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雪落不敢细想,也不能细想。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自己的丈夫就在自己的面前坐着,虽说面容有些残疾,可他终究是她法律上的丈夫。雪落真的不想伤害封立昕。


    雪落连连摇头,带着微微的惊慌和失措,“不……没有!我……不可能爱上他的?!?br />

    “是不能爱上他,还是不会爱上他?”没能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封行朗厉声追问。


    不能爱上,或许只是客观上的缘由。比如说她是封行朗的嫂子!


    不会爱上,那就是主观意识上的了!一字之差,这很重要!


    “是不能爱上,也不会爱上!”雪落抬起头来,深深的凝视着轮椅上的‘封立昕’??伞饬㈥俊床幌敫姓庋亩允?。所以他侧开了目光。


    隐约间,雪落感觉到了男人的怒意。因为他缠着自己发际的手指突然用上了很大的力道。扯疼了她的头发,迫使她不得不朝他更加的靠近,以减少疼痛感。


    “那你昨晚跟行朗彻夜未归,又怎么解释?”封行朗有些不甘心。带着隐忍的怒意再度逼问。


    或许这一刻,封行朗并不是很在乎这个女人有没有真的爱上自己,只是不想输给那个叫‘方亦言’的男人。


    他可以不爱这个女人!但他封行朗的老婆,身心都必须是他的!


    强盗逻辑!霸道得让人牙痒痒的倨傲之气!有着毁天灭地般的强势!


    看来,封立昕一定是知道了!


    现在想想,自己那天喝的那碗粥……肯定是加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那些东西,会让自己控制不住的去爱那个男人。如果那些绑匪是故意为之,那么封立昕知道了,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立昕,对不起……是我,是我主动沟引了行朗!跟行朗没关系……是我不守妇道!”


    雪落跪直在‘封立昕’的面前,泪眼婆娑。她紧紧的握住男人的手,一遍又一遍的强调着这一切只是她林雪落一个人的错,与封行朗无关。


    封行朗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女人会为自己开脱?!澳恪娓欣视惺裁戳??”


    雪落已经是泪流满面,她抬起晶亮的眼眸,哀伤的凝视着轮椅上的男人,“立昕,不会再有下次了!求你别怪行朗,这一切与他无关!他一直尊敬着你这个大哥!都是我不好……是我耐不住寂寞。是我去勾他的!”


    “你勾他?我怎么不信呢!向来男女这种事,都是男人主动的……一定是封行朗欺负了你!”


    封行朗染怒的面容稍稍缓和了一些,“为什么要替行朗开脱?你真的爱上了他?”


    封行朗所感兴趣的话题,只是想让这个女人亲口承认她爱上了他封行朗!


    可雪落更在乎的,却是他们兄弟之间的情意。她不想因为她,迫使得他们兄弟俩之间有隔阂,或是彼此怀疑对方,痛恨对方。


    如果真有那样的恶果,雪落觉得自己罪不可赦了!


    “立昕,真的是我的错!跟行朗无关!他一直尊重你的!要是……要是你嫌我脏,那……那就跟我离婚吧!”雪落急切的想维护某人。


    离婚?这个字眼显然刺痛了封行朗的耳朵!


    他暴厉一声,“闭嘴!怎么,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离开我?嫌弃我面目全非?还是嫌我给你林雪落丢了脸?”


    “不,不是!立昕,即便我们离婚了,我也会留在封家照顾你的!会一直照顾你!”


    雪落紧紧的握住了封行朗那只疤痕满布的手。急切的想表达自己的想法。


    她是善良的,所以她不会抛弃残疾到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封立昕。


    但她似乎又想坚守着心底那点自卑的,见不得阳光的情感。也许永远都无法说出口,但却真实、鲜活的存在着。雪落欺骗不了自己的内心!


    她也想这见不得光的情感尘封于心底。


    可她担心自己会在照顾自己的丈夫时,心理去想着另外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爱不得的!那样对‘丈夫’封立昕也不公平!不是吗?


    所以,雪落觉得自己跟封立昕离婚后,继续留在他身边,以妹妹,或是以家仆的身份照顾他,会更好,也会更轻松些。


    “可我不嫌弃你!乖乖的当好你封太太吧!”


    封立昕蜷起凹凸不平的食指,轻轻的在雪落的小脸上一蹭而过,再周而复始着这样的单调动作。


    “……”雪落怔了一下,一时间到反而让她无话可说了。


    “你这么维护行朗,该不会是想着急跟我离婚,然后想嫁给他吧?”封立昕悠声问道。


    虽然女人一味的维护自己,已经能说明一些事实了,但封行朗更想听女人亲口说出来。


    对了,还有那个叫‘方亦言’的男人,又是谁?真如女人所说的那样,是她的什么初恋?


    以封行朗的敏锐,并不难洞悉出:这个所谓的初恋,只不过是女人杜撰出来的。


    一个吻都那么涩,还好意说自己谈过恋爱?


    还有那干净得完璧的身体,从里到外,没有一丁点儿其它男人的痕迹。一个小小的触碰和亲允,她都那么的敏感紧张。


    什么阳光开朗,什么明媚得像晨曦,即便只是柏拉图式的初恋!也是不允许的!


    “……”雪落又是一慌。心跳几乎都慢上了半拍。


    好像被丈夫抓住歼情的小媳妇一样,不敢去看‘封立昕’的眼。低垂着头,澄澈的眼眸忽闪忽闪的。


    随后,雪落深呼吸再深呼吸,“立昕,让我进去医疗室照顾你吧!如果你不让,或者还是一直以为我带了某种不良的企图接近你,接近封家……那我们还是离婚好了!因为我这个妻子也没起到一个妻子应该有的作用!只是徒有虚名!”


    “那你到是说说,你这个妻子应该起到什么作用?”封行朗低邪着声音追问。


    “照顾你。难道这不是你娶我的目的吗?”雪落机智的反问。


    “那好……今晚,我给你机会照顾我!但除了照顾……夫妻之间,是不是还应该做点儿别的?”


    正如封行朗所说的那样:有些事,的确容易上瘾。年青的东西,向来美好。不仅仅赏心悦目,而且还鲜美多汁。


    就像眼前的女人一样。更饱满,更情韵。而且还纯净的像一张白纸,任由他封行朗在上面勾勒出自己想要的图案。从里到外,他想怎么愉快就怎么来。


    “那……那你饿吗?”雪落的思想还停留在相当纯洁的地步。她天真的以为,‘封立昕’说给他机会照顾他,指的就是普通意义上的饮食起居。根本就没往不纯洁的方面想。


    要说饿,封行朗还真有点儿饿。那蓝悠悠那个女人折腾得一两天了,却还是没能从她嘴巴里问出那个主谋的一丁点儿信息。


    以封行朗在申城的黑白影响力,不可能对一个残害过他们俩兄弟的主谋一无所知。但从他这几个月的调查情况来看,这个人显然不是本地的恶势力或白势力。而是一个外围的人!


    那封行朗就更加困惑了。一个外围的人,想在申市动他们兄弟俩,那得有多大的能耐???


    对申城的地下消息了如指掌不说,竟然还买通了大量钱庄的人为他做事!足以见得,这个人的财力相当殷实!


    或许殷实的不仅仅是财力,还有自己至今都无法查获的恶势力。


    敢在申城动他们兄弟俩的人,绝对不是个泛泛之辈。


    “有点儿?!狈庑欣实挠α艘簧?。想到女人喂自己吃夜宵的画面,还是有那么点儿希冀的。


    “那我这就下楼盛粥给你喝。今天安婶熬了黑糯米粥?!毖┞淞φ酒鹕砝?,朝婚房的门口走去。


    一听女人又要让他喝粥,封行朗的眉头直皱。他着实不喜欢喝那种太寡淡的粥类。


    但总不能跟女人说:给我拿盘重口味的意式烩面吧?


    其实一切还是很温馨和谐的。贤惠的妻子去给晚归的丈夫下楼拿夜宵吃。


    直到矮柜上的手机作响了起来。这样的温馨平静立刻被打断。


    很显然,那是封行朗的手机。却在房间的矮柜上作响着。说明什么?说明封行朗刚刚一定来过婚房。那他现在人又去了哪里呢?


    雪落猛的回过头来寻着手机的声音张望。刚巧看到‘封立昕’伸过手去捞起了那个作响中的手机。


    如果不是那张面目狰狞的脸和疤痕满布的手,雪落真以为穿着睡衣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就是封行朗!


    无论是从身材,还是动作的敏捷度来看,都跟封行朗极为相似。


    尤其是封行朗去捞拿手机的速度,根本就不像个病重到要靠呼吸机来维系生命的重症患者。


    “是行朗的手机么?他人呢?”雪落条件反射的询问一声。


    封行朗捞过手机的手明显的顿了一下:差点就露馅了!


    要是这个傻女人喊他一声‘行朗’,估计自己就会本能的答应她了??蠢?,小绵羊终究就斗不过他这个大灰狼的。


    “刚刚才跟我呕气呢!应该是离开了。这小子,手机都忘带了!”


    封行朗掐断了执着作响中的手机。雪落在,他显然不能跟这个电话。虽然他已经看到打来电话的是叶时年。应该是有关蓝悠悠那个恶毒女人的事。


    雪落只觉得有些异常。只是不知道异常在哪里。她没吱声,便转身离开了婚房,下楼去给男人拿夜宵吃。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