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第四百七十一章 自作自受


    话音方落,便见一个中年汉子快步的冲了过来。


    云锦绣看了一眼,这个男人,身材削瘦,双颊凹陷,脚步虚浮,实力勉强是武师,可根基却极不扎实,强悍的武者,大约他都打不过。


    他枯瘦的手臂向云锦绣抓来。


    云锦绣体内武力一转,他扑过来的身子连带着那中年妇人一并被弹开。


    中年妇人神色大变,紧接着突然“哎呦”一声睡到在地,大声尖叫:“不得了啦!欺负老年人啦!我的胳膊腿断了!”


    “臭小子!你打伤了我们!还不赔钱!”中年男人脸色狰狞大叫。


    云锦绣看着撒泼的二人,只觉人性这种东西,越是小人物便越是暴漏的明显。


    贪婪、蛮横、撒泼、耍赖,什么人道,什么休养,在他们眼里,通通是屁。


    “够了!”


    人群里,一道身影挤了出来,正是面色惨白的以香。


    她哆嗦着身子,看着地上撒泼的父母,整个人颤抖的,好像是风雨中飘摇的树叶。


    “你们丢不丢人!”以香上前,一把将那妇人拉住,飞快的看了云锦绣一眼道:“你走吧?!?br />

    “??!你这个小贱人!你弟弟都要饿死啦,你死家里不出去赚钱,现在还包庇那个男人!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的良心,被狗吃啦!”中年妇人撒泼大骂。


    以香脸色难看,却死死拉住她低吼:“我赚!我去赚!你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行不行!”


    “你问他要钱??!你要??!你陪他睡了那么多次,你问他要??!”妇人疯了似的就是赖在地上不起来。


    以香身子颤抖:“爹,娘,我没有陪过他一次,你们不要再逼我了!”


    “没有!你陪了这么多男人,你说你没陪过他?那他上次为什么给你钱?”中年妇人大叫。


    以香抱紧双臂,她站在那里,可她的自尊和脸皮,都被丢在地上,任人践踏。


    她原本以为,做了驱魔师,她便可以养活自己,养活这个家,可在那里,她成了一个贱人!现在,每一天,她都挣扎在生与死的边缘,苟延残喘。


    那些被她藏在心底的心事,只能以最丑陋的形势被挑出来,晾晒在众人眼皮底。


    “我死了好了!”以香抬手,匕首落在雪白的脖颈上,眼泪一颗颗的滑落,“我死了,你们就满意了!”


    中年妇人猛地睁大眼睛:“以香,你不能死啊以香,我们全家都靠你了,你死了你弟弟怎么办?你也不管你奶奶了吗?”


    想到自己奶奶,以香眼泪掉的越发厉害了:“你们还记得奶奶?你们把她快害死了!”


    “以香,你快问他要钱??!你要这一次,我们就不要了,以后都不要了!这钱我一定好好的管着,绝对不让你爹拿去赌博了!”中年妇人拉着以香的衣角急声开口。


    以香痛苦开口:“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是只想着弟弟?我也是你女儿,我陪人吃陪人睡被人糟蹋,你们用这肮脏的钱吃喝玩乐,他!还拿去赌博!你们的良心在哪里?”


    “以香,你说这些干嘛??!你快要钱??!你看你弟弟都饿哭了!”中年妇人生气。


    以香冷笑一声,匕首陡然向脖颈刺去。


    匕首划破肌肤,血色氤氲,可却未能更深的刺下去,匕首便被弹飞。


    以香面色一变,然下一瞬,抓着她的妇人便被人一脚踹了出去。


    以香猛地睁大眼睛,蓦地抬头,却看到宫云澈漠然没有温度的脸,那一瞬,心猛地被拉紧了。


    云锦绣微微凝眉,这些事,她委实不愿理会,但终究还是出手了。


    “这种累赘,死了就清净了?!痹平跣逄?,那中年男人亦被无形的力量拎了起来,他“啊”的一声惨叫,拼命挣扎起来。


    “杀人了!要杀人了??!”那妇人被一脚踹的吐血,一见中年男人被拎起,猛地大叫起来。


    云锦绣抬手一握,只听“噗”的一声,男人变成了一团血雾。


    以香已完完全全的睁大了眼睛,忘记了反应。


    “孩他爹!”中年妇人惊恐尖叫,然下一瞬,她的身子也被拎了起来。


    “云澈!”以香终于反应过来,他们再不济,也是她的父母??!“不要!”


    “以香!快救我!快救我??!我们不要他钱了!”中年妇人险些吓破胆,她拼命的挣扎,可身子却被悬在半空,不上不下。


    “云澈,放了我娘?!币韵闵锨凹鄙?。


    “坏人!坏人!你杀了我爹!”以香的弟弟大哭着扑上来,捶打着云锦绣的身子。


    “以淮!”以香面色一变,忙上前就要将以淮抢回,可下一瞬,那孩子也被拎了起来。


    中年妇人脸色猛地大变:“以香!快救你弟弟??!你这个没良心的!要不是你勾引男人,你爹也不会死!你弟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以香面色苍白:“云澈……”


    云锦绣随手一扫,正叫嚣的妇人亦成了血雾,而她的眸子却始终冷漠的没有温度。


    家人存在的意义不是给予温暖吗?


    这种丑陋的羁绊,不如斩断!


    “啊??!好痛!我好痛!”以淮大哭起来。


    以香身子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云锦绣面前:“云澈,求你了,放过我弟弟吧,他还小,什么都不懂!”


    那孩子疯狂的挣扎,手里不知道哪里来的石头,边砸以香和云锦绣边大叫:“坏人!坏人!你们都是坏人!”


    云锦绣眸光一瞬幽深。


    那些砸过来的石头,恍然间,让她似回到了过去。


    当年,那些孩子,也是这般,将她推入绝望的深渊。


    掌心缓缓收紧,那孩子也在可怕的力道下,骨骼发出可怕的声响。


    “云澈!我求你!”以香“砰砰”的磕头,直到额头磕出了血。


    云锦绣冷冷看着以香,这个女人之所以如此狼狈,如此千夫所指,又能怨得了谁呢?


    懦弱,愚孝,自甘堕落……归根究底,不过是自作自受。


    对于这种人,同情这种东西,要来何用?只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罢了!


    云锦绣眸光幽深,接着手掌倏地一收。


    以香倏地睁大了眼睛……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