放弃仇恨,不久的将来,也会耗到她停止寻找真相,愿意跟他结婚。


    男人需要耐心,耐心会让爱情水到渠成。


    司行霈是个精明的狩猎者,他最擅长捕捉猎物了。


    “轻舟!”他吻她的面颊,“要乖,不要在受伤了!”


    这艘去香港的邮轮,是目前最豪华的。


    顶层有餐厅、舞厅,甚至还有电影院。


    顾轻舟早起时,司行霈不在屋子里,让顾轻舟微愣。


    难道昨天的一切都是梦?


    她站起来,发现司行霈的外衣还挂在衣架上,心突然就软了,也踏实了下来。


    他还在这里。


    顾轻舟去梳洗。


    等她梳洗好了,换了件崭新的旗袍时,有人敲门。


    顾轻舟开了门,司行霈推着餐车进来了,笑容俊朗对顾轻舟道:“司太太,过来吃饭?!?br />

    说罢,他牵了顾轻舟的手。


    顾轻舟无奈笑了笑。


    “怎么,不喜欢这样?”司行霈也笑,“过来?!?br />

    她走了过去。


    被拦腰抱住,顾轻舟的整个身子都落入司行霈的臂弯。


    “睡得好吗?”司行霈低声,缠绵悱恻。


    顾轻舟嗯了声:“好得不能再好了?!?br />

    这是实话。


    自从出事之后,这是她睡得最安稳的一觉。


    每次睡在司行霈身边,那种诡异的安全感,就会让顾轻舟的睡眠格外香甜。他是效果最好的宁神静心药。


    “真乖,今天气色是好了不少?!彼拘婿讼晁?,轻轻落吻。


    他放下她,为她布菜。


    司行霈把餐厅提供的早餐,全部照顾轻舟的喜好要了一份。


    顾轻舟挑选来挑选去,居然只想吃蛤蜊蒸蛋。


    “你也做过的,很好吃?!惫饲嶂鄣?。


    司行霈就捏了捏她的鼻子:“还记得,算你有良心?!?br />

    两个人吃了早饭,司行霈想带着顾轻舟去跳舞。


    顾轻舟却拒绝了?!罢獯嫌性莱堑娜?,他们可能会认识我,这样不好?!惫饲嶂鄣蜕?。


    司行霈道:“戴顶帽子?!?br />

    “谁戴帽子跳舞?”顾轻舟失笑。


    最后,两个人没有去跳舞,却是看了场电影。


    在黑暗的电影院中,司行霈握紧了顾轻舟的手,生怕松开之后,她就会消失一般。


    顾轻舟也察觉到了,她轻轻回握了司行霈的。


    两个人依靠着。


    中途,有副官走上前,低声跟司行霈说了句什么。


    司行霈只是略微颔首。


    顾轻舟则问:“出事了吗?”


    他摇头:“没事?!?br />

    中午的时候,顾轻舟在房间里歇午觉,司行霈将她搂在怀里,又亲又吻。


    顾轻舟任由他闹。


    副官又来敲门。


    一封电报递给了司行霈,司行霈看完之后,眉头微蹙。


    一次两次这样,顾轻舟很清楚,的确是出事了。


    “我们下去吧?!惫饲嶂鄣?,“反正我也不想真的去香港?!?br />

    司行霈道:“无妨?!?br />

    “没事的,我们回去吧,你叫人去拍电报,让你的人来接我们?!惫饲嶂鄣?。


    司行霈却很舍不得。


    他胳膊收紧:“你要是一只猫就好了,我天天把你藏在口袋里,不管去哪里都带着你?!?br />

    顾轻舟低垂了羽睫,没言语。


    很快,邮轮暂停,船长放下了小艇,顾轻舟和司行霈先下,副官们也跟着下。


    他们下来之后,邮轮开走了。


    约莫五分钟,后面一艘小型的船只开了过来。


    顾轻舟和司行霈上船。


    这艘船不大,也是蒸汽的马达,速度却慢了很多。


    顾轻舟问司行霈:“是不是平城出事了?”


    “塌了一座铁矿?!彼拘婿⑽Ⅴ久?,“现在还不知伤情?!?br />

    顾轻舟愕然。


    司行霈握住了她的手:“没事,我能应对?!?br />

    “........会不会死很多人?”顾轻舟问。


    “不会的,每次下矿都是十五个人?!彼拘婿?,“而且,这次塌陷有问题,我要回去处理?!?br />

    顾轻舟不再说什么。


    黄昏的时候,他们俩坐在船尾处,落入的余晖把海面染得通红,到处都是海浪翻滚,一望无垠。


    司行霈搂住顾轻舟的肩膀,望着波光粼粼的海面,道:“轻舟,我们的新房建在可以看海的山上吧?!?br />

    顾轻舟笑:“有这样的地方吗?”


    “当然有,我知道在哪里!”司行霈道。


    顾轻舟不知可有这样的机会。


    现在计划的越好,将来只不过是越伤感。


    “能看海的房子,那自然是很好了?!惫饲嶂鄣?。


    司行霈就记在心上了。


    这天的晚餐,司行霈亲自下厨,为顾轻舟做了一桌海鲜宴。


    顾轻舟吃得特别饱,有点撑。


    “我给你揉揉肚子?!彼醯氖焙?,司行霈凑上来。


    “不用?!惫饲嶂哿θザ?,结果撞到了头。


    司行霈将她搂住,小心翼翼揉按。


    最终,他还是得偿所愿。


    他一遍又一遍抚摸顾轻舟的伤疤,似乎想把它抚平,想让这些伤痛不曾存在。


    他都舍不得,司慕竟敢如此混账。船只第二天凌晨四点到了码头。


    顾轻舟看了眼黑漆漆的天穹,对司行霈道:“你先回去吧,你我知道你很着急,我自己回去即可?!?br />

    司行霈却坚持把顾轻舟回到了新宅门口。


    到了门口,顾轻舟要下车时,司行霈却伸出胳膊,紧紧搂住了她。


    “没事的,你过些日子再来看我?!惫饲嶂鄣?,“你有急事,就先去忙吧?!?br />

    司行霈吻她的唇。


    他久久不肯松开。


    两个人相依偎着,司行霈道:“轻舟,给我一个期限?!?br />

    “这件事的主动权在你,你什么时候告诉我实情,我什么时候就考虑跟你走?!惫饲嶂鄣?。


    司行霈沉默。


    他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


    平城这次是大事,司行霈耽误不得,需得火速回去善后。


    顾轻舟则回到了新宅。


    她走入新宅,伤口莫名其妙隐隐作痛,耳边甚至听到了枪声。


    这是后遗症,心里的伤还没有好。


    “司慕已经走了,没事的?!惫饲嶂廴绱烁嫠咦约?。


    她也想知道,司行霈时常受伤,他是如何应对这样的后遗症的?


    想着这些,顾轻舟就回到了卧房。


    当天下午,顾轻舟接到了司行霈的电话。


    “.......我已经回来了,我的人今天出发,大概明天早上能到?!彼拘婿?,“电话也会叫人重新修专线?!?br />

    顾轻舟问:“铁矿那边,问题大吗?”


    “什么事也没有,别担心了?!彼拘婿Φ?,“轻舟,我过几日叫人送图纸给你,你看着修改?!?br />

    顾轻舟微讶:“什么图纸?”


    “我们不是说,要盖一栋可以看到海的房子吗?”


    顾轻舟了然,同时又道:“此事,没必要现在就打算,还有很多事没做呢?!?br />

    她师父和乳娘的死,他还没有告诉她。


    司督军那边,顾轻舟还没有给出合理的交代。


    司慕的赡养费,顾轻舟还没有拿到,因为时间没到。


    “轻舟,你有时候固执得像个孩子?!彼拘婿蜕?,“那下次再说吧?!?br />

    他匆忙挂了电话。


    顾轻舟独坐沙发,略微沉吟。


    第二天上午,果然有二十人,乘坐两辆大车,到了顾轻舟新宅门口。


    “顾小姐!”他们给顾轻舟行礼。


    顾轻舟道:“不要叫顾小姐,这是司公馆的新宅,叫少夫人吧?!?br />

    为首的副官没有丝毫迟疑。


    师座交给他们的任务,是无条件听从顾小姐的吩咐。


    顾小姐让他们叫什么,那他们就叫什么。


    “是,少夫人?!备惫倜堑?。


    顾轻舟就把这些人,替换了之前的副官。


    她心中莫名的安稳。


    没过两天,副官送了电报进来:“少夫人,这是从日本回来的加密电报。这是密码本?!?br />

    日本?


    现在顾轻舟认识的人,只有司慕在日本。


    她拿过来,自己进行简单的翻译,一个小时之后就全部翻译出来。


    的确是司慕发给她的。


    这次,司慕在电报里,告诉了顾轻舟一件事。


    一件很叫人惊骇的事。


    顾轻舟拿到电报时,神色骤变,半晌才坐稳。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