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白默赶来医院时,已经是简梅入院第三天的晚上了。


    说真的,简梅的心真的是凉透了。


    按理说,自己也是白默醉酒后的受害者,可现在却成了被人唾骂的小三!


    简梅觉得自己冤屈!而且这样的冤屈还无从去申诉。


    白默跟袁朵朵领了结婚证,便意味着自己这个‘小三’是坐实了!这上天真够对她不公的!


    轻抚着肚子里的已经五个多月的孩子,简梅深嗅了一口气:宝贝儿,妈咪为了你,也一定要坚强起来!妈咪现在只有你了!


    简梅是爱孩子的!失去了女儿楠楠,她也痛苦万分。好在上天立刻又恩赐给了一个健康的孩子!


    这个袁朵朵,自己真是小看她了。明明都跟白默离婚了这么多年,见自己跟白默走近,她便突然又跟白默复婚了?!这不是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她的脸吗?!


    就因为她袁朵朵曾经帮助过自己,就是道德绑架她简梅,不能去爱她袁朵朵的前夫吗?!


    还有这个白默,简直就是个无脑的渣货!睡她的时候很欢,睡后却又负不起责任。


    已经三天了,白家就派了个保姆和一个保镖过来……当她简梅是什么?


    不过这一切,她简梅都能忍!


    想她袁朵朵的日子怕也不好过吧?自己的前夫,现在的丈夫,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而且还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她竟然也能忍?呵呵,那她简梅还有什么不能忍的呢!


    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袁朵朵是不甘心放弃她的荣华富贵!她对白默有爱吗?可笑!


    听到脚步声,简梅便闭上眼睛装睡了。


    进来的是白默。蔫蔫的白默。


    看了一眼病床上睡着的简梅,便在病床边的沙发上坐下,默不作声。


    静默了一会儿,简梅不想就这样僵持下去,便侧过身来看向沙发上坐着的白默:男人憔悴了很多,那向来妖孽白皙的脸庞上,竟然长出了杂乱的胡渣。


    见简梅看着自己,白默哑着声音喃问:“你醒了?你跟糖果还好吗?”


    “糖……果?”简梅微微浅怔了一下。


    原本她是想好好责怪这个不负责任的男人的??稍谔秸飧雒趾?,却忘了本想做的事儿。


    “嗯!我给女儿起的名字,小名就叫糖果!”


    白默嗅了嗅鼻子,“如果是双胞胎,可以叫糖糖、果果!现在只有一个,那就只能叫糖果了!”


    “……”简梅真是服气了这个幼稚的男人。


    这万一是个男孩儿怎么办?那岂不难听死了!简梅当然不会在白默面前提及肚子里有可能是男孩儿的事。因为她知道白默只喜欢女儿。真不知道他哪根神经搭错了,要那么多的女儿干什么?!女儿都是要嫁人的,他


    就不想要个男孩传宗接代么?


    不是说豪门都偏爱男丁的吗?白家就白默一个太子爷,难道他自己真不想生个储君?


    “你怎么不说话,是嫌我给女儿取的名字不好听?”白默见简梅久久的沉默,便多问了一句。


    “好听……我挺喜欢糖果这个名字的!”


    简梅微微叹息,“可好听能有什么用?你跟袁朵朵都领结婚证了……那岂不是把我们的女儿推向了私生子的境地吗?”


    “糖果不是私生子!只要是我白默的女儿,那就不是私生子!”白默怒意一声。


    “你跟我凶有什么用?夜莊里传出的那些闲话,可比这难听多了!”简梅带上了泣音,“袁朵朵把结婚证故意的丢在夜莊让员工们看到,不就是想把我们的糖果陷入私生子的境地吗?我抬不起头也就算了,现在连糖果也跟着我这个妈咪抬不


    起头了!先不说她袁朵朵冷落怠慢了你这么多年,可孩子总是无辜的吧……她怎么能这么歹毒呢!”


    白默沉默着,没吭声。感觉这世上的人都在逼他!


    见白默不吭声,简梅便停下了哭诉,娇声问:“你怎么了?是嫌我唠叨了吗?”


    “没有……”白默摇了摇头,有些涩意:“他们……他们都不待见我家糖果!”


    “他们?哪些人?”简梅追问一声。


    “袁朵朵……林雪落……还有封行朗……他们都不待见我家糖果!”


    白默有些委屈的直哼哼:“那个封行朗,那个彪子,野蛮人,竟然……竟然还动手打了我!”


    “什么?封行朗动手打你了?就因为我们有了糖果?”


    简梅突然间便意识到什么:难怪袁朵朵冷不丁的就变得这么强势呢,难道是因为有了封行朗这个幕后主使?


    不问还好,简梅这一问,白默便有些恼火了。


    “简梅,好好的你干嘛去骂林雪落???又是说她不守妇道,又是说她道德败坏?”


    看来自己的猜想对了,袁朵朵果然是找他封行朗那个军师!加上林雪落的耳旁风,他这是要狠狠的教训自己替他老婆出气呢!竟然连白默他都动手打?也真够狠!“是林雪落先跑来夜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骂我跟糖果的!她骂我也就算了,可她连糖果也一起骂!说什么糖果是永远见不得光的私生子……还诅咒糖果会像楠楠一样不会


    长命!”


    简梅泣不成声,“我就顶了她一句,她就回去恶人先告状了……”


    “行了……行了,你别哭了!别又伤着糖果了!”


    白默将情绪激动的简梅按回了床上,“这个林雪落也真是的!竟然恶毒的诅咒一个还未出世的胎儿!”


    下一秒,简梅紧紧的抱住了白默,在他怀里痛哭流涕。


    “白默,我觉得我们真的是太可怜了……连自己的孩子都?;げ涣?!”


    “简梅你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ず媚愀枪?!不会再让林雪落她们伤害到你们母女!”


    白默回抱着哭哭啼啼的简梅,心里很不是滋味。简梅哭得更凶,“你怎么?;ぐ??袁朵朵身后有林雪落,林雪落身后有封行朗……在申城,我们都得仰仗着封行朗的鼻息过日子!他封行朗让我们向东,我们就不敢向西…


    …我好怕……我好怕他听了林雪落和袁朵朵的话,逼着我打掉肚子里的糖果……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呢?!”


    一句‘都得仰仗着封行朗的鼻息过日子’,着实刺疼了白默做为一个男人的自尊!


    加上自己昨天又刚刚挨了封行朗的打……就更加的气不打一处来!


    “我们不用怕他!大不了跟他撕破脸!我就不信了,他封行朗能一辈子牵着我鼻子走!”


    自尊心被激起的白默,就更加敌视多管闲事且毫不给他面子的封行朗了。


    “白默,你千万不要为了我去跟封行朗闹得那么僵!封行朗城府颇深,我们是斗不过他的!”


    简梅抱着白默的脸,轻柔的喃声,“白默,我真的舍不得你为难!”


    “行了,这事你不用管!你只要安心养胎就行!”白默郁结起了对封行朗的怨怒之气。


    “白默,只要你好好的,糖果也好好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简梅吻住了白默的唇,将自己的柔软呈现给他。


    男人某些敏感的神经突然被激起,白默狠狠的咬住了简梅的红唇……


    直到冷刈来叩门,白默才停止了这样激烈的热吻。


    说真的,这些东西他从袁朵朵身上是从不会得到的。袁朵朵也不会像简梅这样如此的激烈。


    “简梅,你什么都不要想,就跟糖果好好的休养!我会安排人照顾好你们母女的?!?br />

    “嗯!”简梅温顺的点头,“我听你的!”


    “乖!”白默轻抚了一下简梅微微挺起来的孕肚,俯身过来落下一吻,“糖果要乖!爸比明天再来看你!”


    看不下去的冷刈已经侧身闪到了病房门外候着。


    只传闻听说豪门的少爷们都喜欢乱搞这男女之间的关系,今天他算是活生生看到了。


    这大太太生了两个女儿,白少爷想再生个儿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冷刈也是听白家派来的保姆说起:简梅肚子里怀的是男孩儿的!


    瞧白老爷子一天三回派人来给简梅送营养餐,就能看出老爷子对简梅肚子里的孩子是多么上心了!


    白家这么大的家业,总得要有男孩儿来继承!就是这简梅的身份有那么点儿小尴尬!要是换了她是大家闺秀,或是名媛之类的,怕是转正也指日可待!何况简梅还是那么的精明能干,到是真比那个大太太更适合当白


    家的女主人!


    白默出来的时候,正轻舔着被简梅刚刚咬破皮的嘴唇。


    “冷刈,你好好守着简梅和糖果!别让人伤害到她跟孩子!有什么事儿打我电话,我会立刻赶过来的!”白默叮嘱了冷刈几句。


    “哦,好。请太子爷放心!”


    冷刈就纳闷儿了:给一个男孩儿取名儿糖果?怕是有点儿……有点儿娘哦!


    不过现在人给孩子取名子也真的太随便了,什么土豆啊,海绵啊,瓜瓜啊,是想到什么叫什么!


    走出医院的白默,被燥热的夜风吹得更燥!


    简梅说得对,他活成这副怂样,就是仰封行朗的鼻息太久了!


    或明或暗的,封行朗一直都在欺压着他!说是申城铁三角,狗P??!邦哥对他那么好,还不是被他给抛弃了?!要猜得没错,封行朗的下一个目标怕是应该轮到他白默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