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拔刀相助


    楚梦寻的瞳孔微微的缩了缩,难以置信的开口:“妖狐复活了?”


    “嗯?!痹平跣蹇雌鹄春芷骄?。


    楚梦寻愣了许久:“他怎么做到的?”


    云锦绣道:“还没来得及问?!?br />

    楚梦寻看着她,终于觉察出哪里古怪了。


    她太平静了,根本不像是久别重逢才有的模样。


    他面色有些臭:“你倒是很平静啊?!?br />

    云锦绣道:“我这种见惯大风大浪的人,悲欢离合早已看淡,你这种没有感情的人,是不会理解的?!?br />

    楚梦寻:“……”居然说他没有感情!


    这个无情的女人,是怎么好意思说他没有感情的!


    为什么觉得好生气!好恼火!好郁闷!


    云锦绣拍拍手:“织魂灯在你手里,先给美姬聚魂吧?!?br />

    楚梦寻脸色冷冷的:“为什么先给她?”


    云锦绣道:“说你没感情,你还真是没感情,美姬为了你,自爆身亡,试问这世上,哪个女子能为你做到这般?”


    楚梦寻没说话。


    云锦绣看着他,良久道:“至少为你,我做不到?!?br />

    楚梦寻身子一滞,蓦地抬头看她。


    云锦绣也看着他,“之前,你说我们是一种人,我也觉得,可后来,我发现,我们依然不同。在感情的选择上,我从不迷茫,爱了就是爱了,喜欢就是喜欢,一旦倾心,便再也不会放手。而你,在感情上,迷茫了,你不知道自己对我究竟是个什么感情,我来告诉你答案……你对我,只是喜欢,只是相见恨晚,却不是爱?!?br />

    楚梦寻看着她,没有说话。


    云锦绣道:“看清你自己的心,也请珍惜美姬的情,我们,还是当初的我们?!?br />

    楚梦寻觉得云锦绣误会自己了,可似乎,说的也没有错。


    他对她的感情,一直在可控范围。


    他自小,对什么事,都喜欢保持在可控范围之内。


    他终究不是君轻尘。


    亦或者说,他对她,感情终究不够深。


    楚梦寻陷入沉思中许久,待回过神时,云锦绣已然不见踪影。


    他怔了怔,目光落在织魂灯上……





    云锦绣回到正殿时,才发现众人各个神色严肃。


    豆儿正趴在门外,偷偷往里看,琴棋书画四姐妹,正低低的说着什么。


    云锦绣目光扫了一眼众人,微微一顿,开口:“都站在外面做什么?”


    “锦绣,你回来了!”琴棋书画立刻跑了过来,“锦绣,你知道妖狐复活了吗?”


    云锦绣点头,“他人呢?”


    “方一出现,便被家主叫进去问话了,这么好半天了,也不知道里面怎么样了?!痹苹?。


    “锦绣,你怎么这么冷静?妖狐复活了,你刚才来,怎么未曾提起?”


    “是啊,这多大的事儿??!我们把八古门都给封了,各界还有许多人在中州城呢!”


    “恐怕瞒也瞒不住了,怎么突然的,就出现了呢!”


    几姐妹心急如焚。


    云锦绣觉得好笑,看来不止她一个,想将宫离澈给藏着掖着。


    她开口道:“你们聊,我进去看看?!?br />

    屋子里的三人,难不成还能打起来?


    最多气氛箭弩拔张点。


    毕竟,对于宫离澈,父亲始终心存芥蒂的。


    云锦绣抱着打太极的念头,推开了房门,接着愣了愣。


    大狐狸在和父亲……嗯,下棋?


    小小狐搬了个小板凳,正神经紧张的看着。


    云江每走一步棋,他的小尾巴就紧张的翘一下。


    云江又走了一步,小小狐忍不住道:“外公,走这里,我们就没退路了!”


    宫离澈懒懒的瞥了他一眼:“观棋不语真君子!”


    小小狐小尾巴微微的晃了晃,坐直了身子,一副真君子的模样。


    云锦绣嘴角微抽,外面都担心飞了,这三个倒好,在这下棋呢!


    云江双眉紧锁,如临大敌的模样。


    怎么说,他也是个老棋手了,居然被对面这狐狸给堵的没退路了!


    简直岂有此理!


    宫离澈一派悠闲,目光懒懒的向她看了过来,不忘冲她挑了下眉。


    云锦绣:“……”


    她轻轻关上门,步子放轻的走了过去,目光落在那期盼上。


    棋局对于父亲来说,确实难了些。


    毕竟同他对战的,是最最狡诈的大狐狸??!


    小狐狸还在一旁指点着,但为了做真君子,只能干忍。


    云锦绣目光不由温柔起来。


    这是,接纳自己的父亲了?


    虽然没有表现出多亲昵来,可她的小狐狸,也不过是外冷内热罢了。


    宫离澈抬手,拉住她的手,轻轻的捏了捏。


    云锦绣只觉过往的苦痛,在此时此刻,都无足轻重了。


    她最爱最亲的人,围坐一桌,岁月静好,管它外面风起云涌呢?


    她不由碰了他一下,扫了道神念过去:让着点。


    可把父亲难为坏了。


    宫离澈亦回了道神念:让了。


    云锦绣:……


    宫离澈:想我了吗?


    当着父亲儿子的面,虽只是神念,云锦绣脸颊还微微一热,却还是诚实回了个“嗯”字。


    他指腹轻轻的摩挲着她的掌心:有多想?


    云锦绣不自在的看着屋顶,这种话,不能换个时间再问的么?


    不过,有多想呢?


    那种心碎心裂的感觉,竟然一下子模糊了。


    都说好了伤疤忘了疼。


    他一来,什么伤伤痛痛,都愈合了。


    过了好一会,她才回:记不清了。


    宫离澈:我也记不清了。


    云锦绣因是站着,只能垂首去看他。


    目光相融,两人相视浅笑。


    小小狐明显感觉气氛不太对。


    他不由歪了下小脑袋,看了一眼相视而笑的两人,觉得自己突然有点多余……


    他眨了下眼睛,目光看向苦苦冥想的外公,莫名心疼。


    对手神念早不再棋盘上了,他老人家,居然还在苦苦冥想。


    太欺负人了!


    小小狐抓起棋子,突然替云江下了一招,目光看向宫离澈道:“到你了?!?br />

    宫离澈一顿,目光在棋盘上扫了一眼:“你下的?”


    小小狐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br />

    宫离澈懒懒的笑:“哪里不平,为父给你抚平?”


    小小狐偏开头,十分清傲的开口:“不需要!”


    云锦绣哭笑不得,从何来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这孩子,脑袋瓜在想什么呢?


    云江不由拍手大吼:“好棋??!哎?锦绣!你怎么来了?”


    云锦绣:“……爹,我早就来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