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 - 阅读记录
        第1107章 还好不是拉臭臭

        突兀的,封行朗感觉到舰体轻微的晃动了一下。

        幅度很小,但封行朗还是能清楚的察觉。应该是遇上突发状况下的紧急制动。

        随后,封行朗便听到了铿锵有劲儿的脚步声。这步伐训练有素,却也紧张微乱。想来应该是验证了他的预料,外面一定出现了某种紧急状况。

        “诺诺,到亲爹这里来?!?br />
        封行朗长臂微勾,便将小东西勒紧在了怀里,“雪落,一会儿你紧紧的跟着我!”

        “行朗,发生什么事了?”雪落微微紧张的问。

        “现在还不知道……但就快知道了!”

        封行朗侧耳细听着外面的声响。

        “亲爹,是不是我混蛋义父来了?”

        小家伙也竖起耳朵来听。除了隐隐约约的脚步声,也没听到什么特别的响动。

        “你希望他来么?亲爹可不希望!”封行朗淡声。

        “这次我义父实在是太差劲儿了!”

        小家伙不满的直哼哼,“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来救我们??!”

        “他老了!”

        封行朗意味深长的淡应?;蛐?,这也是他不再去报复河屯的关键原因之一。

        “义父是老了,可老十二和老八他们不老??!这个老十二,做事越来越差劲儿了!我都不要喜欢他了!我让我义父重新收个老十七当义子好了!”

        林诺小朋友傲慢的说道。那小模样,好似集了万千宠爱于一身。

        不过小东西的确有这样的傲娇资本。谁让他是亲的呢。在血统上,就远高贵了邢十二他们一大截。

        “诺诺,不许这么戾气!你十二哥是你义父的义子,而且比你年长,岂是你能吆五喝六的?”

        ‘哐啷’一声,雪落训斥教育儿子的话还没说完,灵堂的门便被打了开来。

        进来了四个迷彩服,本不宽敞的灵堂便显得有些拥挤。

        “起身!跟我们走!”

        “你们……你们要带我们去哪儿?”

        雪落惊声问。下意识的朝丈夫封行朗的身边贴近了一些。

        “快走!”

        为首的迷彩服并没有跟林雪落解释什么,而是催促一声后,用枪抵在了封行朗的后背上。

        封行朗没有反抗,也没有询问什么。他抱着儿子站起身来,并腾出一条胳膊轻揽过妻子的腰际。

        因为久跪的缘故,雪落感觉自己的腿麻木得都快没知觉了。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

        见迷彩服并没有要将他们一家三口分开的意思,雪落咬着牙关,吃劲儿的紧贴着丈夫和儿子跟上了这些人的步伐。

        下去了两层船舱,又拐上了几拐;即便走的路线不一样,但封行朗还是能认出:这里就是关押自己和严邦的地点。

        船舱门被打开的一瞬间,血腥味加夹着混沌的气味扑面而来。

        还没等雪落跟林诺小朋友反应过来,他们一家三口便被推了进去,随后船舱门便被锁上了。

        “大邦邦?”

        林诺小朋友发现了横躺在地板上的严邦。

        被打得遍体鳞伤的严邦。

        身上的白衬衣几乎被鲜血染了个遍;黑色的长裤更是破败不堪,好在还能遮体。

        严邦听到了脚步声,却没想到被关进来的竟然是封行朗一家三口?

        “嘿……这下我们能凑成一桌儿了!”

        严邦打趣一声,吃劲儿的想站起身来,可晃了几晃,最终只能半坐起身来。给封行朗一家三口腾出更多的空间来。

        “邦,你怎么样了?”

        封行朗将儿子林诺放回地面,便上前来托住严邦的后背。

        “没事儿……就他们那群怂货,奈何不了老子我的!”

        严邦直起上身,尽量的想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没事儿人。

        “大邦邦,你怎么搞的?”

        林诺凑近过来埋怨着,“都被人打成这样了!”

        严邦抹去了唇角溢出的鲜血,努力的朝林诺小朋友挤出一张笑意。

        “诺小子,快过来让大邦邦抱一下……”

        “不要!”

        看到严邦这满身的血污,小家伙嫌弃的退身到妈咪雪落的身后。

        用小鼻子嗅了嗅,小家伙似乎闻到了什么异味,“这里好难闻!”

        “都是你亲爹的味道!”

        严邦忍着疼痛淡淡一笑,“小子,你该不会是连你亲爹都嫌弃吧?”

        “我亲爹的味道才没这么难闻呢……”

        小家伙并不知道这狭小的空间里曾经发生了什么。

        更无法体会被关禁在这里三十多个小时,那是一种怎样的煎熬。

        两个男人,五平米左右的空间;一小瓶水,一盒子白饭,三十多个小时,一身的伤疼……

        “雪落,你坐会儿吧?!狈庑欣饰律?。

        雪落点了点头,便抱着儿子蜷着腿弯在外角坐了下来。

        气氛似乎有些尴尬。

        可落在雪落眼里,却是凄凉无比。

        无论是严邦,还是丈夫封行朗,都是申城贵胄。

        可现在却沦为了别人的阶下囚。被关押在这几平方米的狭小昏暗空间里。

        她看到了角落里的一个瓶子,里面装着不明的液体;

        还有一个空饭盒;那分量,也就够儿子林诺吃上一顿的……

        可严邦跟丈夫封行朗,都是五大三粗的成年男人!

        “姓方的这个老匹夫,竟然连老弱妇孺都不放过!还它妈什么少将!”

        严邦嗤声谩骂着。

        雪落默着,没接话。

        看严邦伤成这样子,应该跟丈夫封行朗没少挨打。

        无论守灵也好,还是来祭拜,关就关了,为什么还要打人呢?

        听到脚步声由近及远了,封行朗这才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苹果,还有几块糕点。没有递送给老婆孩子,而是朝严邦送了过来。

        “吃几口吧!一会儿别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封行朗知道严邦已经是饥饿难忍了。

        “哪儿来的?”严邦问。

        “随手顺来的!祭品!”

        封行朗知道严邦不会介意这些是不是祭祀之物。

        严邦本能的把苹果送至自己干裂的唇边,却在看到林诺小朋友之后,又给递了过来。

        “来,诺小子,大邦邦赏给你了!”

        “我吃过了!这个就给你吃好了!不然你会饿死掉的!”

        小家伙还算懂事。虽说小肚子也不是很饱,但也不至于饥饿难忍。

        “嗯?”严邦又将苹果朝林雪落送过来。

        “严邦,你吃吧。你还要跟行朗一起?;の腋蹬的??!?br />
        雪落是个聪慧的女人。她知道在一个大男子主义的男人面前,说什么话才更能让他接受。

        封行朗刚吃了一口糕点,便噎口得利害,夺过严邦手里推来推去的苹果便咬了一大口。

        又咬了一口后,才还了回去。

        严邦看到封行朗都不顾自己老婆孩子开吃了,便也不再推搡,接过苹果啃了起来。

        因为封行朗知道:他们不会在这艘军舰上呆太久了……

        “诺诺,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一定要紧跟在亲爹身后。亲爹抱着你目标太大,你只能自己跑了。?;ず寐柽?,尽量把亲爹和大邦邦当成你们挡子弹的盾牌,懂么?”

        封行朗知道等的人来了。只是还不清楚他会如何的跟姓方的对抗。

        如果那家伙够聪明,就不要狂妄自大的带人强行登上这艘军舰。要知道这可是一艘有军事作战能力的重型武器配备舰艇?;褂幸话镅盗酚兴氐谋ψ?!

        “一会儿出去?朗,你有计划了?”严邦紧声追问。

        “应该快了吧……”

        封行朗下意识的朝头上的边角瞄看了一眼,“老子实在不想继续待在这个鬼地方了!”

        小家伙连忙问,“是不是我义父快来救我们了?”

        “谁来不重要!”

        封行朗若有所思,“重要的是,他够不够聪明,别把他自己当炮灰就行!”

        “这可是一艘军舰!谁它妈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来劫军舰?!”

        严邦冷幽默一声,“估计除了你亲爹,其它也没谁了!”

        “还有丛刚?!?br />
        雪落淡淡一声。

        不知为何,每每跟丈夫封行朗一起身陷险境的时候,雪落总会想起丛刚这个人来。

        或许丛刚的确是封行朗最能信赖并依托的人。

        一提到‘丛刚’,严邦整个人便黯神了下去。显而易见,他并不喜欢丛刚这号人!

        严邦往船舱壁上贴了贴,一副想逃而不想逃的冷情模样。

        “亲爹,真是大毛虫又要来救我们吗?”

        林诺小朋友满眸的希望之光最瞬间点燃,“还是大毛虫最最利害!”

        记忆中,大毛虫丛刚就从来没有失手过!

        “一条苟且偷生的大虫子而已!有你说的那么利害么?!”

        严邦有些泼冷水似的嗤哼道。

        “必须利害??!大毛虫能从佩特堡里当着我义父和义兄们的面儿把我给抱走……很利害的有没有!”

        小家伙没有能领悟到严邦极度讨厌丛刚的情绪,还在一个劲儿的夸赞丛刚。

        严邦还想开口,封行朗便将一块糕点整个的塞进他的口中。

        “吃你的东西吧!一会儿还要逃命呢!”

        好不容易安静了一会儿的小家伙突然捂住自己的前面站起身来。

        “妈咪,亲儿子要尿尿!”

        “……”雪落蹙眉:这里又没有洗手间,怎么尿???

        “过来亲爹这里!”

        封行朗一边将儿子拽了过去,一边拿起边角里的那个瓶子,“还好你只是要尿尿,要是想拉臭臭,那亲爹可真是要头疼了!”

        “……?。?!”

        小家伙终于知道这个瓶子里装的不明液体究竟是什么了!

        “亲儿子不要尿在这里面!”小家伙嗷嗷直叫。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06-17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3d海底总动员 新疆时时彩后三位的出号规律 福彩18选7qq群 飞艇pk10计划软件 龙之谷手游黑龙第二关怎么过 皇室战争正式版官网 篮球胜分差1-5 25选5走势图 雷恩vs阿森纳 买快乐12能赚钱吗 足球比分即时播报 排列三出号走势图 守望先锋吧两周年 魂斗罗归来新英雄 足彩胜平负让球计算器 20选5走势图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