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得寸进尺的败类!简单就是禽兽不如!


    自己没本事也就罢了,就知道威胁自己的亲爹!


    真是个低能儿!


    邢十二实在是听不下去封行朗有恃无恐的得寸进尺。


    恨不得蹦哒出来将封行朗暴揍一顿,但只要义父河屯还活着一天,他便不敢这么去做。


    毕竟封行朗顶着的,可是亲生儿子的免死光环。


    “我要安藤老鬼血债血偿!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干掉他!”


    从目光的博弈中,封行朗应该是占了上风。他清楚的知道:河屯说什么都不会同意自己去给安藤老鬼当干儿子的!


    因为那是活生生的在狠打他河屯的脸!


    河屯是个极度要脸的人!即便是死,他也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去给别人当干儿子!


    “对严邦下手的,并不是安藤!而是墨隐团的残余!也就是吉田的两个老部下!”


    听得出来,河屯有意在为安藤开脱。目的就是不想让自己唯一的儿子去找安藤报仇。


    以山口组的势力,那样的冤冤相报,将会是无穷无尽的。而且山口组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后任的老大必须替前任报完仇雪完恨,才能接任。


    墨隐团的余孽之所以会这般迫不及待的对严邦下手,也是觊觎吉田原先的位置。


    “那我不管!既然安藤老鬼是山口组的老大,我只有擒贼擒王!”


    封行朗有那么点儿无赖的意思。也刚好让他坐在把柄,好好的利用一回河屯。


    有河屯连同任凌远,再加上自己的周密策划,他不相信弄不死安藤老鬼。毕竟这里是申城,并不是安藤想撒野就能肆无忌惮撒野的地方。


    “阿朗,其实安藤并不想对严邦下毒手……他的本意是要让我买他个人情,好将墨西哥城那边的生意让给他!”


    这一刻的河屯,真的是掏心掏肺,他已经跟封行朗兜底了。就是不想看到亲儿子去找安藤血拼。


    “但你却没有买安藤的人情?!” 封行朗反问一声。


    “不错!因为我也巴不得严邦死!一个敢觊觎我儿子的人,死有余辜!”


    河屯冷哼一声。毫不掩饰他对严邦的憎恶。


    “呵呵!”


    封行朗冷笑一声,“你说……觊觎你儿子的人都死有余辜?那好啊……要是我当了安藤的干儿子,那是不是安藤也就死有余辜了?!”


    “邢朗!你这是在故意作贱我这个父亲吗?”


    河屯再次暴怒,“那你也是在作贱你自己!懂吗?”


    “河屯,要是没有严邦,你早就见不到我这个生物学上的儿子了!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非要置严邦于死地呢?!”封行朗也跟着戾气的咆哮。


    “那我也不是很明白:你为什么对严邦次次留情?阿朗,你可是有家室的人!难道你想让雪落知道你跟严邦之间不清不楚的同性恋关系么?”


    河屯这番卑鄙的言论,着实让封行朗狠怔了一下。


    “我只把严邦当兄弟!这一点,我自己的女人会懂我的!用不着你操心!”


    父子俩总是这般针锋相对,针尖对麦芒般的互相攻击对方的软肋。


    封行朗带着怒意离开了;河屯也气得够呛,一个劲儿的在喝茶水来平息自己的暴怒。


    “义父,这邢太子是铁了心要替严邦报仇呢……可他为何又会主动去拔严邦的氧气管呢?这不科学??!”


    见义父河屯没心情搭理自己,邢十二又自言自语了起来,“我懂了:邢太子是想先让严邦干净利落去死!因为严邦这样活着,几乎就是生不如死……然后他也可以安心去找安藤报仇了!”


    “什么狗P的理论?阿朗这有妻有子的,怎么就能安心去找安藤报仇了?!”


    暴躁中的河屯,狠斥了邢十二一句。


    “义父,您别动怒了!一会儿十五放学过来,又要说你脸上添新褶子了!然后又得埋怨我没把您照顾好!”


    邢十二长长的叹息一声,“我发现封行朗这两父子,都是爱迁怒他人的主儿!还是邢虫虫比较可爱……”


    回头瞄了一眼面容阴沉沉的河屯,邢十二打住了后面‘给我做干儿子’的话。


    ……


    封行朗试图作贱自己去给安藤当干儿子的举措,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三天后,在河屯的重重逼迫,和衙门任凌远的围攻施压之下,安藤老鬼不得不把墨隐团那两个偷袭严邦的人给交了出来。


    审问的一个细节,却引起了封行朗的注意。


    其中一个偷袭者交待:朝严邦后脑勺发射的钢针,一共是两枚;其中一枚被一个卫衣人用匕首给挡下了。原本墨隐团的那两个偷袭者是想上前再给严邦补上一刀的,却被那个卫衣人给阻截了。


    当封行朗问及那个卫衣人是谁是,他们一口咬定那个卫衣人应该是山口组的。而且还是等级极高的隐客。


    山口组的人竟然会出手救严邦?难道是安藤指使的?


    会不会正如河屯所说的那样:安藤的本意并不想对严邦下毒手,而是想让河屯买他一个人情,然后得到墨西哥城那边的生意?


    在接下来的大半个月里,封行朗依旧不断的给衙门施压,逼迫他们先把安藤软禁在申城再说。


    可以安藤的身份和地位,又岂是任凌远一个小小的公安局长能够说禁就禁的。没过几天申城就来了一个少将军衔的人,愣是把安藤从申城一路护送回了东京。


    封行朗虽说富甲申城,但还是动不得政治方面的东西。连任凌远都无可奈何,更别说他只是一个单纯的商人了。


    愤怒也好,无奈也罢,一切似乎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收??!


    这两个月里,白默他们给严邦请了各国形形色色的脑科专家以及神经类前沿学者,不停的折腾着依旧重度昏迷中的严邦。


    因为封行朗曾经有拔过严邦氧气管的前科,所以这两个月来,白默他们每次看到他出现,便是咬牙切齿、如临大敌。


    再后来,封行朗便自觉的不去了!


    Nina一直在医院守着严邦。任由封行朗如何的威逼利诱,她都不会赶回GK办公。偶尔只会让Wendy将资料送去医院给她签阅。


    可今天早晨,封行朗却看到在总裁办公室里等着他的Nina!


    “什么风把你这个贤妻良母给吹来了?”


    封行朗冷哼一声,“不用在医院里守着你心爱的男人了?”Nina微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封总,我想跟严邦结婚!在医院里办个简单的婚礼就行!”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