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我们重明鸟族中有很多长者和智者,他们相信命运,相信一个种族必然有其兴衰盛败,像我们重明鸟族,大约千年一劫——这是根据以往历史推算出来的大约数据,但每一次我们都挺过来了。


    所以他们觉得衰败并不可怕,只要留下转机,挺过去,后面又是千年的兴盛,而种族也将得以延续下去。比起那些辉煌了几千上万年的族群,一朝大难满巢倾覆的,长者们更愿意族人一千年经历一次考验,然后延绵不息。


    显然,当时那又一千年的兴盛应在遗弃九号上那新崛起的一支重明鸟族上,而不是留在帝国残喘苟延的本族。


    所以他们并没有惊动族长,长者们算出了一千年之后的大劫的转机在那半颗兽核上,但当时我们没有能力保住返祖的重明鸟的兽核,于是长者们用了禁术,破开空间壁垒,将那半颗兽核丢到了一个极为遥远的未知空间里?!?


    陆轻轻回过神来,看着重云,心情十分复杂。


    其实听到那里,她已经有一些了悟了。


    那些重明鸟族的先辈非常厉害,他们保存兽核的举动,直接导致了两个结果。


    一个是当时就导致了一个女孩穿越到青鹿星。


    那个女孩带着一个空间,里面装满了种子,她的脑袋里还装着一些现代知识,给当时原始得不能再原始的青鹿星带去了莫大的变化,重明鸟族从此成了女孩建立的国家的守护神,重明鸟族迎来了真正的兴盛。


    重云大约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从一只空有智慧的野生重明鸟,学会了语言,学会了很多,最终完成了化形,成为一个强大的王者。


    第二个结果,就是自己。


    千年后,青鹿星这支重明鸟族果然再遭劫难,死得只剩下两鸟一蛋一魂,然后这个时候,陆轻轻来了。


    她右手朝后伸,摸着自己后腰处,原来她种种与众不同天赋异禀,都是因为这半颗兽核吗?


    “似乎该感谢你呢?!甭角崆岫灾卦扑?。


    她知道那个年轻的重明鸟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按照她的“使命”,她是该将这半颗兽核还给重云了。


    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替重云完善了他的身体,然后他恢复了记忆,回到了帝国,给他的族群找到了一条生机更大的发展道路,然而他自己到底因为实力大减,最终还是走到了即将衰亡的这一步。


    如果说这千年一劫,重明鸟族已经渡过去了,重云自己显然还没有,除非他拿回那半颗兽核。


    这就仿佛是一个命定的局,在很早之前就注定了结局。


    陆轻轻觉得那些长者实在太厉害了,料得准准的,但他们可能都没料到,他们的族长并没有按照命定的脚步走。


    重云显然,并不打算向她要回他的东西。


    陆轻轻看了这个沉睡中的好看的男人很久,慢慢抬起了右手……


    重云一直在挣扎着想要醒过来,在被陆轻轻暗算的那刹那,在对上她眼神的那一刻,他就意识到她知道了什么,甚至……可能要做某些他绝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他拼命挣扎着要醒过来,但体内紊乱的能量这次终于再不肯帮他了,尤其他的对手又是陆轻轻,她要是那么好对付,也不可能在帝国那么嚣张自信了。


    重云不知道自己挣扎了多久,意识断断续续,时有时无,时光是破碎的,又好像是无限漫长没有尽头的。


    等他终于醒过来,他甚至还发了一会儿呆,整个人都是错乱的。


    然后他猛地坐了起来:“轻——”


    陆轻轻就坐在桌边咬着一个果子,看着他淡笑说:“醒了?”


    重云怔怔地看着她,模样是少见的失魂落魄,透出一丝淡淡的脆弱。


    然后他下床,轻轻地抱住了她。


    陆轻轻看他这样就笑了:“瞧你这傻样,你不会觉得我会牺牲自己来救你吧?”


    重云没说话,手臂上加紧了一些力量,然后他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松开她,伸出了自己的手。


    一条锁链,随着从他的掌心出现,连接到陆轻轻的掌心。


    这锁链是金色的,上面游动着一个一个看不清楚的字符。


    重云惊道:“这是……”


    “没错,生死契?!甭角崆崆崆傻厮?


    重云感受了一下,皱起眉头:“这能力是我发动的?!彼鹁厮?,“我是契主?”


    “是啊,因为我把能力复制给你,然后又作用到了我的身上?!?


    生死契是当初陆轻轻从一个叫柳成的人身上得到的,这个能力她一直没用过,也没给过别人,因为她觉得整个能力太危险,同时又太过鸡肋。


    生死契锁定了谁,对方就是契子,自己就是契主,契主死,契子也会跟着死,觉得太危险,是因为可以通过这个能力控制他人,说鸡肋是因为,只要保证契主不死就行了,契子爱干嘛干嘛,难道契主还能天天用自杀威胁对方?


    除非契主小命握在第三者手中,而那个第三者以此来威胁契子。


    总之是个很邪恶又很麻烦的能力。


    但是现在用上了,不过是改造过的。


    “你先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没打算陪你殉情。这个生死契是我改造过的。原本的话,是作为契主的你死,我也会跟着死,但改造之后呢,作为契子的我能够时刻感应到你的情况,并且通过生死契的联系,努力保证你活着?!?


    陆轻轻说着,想了想,大约就是这个意思吧。


    她看着重云的眼睛,认真地说:“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但以后会演变成什么样子,或者说,在重云濒危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他们会遇到怎样的困难,她就不知道了。


    “如果以后发现还是不行,那我就把那东西还给你?!?


    重云阻止了她说下去,握着她的手:“这样已经很好了,轻轻,谢谢你?!?


    陆轻轻道:“是我该谢谢你才对?!?


    她大约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她不想就这么放弃自己的生命。


    失去那半颗兽核,她其实就两个结局,一个立刻死去,一个失去所有能力,变成一个普通人。


    而作为一个普通人,又能够活多久呢?


    她很贪心,生活这样美好,世界这样大,实力强大这样潇洒,她还想活得更久一点,更愉快一点。


    至于拿回兽核的重云,若是他只伤心一阵子,之后漫长的生命里渐渐将她遗忘,她会不开心的。而如果他永生都记着她,活在愧疚遗憾之中,那也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当然,这个办法如果行不通的话,她也不会为了活下去,让重云替她去死。她也并不是恩将仇报没有底线的人。


    只是不甘心,想试一试罢了。


    幸好,她成功了。


    结成生死契之后,陆轻轻对重云有了一种更为紧密的影响,他能量紊乱身体衰败的情况渐渐好转,至少眼下看来,是还能活很久很久的。


    这个时候又已经过去了几年。


    这几年,陆轻轻和重云一直保持着一种十分亲密的关系。


    陆轻轻有时候会想,她和重云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无疑是喜欢重云的,重云也是看重她的,他们对于彼此,都是最重要的,甚至能为彼此去死,但这份感情恐怕更倾向于是亲情、友情,而不是爱情。


    不过她也就是想想罢了,生命太长久,有些东西就不会那么刻意追求了,她觉得现在这样挺好,那些故事里轰轰烈烈的爱情,若是能够开花结果,最终也不是归于现实,归于柴米油盐吗?


    然后她没想到,她以为比自己生命更加漫长,经历过更多,看得更开的某只鸟,竟然给了她一个惊喜。


    这一天的晚霞特别特别的漂亮,重云约她出来看。


    这也没什么,他们平时也常常这样坐在山岗,看朝阳,看落日,看流云,看雪雾。


    看潮起潮落,看斗转星移,甚至,似乎也将一直看到沧海桑田。


    然后,在那轮红日即将沉下地平线,射来最后一丝突然强烈起来的光芒时,陆轻轻眯起眼睛,嘴边暖了一下。


    重云凑过来吻了她一下。


    陆轻轻怔住,睁大眼睛看身边这个男人。


    重云似乎觉得她现在的表情有些可爱,笑着凑过来又亲了亲。


    “轻轻,我们在一起吧?”


    陆轻轻眨巴了一下眼:“所以,你这是在……求婚?”


    她表面上很平静,但睁大的瞳孔却在轻颤,睫毛也轻轻闪乎。


    “是啊,我们缔结婚约——你不觉得这是最美好的一种契约吗,它比生死契更强大,更坚固,更恒久,以后年年岁岁,天涯海角,甚至死亡,我们都不会分开?!?


    重云说得很认真,已经恢复成黑色的眼睛里闪着极为坚定漂亮的光。


    陆轻轻又眨了一下眼,这只鸟,明明从来不说这些话的,哪里学来的这些腻人的词?


    但是,真的很好听呢。


    她的心房有些不受控制地震动起来。


    以为自己并不在乎这些,但原来并不是的。


    比起不会有波折但稍显平淡的友情和亲情,她似乎更喜欢这种甜蜜的恋爱的感觉。


    整个人豁然开朗了一般。


    她脸上本来没有什么表情,这会儿慢慢地漾出一抹笑容来,这会儿明明夕阳都已经下山了,暮色四合,她的脸和眼睛却都亮了起来一般。


    她最后忍不住笑了起来,站起来指着远处,朗声道:“这些年一直在忙,我还没怎么看过这颗星球上的其他地方呢?!?


    “我带你去看?!?


    “我要你背着我,就像以前一样?!彼分敝钡乜唇难壑?,眼里是一种近乎有恃无恐的骄纵。


    重云就笑了,他这盛世美颜,这么一笑,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饶是把他从小看到大,之后又看了这么多年的陆轻轻都有些禁受不住这份美色。


    难道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她怎么觉得这会儿的重云比往日都要好看一些,颜值又上了一个新高度。


    他慢慢地说:“好?!?


    他变成了火红的重明鸟,盘旋了一周之后停下来,扇着翅膀,在她身前俯下头。


    人美,鸟形更美,如一团绚烂的火焰,美丽到令人窒息。


    陆轻轻嘴角抑制不住地直往上翘,摸了摸他两只眼睛之间的额头,轻轻跃上鸟背,双手轻轻揪住他颈上相对柔软一点的羽毛:“起飞!”


    大鸟轻轻振振翅膀,轻盈地飞了起来。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那我们是不是该举行个婚礼?”大鸟口吐极为华丽动听的嗓音。


    陆轻轻傲娇地说:“我不知道啊,这不是该你张罗的吗?”


    “哦?!敝卦票硎舅靼琢?。


    过了一会儿他又忍不住说:“以后我天天这样带你出来好不好?”


    刚确定了彼此的心意,他这会儿一点都不像一个活了那么久的老妖怪,心里痒痒的,总忍不住想和背上的心上人说话。


    陆轻轻专心地看着下方的风景,没应。


    “轻轻,以后我们会有孩子吗?”


    “……”


    “你觉得取什么名字好?”


    “……”


    “我觉得叫陆重重挺好的?!?


    “……”


    “叫重陆陆也不错,你觉得呢?”


    “……”陆轻轻终于开口,“我觉得我们可能会有生殖隔离?!?


    “……轻轻,不要煞风景?!?


    一人一鸟一边说着不着边际的话,一边迎着落日飞翔着,跃过千山茫茫,碧海深深,似乎永远也不会有止尽。


    ——全书完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