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少年抬起头,黑漆漆的眼睛,倒是显得很平和。


    只是那张脸,让君凡好一会恍惚,他才想起这是自己的儿子君轻尘。


    “父亲,母亲,云伯伯来了?!鄙倌旯Ь纯?。


    古樱笑道:“好,我们这便过去?!?br />

    她抬手,碰了碰君凡道:“儿子与你说话呢,怎么发起呆来了?”


    君凡蓦地回神,笑道:“这不是很久没见了嘛,险些不记得了?!?br />

    少年目光微动了一下,开口道:“父亲安然回来,不宜过度劳累,儿子却在此时举行大婚,着实不孝?!?br />

    君凡抬步走到少年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为父怎能缺席。好了,我要去见你云伯伯了?!彼蛋?,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抬步向外行去。


    古??戳松倌暌谎?,给他使了个眼色,也快步的跟了上去。


    看着君凡和古樱的背影,少年站在那里,沉思了一会,刚要走出去时,一道绿光出现在他面前。


    少年身子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待看清面前的身影时,目光微微的变了一下:“你来干什么?”


    绿光消失,小草缓缓的现出了身形,她一抬手,莹绿的光芒便缠到了少年身上。


    “主人虽篡改了你与君轻尘的星运,但情感上的东西却是有些难以遮掩的,我的小主人已经有所察觉了,我需要在你身上再设个幻术,你也小心不要露出马脚才好?!毙〔菥采?。


    少年道:“左右不过是个替身,人都是善忘的?!?br />

    小草道:“做好替身,彻彻底底的将你当做君轻尘而非优纪,便是对你自己最大的救赎?!?br />

    “优纪……难得你还记得这个名字?!?br />

    小草看了他一眼,却未多说,施完术法转身便走。


    优纪却上前一步道:“为什么选中我?”


    对于那个人来说,想要找一个替代品,不是很容易的事吗?


    为什么最后,却找了他?


    为什么要他代替君轻尘活下半生?


    小草步子一顿,开口道:“主人保留你原本的记忆,是想告诉你,不是谁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何况,当年的耻辱柱是云锦绣摧毁,是她无意的举动,挽救了你的灵魂。你便当做报恩吧?!?br />

    优纪微微的睁大了眼睛,好一会他方开口:“君轻尘现在还活着吗?”


    小草道:“你只需知道,君轻尘再也不会回来做君轻尘了?!?br />

    小草没有再多说,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优纪却站在原地,呆怔怔的久久回不过神来。





    星河。


    云锦绣微微的握紧拳头,感觉力量在经脉里激荡呼啸,跳动的咒火,灵动的游走在指尖。


    每日每夜的修炼,总算是将咒火练习的熟练些了,至少再出手,她可以保证绝大多数的情况下,不再伤到宫离澈。


    云锦绣抬起眼睫,看着不远处氤氲的温泉,吹雪谷被她特地护住,才没在这一场颠倒的乾坤里受损,宫离澈也疲惫不堪,此刻泡在温泉池里,一手支着额角,不知道在想什么。


    云锦绣起身,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探头一看,却见他正闭着眼睛,居然睡着了。难得她能将妖狐也给累到筋疲力尽了,实在是那扭转乾坤对她本人没有什么影响,而宫离澈却要在那巨大的压力下,保持着战斗力……好在,这些日子的练习,倒是让他适应了扭转乾坤的环境,这对于他来


    说,却是件好事。


    云锦绣蹲下身子,微微歪头,看着他闭合的眼睫,被水汽氤氲的湿漉漉的睫毛和唇瓣,越发显得鲜艳。


    云锦绣不由抿起了唇角,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


    之前与咒怨对决时,她还是有些紧张的,以至于宫离澈干脆直接与她怄气,来转移她的注意力,亦或者他是真的火大,索性毫不客气的给她摆了一回脸色。


    可这一次,她却丝毫的不紧张,即便他们要面对的对手,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即便她的实力,还没有踏足世界的顶端,可……只要与他一起,就够了。


    云锦绣抬手,悄咪咪的摸了摸他的狐狸耳朵。


    湿漉漉的触感,果然不如平时捏着舒服。


    似乎自他变成了小狐狸开始,自己就染上了捏狐狸耳朵的恶习,这恶习顺便延续到自家儿子身上。


    只是小狐狐变成了大狐狸,她就没什么机会摸他耳朵了,这还是他回来后,自己第一次有机会过手瘾。


    然下一刻,狐狸耳朵便动了一下,云锦绣连忙将手收了回去,拔腿就跑。


    只是人还没站起身来,就被一股力量给扯了过去,噗通一下落入温泉池内。


    水花四溅,云锦绣的身子被一个翻转,下一刻人已被堵在温泉壁和他的身体之间。


    他眼睛还带着几分的困倦和慵懒,发丝在水中微有些打结,湿漉漉的里衣,紧贴着紧绷的身体,这么突然靠近,让云锦绣的神经一下子也跟着绷紧了。


    “好玩?”


    云锦绣紧贴着石壁,有些讪讪道:“难道不是好累?”


    宫离澈眼睫微垂,与她的目光对视,“夫人很希望为夫累一累?”


    云锦绣实在是熟悉他话里的套路,稍有不慎,就是被吃干抹净的下场。


    她话不多说,直接闪人,可事实证明,这简直是异想天开!


    他抬手便揽住了她的腰肢,头微微一偏,便含住了她的唇瓣。


    那唇瓣本就带着丝丝温泉水的湿漉和温热,不容她丝毫反抗的便窜入了她的唇齿,缠绵至深。


    ………


    再睁开眼睛时,天色已近黄昏,云锦绣一下子坐起身,宫离澈却不在。


    她想要下床,身子却有点绵软,运转一变医诀,才觉得身体恢复了些精神,这才出了房间。


    黑无哈哒哈哒的跑了过来,云锦绣披了件衣裳道:“宫离澈呢?”


    黑无往外做了个走的姿势,那模样,懒懒散散的,倒有几分宫离澈的感觉。


    云锦绣只觉好笑,这才缓步向外行去,黑无立刻也跟上了她的步伐。出了星河,云锦绣远远的便看到宫离澈和小小狐一大一小并肩坐在山坡上,一向对着干的父子,此刻看起来却十分的和谐。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