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虫虫是我生的,我怎么可能做不了主?!”


    雪落信誓旦旦的,“一回申城,我就让虫虫拜你这个干爹!”


    “不需要跟封行朗……商量商量?”丛刚慢悠着声调问。


    “不需要!我生的孩子我做主!”


    见丛刚依旧戴着口罩,林雪落本能的伸手过去想扯开丛刚面颊上的口罩;她想看清丛刚的整张脸。


    丛刚下意识的按住了林雪落伸过来的手;但在触碰到林雪落手背的那一瞬间,又立刻把自己的手给弹开了。不知道是因为拘谨于这样的触碰,还是不想再继续遮掩什么。


    口罩被林雪落扯拉了下来,丛刚的那张脸也慢慢的完整呈现在她的眼里。


    “啊……丛大哥……你……你的脸……”


    林雪落的心间狠实的一疼,连呼吸都慢了半拍。


    面部的其它疤痕已经消退了,只有零星处还若隐若现着;只是……只是还有条嫩色的疤痕,一直从他的左嘴角延伸到耳端。这条伤口几乎影响到了丛刚的发音。


    这条嫩色的疤痕,应该是后期刚动过手术修复的;雪落不知道这样的修复手术在丛刚的脸颊上经历了多少次,但她却能感受到深之入骨的疼!


    “吓到了?”丛刚淡淡的浅笑。


    “丛大哥,你这脸上的伤……是为了救行朗才受伤的吧?”雪落哽咽住了。


    “不是!跟他没关系!”


    丛刚扫了一眼越走越近的左安岩,“你的同事来了!办完事儿早点回去!别忘了你承诺过的?!?br />

    “丛大哥,你跟我一起走吧!”


    能再次见到死而复生的丛刚,雪落实在是太眷恋太眷恋了。她真的舍不得丛刚再次离开。


    “对了,我还没打算正式活过来!”


    丛刚慢慢的将口罩重新戴好,“所以,我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我还活着!”


    “连封行朗也不能知道吗?”雪落柔声问?!八侵滥慊够钭?,会高兴疯的!”


    “不能!”


    那果决的口气,像是最需要防备的就是封行朗一样。


    “那好吧!我不说就是了!我乖乖听你的话!”


    感觉到丛刚有要转身离开的迹象,雪落几乎条件反射的再次抱住了他的腰际;就像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想死死的缠住要再次离开的大人。


    “丛大哥,你别走!别走!我舍不得你走!你跟我一起走吧!求你了!”


    雪落嘤嘤嗡嗡的抽泣着,有种妹妹向兄长撒娇的意味儿。


    “别闹……”丛刚似乎有些无奈,“你就不怕他们拍下我们的照片送去给封行朗?”


    “不怕!反正我都要跟封行朗离婚了!”


    雪落嗅了嗅不太畅通的鼻子,“丛大哥,要是你一直都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如果……如果你还不嫌弃我的话,等我跟封行朗离婚了……就嫁给你好不好?!让诺诺和虫虫给你当儿子!”


    “怎么,你把我当备胎呢?!”丛刚有些哭笑不得。


    “没有……我……”雪落有些语塞,“让你笑话我了!就知道你看不上我一个二婚的女人!”


    “回去好好跟封行朗过日子吧!那些照片……你也别太较真了,我猜……我猜封行朗该是被人下套摆拍的!”


    或许,这才是丛刚选择最先见林雪落的目的?!


    “行!我原谅他!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雪落依旧没松开紧揪着丛刚卫衣的双手。


    “怎么还跟我谈上条件了?有我什么事么?”丛刚的言语带上了不太明显的急切。


    不知道是因为左安岩的步步逼近;而是因为某种……心虚?


    不过这世上能有什么东西,会令他丛刚心虚的么!


    “你把你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就放你走!”


    雪落揪紧丛刚的卫衣,生怕他趁她一个不注意就跑了。


    “我没有联系方式!”丛刚淡应一声。


    “从我开始,你就有了!”雪落任性的揪着他。


    “……我会联系你的!”丛刚又看了一眼两三百米开外的左安岩。


    “不信!你跟我一个弱女人玩缓兵之计,太不男人了!”


    这个女人,真的被封行朗给宠‘坏’了。任性起来真够让人头疼的。


    “封行朗?!”丛刚朝着某个方向惊讶一声。


    “???封行朗追来了?这么快?”


    雪落立刻寻着丛刚的目光朝山丘上看了过去;感觉自己的手里一松,等雪落回过头缓过神儿时,丛刚只剩下一抹淡化的背影。


    雪落拔腿去追?;姑蛔烦黾覆酱愿站兔挥傲?。雪落急得泪眼汪汪的。


    “你这个大骗子!我不让虫虫给你当干儿子了!”


    ……


    左安岩陪着哭哭啼啼的雪落沿着小山丘寻找了一圈儿,也没见着丛刚的一丝身影。


    便只能回到依维柯上继续赶路。毕竟左安岩他们是有任务的,并非陪雪落来石郫县散心。


    “那人是谁???”


    左安岩又朝那个小山丘看了一眼,“就一个晃眼,那人就消失不见了!太神了!”


    “他是我家虫虫的干爹!”


    雪落眷眷的朝小山丘看了过来,“一个很利害的人物!”


    “我们还以为是你前男友方亦言呢!”其中一个志愿者打趣的说道。


    “怎么可能……我都好久没跟他见过面了!更没联系!”


    雪落似乎还没能从见着丛刚的喜悦,以及丛刚再次消失不见的忧愁中释怀。


    感觉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


    “对了,你们刚才都见着那个卫衣人了吧?”


    雪落有些神经质的追问一声。怕自己只不过是‘众人皆醒我独醉’的错觉!


    这一问,真带上了那么点儿邪乎!


    “肯定看到了!这大白天不闹鬼的!再说了,你不是还抱了那个人的吗?”


    说话的是个耿直Boy。


    “是真的就好……是真的就好!”雪落碎碎的念着。


    如果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就意味着丛刚真真正正的还活着。自己刚刚看到的,而且还抱过的男人,就是真实的丛刚!


    只是丛刚嘴角一切延伸到耳际的伤疤,看着真让人心疼。


    为了救自己的丈夫,救他们一家子,丛刚付出了太多太多!别让说小儿子给丛刚当干儿子了,要她林雪落给丛刚当干女儿,她都愿意!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