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 - 阅读记录
        男人带着顾轻舟去吃饭。

        最地道的岳城馆子,一间僻静的雅间,他点了几样岳城名菜,要了一坛花雕。

        顾轻舟的乳娘李妈妈就是岳城本地人,她的岳城菜比这馆子更地道。

        吃了几口,顾轻舟兴致阑珊,吃不下去了。

        “喝酒吗?”男人自己不怎么吃菜,酒倒是一口一口的,见顾轻舟也不吃了,端起酒盏问她。

        顾轻舟摇头:“我不会喝酒,我要回去了.......”

        男人轻笑,好似听了个玩笑话。

        他用力拽过她,将她抱着坐在他腿上,她身子轻柔,雪肤明眸,年纪又小,像只软萌的兔儿。

        他声音难得的温柔,酒香溢出:“知道不知道我在火车站找了你三天?”

        为了那支勃朗宁手枪.......

        顾轻舟更想要那支勃朗宁,装傻又太刻意了,抿唇不答。

        “叫什么名字?”他又问。

        顾轻舟道:“李娟?!?br />
        “真叫李娟?”

        “是!”

        “嗯,娟儿,好听!”男人接受了,轻声笑着,粗粝手指按压她的唇,想吻上去。

        他的手长期握枪,磨出一圈粗粝的老茧,压在她柔嫩的唇上,酥酥麻麻的触觉,顾轻舟想躲。

        “为何要抱我?”顾轻舟迎上了他的眸子,问道。

        “怎么,不喜欢?”男人挑眉反问。

        “我又不是伎女?!惫饲嶂埘久?,“好人家的姑娘,这样搂搂抱抱?你们岳城人都这样?”

        男人听了这话,并没有恼羞成怒,而是笑,搂得她更紧了,轻轻咬她的耳垂:“做我的伎女,不委屈你!”

        顾轻舟咬牙。

        她正要推他,甚至要恼怒扇他耳光的时候,雅间门被推开了。

        男人的随从兴奋道:“团长,人抓到了!”

        团长?

        这男人是当兵的。

        他果然是岳城军政府的人。

        “好,太好了!”男人很高兴,丢了手里的酒盏,拽起顾轻舟,“走,带着你去看审犯人!”

        顾轻舟听到审犯人,就以为是去警备厅。

        可男人的汽车一路出城。

        城外有一处守卫森严的监牢,牢中宽大复杂,场地上沁出暗红,似无数人的鲜血浸染。

        顾轻舟有点冷,她缩了肩膀。他们不是去警备厅的大牢,而是去军政府的大牢。

        她身后跟着男人的随从,一步落下就要撞到人身上,只得拼命小跑,跟着男人的脚步。

        他们进了监牢。

        监牢的一隅,关着八个高大精壮的犯人,个个被打得皮开肉绽。

        “团长,审了一个小时了,屁也没问出来!”下属禀告道。

        男人坐在椅子上,拍了拍他旁边的位置,让顾轻舟坐下。

        “拿烙铁烫?!蹦腥嗽频缜岬?。

        “烫了,他们嘴巴紧!”

        “嘴巴紧?”男人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玩味般想了想,突然转头问顾轻舟,“见过活剥人皮吗?”

        顾轻舟头皮一紧。

        拜托是开玩笑的,拜托不是真的!

        “去准备,剥了他!”男人随意指了一命囚犯。

        顾轻舟头皮发紧,转颐愕然看着这男人,难道审讯要用到如此酷刑吗?

        她手指发僵,用力才能蜷缩起来。

        那边,果然很快就架起了刑架,男人吩咐将囚犯架上去,有个刽子手磕破了囚犯的脸,一块皮肉翻出来,高大精壮的囚犯惨叫,顾轻舟才彻底明白:不是开玩笑的。

        真的要活剥一个人。

        而其他囚犯,都被男人派人押在旁边,观看着剥皮,震慑他们。

        “我要回家!”顾轻舟后背一层薄汗,声音都在发抖。

        “别跑!”男人一把将顾轻舟圈在怀里,抱着她看。

        顾轻舟被男人捏住下颌,逼迫她看着场地里活剥人皮,耳边全是犯人凄厉的叫声,顾轻舟整个人都在发抖,她死死咬住唇,才没有跟着尖叫起来。

        剥了皮之后,男人亲手将那个没皮的犯人,钉在木桩上。

        “我说,我说!”剩下的犯人全吓疯了,个个争先恐后交代。

        “是程副将的意思,程副将想要除了您.......”

        轻舟哇的一声,吐了一地,后面的审讯再也听不见。

        回去的时候,男人很亢奋,上车就紧紧搂住了轻舟。

        “放开我!”顾轻舟嘶叫,使劲挣扎捶打,再也没有了之前假意迎合的耐性,“你这个变态,你这个变态!”

        她声音尖锐刺耳,男人微微蹙眉,吻住了她的唇。

        他堵住她的嘴巴,顾轻舟愣住。

        她的初吻!

        男人还把舌头顶进来,温热的舌撩拨着,让她无处可退。

        顾轻舟回神,压抑心头乱跳的悸动,又踢又打,从喉咙间骂变态!

        他真的太变态了!

        他把一个人活活剥了皮,那惨叫声,顾轻舟这辈子也忘不了。

        他最变态的是,他压住她的脑袋,逼迫她跟着看。

        顾轻舟不想看,她吓得手脚全软了。

        最后,这个变态居然亲自去把那没皮的血人钉在木桩上,顾轻舟看到那个人在痉挛,他皮都没了,却还没有死.......

        十分惨烈,可谓人间炼狱!

        顾轻舟想吐,已经吐了三四次,胃里什么也没有了。

        她又恶心又害怕,眼泪簌簌的滚,又被这变态吻住,脑子里逐渐模糊,她晕眩了。

        最变态的是,这么可怕的事,他居然看的血脉贲张!

        简直是魔鬼!

        男人却越吻越深。

        每次杀人,他浑身亢奋,精神特别足。

        他粗粝的手掌在她的周身游走,顾轻舟哭了,浑身没了半分力气,任由男人捏扁捏圆。

        她回城是有目的的,她需得完成,而不是来做某个男人的伎女!

        顾轻舟恨极,在火车上的那个晚上,应该顶住被他割喉的恐惧,大声嘶喊暴露他!

        “是处吗?”男人声音嘶哑,压抑着粗重的呼吸。

        顾轻舟一脸的泪,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她刚刚看到一个活剥的人皮,哪里还有精神听他说话?

        她耳边嗡嗡的。

        “这么小,应该还是处?!蹦腥说暮粑蛹贝?,“你承受不住的?!?br />
        他重重拍了司机的后座,“去堂子!”堂子算是比较高级点的伎馆。司机道是,加快了车速。

        到了堂子门口,他居然将顾轻舟扛在肩上,一起带入。

        “不,不!”顾轻舟回神,看到是伎院,又闹腾起来。

        她不是伎女,她不要进这种地方!

        男人却重重拍她的屁股:“乖!”

        顾轻舟原本就头晕目眩,被他扛在肩头,脑袋回血,彻底失去了方向感,整个人似踩在云端上,再也没力气挣扎。

        他不顾四周投过来的目光,将她带进了一间奢华的包房。

        他放下就吻她,将她抵在床头旁边的墙壁上,吻得疯狂,吞噬着她柔软的唇,几乎要将她撕裂入腹。

        顾轻舟一点力气也没有。

        “少爷.......”旋即,一个身材火爆的女子,进了包房。

        这变态就放开了顾轻舟。

        他的呼吸更重了,重到一下下的,似只发情的猛兽。

        他离开顾轻舟的唇,顾轻舟以为自己终于解脱时,男人从身后掏出一副手铐,将顾轻舟拷在床脚上。

        顾轻舟挣扎着手铐,拉得一阵乱响,却无法脱开,她厉叫:“你做什么,你这个变态,你这个人渣,你放开我!”

        她不想看他杀人,更不想看他行房。

        他却把她锁在他床边的柱子上。

        顾轻舟厉哭:“你这个变态,变态,神经病,变态!”眼泪经不住又滚落。

        男人不管顾轻舟的歇斯底里,只是将那女人推在床上,动作野蛮凶残。

        顾轻舟就被锁在床边,他做了什么,她全知道,然后她彻底崩溃了。

        活了十六岁,她好似把人生最黑暗的都见识过了。

        一个小时之后,这变态终于从女人身上起来。

        他洗了澡,解开了顾轻舟的手铐,要带着她离开。

        上了车,男人拍顾轻舟的脸:“回神,吓到了?”

        吓到了?

        顾轻舟想骂又想笑,她似乎经历了地狱般的一个下午,他却轻描淡写问她是不是吓到了.......

        顾轻舟更想哭,可是眼睛里已经流不出半滴眼泪,她的魂魄像离体了,她一点力气也没有。

        “去顾公馆!”男人道。

        中午绑架顾轻舟的时候,男人让下属拦住了那个黄包车司机,问他是从哪里出发的。

        故而,他就知道顾轻舟是顾公馆的小姐。

        顾轻舟骗他说她姓李,男人也没反驳。

        下车时,已是黄昏,晚霞谲滟披下来,顾公馆覆盖着一层锦衣。

        男人将她放在顾公馆门口,就开车离开了,并没有送她到屋子里。

        回到车上,他有点疲倦了。

        司机是他的老下属,轻声问:“少帅,是回督军府,还是去别馆?”

        “去别馆?!蹦腥巳嗔巳喽钔?,道。

        奥斯丁轿车转头,回到了男人自己的别馆,是一处很精致小巧的法式小楼。

        回到别馆,负责打扫和煮饭的孙妈告诉男人:“少帅,夫人今天打电话来了,明晚督军府有个很重要的舞会,让您回去一趟?!?br />
        男人摆摆手,不理会。

        第二天早起,他就把这事忘得精光。今天还有集训,他吃过早饭就赶去营地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表 fifa手游数据库 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 金库甜心投注 天涯明月刀ol武痴怎么上 森林狼vs掘金直播 空战英豪APP 北京时时彩诀窍免费群 体彩江苏7位数18119 熊出没之环球大冒险水果大战 cf穿越火线 北京单场比分直播 现金咖啡在线客服 男子网球冠军排名2019 篮球巨星乔丹的比赛 正中红心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