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宫离樰难以置信的将他盯着:“三件事……你就算为她做一百件事,她也不会放过你,放过我们的!”


    宫离澈没有说话,对于他来说,一年的时间,足够。


    “我不同意,我也不会让你们成婚的!”宫离樰觉得心里难受极了。


    她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他怎么都无法接受,她嫁给了自己的大哥!


    宫离樰怒视着宫离澈,而后抬步,直接跑了出去。


    宫离澈目光落在两只小狐狸身上。


    雪白的小狐狸,失去了往日的活力。


    他仔细的给他们检查了全身,可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可不知道为何,两个孩子一直在睡。


    他们的体温,他们的身体都是正常的,可为何一直的陷入沉睡?


    “大王,有急信?!?br />

    门外,一道身影出现,快速的将信件呈了上来。


    宫离澈随手将信件接了过来,看了一眼脸色便冷郁起来,“信件谁打开的?”


    那人低声道:“回大王,老夫人吩咐,大王所有来往的信件,都要经她过目……”


    宫离澈冷笑一声:“以后本座的信件若是再擅自开启,你们都滚下去领死吧!”


    那人不敢吭声,只低低的垂着头。


    宫离澈这才拆开信封,看了一眼,却见上面只写了几个字:“梅花树下,观夜雨?!?br />

    宫离澈只觉的心脏一下子被攥住了。


    他与妻子,在梅树之下结亲,再次相遇,却是在夜雨镇。


    短短七个字,竟说不出的冷静,又有种别样的心酸。


    宫离澈随手,将信纸蹍成细粉,而后抱起两只小狐狸,便向前行去。


    只是步子刚一迈出真元境,身后便跟上了数道身影。


    宫离澈并未理会,一个闪身,便不见了踪影。


    那几人面色一变,再想去追,却哪里追的上?


    夜雨镇,雨岛。


    云锦绣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物,纵使她用了易容术,可脸上的伤疤却怎么也遮掩不去,这个时候,她反而不如用最简单的易容术去遮掩了。


    只是,为何要遮掩呢?


    那个即将要嫁给自己夫君的女子,对自己下了如此重的手,这个时候,她还要为她去遮掩罪行?


    云锦绣唯一担心的是,她这个决定,会不会让宫离澈愤怒,失去理智。


    如果对手足够强悍的话,他们除了理智,别无他法。


    云锦绣静静的坐在游船内,她的大哥,就站在不远处,一袭白衣胜雪,手握着一把油纸伞,如同落入凡尘的仙人。


    那般的姿容,引得无数女子频频回首。


    落梅无声,萧萧的夜雨,打湿梅树。


    小龙从沉睡中苏醒,看到熟悉的环境,不由蹭了蹭云锦绣的手。


    云锦绣没有说话,只静静的等待着。


    她有预感,这一次的见面或许会改变些什么,可就算是改变,她也只能去面对。


    “小妹,二哥能做点什么?”地焰又凑了过来。


    他恢复了以往的厚脸皮,不断的在云锦绣面前刷着存在感。


    云锦绣原本想将他打发了,想了一下又道:“站在这里就好了?!?br />

    她双手撑在靠河的栏杆上,心平气和的与地焰说着话,就好像这随处可见的路人。


    正在这时,一道身影自远处掠来,片刻之间,已然出现在天泽面前。


    云锦绣的目光一颤,视线蓦地看向他手里的两只小狐狸。


    宫离澈视线看着天泽,似怎么也没有想到,但很快的就平静了:“你来做什么?”


    天泽看向他怀里的小狐狸,淡声道:“孩子也没有?;ず??!?br />

    宫离澈眸光也落在怀里,“她呢?”


    天泽道:“还是先甩开你周围的眼线吧?!?br />

    他抬手,修长的手摸了摸小狐狸的脑袋:“孩子给我吧?!?br />

    宫离澈道:“一睡不醒,或许被人动了手脚?!?br />

    天泽道:“被动手脚的,可不止孩子?!?br />

    宫离澈目光微变,视线看向他。


    天泽神色依然平静,他手中雨伞一倾,便挡住了两只小狐狸,随手接了过来。


    宫离澈默了片刻:“现在,我们都不是她的对手?!?br />

    “所以,才去与那章天谕成婚?”雨伞如活了一般,自动的在天泽周身悬浮着。


    他的两只手,却轻轻的将小狐狸揽在怀里,冷淡的眉眼里,带了几分的温和。


    天泽随手也将一块木牌递给宫离澈,上面只写着三个字——潇湘楼。


    宫离澈随手收起,这才又将一个空间袋递给他:“东西都在这里,先交给你吧?!?br />

    天泽也不多言,随手收下了。


    宫离澈这才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原地。


    周围的眼线也瞬间消失了大半,然仍有一小部分,继续的窥探着天泽。


    远处,云锦绣看了一眼地焰:“我们也走吧?!?br />

    地焰道:“就这么走开?”


    云锦绣嗯了一声,到处都是那老夫人的眼线,宫离澈这一次出来,这些眼线能快速的找到这里,只能说消息的灵通程度,怕是已经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


    看来,以后的见面,都会变得无比的困难。


    云锦绣若无其事的与地焰走开了,虽然她焦心无比的想要快速的看一看孩子们,可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见宫离澈一面。


    潇湘楼并不算远,房间也是云锦绣早就预定好的。


    她易容本就易的很普通,再加上脸上有疤痕又低着头,实在没什么人会注意到她。


    她很快的推门进了房间,地焰留在楼下,大摇大摆的咬了一壶酒喝了起来。


    方一到房间,一道身影便回过身来,在看到云锦绣时,他目光倏地变了变。


    云锦绣并未恢复原貌,只目光定定的看着眼前人。


    当年的宫离澈,真是天塌下来也不慌不忙的,这世上,好似除了他,就没有他在乎的人。


    后来有了儿女,可她依然能感觉到,自己占据了他生命的绝大多数。


    可现在,他被世事牵绊,他变得不再纯粹,就连他们的感情,也不能例外,跟着掺杂了沙子。


    时间是回不去的东西,再怎么样也回不去了。


    那么,她还爱他吗?


    她还愿意与他扶持着,度过这艰难的时光吗?她还能不能一如往昔的信任他,依恋他?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