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白默赶回白公馆的时候,水千浓正领着两个孩子来看白老爷子。


    老爷子最近到是挺岁月静好的。


    没有每日都去医院看望袁朵朵,而是替潜心照顾朵朵的孙儿白默打理着集团的事宜。


    闲下来的时候,老爷子便耐心的等待着。


    等待着成长!


    “千浓……千浓……”


    白默一边叫唤着水千浓的名字,一边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阿默,你找我?”


    水千浓回过头来,温情的看向白默,“你不是去医院照顾朵朵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朵朵想豆豆和芽芽了?”


    “千浓,我们……我们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吧!”


    白默有些喘气,那是因为他长距离奔跑的原因。他说得相当流畅,似乎对自己跟水千浓的婚姻没有任何的留恋之意。


    当时的水千浓,着实的愣怔了好一会儿。


    从白默那迫不及待的神情来看:这个长不大的男人,果然是把婚姻当儿戏了!


    带她去民政局领结婚证时,也只是三言两语;而现在的离婚,他亦说得如此的轻巧利索,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说真的,这一刻的水千浓,一颗已经温热起来的心,被白默如此儿戏的言语给打击得一片冷凉。


    结婚是儿戏,离婚也是儿戏!


    或许从头到尾,这个男人的态度一直都是这么的随心所欲。根本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言。


    “好好的,怎么……怎么突然想到离婚呢?”


    水千浓笑得有些干涩,“是……是我做错什么事了吗?”


    “你没有做错什么事儿!”


    白默上前一步,“是我想离婚了!也必须离婚了!因为我要娶朵朵,给豆豆和芽芽一个完全的家!”


    白默的态度很明确,言语也是相当的简明扼要。


    “是朵朵让你回来跟我离婚的吗?”


    水千浓收敛起了干涩的笑意,淡淡的又问一声。


    “不是!是……”


    白默本想说是‘封行朗’的,可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跟水千浓解释太多。


    “是我自己想跟你离婚的!”


    白默接上自己刚刚的话,“当初我跟你结婚时,已经说好是交易了!现在我们之间的交易可以终止了!我必须重新把朵朵娶回来,给豆豆和芽芽一个完整的家!”


    “够了白默!”


    水千浓厉吼一声。这几乎是她自从踏进白公馆的那一刻起,所发的最大脾气。


    “白默,你想结婚就结婚,想离婚就离婚……你也太把婚姻当儿戏了!”


    面对水千浓的发怒,到是把白默给震惊了。


    “水千浓,你……你干嘛???当初不是说好了:我替你弟弟出资就医,你帮我照顾豆豆和芽芽的么?我们结婚,只是各取所需!”


    白默有些不理解水千浓的突然发怒,感觉水千浓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陌生的女人一样。他都快不认识她了。


    “要是我不肯跟你离婚呢?”


    水千浓在笑,笑得凄楚。


    “为……为什么???”


    白默有些匪夷所思水千浓的拒绝。这还是以前那个通情达理的水老师吗?!


    “因为我爱你!”


    水千浓瞬间就落泪了,掩面哭着跑了出去。


    白默怔愣在原地,有些茫然似的看着白老爷子。


    老爷子依旧沉默是金着。并没有开口帮助孙子白默出谋划策。


    “爸比,Momo老师哭了……”


    “爸比你好凶凶……”


    两个孩子也是茫然不知所措。因为她们几乎从来没有看到Momo老师哭过鼻子。


    “默小子啊,你怎么能把婚姻当儿戏呢?想跟谁结就跟谁结,想跟谁离就跟谁离……你太不尊重别人的感情了!”


    白老爷子微声训斥着白默。不过从他的话意里,还真听不出他是在帮谁。只是就事论事。


    “老爷子,当初我跟水千浓说好是契约结婚的。我替她弟弟出资治病,她帮我照顾豆豆芽芽!我怎么就不尊重她的感情了?!”


    “那你跟人家光溜溜……是几个意思???”


    老爷子一边说,一边示意门口的白管家把两个年幼的曾孙女领出去。


    “什么光溜溜???即便真的光溜溜了,也要你孙子能行才行!再说了,发不发生关系,也影响不了我跟她离婚的!”


    白默嘟哝一声后,便转身跑出去了,也不管书房里的老爷子是不是没把话问完。


    白默是去白家的保险室拿自己跟水千浓的结婚证还有户口本之类证件的。


    在喷水池边,白默找到了独自黯然神伤的水千浓。


    递送到她跟前的,是一张一千万美金的现金支票。


    “这一千万美金,应该够你跟你弟弟今后锦衣玉食了?!?br />

    水千浓没接支票,而是缓缓的侧过头来深睨着白默那张隽秀的面容。


    “白默,你爱过我吗?或是,或是喜欢过我吗?”


    情绪得以自控后的水千浓,温声带凄的追问着白默。白默看了一眼泪眼汪汪的水千浓,轻咬了一下唇角,“这个……怎么说呢,其实我在早教中心见到你第一眼时,就觉得你挺……挺亲切的!感觉你应该是那种很有爱心的女孩儿,会照顾好我女儿豆豆和芽芽


    的。至于喜欢……”


    白默拉长着声音,似乎在判断和对比,“应该是不讨厌吧!后来豆豆和芽芽挺喜欢你的,我也慢慢的开始喜欢你了。不过你别误会,我喜欢你,跟豆豆和芽芽喜欢你是一样的!”


    水千浓又是一阵苦涩的干笑,“你娶我,只是因为豆豆和芽芽!那跟我离婚呢?是为了谁?袁朵朵吗?你还爱着她?”


    白默微微蹙眉,“我也想爱她来着……但挺害怕她生气的!”


    白默撸了撸自己的头,“反正我就是太渣了!不配爱别人,也不配让别人爱!”


    “可我爱你!白默,我真的爱上你了!”


    水千浓抱住了白默,泣不成声的呜咽起来,“你现在要我跟你离婚……我真的……真的做不到!”


    “千浓,你……你别这样!我,我不需要你的爱!”


    好吧,白默这情商,这拒绝别人的方式,还真够另类的。


    一声‘我不需要你的爱’,着实把水千浓再次打入了万丈深渊。


    ……


    夜不能寐,坐立难安;这两天袁朵朵煎熬得真的很辛苦。


    四肢上的烧烫伤折磨得她根本睡不好觉。每天都要抹上好几回药液。


    还有骨折的右腿,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她的行动。


    可袁朵朵还是拒绝了雪落要接她去封家养伤的提议,而是一个人在家做着最基本的物理治疗。


    能用自己的健康换回女儿豆豆的小生命,袁朵朵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只是这后遗症实在是让她苦不堪言。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迷迷糊糊间,袁朵朵觉得自己身上像是有万蚁蚀骨一般又痒又疼。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混混沌沌之间,袁朵朵听到了门外传来两个女儿的叫唤声。


    豆豆芽芽?


    自己该不会是想女儿想疯了,都出现幻觉了吧?!


    “妈咪……妈咪……给豆豆和芽芽开开门……”


    两个小可爱的声音,一声接一声的传进来,袁朵朵努力的睁开了困乏又疲惫不堪的双眼,开始回笼意识仔细聆听。


    “妈咪,开开门……豆豆和芽芽要妈咪……妈咪……”


    是女儿们的声音。


    “妈咪来了……妈咪就来了!”


    袁朵朵立刻忍着身体上的扯裂巨疼,拖挪着还没有完全恢复的伤腿,一步一挪的起身去给两个女儿开门。


    两个女儿,是白默故意带来的。要只是他一个人来,袁朵朵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给他开门。


    而且袁朵朵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康复,还有很多的后续治疗;白默真心担心袁朵朵一个人无法生活自理。


    “豆豆……芽芽……你们怎么一早就来了???”


    弯不下腿的袁朵朵,索性侧坐在了地面前,将穿得严严实实的两个女儿拥紧在怀里。


    “妈咪……Momo老师走了,她不要我们了……”


    “???水老师走了?她,她去哪里了???”


    “豆豆不知道……”


    “芽芽也不知道……”


    豆豆再次抱紧了妈咪袁朵朵,“妈咪不可以不要豆豆和芽芽!”


    “妈咪要你们……永远都要!”袁朵朵微泣的紧抱着两个女儿。


    感觉有些不对劲儿,袁朵朵抬头看向半依在门框上像个守门神一样的白默。


    “白默,水老师究竟去哪里了???”


    想到了封行朗的话,白默缓缓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红本递送到袁朵朵面前,然后也跟着蹲在了地上。


    “什么东西???”袁朵朵从白默手中接过了那个小红本。


    “自己看!”


    离婚证?。?!


    颤抖着双手翻开,竟然是……竟然是白默跟水千浓的离婚证??!


    这祸害竟然……竟然跟水千浓离婚了?!


    怎么,怎么这么突然?


    看到袁朵朵如此惊诧的模样,白默勾了勾好看的唇,有些忸怩的从唇间挤出一句话来:


    “袁朵朵,你想狠狠的……吻我吗?”


    “……”


    ……


    晚餐前,雪落偎依在丈夫封行朗怀里,面带柔笑的看着闹腾中的儿子诺诺和封团团。


    “诺诺哥哥,团团也要玩拼装陆战队……”


    “玩你的芭比娃娃去吧!少来烦我!不然就揍你!”


    小家伙虽然嘴巴上这么说,但对于挤过来的封团团,他还是君子动口没动手。


    “诺诺,团团,别玩了,洗洗手,快来吃糯米团子了!安奶奶做了好多馅的,有水果的,有坚果的……还有肉的呢!”


    餐厅里,传来了莫冉冉的叫唤声。


    “行朗,行朗,我想到了……我想到了!”雪落突然惊呼了起来。


    “想到什么了?”封行朗紧声问。


    “我们闺女的乳名,就叫……就叫米米!”


    “米米?什么米?大米的米吗?”


    封行朗微微惊诧:这是人叫的乳名吗?!


    “是糯米团子的米!”


    雪落神采奕奕的说道,“诺诺(糯糯),米米,团团!多好听!”


    “老婆……你这也太草率了吧!”(尾声完)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