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真是个霸道又独断的老家伙!


    曾经残害亲生儿子的身心,现在又干涉亲生儿子的生活!


    一意孤行的认为:自己是在为儿子清理他身边危险的障碍物!从不去反思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儿子所需要的!一直以来,都是想他怎么做就会怎么做!


    可在河屯看来,自己的一片赤诚之心,竟然不被儿子所接受!他认为:儿子封行朗一次又一次的对抗和忤逆,都是在加剧他自己的危险!可儿子自己却浑然不知!


    所以,即便儿子误会自己,他也要替儿子除掉后患!


    “河屯,快让柯本把丛刚从地下室里带出来吧!严邦只给了我一个小时的时间!”


    封行朗压制着心头的怒火,好言催促着河屯把人领出来交给他。


    “我已经让十七他们去救人了!”


    河屯不但没有着急,还悠闲的在他的太师椅上缓坐下来,一副四平八稳的模样。


    “什么?你让邢十七他们强行去救人?”


    封行朗更为紧张,“这万一他们火拼起来伤到诺诺呢?现在的严邦,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严邦了!他真会对诺诺下毒手的!”


    “十五是不会有危险的!”河屯沉哼一声。


    “河屯!你别它妈这么狂妄行么?诺诺可是我儿子!我由不得他有一丁点儿危险!”封行朗怒吼。


    “阿朗,这就是你为了救颂泰想出的办法?”


    河屯的冷笑半藏在脸部的褶皱下,看起来有些阴冷。


    如果细细分析,并不难听出河屯这句意味深长的问话,是话中有话的。


    他似乎知道了什么,却不便跟儿子封行朗开诚布公。


    他之所以笑中泛冷,也许是觉得儿子一直在隐瞒并欺骗他!


    对于爱孙十五被丛刚的人劫走,然后被当成人质来要挟自己放了丛刚,似乎已在河屯的意料之中。


    “河屯,我就问你一句:让不让我带走丛刚?!”


    当时的封行朗为救儿子心切,根本没心情去跟河屯耍什么心眼儿。


    “如果我不让呢?”河屯厉声反问。


    “河屯,你是要置诺诺的危险于不顾么?”


    封行朗实在说不出口:诺诺可是你的亲孙子,你怎么能见死不救?!那样,岂不等同于认可了河屯父亲的身份?关键这一刻独断又霸道的河屯,实在让人看着手痒想揍!


    “诺诺是我的亲孙子,我怎么可能不救?!”


    河屯冷笑着反问:“到是你,一个做父亲的,为了救颂泰,竟然可以拿自己的亲生儿子去冒险??!”


    “河屯,我没空跟你胡搅蛮缠!我再问你一次:让不让我带人走?”


    严邦给他的时间所剩不多,封行朗的气息也跟着急促起来:“一个丛刚,你要是真想要他的命,下次还可以再抓!但诺诺现在有危险,我必须确保他的安全!”


    “下次再抓?你这是要让我放虎归山吗?”


    这一刻,父子俩人的侧重点是有分歧的。对于这种后患无穷的做法,河屯当然不会同意。


    可封行朗却心念着已经被严邦挟持中的儿子。要能顺带救出丛刚,也算是对丛刚曾经对他们一家的付出有个交待了!


    “放虎归山又如何?以你的狂妄自大,还怕抓不住他吗?”


    封行朗一边半嘲讽半恭维着河屯,却一边朝河屯靠近着。


    他以为河屯会一口答应的。毕竟现在有危险的可是他河屯的……亲孙子!


    不过现在,他应该要重新定位自己一家人在河屯心目中的地位了!


    河屯就是个好大喜功,争强好胜的主儿!亲情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阿朗,你为了救颂泰,是真要算计上自己的父亲和孩子吗?”


    河屯的问话,听着怎么有种他很无辜的错觉?难道不是他在忽视亲孙子十五的安危么?


    在河屯心痛之际,封行朗已快如猎豹似的朝他飞扑过去……


    “别轻举妄动!不然,就准备给你们亲爱的义父收尸吧!”


    封行朗一手勒紧着河屯的颈脖,一手拿枪指着河屯的太阳穴,“这回枪里可是有真子弹的!柯本,要是你不相信,可以试试!”


    飞身想来救河屯的柯本,是真没想到刚刚还耍着嘴皮子的邢太子,就突然做出这种用枪挟持自己亲生父亲的大逆不道事情来!


    “封行朗,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我义父可是你的亲生父亲!”


    柯本一边低厉的提醒,一边缓步朝挟持着河屯的封行朗靠近。


    “别动!再往前走,明年的今日就是你义父的忌日!”


    封行朗狠抵着河屯的脑门,叫停了缓步前挪的柯本,“去把丛刚带出来!快去!”


    “不许去!”


    还没等柯本开口,河屯便传出一声厉吼,“阿朗是不会对我这个亲生父亲开枪的!”


    赤倮倮的挑衅!


    河屯完全是在挑衅封行朗的底线!


    被逼无奈之下,封行朗一枪托砸在了河屯一侧的脑袋上,顿时有鲜血从河屯侧边的脸颊上流下。


    “封行朗,你它妈疯了吧?!那可是你的亲生父亲!”


    柯本厉吼一声,刚要上前……‘砰’的一声枪响,封行朗竟然真的开枪了!


    子弹击中了河屯的那条仅存的手臂上端!


    鲜血瞬间涌了出来,顺着河屯的手臂往下滴落。


    “封行朗,你个混账!快放开我义父!”


    被河屯支走在别墅外守着的邢十二,在听到枪声后飞一般冲了进来。


    “邢十二,你敢再上前一步试试!”封行朗用枪抵上了河屯的太阳穴。


    邢十二顿住了,他不敢拿义父河屯的生命冒险!


    说真的,或许连柯本都没想到:封行朗竟然会真的对自己的亲生父亲开枪??!


    而这一刻的河屯,俨然已经是哀大莫过于心死!


    他唯一的儿子,他为其倾之所有,为其操碎心的好儿子,竟然真的朝他这个父亲开枪了!


    只是为了救丛刚!一个联合严邦想加害他的恶徒!


    却对他这个一心为他的亲生父亲真的开了枪!


    “柯本,如果你不想看到河屯两条手臂都残废……就快去把丛刚带出来!”这一刻的封行朗,像是急红了眼的兽类,发出泯灭人性的凶残和暴戾。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