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封行朗拎起地上的小儿子朝餐厅走去。


    “噗……”被叫下楼吃晚饭的莫冉冉,在听到封行朗的这番话后,直接就笑喷了。


    原本是个歌颂农民辛劳的古诗,可到了封行朗嘴里,给硬生生的变了味儿。


    “莫小姑娘在我哥用心的调一教之下,果然是懂事了很多呢!”封行朗诙谐的哼声。


    “哼!一会儿我就告诉你哥,说你不学好,专门教孩子们歪门邪道的东西!那么多古诗不教,你偏偏教这首‘锄禾日当午’!”


    其实有封行朗这么个幽默诙谐又懂生活的小叔子,也挺其乐无穷的。莫冉冉喜欢跟他时不时的耍下嘴皮子,时刻保持着自己的战斗力。


    “这首古诗怎么了?是你自己那超强的领悟能力,污化了这首原本纯洁又朴实的好诗!”


    “哪是他教的??!他能有那么好的耐心?肯定是丛大哥教的!”


    看来知夫莫若妻,虽说雪落很感动,但她还是冷静的揭穿了丈夫的好大喜功。


    “大虫虫……明天见?!毙〖一镄老驳暮呱??!昂?,咱家虫虫真相了吧?!封行朗,你没爱心又没耐心也就算了,竟然还抢丛大哥的功劳?你这个亲爹都不及丛刚的十分之一!”雪落哼声挖苦着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丈夫


    。


    “虫虫今天去大毛虫那里了?”被莫管家叫下楼吃饭的封林诺顿时就激动了,“亲爹,你好偏心眼儿:带虫虫弟弟去都不带我这个大亲儿子!我也是你亲生的,你怎么能厚此薄彼呢!现在有了晚晚妹妹,


    我都要被你们给遗忘了!”


    “臭小子,亲爹哪有遗忘你???你不是要在家练习毛笔字么!”


    “我才不要写那讨厌的毛笔字了呢!是你们逼着我写的!”封林诺嗷嗷直叫起来。


    “就逼你写怎么了?那也是为了你好!瞧瞧豆豆芽芽,才六岁大都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这练习毛笔字,不但能修身养性,而且还能静心凝智!打磨你的戾气最好了!”


    为了打磨大儿子表现出来的戾气和攻击性,雪落是没少操心。


    “我明天就不写了!再逼我写,我就离家出走!”小家伙跟妈咪犟上了。


    “咳咳!”护犊子的封行朗只是哼声提醒。


    “你敢!你要是真敢离家出走,妈咪就能把你锁三楼阳光房里你信不信?!”


    雪落也想以理服人,也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一次两次还行,这次数多了,还是觉得用吼的最管用!


    “诺诺,不许这么跟妈咪犯犟!乖,给妈咪道个歉!”


    封行朗一边装模作样的训斥着大儿子,一边朝大儿子做了个父子之间才能领会的眼神。


    会意的小家伙立刻乖声道歉,“妈咪对不起,大亲儿子不该吼你!明天大亲儿子会继续乖乖练习毛笔字的!请妈咪放心好了!”


    “这还差不多!妈咪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等这个周末,让你亲爹带你和虫虫一起去!”


    还要等到周末?那怎么可能呢!林诺小朋友恨不能现在就去!


    “对了雪落姐,听说那个简梅在住院养胎,我们明天要不要去会会她?”


    莫冉冉也是个争强好胜的主儿。何况简梅得罪的还是封家的女人,她实想替雪落打抱不平。


    “都不许去!”


    还没等雪落开口,封立昕就是一声呵斥,“你们去了想干什么?是想让简梅受刺激,然后把肚子里的孩子给流了?!”


    “反正简梅肚子里的孩子也是私生子!流了就流了呗!”莫冉冉顶上一句。


    “是私生子也好,不是私生子也罢!你都没有决定它生命留去的权力!”


    封立昕说得义正言辞,不容他人质疑。


    “我……我不就是想替雪落打抱不平嘛!”莫冉冉嘟哝一声。


    “打抱不平可以!但现在不是时候!你现在去医院找她闹事,那就是蓄意挑衅、趁人之危!”


    封立昕肃然着口吻,“白默自己的私事,应该由白默自己去解决!你们跟着添什么乱呢?!”


    莫冉冉跟雪落都默声了?;蚨嗷蛏?,她们还是觉得封立昕的话有一定的道理。


    “要我说呢,我们家就数我哥三观最正!”封行朗跟声附和一句。


    要知道,封行朗也是个私生子;可封立昕并没有排挤他、欺负他,而是处处维护他、帮助他……才能有兄弟俩今生如此深厚的感情!


    还有关键的一点:这白老爷子都已经开口替简梅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求饶了,他封行朗又怎么会跟一个还未出世的胎儿过不去呢!


    “这马屁拍的……差点儿忘了,某人也是个私生子呢!”雪落嘟囔。


    看到妈咪是朝亲爹瞄过去的,林诺小朋友便好奇的问:“亲爹,你怎么也是私生子呢?你是谁私生的?”


    对于私生子这个专称,林诺小朋友懂又不懂的。


    “我知道了,你是我义父私生的……”小家伙喃喃,“不对啊,我义父又生不出孩子……那你就是奶奶跟我义父私生的!”突然,小家伙好似恍然大悟,“啊啊,我明白了:你是我奶奶跟义父的私生子,然后我奶奶偷偷把你送来我大伯家养的!我义父真Low,自己的孩子都不养,竟然让我奶奶


    送去给别人家养!这样的亲爹还认他做什么咧!”


    一想不对:亲爹的亲爹,岂不是自己的义父?


    “我义父肯定也不是故意的啦!其实吧,我大伯家也不错的!有吃有住的,而且我大伯人还这么好,把亲爹你养得又高又壮的……”


    “行了,吃你的饭吧!”封行朗叫停了儿子那童真无邪的话。


    “封总,这是您落车上的东西?!?br />

    刚刚给车做了保养的巴颂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锦盒。


    “什么东西?快让我瞧瞧!”


    莫冉冉的速度最快,立刻冲过去抢下巴颂手里的那个锦盒。


    “哇塞……哇哇哇……羊脂白玉呢!好漂亮??!”


    看到质地如此细腻滋润,且油脂性如此好的羊脂白玉,莫冉冉很是喜欢。


    “立昕你快看看,这上面雕刻的什么图腾???”莫冉冉将玉佩送来给封立昕看。


    “这应该是个平安扣吧?可这上面还雕刻着图腾……真是罕见呢!”


    封立昕爱不释手的翻看着,“行朗,你哪儿来这么好的老件???这么大块的羊脂白玉,可以称得上是稀世珍宝了!”


    “是别人送给我家晚晚的!应该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封行朗漫不经心的接话。


    “什么平安扣,让我也看看!”


    看着那羊脂白玉如此的温润细腻,雪落也打心眼儿里喜欢上了。


    “别嘛!我家立昕这么喜欢……就送给我家立昕呗!”


    莫冉冉知道丈夫封立昕最爱这些有年头的玉件。


    就如同他自己一般:言念君子,温其如玉。故君子贵之也!


    “那哪儿成呢!可是别人送给晚晚的!”


    封立昕虽说爱不释手,可人家是送给晚晚的,他怎么可以跟自己的侄女争抢礼物呢。最终,他还是将那块羊脂白玉小心翼翼的放到了雪落手中。


    “哇,这平安扣真漂亮!羊脂软玉摸着手感就是好呢,温温润润的?!?br />

    这下好了,看样子老婆也喜欢上了。


    “咦,这上面雕刻的什么图案???龙又不像龙,凤又不像凤的……”雪落欣喜的仔细观察着。


    “我看着这图腾,应该是王鸟!”封立昕饶有兴趣的接话。


    “什么鸟?”封行朗眉头微皱,“不雕龙,不雕凤的,刻个鸟干什么?”


    一听封立昕说雕刻的是只什么王鸟,封行朗瞬间就兴趣大减。让他闺女戴只鸟身上……怕是有点儿别扭呢!他到是更喜欢龙啊什么的!


    “那是古代人对王鸟的一种崇拜!所以说这块玉佩有些年头了,而且还是这么大件,可以说是相当难得一见了!”封立昕满眸的喜爱之意溢于言表。


    “嫂子,你看我家立昕这么喜欢它……你就送给我家立昕呗!我愿意当牛做马给你们带孩子!”莫冉冉可怜巴巴的说道。


    一开始,雪落也只是觉得这羊脂软玉摸着手感挺别好;可听封立昕这么一说,便觉得这玉佩应该是值不少钱的。关键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便有些犹豫不决了!


    “冉冉,你怎么能这样呢?君子不夺人所好!”封立昕温斥着自己的小妻子。


    “晚晚有那么多的礼物,也不差这一件嘛!”莫冉冉直直的盯着那块玉佩。


    “即便再多,那也都是晚晚的!”封立昕拉住了起身想从雪落手里拿玉佩的小妻子。


    这夫妻俩一喝一和的……做戏呢!不过看得出,封立昕是真心喜欢那块玉佩的!


    封行朗刚要开口,雪落已经先当了成人之美的好人。


    “大哥,既然你这么喜欢,那弟妹我就借花献佛,把这块玉佩转送给你吧!谢谢您这么多年来对我们一家的厚爱!”雪落站起身,将玉佩双手呈上。


    “别别别,雪落你别这样!哪有我一个大伯跟侄女抢礼物的?”封立昕有些尴尬起来。


    “大哥,你就别谦虚了!既然雪落送你,你就收下好了!再说了,这东西白老爷子家多得是,改天再让他送我家晚晚一个得了!”好吧,自己的这张嘴??!这不明摆着告诉妻子雪落:自己拿了白老爷子好处了么?!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