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司宇的话,很不恰当,众人没感觉到好笑,只是觉得司宇不知所谓。


    雅间里稍微沉默。


    顾轻舟的神色不变,笑容还是那么柔婉可人:“像蝶飞那等歌喉,不需要捧,哪怕是散票也能取胜的?!?br />

    丝毫不接招。


    司宇回味过来,也觉得自己言语只适合男人之间的吹捧抬举,却不适合跟女人说,自己说了个自以为好笑的拙劣玩笑话。


    “二嫂说得是,我也这么觉得。二嫂,要不要我去告诉经理,让蝶飞过来敬杯酒?”司宇忙献殷勤。


    他觉得顾轻舟应该很喜欢蝶飞。


    顾轻舟却笑道:“下次吧,她现在赢了,正要庆祝呢,别扫兴了?!?br />

    司宇略微尴尬。


    魏清寒一双漂亮得眸子,酷似魏清嘉,眼波流转间竟有风情。


    他若不是魏市长的公子,家中位高权重,这等风流姿态,大概会沦为好南风的权贵的玩物吧?


    “少夫人,我跟蝶飞有点私交,改日约您喝茶,还望少夫人赏脸?!蔽呵搴谂缘?。


    顾轻舟笑了笑:“再说吧?!?br />

    亦算是拒绝了。


    魏清寒笑容不变。


    寒暄了几句,顾轻舟对司宇道:“阿宇,你们去玩吧,别拘束了你们?!?br />

    司宇道是。


    出去的时候,司宇始终不高兴。


    魏清寒问他:“怎么了?”


    “这个小丫头,拿捏嫂子的架子还挺大的!”司宇低声,“她才嫁到司家多长时间?”


    魏清寒漂亮的眼波里,闪过几抹痕迹,他道:“听说督军很信任她。二少帅出去留学,她如今执掌督军府呢?!?br />

    “她?”司宇不屑摇摇头,“哪里的事?分明是颜新侬当家,她只不过是认了颜新侬做义父?!?br />

    顿了下,司宇又道,“若是.......”


    若是魏清嘉还在,哪有顾轻舟的份?


    司宇恭维巴结一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女孩子,心中总有那么点不痛快。


    他始终觉得,自己才是司家的人,而顾轻舟是外人。


    如今,一个外人进入司家,就骑到了他们头上,他能喜欢吗?


    若是魏清嘉做了他的二嫂,他倒是心服口服。


    “对了,你大姐现在有消息吗?”司宇转移了话题,问魏清寒。


    外人都以为魏清嘉去了南洋。


    就连魏家的人也如此猜测。


    可魏清寒很清楚,他姐姐已经死了。他们之间有约定的安好,大姐一直没消息传回来,她已经惨遭不幸了。


    “还没有?!蔽呵搴挂肿拍谛牡囊徽缶缤?,轻描淡写对司宇道。


    同时,他抬眸看了眼楼上的雅间。


    顾轻舟!


    害他大姐的人,一定是顾轻舟。


    魏清寒眼底的厉芒,再也藏匿不住。


    乞巧节的夜晚,过得也算顺利热闹,假如没有出现谢舜民的失态,以及魏清寒,就更好了。


    散场之前,蝶飞好像听闻了军政府的少夫人来了,特意赶过来敬酒。


    “谢少夫人捧场?!钡尚θ菸氯?,绝艳的面容只有略施薄粉,素雅到了极致,反而生出烈烈风情。


    “你唱得非常好,叫人陶醉?!惫饲嶂酃?。


    她向来不吝啬赞美之词。


    众人都对蝶飞很有好感,纷纷出声询问寒暄。


    就连颜一源,也笑问她可唱堂会。


    “.......一般人家的堂会,我是不去的,假如是颜公馆的,那就是我的荣幸了?!钡尚Φ?。


    很会拍马屁。


    顾轻舟微笑,挺欣赏这位歌星的。


    谢舜民也说了几句,顺便问她可有意向接印刷厂的推销。


    蝶飞微讶:“一般广告推销,都是高档的胭脂水粉,如今书局也要?”


    “任何的生意,都怕巷子深嘛?!毙凰疵竦?。


    谢舜民很有生意头脑。


    蝶飞笑道:“您看得起我,我自然乐意效劳?!?br />

    很顺利解决了此事。


    谢舜民微笑了下。


    蝶飞看了眼谢舜民的妻子颜洛水,发现她始终很友善,没有多心,就完全放心了。


    散场之后,众人各自回家。


    霍拢静的心情,也好转了很多。


    顾轻舟问她:“要不要跟我回去,多住几天?”


    霍拢静摇摇头:“不了。总不回家,我阿哥也要担心了?!?br />

    这是决定自己去面对。


    顾轻舟欣慰颔首:“阿静,你上次说,你站在我身后?;の?。我也是,我站在你身后呢,别怕?!?br />

    霍拢静眼眶微热。


    “好?!彼袜?,轻轻拥抱了顾轻舟。


    颜洛水那边,谢舜民不知说了什么,她对歌星微月的坏情绪,完全好转了,小鸟依人看着谢舜民。


    顾轻舟看着颜洛水,就觉得她很幸福。


    颜洛水愿意相信谢舜民,依靠谢舜民。那么聪明精明的颜洛水,收起了她所有的戒心,做个温顺的小绵羊。


    顾轻舟触景伤怀。


    “为什么我不能像洛水这样?”她想。


    可惜,她始终做不到。


    论起聪明精明,颜洛水是不输给顾轻舟的,可颜洛水从小有父母疼爱,一直生活得无忧无虑,让颜洛水懂得如何去依靠。


    顾轻舟却不敢。


    回到家中,顾轻舟吩咐副官:“去查查微月的底细?!?br />

    虽然不搅合谢舜民和颜洛水,顾轻舟还是想做个心中有数的人。


    就像司行霈对阿潇夫妻,平日里什么也不管,可真要他说话的时候,他能把一切都处理得当。


    顾轻舟要知道内情。


    若是颜洛水需要她,她就可以立马去帮助她;假如颜洛水不需要,她就可以装傻。


    “.......还有,去查查司宇这些年,都在外面做了些什么,二老爷那边可知道,老太太知道不知道?!惫饲嶂鄣?。


    副官道是。


    顾轻舟准备去洗澡,电话却响了。


    是专线电话。


    这时候已经凌晨一点了。


    司行霈是特意等着打这个电话?


    副官跟着顾轻舟,肯定向司行霈汇报了她的行踪,故而司行霈知道她现在才回来。


    司行霈的声音,在电话里始终有点失真,不如当面那么清晰。


    “今天过得如何?”司行霈笑问,“女儿节,去乞巧了吗?”


    “没有?!惫饲嶂劬桶呀裉斓氖?,捡了司宇那段,说给司行霈听。


    她又问司行霈,“你知道吗?”


    “知道?!彼拘婿?。


    顾轻舟微讶。


    既然知道,司宇这般纨绔风流,家里人不管吗?


    司行霈似乎知道了她的想法,笑道:“咱们这样的人家,小小舞厅坐个头席,你有什么可吃惊的?”


    顾轻舟一愣。


    她没想到司行霈是这种态度。司行霈继续道:“吃喝玩乐,总好过他们想到军中或者进政府机关吧?没有异心,就是我的好兄弟。其他的,都是他身为司氏子弟应得的?!?br />

    顾轻舟这时候才回神。


    其实,司督军和司行霈,是愿意看着二房的孩子不成器的。


    太成器了,万一生出其他心思,妄想争夺兵权或者政权,就太麻烦了,还不如纨绔些。


    再说了,整个岳城都是司家的,司宇横着走都是应该的,这是司家的威严。


    他们可不需要小心翼翼的过日子。


    打下这片江山,不就是为了孩子们能过上好日子吗?


    岳城将来又不需要二房的人来守护。


    “.......轻舟,你要分得清轻重?!彼拘婿Φ?,“军政府有我和司慕,就完全足够了。二房的孩子,督军对他们都溺爱,从来不督促他们上进。


    别说是咱们家,就是颜家,不也是这样教育孩子的吗?你义父有三个儿子,老大和老二成器,足以支撑门庭,你看过他管小五吗?


    家庭就是这样,有强有弱,才能更加团结稳定。全部都好胜要强,会打得头破血流;全部都纨绔,会败了家业。有一两个领头的能上进,就完全足够了?!?br />

    顾轻舟又是微愣。


    她忍不住笑了笑。


    “怎么了?”司行霈问。


    顾轻舟道:“没想到,我居然这么糊涂?!?br />

    “哪有糊涂?”司行霈道,“你是一片慈爱之心?!?br />

    顾轻舟脸微热。


    司行霈又道:“我叫人送了礼物给你,收到了吗?”


    顾轻舟摇摇头:“我刚回来?!?br />

    又看了眼墙上的钟,“你早点睡吧,已经很晚了?!?br />

    司行霈道:“我今天睡不成了,还有军务?!?br />

    顾轻舟微微抿唇。


    “注意身体?!彼?。


    司行霈立马道:“我身体不知道多结实!轻舟,你要不要试试?”


    顾轻舟张口结舌。


    为什么要关心他?


    “再会!”她气得不轻,想要挂了电话。


    “轻舟,我想你了?!彼拘婿ソ羰奔湓诘缁袄锏?。


    顾轻舟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洗了澡躺在床上,想起司行霈的话,特别是他说教育孩子那几句,顾轻舟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司督军能给自己弟弟和侄儿的,大概只有钱和虚名,督促他们上进有什么意义?


    一个人越是努力,要的就越多。要求侄儿们成器,难道将来要他们和自己的儿子争夺兵权吗?


    “就连司慕,司督军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惫饲嶂弁蝗幌氲搅苏庖坏?。


    不是不爱,就是因为深爱,才希望他的能力更小一点,野心更小一点,活得更安全一点。


    “对于长子司行霈,将来他是要支撑门庭的,所以司督军格外的严苛,严苛到了看似薄情的地步?!惫饲嶂塾窒?。


    她突然醍醐灌顶般,感觉司督军真是个睿智的人。


    这么想着,顾轻舟就不再担心司宇闯祸了。


    副官们去查微月和司宇,也很快有了结果。


    司宇行事算是纨绔,有时候也嚣张,可至今没有闹出大事,他很懂得分寸,亦或者说他敬畏司行霈和司督军,不敢太胡来。


    “好了,以后就不要再管他了?!惫饲嶂鄱愿惫俚?。


    又问微月,“她的呢?”


    副官就把微月的资料,递给了顾轻舟。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