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新辉的脸色微微的抽了一抽,正想问这突然出现的是谁,接着便听这女人冷笑了起来:“割的动吗?”


    新辉脸色阴沉:“滚开!”


    云锦绣绕着他走了一圈,而后伸手将他手里的匕首给拿了过来。


    那是一把十分精致小巧的匕首,材质很特殊,手指敲在上面,是极为沉闷的声音,听上去却半点不像是金铁之声。


    还别说,那藤蔓居然被割出一道细口出来。


    云锦绣道:“刀口很锋利嘛?!?br />

    她将那匕首落在了新辉的脸颊上,轻轻的磨了一下,勾起唇角开口:“若是割在身上,一定很疼吧?”


    新辉从来就没吃过这种亏,更别说是被人如此威胁了。


    其实他也实在不必妄自菲薄,他这般轻易的被捆绑起来,全不过是因对他出手的,是站在这个六界顶端的强者——武帝!


    当然,新辉也不会想到,站在这个六界顶端的强者,居然是一个女子!


    “女人!你惹怒我了!”新辉勃然大怒,神念一动,强劲的力道就向云锦绣抽了过来。


    云锦绣一扫手,那力量就被击的粉碎。


    新辉面色一变,看向云锦绣的目光充满了难以置信!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随随便便的出现一个人,实力都是如此的强悍!


    这个六界,究竟是强大到了何种地步!


    要知道,在上重天父神众多的子嗣里,他的实力是最为拔尖的其中几个!


    可自从来到这里,自己便一直的在受挫,他至今还没有遇到一个比自己弱的对手!


    这简直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云锦绣冷嘲的笑了一声,没收了他的匕首之后,又看了一眼虚空神色凝重看着自己的众人,她这才身形一动,转身离开。


    看到去而复返的云锦绣,美姬不由道:“那个被定在半空的真的是新辉?”


    云锦绣点头道:“不是他还能是谁?”


    “来势汹汹的,怎么到了你们手里就这么弱了,在新大陆向是这种身份的人物,所有人见了都要跪地磕头迎接的!”想到自己新大陆的那段日子,美姬不由有些郁闷的开口。


    只有真正的经过两个世界的自己,才知道这两个世界之间的真正差别吧?


    比起六界来,新大陆活着的人,细细想来,活的真是痛苦。


    云锦绣道:“那便是新统治的道?!?br />

    当年新打败了父神,若是有一日,他们对上新,又会面临着怎样的结果呢?





    魔王宫。


    魔情走到魔翎房间外,一瞪眼睛道:“小爵爷人呢?”


    那魔人立刻走了过来:“回大王,小王爷还在房间里歇着呢?!?br />

    魔情哼了一声:“准备在房间里歇到什么时候?”


    他上前一步,一下推开了房门。


    房门顿时涌出一股洗澡水的味道,他进去一看,却是见魔翎正泡在水里,一脸的生无可恋。


    魔情上前一看,他的身体都泡的发白了,不由脸色一抽怒声道:“什么时候,你这么喜欢洗澡了?”


    魔翎抬起眼皮看了自己叔叔一眼,有气无力道:“叔叔,我是个爱干净的人?!?br />

    “我有份重要的文件需要你去冥帝那里走一趟,赶紧穿衣服走人!”魔情皱眉开口。


    魔翎一听冥帝两个字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我不去!我一辈子也不往冥王宫去了!”


    除非他疯了!


    只要去冥王宫,必然就能遇到冥决,一想到那个丧心病狂的混蛋,魔翎就恨的牙痒痒!


    魔情以为他还在为之前与冥决的事生气,怒声开口道:“你跟冥决的事,冥帝已经跟我解释了,说那晚只是你们一起醉酒,并没有发生什么出格的事,冥决都不在乎了,你还耿耿于怀什么?”


    魔翎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不由掏了掏自己的耳朵,难以置信道:“什么?冥决不在乎了?”


    踏马的他当然不在乎了!


    自己被他干了几次了!


    要不是自己珍爱生命,这会早跳河自杀了!


    现在他倒是装出一副释然的样子来,他的脸呢!


    魔翎跳出浴桶,扯了个干净的袍子穿在身上,满身的拒绝之意:“叔叔,他不介意我介意,本小爵爷的名声都被他败坏了,这辈子老死不相往来吧!”


    魔情被气了一下。


    魔翎父母去世的早,自幼便是他一手来养着的,他忙于事务,有时候难免的就疏忽了几分,这才养成他有些散漫的性子。


    但事虽如此,什么时候这混账这么爱惜自己的名声了?


    “风流纨绔,你还能有什么好名声?”魔情哼了一声,“别再胡闹了,这封急件必须得送过去?!?br />

    说着,他将那信件放在了桌子上,也不同魔翎废话,直接转身就扬长而去。


    魔翎:“……”这是自己的亲叔叔吗?


    自己的侄儿都快被人给干死了,他居然还亲手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信是打死也不会去送的,但叔叔交代的事情却不能不办。


    魔翎边穿衣裳边思考,过了好一会,他才想出个法子,直接拿起那信件,向天宫掠了去。


    云锦绣陪着美姬闲逛完刚一回来,便看到魔翎跑了来。


    她不由仔细的盯着魔翎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的此时的魔翎与之前的魔翎不太一样了,至于是哪里不一样,她竟然一下子说不上来。


    魔翎被云锦绣盯的有些发毛,不由郁闷道:“你盯着我看什么?”


    他刚泡完澡,脸可白着呢!


    云锦绣道:“你这个时候来干什么?”


    魔翎连忙将她拉到一边,神秘道:“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云锦绣微微挑眉:“你且说,同不同意再决定?!?br />

    魔翎一个趔趄,十分无语道:“叔叔这里有一封急件让我送到冥王宫去,可那地方我是绝对不能去的,所以你能否帮我将那冥帝给叫到天宫来?”


    云锦绣嘴角一抽:“冥帝的事务十分繁多,你却因一份信件就牢他跑一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魔翎道:“我是说真的!”


    魔翎不断的磨着她,开始说各种奇葩的理由,云锦绣本不想搭理他,可实在耗不过她,便直接叫了一个仆使过来,让人去把冥决叫了来。


    魔翎一听险些晕掉,将信件往她手里一塞道:“务必将这封信交到那混账的手里,我便先行一步了!”


    他跑的比兔子还快,云锦绣不由有些无语。


    什么时候,魔翎这么惧怕冥决了?


    之前两人不是打的不可开交吗?


    魔翎一路未停,直奔魔王宫,他准备再过个几日,自己就去寻个地方云游去,这辈子就离那冥决远远的,这般想着,魔翎便看到迎面走来了一道身影,他先是一愣,接着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越是不想见到的人却偏偏的见到!


    锦绣不是刚让人去叫他吗?冥王宫距离天宫有好大一段距离吧?怎么那冥决说出现便出现了!


    魔翎也不与他照面,只当做没看见,寻了个方向便继续的向前行去,只是还没走几步,便听到身后的声音传来:“小爵爷,冥决殿下就劳烦您来引路了?!?br />

    魔翎一个踉跄,偏头看向冥决身侧的神仆,嘴角抽搐道:“这混蛋自己不知道路吗?”


    神仆尴尬着笑道:“殿下看来是不知道?!保?br />

    说实话,这神仆也觉得冥决有些无理取闹。


    天宫又不是来了一次两次了,干嘛非得让他带路啊,他这等实力的,难不成连路都不找到?


    但是他又实在不敢质疑冥决的话,只得将魔翎给叫住了。


    魔翎十分不爽,也不多说,直接就是拒绝带路,抬腿就走。


    冥决偏头看了那神仆一眼道:“你下去吧,本殿由小爵爷带路就可以了?!?br />

    神仆立刻眉开眼笑的退了下去,魔翎心下不妙,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十分没有风度的拔腿就跑。


    他的速度不算慢,可身子还没窜出去,下一刻直接就被冥决给抓住了。


    魔翎只觉全身一寒,二话不说直接出手。


    他实力虽然不算高,但也不算低,这么突然一拳砸出,力道还是十分恐怖的,冥决早有防备,身形极快的快速闪躲开来,而后突然便探身,直接咬在了魔翎的唇上。


    魔翎:“……”


    魔翎的内心简直是崩溃的!


    什么时候自己堂堂男子汉居然变得这么弱不禁风了!


    只是平时碰到对手,谁会防御对方的偷吻??!且对手还是个大老爷们!


    魔翎脸色阴沉,咬牙切齿的开口:“冥决,你踏马给我放尊重点!”


    冥决冷笑:“干都干过了,还要什么尊重!”


    说着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捆起魔翎就走。


    魔翎忍无可忍,体内力量爆涌出来,再次出手,可还是被冥决轻易的就躲避开来。


    “你若再挣扎,信不信我在这里干了你!”冥决毫不客气的威胁!


    魔翎脸色抽搐:“你什么时候开始好这口了!是女人不够多,还是不够玩!”


    冥决道:“不如你好玩!”


    魔翎:“……”


    说好的一定要好好修炼呢?


    可细细一想自己这几天除了生无可恋,好像就没有做过别的!从明天开始,自己干脆直接闭死关,还云个屁游!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