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外卖配送箱消毒标准出台,如何执行是个大问题 2019-04-19
  • + - 阅读记录
        第926章 单调的幸福

        司行霈许久未见顾轻舟,程渝又出去了,故而一把将顾轻舟扛上了楼。

        折腾起来,无休无止。

        顾轻舟翌日四点多就醒了,浑身酸软,就推醒了司行霈。

        司行霈则是饱睡,安逸舒服的他,翻身就将顾轻舟压住,问:“还想?”

        “什么还想?”顾轻舟嗓子里都冒火,“我好渴?!?br />
        司行霈起身,从暖壶里给顾轻舟倒了半杯热水,又掺了点凉水,递给她。

        顾轻舟一口气喝完了,说:“有点烫,再倒一杯?!?br />
        司行霈倒了半杯,递给她道:“慢慢喝?!?br />
        喝水的空隙,司行霈已经上床了,轻轻拥抱住了他。

        顾轻舟喝得饱了,就把水杯递给了他。

        司行霈接着喝完,然后很顺手把杯子放到了地上,抱着顾轻舟重新进入被窝。

        他身上很暖和,熨帖着顾轻舟。

        “等会儿起来,咱们去野外看雪景,如何?雪都停了,今天肯定要放晴,外景非常好看?!彼拘婿?。

        江南的十月,很少下雪。

        顾轻舟说好。

        还没有睡着,顾轻舟听到了汽车的声音。

        程渝在敲大门。

        敲了两声,没人应答,她就大喊孙嫂:“孙嫂,快开门啊,你睡死了吗?”

        喊了几句,想到顾轻舟还在,立马道:“顾轻舟,给我开门!”

        司行霈蹙眉。

        顾轻舟却要起身。

        司行霈按住她,不让她动:“孙嫂会给她开门的,她不知发什么疯!”

        顾轻舟还是推开了司行霈。

        司行霈也想起来,顾轻舟道:“我们女人之间,说话比较方便,你就别起来了。等我回来,被窝还是暖的?!?br />
        然后又在他额头亲吻了下,“睡一会儿吧?!?br />
        司行霈颔首,只是对顾轻舟道:“别跟她客气?!?br />
        顾轻舟笑了下。

        等顾轻舟下楼时,门已经开了,程渝裹挟着满身的寒气进了屋子。

        程渝抖了抖身子,笑着对顾轻舟道:“我就知道你没走,昨晚过得逍??旎盥??”

        顾轻舟白了她一眼。

        程渝没有喝醉,也没有受伤,只是冷得厉害,一进门就大喊佣人和副官们,赶紧帮她烧炉子。

        顾轻舟担忧看了眼她:“怎这么早就回来了?”

        “醒了,睡不着,心中空落落的。饭店正好对着马路,这个点就车来车往,怪烦人?!背逃逍Φ?。

        她昨晚和那个英国人在一起。

        “......真的混了个英国人?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沾染英国人了?!惫饲嶂鬯?。

        “要不然呢?”程渝有点伤感。

        顾轻舟欲言又止。

        程渝就有点不高兴:“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正常交男朋友,有什么不对吗?虽然我内心把他们当小白脸,可是我对他们,不存在任何的欺骗,他们也没有结婚。

        我既不是插足,又不是欺诈,你情我愿的来往,又有什么不对?虽然更换得有点频繁,可这能怨我吗?高桥那贱人自己跑了?!?br />
        顾轻舟倒了杯水给她,说:“我没有指责你?!?br />
        程渝接过水,大口大口喝了起来,说:“心里想想也不行?!?br />
        顾轻舟就坐着,保持沉默。

        程渝不是她的姊妹,也不是她的学生,不管站在哪个立场,顾轻舟都没资格教育她。

        再说了,世道变了,思想是多样化的,顾轻舟也不能强迫所有人信奉她那一套。

        顾轻舟没资格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批评任何人,她也没打算这么做。

        她只是想给程渝一点安慰,亦或者说陪伴。

        “......高桥荀跟我说过,他想要新的机会?!惫饲嶂鄣?。

        程渝说:“我早知道了?!?br />
        “那你们是怎么谈的?”

        “他问我,如果他要离开了,我是否接受,我告诉他,这是他的自由。他就走了,临走前给我打了个电话?!背逃宓?。

        佣人拿了个暖炉过来。

        程渝立马脱了靴子,把脚放在暖炉上,舒服叹了口气,才继续说:“不知为何,我心中不太舒服——应该是我先走才对?!?br />
        没等顾轻舟安慰她,她继续道,“不过,我不舒服也是短暂的,很快我就想到,自己还可以结交其他的男朋友,倒也不介意?!?br />
        顾轻舟见她无碍,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电话却响了。

        是司行霈从楼上房间打过来的,对顾轻舟道:“上来睡觉,别冻了自己??吹剿凰谰托辛??!?br />
        程渝也听到了。

        她接过电话,大骂司行霈没良心,还说别惹恼了她,否则催眠了顾轻舟,让顾轻舟离开她。

        话说完,程渝就一骨碌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紧紧锁上了房门,因为司行霈气得摔了电话,已经追下来要枪杀她了。

        顾轻舟哭笑不得。

        她挽住了司行霈的胳膊,道:“她没事,我们再睡一会儿去?!?br />
        程渝没事,顾轻舟就完全放心了,重新回到了她的温柔乡。

        再次醒过来时,已经是中午了。

        司行霈还没有醒,紧紧搂住了她。

        顾轻舟总在梦里幻想,两个人相拥到天明,什么也不做,只吃饭、看书、弹琴,闲聊。

        她没有动。

        司行霈这一觉睡得厉害,直到下午一点才起来。

        一起来就饥肠辘辘。

        佣人煮了饭,顾轻舟和司行霈吃过,屋檐下的阳光明媚璀璨。

        天格外的高远,湛蓝澄澈。

        阳光则没什么温度,外面很冷,风吹在脸上像刀子割。

        “我想去看雪景?!惫饲嶂鄣?。

        司行霈说好。

        他们开了汽车。

        汽车一路出了城,一望无垠的田野,此刻全部被白雪覆盖,浮华全部敛去,整个田地素净整洁。

        司行霈拿了一副墨镜给顾轻舟:“戴上,别多看雪,要得雪盲症,眼睛酸疼得厉害?!?br />
        “是吗?”顾轻舟一边接过墨镜一边问。

        戴上了墨镜,雪就没什么意义了,她又拿了下来。

        司行霈执意让她戴着。

        车子到了跑马场,顾轻舟说想要骑马,在到处是雪的原野里奔袭。

        “很冷的,太太?!备惫俑嫠咚?。

        司行霈却笑道:“没事,把风氅披上?!?br />
        他们俩果然骑马而行。

        的确冷,比顾轻舟预想中要冷上百倍,她很快就感觉不到自己的手指了。

        她忙对司行霈道:“快下来,一会冻上了,这个冬天就难捱了?!?br />
        冻伤的部分,就不停的流黄水,然后发痒。

        司行霈笑了笑,勒住了缰绳,问顾轻舟:“这下子,都满足了吧?”

        顾轻舟用力点点头。

        她就是喜欢这样。

        司行霈什么条件都满足她,哪怕明知不可为,也要让她尝试一下。

        他的宠溺,让顾轻舟心中温暖。

        马儿骑不成了,司行霈略感遗憾,觉得扫了顾轻舟的兴头,说:“要是昨晚的话,我还能给你堆个雪人,现在雪都冻结实了,下一场雪估计还要等?!?br />
        顾轻舟笑笑,说她不在乎。

        两个人又到处去逛逛。

        他们还去了舞厅跳舞。

        认识顾轻舟的人并不多。

        对于普通人来说,八卦只是个谈资,等这个话题过时了,话题中人物的名字和模样,大概就记不起来了。

        谁有空天天惦记着别人?

        “司行霈,那边有人打架?!惫饲嶂弁扑拘婿?。

        舞厅的二楼,有两个年轻公子哥打得不可开交。

        “没事,舞厅的人会管束的?!彼拘婿灰晕?。

        顾轻舟却眼尖,紧张对司行霈道:“那个人,他有枪?!?br />
        司行霈瞥了眼,果然见其中一个人带枪。

        他放下了酒杯,了无兴趣道:“走吧?!?br />
        免得被乱枪伤了,顾轻舟和司行霈就出了舞厅。

        刚走出来不久,顾轻舟就听到了枪响,还有尖叫声。

        司行霈发动了汽车。

        顾轻舟则从窗户玻璃后面,使劲看了眼。

        他们的车子走远了,舞厅里还有人涌出来,顾轻舟问司行霈:“你觉得会不会死了人?”

        司行霈笑道:“两个纨绔子打架,死了不值什么。不在战场上,死不死人不是我要考虑的事?!?br />
        顾轻舟有点担心。

        她又道:“枪不是随便能弄到的,对吧?”

        司行霈伸手,揉了下她的脑袋,说:“这么担心?”

        顾轻舟道:“也不是?!?br />
        司行霈说:“晚上想要吃什么?我给你做好吃的?!?br />
        顾轻舟的心思,立马就转移了出来,不再多想。

        她笑道:“你知道吗,我上次吃过的虾仁,特别糟糕,一直耿耿于怀。不是你做的,怎么都不太对劲?!?br />
        司行霈大笑:“行,给你做虾仁?!?br />
        然后又问她,“你怎么就喜一道菜?这么久了,也没换口味?!?br />
        顾轻舟笑笑不语。

        回家的时候,程渝不在,佣人说她去了朋友家。

        司行霈开始进厨房忙碌。

        顾轻舟站在门口,不时和他说几句话,气氛很温馨。

        司行霈则问她:“会不会有点无聊?”

        他这话问得很广泛。

        他和顾轻舟聚少离多,感情上是非常单调的,不像其他两口子吵吵架,搞点浪漫。

        他们不是吃就是睡。

        司行霈总想把最好的都给顾轻舟。

        可一想到他们的婚姻,他又觉得自己太乏味了,很对不起顾轻舟。

        “要看怎么算了?!惫饲嶂坌ψ?,贴在她的后背上,“心里充实,怎么都不会无聊?!?br />
        司行霈笑起来。

        顾轻舟却轻轻叹了口气,说:“司行霈,我有个困扰......”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外卖配送箱消毒标准出台,如何执行是个大问题 2019-04-19
  • 7月31号云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MG挑战者 竞猜足彩半全场预测 缅甸真人龙虎斗 福彩3d开奖结果 猫头鹰乐园免费试玩 不载河北11选5走势图 观音心水论坛欢迎阁下 部落冲突九本神阵 四川金7乐走势图下载安装 七乐彩走势图前1500期 堡垒之夜手游注册响应错误 竞彩足球推荐 幸运农场开奖走势查询 小学足球海报手绘 明日之后一共有多少食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