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第二百零一章 殷勤狐狸


    趴在桌子上,有些懒散,便是连耳朵也软软的垂着,受伤的那只,还挂着彩。


    她呵斥的话没说出,却抬脚踢了他一脚,没好气道:“滚床上去睡!”


    他有些迷蒙的睁开眼睫,软软的说了句什么,云锦绣没能听清,眼见他没有动弹的意思,只好抬手将他拉了起来。


    他没有骨头似的,整个人靠在她身上。


    云锦绣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想将他扔出去,可下一瞬,额头却轻轻的落下一个吻来。


    微凉。


    轻柔。


    “本座若是死了,冷漠的你,也没什么不好?!?br />

    声音轻若晚风,漫不经心的,带着几分自嘲。


    云锦绣的背脊突然便一僵。


    上古距离现世有多远,她不知道,可从上古活下来的,又怎么会死?


    她突然的便将他一松,有些恼火的往前一推,原本所有力量都在她身上的人,便“噗通”一声,摔在地上。


    宫离澈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云锦绣冷冷道:“今晚,你睡地上!”


    宫离澈:“……”


    这个夜,莫名其妙的安静。


    外面甚至没有打更的声音。


    她一向喜欢静的,可在这无边的黑暗和寂静里,她觉得有些恐慌。


    这恐慌,像是幼时父母争吵后的宁静,暴风雨来临的前夜,她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已经过去那么久了,那种感觉,还是深入骨髓。


    她全身发冷,觉得生命的热度,都像是要离自己远去。


    然后……


    一个温暖的怀抱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云锦绣从那种濒死的感觉中蓦地睁开眼睛,骤然对上宫离澈控诉的眼。


    “呐呐,地上冷!”


    云锦绣:“……”


    “不信你试试?”


    云锦绣:“……”


    “本座怎么忍心你去试?我们不如挤一挤?”他晃了晃大尾巴,凑到她脸前神色惊恐:“其实……本座怕黑?!?br />

    云锦绣:“……”


    她还未回神,他已挤了过来,原本空旷的小床立刻显得拥挤,他将她塞入怀里,整张脸埋在她的脖颈道:“臭丫头,你说这世上会不会有鬼?”


    一只活了不知多少岁,缺了生魂还能存活的狐狸,居然问她世界上有没有鬼?


    她倒想知道他究竟是什么鬼!


    “好怕怕!”他真的害怕似的,将她抱紧。


    云锦绣忍无可忍:“宫离澈,你马上给我滚下去!”


    “不要!”他努力往她脖颈里拱了拱,毛茸茸的耳朵蹭的她无比痒。


    “不要你个大头鬼!”云锦绣也忍不住爆粗了。


    他轻笑:“脑袋装满了你,头不大才奇怪?!?br />

    云锦绣被勒的快喘不过气,却无力反驳。


    她……还不如静一静!


    “暖和了吗?”良久,他轻轻开口。


    云锦绣蓦地滞住。


    她大约性子冷的缘故,身体也冷冰冰的没有温度,冷的久了,便也习惯了。


    然此时此刻,她被温暖环抱,那温度,一丝一缕,进入她的肌肤,令人想深深的陷入沉睡。


    这般想着,眼皮也沉了下来,酣然入梦。


    久久的没有得到回应,宫离澈微微垂睫,看着怀里的人。


    眼睫紧闭,眉目舒展,睡的安恬。


    他细细的看着她,良久浅浅一笑,下巴落在她额头,贴着她也闭上眼睛。


    ×


    云锦绣许久没有这么酣畅淋漓的睡过了,以往,即便她沉睡着,也始终保持着警觉性,这一次,却毫无警惕,是以醒来时,感觉到腰上环抱的爪子时,整张小脸都寒了下来。


    脑海里杀了千军,抬睫触到他的睡颜时,顿了三秒,而后偏开视线,挣扎着坐起身。


    他下意识的将她抱住了。


    云锦绣咬牙:“我去修炼,你想当靶子?”


    他立刻将手松开了,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云锦绣不明其意:“想被打脸?”


    “亲一口嘛?!?br />

    云锦绣搭理他才见了鬼,起身便走,他却一把将她抱了,按在她唇上,用力的亲了一口,软声道:“愉快的去修炼吧,心肝?!?br />

    云锦绣佩服的是,这混蛋自始至终都没睁开眼睛,一套动作去做的行云流水!


    懒得搭理他,云锦绣下了床榻,推开轩窗。


    天际将露鱼肚白,整座石城还拢在一层淡淡的薄雾中,云锦绣深深吸了一口气,身形一掠,悄无声息的掠了出去。


    宫离澈抱住被子,嗅着她的气息继续睡,唇角眉梢,皆是温柔,然下一刻,房门突然被人踹开。


    “老大,我昨天亲眼看到那个臭小子进了这里!”


    冲进来的一伙人中,一个面色狰狞的男人咬牙切齿的开口,正是昨儿石坊的王麻子!


    众人左右看了看,最后视线定在床榻上人影上,互相使了个颜色,陡然拿起斧头,便向那人砍去。


    躺在床榻上的人,终于坐起了身。


    皓雪般的衣袍,好似天边的流云,懒懒散散的姿态,似大睡未醒,长长流泻的银丝,在晨光里,流溢着绚烂的光泽。


    他低垂着头,眉目皆掩盖在长长的刘海里,可即便如此,冲上来的一群人也看得呆住。


    还是王麻子率先回过神,他扯着嗓子大叫:“小子,你以为你换了一身行头,老子便不认得你了?”


    垂首的人,缓缓抬睫,绝艳的脸上,布满了嗜血和不爽,眼角眉梢近乎邪魅的挑起:“没看到本座在睡觉吗,找死的!”


    ×


    云锦绣修炼回来时,微微的出了汗。


    她方一踏进房间,便感觉似乎哪里不太妥,可四处看了一眼,与离开时却并未异样。


    一块干爽的毛巾递了过来,宫离澈晃着尾巴,甜腻腻道:“心肝,洗洗用早膳了哦?!?br />

    云锦绣瞥他一眼,视线下意识的滑过他擦伤的耳朵,伤口并未恢复。


    狐狸的自愈能力比她想象的要差,要不要弄些药膏给糊上?


    这般想着,她擦了擦细汗,走到餐桌前。


    早膳比她昨晚吃的要丰盛许多,每一道都写满了精致,她虽不挑食,可看到如此如此精致的食物,还是胃口大开。


    抬手刚要去拿筷子,一个爪子探过来:“先洗手?!?br />

    云锦绣:“……”


    他拉着她,温亮亮的水,冲洗着手指,云锦绣有些心不在焉的看了他一眼。


    今天的狐狸,是不是有些殷勤?


    平白无故的,这么殷勤做什么?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