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 - 阅读记录
        司行霈突然出现。

        那天顾轻舟正在看书,还想着要去趟药铺,就接到了电话。

        “到别馆来,你知道在哪里?!彼拘婿Φ?。

        顾轻舟想着,他昨天黄昏时还打电话给她,一转眼就到了岳城,肯定是连夜开车过来的。

        她去了。

        别馆那条小路,梧桐树枝繁叶茂,投下淡淡的光圈。

        司行霈依靠着大门抽烟。

        阳光照在他脸上,他原本极其英俊的眉目,被金光笼罩,有了耀目的温暖。青烟缓升,他深邃的眼波更显内敛。

        看到顾轻舟下车,司行霈走了过来。

        一见面就把她抱起来。

        “我能走!”顾轻舟急,挣扎着要下地。

        “想抱抱你?!彼拘婿?。

        进了屋子,尚未关紧大门就开始吻她。他唇齿间,有雪茄的清冽,味道很好闻。

        顾轻舟似有回到了从前时光的错觉,那时候他们就是这样的。

        他的气息清冽,吻是炙热而激烈的。

        顾轻舟落到了沙发里,她的头发全部落入司行霈的臂弯,依旧是那么凉滑。

        “轻舟,我带你回平城?!彼庋底?,唇又攻上。

        顾轻舟又急又惊,挣扎了半晌。

        好好的,怎么又要掳走她?

        难道是出事了吗?

        后来才知道,他说带顾轻舟回平城,只是请她去做客。

        阿潇生了个儿子,重六斤,朱嫂开心极了,一定要请顾轻舟去参加洗三礼,给孩子赐名。

        所以,司行霈才连夜赶来岳城,接顾轻舟去。

        “这是好事啊?!惫饲嶂壅遄?,“我也很替阿潇高兴,只是我暂时不能走,更不能离开那么久?!?br />
        “现在就走,晚上到了。明天的洗三礼之后,下午我开飞机送你回来?!彼拘婿?。

        他把一切都计划妥当了。

        顾轻舟听说飞机,眼眸微动。

        她还没有见过飞机,最近听他们说得热火,有心一瞧。

        来回这么耽误一天,也不会误事。

        只是........万一司行霈把她扣下了,不许她再回来了呢?

        “说话算数么?”顾轻舟问。

        她眼波有碎芒盈盈,显然是动了心的,很想去看阿潇的孩子,以及朱嫂,还有司行霈的飞机。

        笃定她会去,司行霈就和她厮闹:“怎么,怕我留你做压寨夫人?”

        顾轻舟微微冷了脸。

        司行霈就亲吻她的额头:“做压寨夫人多好,我天天疼你!”

        顾轻舟蹙眉:“你没有正经话,那我不去了!”

        司行霈这才哈哈笑。

        “我说话算数,保证你明天晚上能回来?!彼拘婿?,“现在就走?”

        “我要回去更衣?!惫饲嶂鄣?。

        司行霈抱起了她:“我给你准备了衣裳,不必回去换,直接走吧?!?br />
        顾轻舟诧异看了眼他。

        然后才道:“我自己能走!”

        这句话,声音沉了下去,似寒水般阴冷。

        司行霈放下她:“好好,自己走吧?!毕窈搴⒆右谎?。

        乘坐汽车,一路上很颠簸,顾轻舟就依靠着司行霈打盹。

        司行霈搂着她,时不时轻轻触碰下她的脸。她柔嫩的肌肤,触感温柔,司行霈生怕弄破了似的。

        她躺在他身边,他浑身的血液都温暖了起来。

        司行霈的心,某个角落似有栋房子,关着他所有的开心和成就感。平日里,这些都躲起来了,只有顾轻舟到了他身边,心门才敞开。

        愉悦让他的心情极好,成就感又提升了幸福的温度。

        司行霈低头,轻轻吻她的头发。

        片刻之后,他又亲吻她的面颊,似一个人初得宝贝,爱不释手。不肯藏起来,一定要放在眼前,能看到,能摸到。

        “轻舟?!彼粑⒌?,又喊了声,“轻舟?”

        顾轻舟睡着了。

        她睡得很香甜,似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眼帘轻阖,她似小扇子一样的羽睫低垂,落在她雪白的脸上,那么分明的颜色,让她看上去格外妩媚。

        顾轻舟的媚,一日胜似一日。

        司行霈又吻了吻她的眼睛。

        “.......如果第一个孩子是女儿就好了,像轻舟这样漂亮?!彼拘婿┫胛蠢?。

        他在三年前的时候,还觉得结婚是不可能的事。

        他最害怕自己哪天死了,留下孤儿寡母。

        如今,他都开始幻想自己儿女的模样和性格。

        “一定很古灵精怪?!彼拘婿?,“女孩子要娇养,我要最疼爱她。以后的儿子呢,就全部送到军营里,男孩子要从小吃苦?!?br />
        他仔细看顾轻舟,越看越觉得她精致,像细细雕琢的工艺品。

        他从第一眼看到她,那时一根火柴的光亮中,她纤柔的下颌紧绷着,眼睛里全是镇定,司行霈就想要得到她。

        这一路上,他想了很多。

        车子到了苏州,停下来吃饭。

        他们没有进城,而是在城外一处小茶寮,随便吃碗面充饥。

        顾轻舟醒过来。

        “是苏州吗?”她问。

        司行霈点点头。

        顾轻舟的神色里,就有了几分尴尬。她低垂了头,沉默不语。

        茶寮里的茶水很粗劣,司行霈给顾轻舟要了一杯清水,托起她的下巴:“我早就想把军事基地撤到平城去,你没有背叛过我,知道吗?”

        他不想顾轻舟总记得当初出卖他的事。再说了,那件事也是司行霈有错在先。

        司行霈很能体谅顾轻舟。

        她的一个眼神,司行霈就明白她在想什么。

        顾轻舟复又跌眸,半晌才道:“我又不是你的下属,从未宣誓效忠你,哪里谈得上背叛?再说了,都是你自找的?!?br />
        她很强悍,可她的态度,分明是觉得自己错了。

        司行霈觉得她很傲娇,哪怕撑死也不能认错,其实心中早已内疚成了一团。

        “好好好,是我自找的?!彼拘婿由迫缌?,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你说什么都对?!?br />
        顾轻舟的头埋得更低。

        吃了饭,司行霈怕顾轻舟坐车时间长,胳膊腿酸痛,就对司机道:“你们往前开一里地,在那里等着?!?br />
        他就带着顾轻舟,沿着官道散步。

        官道两旁,种满了柳树,七月时节柳条摇曳款摆,长短皆有风情。

        司行霈随手摘了柳条,想编个手链给顾轻舟玩。

        可他的手是拿枪的,哪里会编?编了半晌,就把柳条给折断了。

        顾轻舟在旁边偷笑。

        看到她笑,他就把编得不成样子的柳条往她头上一戴。

        翠绿的枝叶,落在她墨色似青稠的长发间,她那件天水碧的素面旗袍,竟是格外相衬,让她看上去像草木幻化而成的妖精。

        司行霈一把揽过了她,深深吻她的唇:“仙子,跟我回家吧!”

        顾轻舟大怒。

        这是官道上,时不时会有车马路过,旁边不远处的田地里,还有老农在劳作。

        “司行霈,你再犯浑!”顾轻舟几乎要跺脚。

        她这么咬牙切齿喊“司行霈”,似乎是从前的模样,那点罅隙已经不见了。

        司行霈听得很高兴。

        很久没听到她如此称呼他了。

        “混账东西!”顾轻舟犹自不解气,使劲踩他的脚,把他的军靴踩了一脚的泥。

        司行霈一下子就抱起了她。

        “轻舟,你是不是妖精?”司行霈倏然低喃,“你把我的魂魄勾去了,是不是?”

        顾轻舟的心微动。

        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头深深埋下。

        司行霈问她:“明天不要回来,后天就是七夕,过了七夕再回岳城,可好?”

        顾轻舟道:“你说话不算数!你说好明天的,再这样我就要回去了!”

        司行霈道:“不想跟我过七夕?”

        “七夕是女儿节,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过?我要过,也是回来跟洛水和阿静一起过?!惫饲嶂鄣?。

        司行霈笑。

        一里路,很快就走到了。上了汽车之后,司行霈一直在引顾轻舟说话。

        顾轻舟也说了些。

        她说起了颜洛水结婚的事。

        这件事,她很仔细告诉了司行霈,因为当时觉得蛮好玩的。

        说着说着,话题就打开了。

        司行霈问她:“看到别人成双成对,想我吗?”

        顾轻舟白了他一眼:“不会啊。遇到谁臭不要脸,才能想到你!”

        前面的司机和副官忍不住笑了。

        司行霈就踢了下靠座,前面的两个人立马敛声。

        他回过头来,捏顾轻舟的脸:“小东西!”

        一副无可奈何却又宠溺万分的口气。

        顾轻舟的眼底,才有一抹淡淡的笑纹,正在缓缓荡开,形成一道漂亮的涟漪。

        她调侃他的时候,会很开心。

        司行霈就佯装不知情,任由她取笑。

        汽车黄昏的时候才到平城。

        进城的一路上,道路坑洼,房舍老旧,看上去像岳城的老城区。

        “平城比不上岳城繁华?!彼拘婿?,“经济也不是一两天能发展起来的,我已经下令放宽了税收,五年之后,平城一定跟岳城一样?!?br />
        顾轻舟嗯了声。

        车子穿城过巷,一路到了司行霈的府邸。

        他的府邸修建在城西,四周偏僻,有很长的林荫小道,道路的尽头是高大的铁门。

        岗哨严密。

        铁门打开,车子直接开了进去,触目是树。

        开了几分钟,才看到房舍。

        “平城的地多,而且便宜,所以我的官邸修建得比较大?!彼拘婿Φ?。

        他很多年前就在修建这座官邸,占地面积是岳城军政府的五倍。

        如此宽阔,顾轻舟很是意外。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南安普敦水晶宫 部落冲突7本最强布阵 棋牌游戏赚钱 万圣节财富彩金 魂斗罗归来s英雄排行 塔什干棉农吉达阿赫利 角斗士注册 双色球小复式 湖南快乐十分技巧大全 下载财神爷pk10计划 龙珠激斗全进化图鉴 炉石传说闪退 4.3白狮子 古罗马帝国历史简介 假面战队五骑士有几集 锁子甲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