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宫懿心念在那一瞬动了动。


    之前他在街道上刻意的收敛了气息,并没有刻意的探查什么,可隐约的也感觉到了一丝熟稔的东西。


    现在知道那熟稔的感觉是什么了——来自本源的力量!


    这个少女身上,居然有本源之力!


    宫懿道:“你见谁都这么说?”说着,他避开她,继续前行。


    新月微愣了下身,她方才试图通过他的眼睛探寻到些什么,可他目光很清明,也很通透,一瞬间,竟让她看的有些目眩。


    “我听过一个传说?!?br />

    新月转身看着他的背影,“荒古时代,臧夷大败之后,被困牢笼,被放逐混沌之海,你说他死了吗?”


    宫懿的目光微微的深了,可步子却没有半点的犹豫:“这件事,或许新更清楚?!?br />

    新月勾了下唇角道:“新不清楚?!?br />

    宫懿身子一定,转过身来看她。新月道:“臧夷被放逐之后,混沌之海就消失了。新让人找了很长时间,可是一直都没有找到,有人说是臧夷因喝了太多混沌之海的水,身体被融化了。有人说混沌之海下有一条深不见底的裂缝,臧夷从那


    里逃走了!我更相信后者?!?br />

    宫懿道:“既然是传说,谣传的可能更大?!?br />

    “万一臧夷还活着,怎么办呢?当年他与新大战,一败涂地,时间过了那么久,就算是活着也活的很屈辱吧?”


    宫懿不由想到了关于祖神的传说。


    若不是出现了新大陆,他是所有人心目中光辉灿烂的祖神,亦是娘亲敬重怀念的父神,谁能想到,他是新的手下败将呢?


    可即便如此,他创造了六界,他没有给万物生灵划分等级,而是任由他们自由发展。


    相对于新大陆,六界的生存环境,可以说十分的宽松了。


    这或许便是祖神的规则。


    “这不是你我应该担心的事情?!惫裁挥卸嘌?,却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母亲说了,祖神当年是为救苍生献身。


    他固然是失败者,可他的慈悲,他的悲悯,以及他普爱众生的心是不容磨灭的。


    就在这时,宫懿察觉到了一丝的危险,他身形刚要暴退,却是听“嗖”的一声,身子猛地被一张网给拔了起来,与他一并中网的,还有站在他身后的新月……


    突然被网住,两个人都愣了愣,紧贴的身体让两人同时想要往后退一退,可那张网却因他们的挣扎,骤然收的更紧了!


    两人的身体被迫的紧贴到了一起!


    宫懿:“……”


    新月:“……”


    究竟是谁这么缺德,居然在这里设了一张网,最重要的是,两个人之前竟然都没有发现!


    最让人头疼的是,这张网一看便不是普通的网,以他们的力量根本割不破!


    宫懿想烦躁的晃一晃狐尾,可下一刻便忍住了。


    他打小便没有同娘亲,妹妹和雾雨小姨外的女孩子碰出过,怎么也没想到会碰到这么尴尬的事情。


    新月也愣住了,她虽贵为一国之君,却不像是其他姐妹那般,坐拥三千后宫,毕竟她年龄尚小,身边除了扶桑,便再没有更亲近的男子了。


    “这网有些古怪?!毙略驴?。


    “你不要乱动?!惫灿兄植缓玫脑じ?,这张网他居然有种神奇的熟悉感。


    “我没有??!”此刻,却也顾不上什么风度了,只是觉得够倒霉。


    两人蓦地陷入一阵诡异的安静中。


    过了许久,新月方道:“你有没有办法?”


    宫懿没说话。


    之前他还在怀疑这网有些眼熟,现在突然发现,这张网同猪九的那张天罗地网,一模一样!


    按理说,这头猪应该不会那么无聊,跑到这荒山野岭来布下这么一张网,他们却还好巧不巧的正给赶上了!


    宫懿神念一动,禁天虫就扑到了那张网上,用力的啃了下去,可那张看似柔软的网,它根本啃!不!动!


    金叶子也弹了出来,一向所向披靡无往不利的金叶子,居然也砍!不!动!


    宫懿又唤石胎,可石胎居然沉!睡!了!


    所以,如果这网真的是那头猪的,现在除了那头猪,就没有人能救得了他们?


    “你说话???”新月也将自己能想到的办法都试了一遍,可没想到,这张网居然这么的结实!


    宫懿道:“等?!?br />

    新月一口气险些没上来:“等?”


    宫懿嗯了一声。


    新月有些不淡定了,她是一国之君,事务很繁忙好不好!在这里等,要等到猴年马月去?


    若是被她的手下找来了,发现他们的女皇陛下居然被捆在这网里,她还怎么立威?何况还贴的这么紧?


    宫懿神念一动,一片金叶子便飞了出去,接着更多的金叶子涌了出来,努力的将那张网给撑开了一些,虽然网收的更紧了,但好歹网内的空间大了许多。


    新月连忙跟宫懿的身体分了开,往后靠坐了下来。


    宫懿微微扫了一下衣袖,即便那少女退了开,可他身上还残留着一股淡淡得香气,是少女身上的。


    新月陷入前所未有的尴尬中。


    固然,她确实对这个少年有好奇,更有怀疑,就在前一刻,自己考虑的还是这个少年的心机还是城府都比想象的要深要缜密,可这一刻,脑子直接的就变成了空白。


    不知道是他衣裳的缘故,还是他本就是个体寒的人,总之措不及防的撞上去时,她觉得凉凉的。


    那丝凉意现在还留在脸颊上,怎么都挥之不去似的。


    新月蓦地将脸偏了开去,任由那尴尬的气氛萦绕在周围,以至于林子里的一草一木一虫的动静,都变得清晰可闻了。


    “你(你)……”


    就在这时,两人突然同时开了口。


    宫懿眨了下眼睛,目光看向新月开口道:“你先说?!?br />

    新月道:“你说等,是要等到什么时候?”


    宫懿道:“那就要看这张网什么时候能收走了?!薄澳遣皇怯朊凰狄谎??”新月打了打衣裳的碎屑,站起身来,查看着那些被撑开的网,可很快的她就被那些金灿灿的叶子给吸引了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