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三拜亲友??!”


    三拜来宾。


    感谢他们的祝福,感谢他们曾经给她的感动与温情。


    不会忘,终难忘……


    “礼——成——砰!”


    一声巨响,从天而降。


    流光炸开,气劲横扫而来。


    宾客之席登时大乱。


    云锦绣心头一沉,还是来了!


    她一抬手,喜帕揭开,璀璨的步摇击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云锦绣一抬手,视野里便映出宫离澈的身影。


    本就绝艳的容颜,却因那一身喜服,更显招摇。


    他目光也落在了她的面上,轻轻一顿,旋即便笑了:“心肝真美……”


    云锦绣:“……”现在不是说情话的时候吧?


    他却突然揽住了她的腰肢,轻轻一揽,云锦绣便一个踉跄,撞在了他的怀里。


    他俯首轻轻的篡夺住了她的唇,丝毫不管那席卷而来的危险。


    无数人齐齐出手,将那可怕的攻击,阻挡于半空之外。


    云锦绣却是大脑一片的空白,只觉唇瓣相触的刹那,满腔的柔情,尽化成水。


    缠绵悱恻的长吻,让她许久许久之后才惊然回神。


    他却松开了她,附在她耳侧低低道:“礼成?!?br />

    云锦绣微睁着双眸,轻轻的看着他,看着她的大狐狸,看着这个从最初相守至今的男人。


    感情原来也是可以越久越醇香的。


    云锦绣缓缓轻笑,“礼成?!?br />

    虽然早已心倾彼此,生儿育女,可在这一刻,她才突然意识到礼成的意义。


    他们的婚姻,是在父母,师长,以及亲友的见证下而成。


    他们的感情,因他们的祝福而显得可贵。


    他们的心意,因无惧于世俗的眼光,方显坚贞。


    一切一切,都是值得的。


    连墨击碎结界的那一刹那,才觉得自己是陷入了妖狐的陷阱。


    就是一个陷阱,一个让他犹如万剑穿心的陷阱。


    即便知道他们早成夫妻,可亲眼看到这一幕时,他还是无法忍受。


    他以为自己是可以等的,等着云锦绣对他回心转意,可等来的,却是他们轰轰烈烈的大婚之礼。


    连墨觉得挺可笑的。


    觉得自己可笑。


    他今天大可以不来的,可没能忍住。


    看着众人如临大敌的模样,连墨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嘲讽。


    他站在高处道:“锦绣,一场婚典而已,我也可以给你?!?br />

    云锦绣看着半空的连墨,眼神警惕。


    连墨觉得那眼神很伤人,比这满眼的红和压制不住的幸福泡泡还要让他觉得心伤。


    他拿出红线道:“结成的红线,是不会断开的,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该走到一起的还是会走到一起?!?br />

    云锦绣感觉手腕隐隐作痛起来。


    连墨想说很多,可终究什么都不想再说。


    此刻的他,就像个小丑。


    被那么多人充满敌意的围观着。


    他喜欢着那个曾经目光坚定却又百般遭受迫害的小女孩。


    他每一天都在心痛于自己的废体,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遭受欺凌。


    他想着?;に?,爱护她,将她当成手心里的宝。


    可他念着的她,不仅成了别人的妻子,还与别人有了孩子。


    他们看起来很幸福,幸福的让他妒忌!


    连墨紧紧的握住那根红线,良久,他开口道:“锦绣,你会为你做出的决定而后悔?!?br />

    云锦绣没有说话,她从连墨眼底的碎芒里,看到了别的东西。


    原以为连墨会大闹一场,然他只是深看了她一眼,转身便消失了踪影。


    危险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多人根本没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云锦绣看向宫离澈道:“他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了?!?br />

    宫离澈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夫人不必忧心?!?br />

    云锦绣道:“我去过离天宫,他的势力不简单,我们以后,要处处小心?!?br />

    她总觉得,因爱生恨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何况,契约婚书和红线都在他手里……


    然众人很快的恢复了如常,又欢呼雀跃起来。


    似在他们看来,那突然出现的连墨,不过是一个籍籍无名的追求者,是以他们很快的又陷入到礼成的欢喜中,气氛又变得热烈起来。


    *


    离天宫。


    所有人都大气也不敢喘的跪在原地。


    连墨停也不停的直接走到大殿中央,旋即转过身来。


    他眼底布满了红血丝,却又夹杂着难以忍受的愤怒。


    “少爷,那个人抓来了?!?br />

    这时有人匆匆来报、


    连墨微微的捏紧了手指:“我知道了,先关押起来、”


    那人领命,立时的退了下去。


    “少爷,妖族族主来了信,答应三日后接受您的邀请?!庇钟腥死幢?。


    连墨道;“按原计划进行?!?br />

    他走到窗子前,目光透过窗户,看向远处云雾缭绕的离山,过了许久方道:“进行,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不要怪我?!?br />

    *


    云锦绣不善饮酒,然宾客之酒,却是必须要饮的,只是都被宫离澈挡了去。


    一番作陪下来,就算酒力极好的大狐狸,也醉了。


    云锦绣将大狐狸送回床榻之时,天色已经黑沉了下来。


    真元境内外,还是一片的热闹,只是众人像是打成了某种统一共识,竟然没有一人来打扰他们。


    云锦绣对着镜子,边摘头饰,边打量着这个寝殿。


    寝殿不大,装饰的极其温馨,每一处都是云锦绣喜欢的。


    正在这时,云锦绣突然被一双手抱住,她还未回神,身子已被人扯了过去,一个轻旋 ,人已被抱入怀里。


    扑鼻的酒气席卷而来,云锦绣不由低呼道:“宫离澈,你醉了,别闹了?!?br />

    头饰还未卸下,环佩叮当。


    宫离澈醉眼迷离的看着她道:“我心里清醒的很?!?br />

    云锦绣道:“清醒,那你站稳些?”


    大狐狸立刻站稳了些,“今晚美景良辰,岂能在酒醉之中蹉跎?!?br />

    云锦绣脸颊微红:“多这一晚不多,你太累了,好好歇息?!?br />

    她话音还未落,人已被他按压在了床榻之上。


    帷幔轻扬,晚月微露。


    摇曳的红烛轻轻摇曳,在室内染上一层浅辉。


    喜服扑陈,越发显得她面如清月,一双眸子也因这晚光染上了一层动人的微光。


    宫离澈静静的看着她,许久方道:“本座心肝真美?!?br />

    云锦绣心弦微跳,这是他今日第二次说了,醒着说一次,醉着又说一次。


    本来很腻的话,可听在耳里,却甜甜的。


    云锦绣道:“我的夫君真好看?!?br />

    或许相处太久了,初见时的惊艳,早已成了习惯。


    然他在她心中,始终保持着最好的模样,谁也比拟不了。


    他却觉得她一句奉承的话,却动听极了。


    一俯身,便深深的吻了下去。


    *


    天还没亮,云锦绣便一下子坐起了身。


    殿内红烛燃尽,月光稀疏,隐约可见殿内凌乱。


    她脸颊热了起来。


    满身华服,一头华饰,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只有发丝纠缠,甚至打了结。


    她悄悄的偏头,却见大狐狸睡的正熟,这才小心翼翼的起身。


    只是脚掌刚一踩下,便觉刺痛传来。


    云锦绣嘴角一抽,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板起脚丫子一看,脚心居然被遗落在床榻上的头饰给扎出血来。


    所以,昨晚他们究竟折腾的什么???


    扎的还挺深的,云锦绣一边吹气一边运行医诀。


    “扎到了?”


    宫离澈突然坐起身,把她脚丫子给抱了过去,果然见脚掌上还有血迹,只是伤口已经快速的愈合了。


    云锦绣见他毫无醉意,突然坐起身来,不由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一缩道:“你怎么醒了?”


    醉成那样,还以为他会睡的很沉呢。


    见她往后躲,大狐狸拿起衣袖给她擦了擦脚心的血:“似乎睡了很久?!?br />

    云锦绣:“……”久吗?


    这漫漫长夜,他也只是睡了一小会儿而已,真的只有一小会啊……


    大狐狸双手撑在她身侧,靠近她,浅声道:“昨晚喝多了?”


    云锦绣立刻点头。


    大狐狸道:“真是遗憾,错过了良辰美景?!?br />

    云锦绣脸色微抽,错过个头??!没看到满地狼藉吗?


    大狐狸轻抿起嘴角:“好在,现在还不晚?!?br />

    说着,直接上手。


    云锦绣缩成一团:“宫离澈,天都快亮了,别闹了!”


    “那才要抓紧时间?!?br />

    云锦绣:“……你不累吗?”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