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第998章 嫉妒的怒火


    叶家终于有了点好消息。


    不止叶督军,就是叶姗和叶妩姊妹也高兴。


    叶督军的六姨太,终于怀孕了。


    顾轻舟说,想要治愈叶督军的病,需得很长时间的用药。


    结果,叶督军的身体比顾轻舟预想中更健康,故而三个月后见了成效。


    平野夫人和蔡长亭也听说了。


    这天,平野四郎也在,四个人一起吃午饭,蔡长亭就说到了此事。


    “......叶督军晚来得子,可要送一份厚礼?”蔡长亭问。


    平野夫人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笑道:“我是给叶督军治疗了?!?br />

    平野夫人道:“那就去恭贺叶督军吧?!?br />

    顾轻舟则道:“孩子刚刚怀上,才一个月不到,叶督军只怕不想热闹,要图个吉利嘛?!?br />

    都说怀孕前期不稳。


    平野夫人深以为然。然后,她就看了眼顾轻舟。


    这一眼,有点意味深长。


    “轻舟,你跟司行霈多少年了?”平野夫人问。


    顾轻舟说:“结婚一年多?!?br />

    “之前呢?”


    “之前没有过?!惫饲嶂燮骄驳?。


    平野夫人眼底闪过几分情愫,心想顾轻舟在感情这方面还是很慎重的,可见顾轻舟把前途和未来看得多重要。


    她绝不是心一软就什么都交给男人的主儿。


    十几岁的女孩子,能对前途把握得如此透彻,平野夫人是佩服她的。


    “......那也一年多了?!逼揭胺蛉怂聘刑?。


    顾轻舟嗯了声。


    一年多了,她还没有身孕,免不得要问了。


    蔡长亭拿住筷子的左手,略微顿了下。


    顾轻舟最近才知道,蔡长亭的左手和右手一样,能开枪、能用筷子、能写字,所以哪只手受伤对他都无影响。


    世人认为,伤了右手就没杀伤力。为了迎合这种看法,蔡长亭弄伤了自己的右手,也是仅此而已。


    “你和司行霈,可要去医院瞧瞧?”平野夫人又问。


    蔡长亭修长的睫毛,轻微一动,又深敛了下去。


    他听到顾轻舟道:“已经看过了?!?br />

    “是什么原因?”平野夫人放下了筷子,带着几分好奇。


    “没有原因?!惫饲嶂鬯?。


    平野夫人微微蹙眉。


    是真的没有原因,还是单纯敷衍她?顾轻舟说话办事,有时候叫人恨得牙根痒痒,偏偏寻不到半点错儿。


    “没有原因?”平野夫人反问。她这反问中,带着不相信。


    “医生是这样说的?!惫饲嶂鬯婵诘?。


    他们没有去看过医生,也不想考虑这个问题,这根本不是他们当前的难题。既然平野夫人有兴趣,顾轻舟就配合她的好奇。


    医生就是这样说的,你能如何,我又能如何?


    平野夫人只得叹了口气,放弃了追问。


    这顿饭,到底吃的不开心。


    平野四郎一直没开口,沉默吃完了,就对平野夫人和蔡长亭用日语说:“到我的书房来?!?br />

    他冷漠站起身,先离开了。


    他从来不看顾轻舟,半分善意也不曾有。


    平野夫人就起身了。


    蔡长亭也跟着站起身,问顾轻舟:“我先送你回去吧?”


    “我又不是客人?!惫饲嶂坌Φ?,“你先去忙吧,我还没有吃饱呢?!?br />

    她果然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烧鹅,慢慢啃了起来。


    鹅肉难以嚼动,故而她也腾不出口来说话,蔡长亭这才道:“我先过去了?!?br />

    顾轻舟冲他点点头,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竟是俏皮可爱。


    蔡长亭微笑。


    等他走后,顾轻舟才吐出那块鹅肉,实在嚼不烂,没办法下咽。


    她默默漱口,起身准备回房。


    她没有去叶家。


    叶妩白天要上学,顾轻舟更是懒得去。


    叶家现在很紧张,六姨太也从后院挪到了叶妩的隔壁,饮食起居一律换了人,将六姨太似珍宝一样看护了起来。


    顾轻舟受不了这样如临大敌的气氛,就不天天混在那边了。


    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南京也没有消息。


    司行霈没有枪杀司夫人。


    而他也一直没来。


    终于到了二月下旬,太原府一连数日的好天气变了,下起了薄雨。


    一场春雨的洗礼,让气温瞬间回到了严冬。


    顾轻舟去了司行霈那边的院子。


    二宝不在。


    这些日子,二宝几乎是在康家度过的??导业墓靡雍剿炔蟹狭酥?,就谢绝了所有访客。


    大家都能理解,只当朴航心情极差。


    换位思考,好好的壮年男人,一双腿没了,心情都不会好,所以其他人没有深想,更没有想过朴航是被康家监禁了。


    朴航这七八年卷走的,是康家备用的那一部分钱。


    只要康家账目上稍微出现一点问题,而这笔钱又得不到供应时,康家就会一夜之间信誉扫地,从而引发?;?。


    当?;⒌氖焙?,所有存钱的人都会来兑现,生怕康家吞了他们的钱,康家又拿不出钱,就彻底毁了。


    这件事,若是再迟半年,就真的会发生。


    老太爷每每看到那些账目,都后怕极了。


    他也派人去抓到了曲三,找到了四成的钱。


    朴航也给了?;实骋槐是?,这笔钱站了两成,已经是要不回来了。


    剩下还有四成,足够一个庞大家庭一辈子铺张浪费的,必须要找到。


    这些事,都是康家的家务,顾轻舟绝不敢插手。


    只是,老太爷想起这些事,就对顾轻舟感激涕零,把二宝留在康家教导,已经是许诺将康晗嫁给二宝了。


    康家也想知道二宝的人品和性格,虽然他是个瞎子,把他留在身边观察。


    顾轻舟明白一个道理:抬头嫁女儿,低头娶媳妇。


    既然想要娶弟媳妇,就得伏低做小,听从康家的安排。


    “二宝的事有了着落,我也算完成了一件大事?!惫饲嶂坌闹懈刑?,突然有了点做母亲的心情。


    她立在屋檐下,看着春雨在风中倾斜,打湿了小径和栏杆。庭院的树木远看是光秃秃的,近处倒也有点脆嫩新芽。


    雨势逐渐转大,风也停了。


    无风的时候,暴雨似帘幕般,将天地笼罩其中,地上溅起一整排的水雾,萦绕着,缠绵着。


    顾轻舟的视线里,院门被打开了。


    一身铁灰色风氅的军官,阔步走了进来,几乎是小跑着上了台阶。


    脱下湿透的风氅和军帽,司行霈那张英俊坚毅的脸露出来。


    顾轻舟愣了下,然后就扑到了他背上,紧紧环住了他的腰。


    司行霈一惊。


    雨太大了,他只顾躲雨进来,没看到顾轻舟就在走廊上。


    一回神,将顾轻舟拽了过来。


    视线里的妻子,冻得唇色发白,方才一定是在思念他,所以不知道热冷。


    司行霈尚未低头,就见顾轻舟踮起了脚尖,勾住他的脖子。


    他个子高大,她踮起脚也没够着他的唇,就双臂用力想要往上攀。


    司行霈心中大动,搂住了她的腰,将她抱起来。


    她终于吻到了他。


    还是相同的气息,一点也没有改变,顾轻舟一瞬间热泪盈眶。


    佣人辛嫂瞧见了这一幕,立马叮嘱其他佣人,都回倒座里,谁也不许冒头,打搅了师座和太太的亲热。


    司行霈的吻,越来越深。


    雨似乎更加大了,整个世界都模糊着。


    在那模糊的街道上,司行霈进来时的大门留了缝隙,一辆汽车就停在那个缝隙处,正好可以看到走廊上那对夫妻。


    他们忘情的拥吻。


    蔡长亭坐在车子里,视线偶然模糊,偶然清晰,雨刷不停的来回摆动,将他的心绪搅合的一片狼藉。


    他看到了顾轻舟。


    顾轻舟的双手,用力攀附着司行霈,她紧紧闭上双目,享受此刻的重逢喜悦。


    她在家的时候,穿着月白色的短袄,深墨色的长裙,梳了低髻,宛如低眉顺目的小媳妇。


    非常端庄,也非常美丽。


    蔡长亭的双手,有点发僵,半晌也不知转动方向盘。


    他的眼睛里有火,是炙热的火,燃烧了他的视线,他的心房。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视线里的两个人消失了,他们回到了温暖的房间里,紧紧关上了大门。


    什么也看不见了。


    蔡长亭这才重新发动汽车,离开了这条街。


    他的五感,逐渐回来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呼吸很粗重。


    不用力吸气,他就喘不过来。


    蔡长亭只感觉每一下的呼吸,都是炙热滚烫,且艰难。


    他心中的那团火,烧得太厉害了。


    把车子开到了一处僻静的街道,蔡长亭下了车。


    雨势越发大了。


    雨是冰凉的,似一颗颗的冰砖,砸在人的身上。雨水将他浇得透彻,他还是感觉肺里的空气都被燃烧殆尽了。


    故而他趴在车门上。


    他艰难佝偻了腰,才能抵御内心那一一阵阵激烈的情绪。上次有这种感觉,是他监视司行霈和顾轻舟时,他们在客栈。


    他似乎能感受到那窗帘后面的激烈。


    那时候的情绪,并不比现在的好。


    街上紧闭的店门,突然就开了,一个看似羞涩的小姑娘,拿了一把雨伞给他,问他:“你是不是不舒服?看你的样子,是肠炎发作了吗?”


    “不是,是心脏?!辈坛ねさ?。


    小姑娘道:“要不要我打电话给医院,他们派车来接你?”


    “医院治不好我?!辈坛ねさ?。


    他抬起脸,一张惨白的面容,被雨水打湿了,更加的谲滟动人。


    小姑娘的脸刷得通红,心跳如鼓。


    蔡长亭似乎都能听到她的心跳。


    他心中有种说不出的烦躁和不甘:他总是能得到无数人的爱慕,却偏得不到他想要的。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