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两位小公主跟着溜出去了,为确保她们的安全,另外一个安保在通知他人过来接班守着大门之后,也跟着追了出去。


    可白公馆的门外,安保并没有发现同事王井军和两位小公主。


    “走得这么快呢?”安保嘀咕了一声后,便沿路追了过去。


    却看到了太子爷白默的玛莎拉蒂七扭八歪的朝白公馆驶了过来。以为两位小公主在太子爷的车里,安保便一路小跑着跟着太子爷的车一起进去了白公馆内。


    可从车里下来的,只有太子爷一个人。而且还是受了伤的太子爷。


    “默少爷,你怎么了?你手臂受伤了?”安保立刻上前来搀扶住左手臂一直在流血的太子爷。


    “被林诺那个臭小子用弓弩给射伤的!快……快去叫韩医生?!?br />

    白默一边说一边朝疗养室走去。因为白老爷子年事已高,所以白家一直会住着私家医生。


    “这弩箭扎的伤口挺深的,我看去医院处理比较保险?!?br />

    “没事儿……你给我取箭包扎一下就行了!我相信你的医术!”


    等处理完箭伤,白默已经疼出了满头的大汗,倒在一旁直喘粗气。把林诺那个小兔崽子也是骂上了好几遍。


    “对了,豆豆芽芽说她们肚子疼……你没给她们看看?”


    “没有啊……她们没说肚子疼??!一直跟封家的孩子玩得好好的呢!”


    就在这个时候,安保突然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


    “默少爷,豆豆芽芽怎么没在你车里???你没接着她们吗?还有王井军,他也不见了……我沿路又找了一遍……没找着王井军和两个孩子!”


    刚刚只注意受伤的太子爷了,等安保去玛莎拉蒂里找两个小公主时,却怎么也找不着人了。


    “什么?豆豆芽芽出去找我了?”


    白默瞬间就蹦哒了起来,扭动到刚刚包扎好的手臂,疼得他妖孽的俊脸都扭曲变形了。


    “豆豆芽芽看到你跟封家大公子在不远处打斗,就跟在王井军身后一起溜出去找你了……”


    接下来,整个白公馆得了炸了开锅。又是调取监控,又是掘地三尺的寻找,最终在大门外的竹林里找到了昏迷不醒的安保王井军,却没能找到豆豆和芽芽。


    而被泼醒的安保王井军并没有提供出什么有用信息,只是说他刚一出去,就被人给打晕了。当时他连人影都没看到,更别说看清袭击者的长相了?!耙欢ㄊ欠饬峙的歉龀粜∽?!先是调虎离山,用弓弩射伤我也就算了,竟然还挟持走了豆豆和芽芽?!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兔崽子??!我真得替他亲爹好好教育他个小畜生!





    就在白默怒气冲冲的想去找林诺算账时,白老爷子跟袁朵朵一起回了白公馆。


    “臭小子,你终于肯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躲在外面一辈子呢!”


    见到孙子白默,老爷子就大动肝火,“冷刈,去把臭小子给我捆上!”


    “老爷子,您别添乱了行不行?诺诺把豆豆和芽芽给挟持走了,我得去找她们!”


    白默一边焦躁的嚷叫,一边避让向他扑身过来的冷刈。


    “什么?诺诺把豆豆和芽芽挟持走了?”


    白老爷子跟袁朵朵都是一怔,“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默少爷……你手臂正流血呢!你受伤了?”冷刈看到白默短袖处的包扎纱布上,已经溢出了鲜血。


    “林诺那个小兔崽子竟然把弓弩射我??!”白默是又焦躁又气愤,“我现在就去找他!”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来个人给我从头到尾说清楚!”白老爷子的龙头拐杖砸得咚咚作响。


    等老爷子听清楚了来龙去脉之后,面容凝得有些深寒:“怕是没那么简单……豆豆和芽芽应该不是被诺小子带走的!”


    按捺不住的白默,已经开车冲出了白公馆,他必须尽早的找回自己的两个女儿。


    ……


    白默赶来封家的时候,雪落正准备出门去给丈夫送些滋补的营养汤水。


    任由莫管家如何的劝说,可雪落是坐又坐不住,吃又吃不下,睡也睡不着,简直就是寝食难安。自己的丈夫在医院里躺着,雪落真的无办法安心的吃睡。


    玛莎拉蒂急刹在封家的别墅院落外,白默急如火燎的下车朝院落里跑来。


    看到衣物染血的白默,邢十四立刻上前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白默,你想干什么?”


    “林诺呢?林诺那小兔崽子在哪儿?”白默厉声厉气的询问。


    指使人打了自己的丈夫,可白默不仅没跟她道歉,竟然还口口声声在谩骂自己的大儿子‘小兔崽子’,着实让雪落气愤不已。


    “白默,你胆子真够大的……竟然还敢来封家寻衅滋事?”邢十四低声沉斥。


    是真不把封家和义父河屯放在眼里呢!竟然敢一而再的来挑衅?!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跟他一起挟持走豆豆和芽芽的?”白默用手指着邢十四怒声问。


    “白默,如果你敢在封家闹事,就别怪我不客气!”


    因为邢十四还没接到义父河屯,又或者是邢太子的命令;要不然,十个白默他都不会放过!


    “你还我女儿!林诺呢?林诺那个小畜生在哪里?”气急败坏的白默,便口不择言了。


    竟然当着自己的面骂自己的儿子小畜生,雪落真的是忍无可忍了。


    “白默,你别太过分了!你指使人把我家行朗的腿打骨折了,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现在还想怎么样?发难我家诺诺?”


    “林诺那个臭小子把豆豆和芽芽给挟持走了!”白默又气又急。


    “什么?你说我家诺诺挟持走了豆豆和芽芽?”


    雪落哼声冷笑,“你要说,我家诺诺拿弓弩去找你替他亲爹报仇,这我信!”


    真是的知子莫若母,儿子的秉性和脾气,雪落还是了解的?!暗阋滴壹遗蹬荡影坠堇镄肿叨苟购脱垦?,那你就是诬赖了!我告诉你白默,虽然我家诺诺有点儿小戾气,但他还不至于去发难豆豆和芽芽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


    女生!他知道冤有头债有主的道理!至少比你明事理多了!”因为了解自己的孩子,所以雪落不相信大儿子会从白公馆里挟持走豆豆和芽芽。再说了,白公馆又不是菜市场,岂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而且还要带上豆豆和芽芽那


    两个小活人。


    “林雪落,派人打伤封行朗的是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跟我家豆豆和芽芽没关系!你们不能纵容诺小子带走豆豆和芽芽!”


    在邢十四面前,白默想发狠也狠不起来。


    “我说过了:我家诺诺是绝对不会挟持走豆豆和芽芽的!你去其它地方找吧!说不定她们只是躲到哪里去玩了!”


    雪落不想跟白默瞎扯下去,便绕过邢十四阻拦中的白默,上去了保姆车。


    可当雪落刚坐进保姆车里,别墅里便传出女儿晚晚楚楚可怜的哭声。似乎知道妈咪这个大奶瓶要走了一样。


    “二太太,我让冉冉送去医院,你还是在家里照顾晚晚吧!没爸妈在身边,小家伙这两天特别的胆小,老爱哭?!?br />

    莫管家劝人的水准还是相当高明的。他知道雪落放心不下才两个月大的女儿。


    上了车的雪落,只能又无可奈何的下了车?!鞍咨僖?,刚刚我家太太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家诺诺是不可能从戒备森严的白公馆里挟持走豆豆和芽芽的!他也不削这么做!如果真想替我家二少爷讨回公道,直接找你


    就行了!你还是去别的地方找吧,免得耽搁时间!”


    莫管家的逐客令,很清楚明了。而且逻辑性也强。


    “不是林诺那小子……那会是谁?”白默粗声粗气的问。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


    莫管家冷哼一声,“也不知道白少爷您都得罪了哪些人呢!十四,太太跟晚晚要休息了,送客!”


    这一回,莫管家是真没留情面。


    无论封白两家今后能不能重归于好,但白默这次的行为实在是太恶劣了!而且他直到实在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下的重错。


    ……


    相比较封家院落里上演的剑拔弩张,病房里的情况到是温馨得狠。


    “爸爸,吃面面……有肉肉!”


    封虫虫小朋友真成了丛刚的小跟屁虫。丛刚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可静,可动,可耐得住寂寞,可疯玩如脱兔!


    今天的意式牛柳面显然要清淡很多。而且面条也更软烂一些,更利于消化。


    “爸爸……虫虫喂!虫虫喂!”


    刚开始,小家伙还在努力的拿叉子卷起面条,可试了几次之后,发现那样实在是太费劲了,便直接上手抓着面条往亲爹嘴巴里塞去。


    封行朗当然不会嫌弃自己的孩子,只是这样的喂法儿……跟喂动物有什么区别?


    “虫虫自己吃吧……亲爹的手不残!”


    封行朗拿起叉子刚吃了一口面,小家伙便抓来一块西兰花塞了过来。


    “这个菜呢……大虫虫最爱吃了!是亲爹省给大虫虫吃的!”


    封行朗的机智,那是教科书级别的,“虫虫,快拿给大虫虫吃……大虫虫最爱吃这绿里吧叽的西兰花了!还有这秋葵……也是他最爱吃的!都送去给他!”


    “大虫虫吃……大虫虫吃!”小家伙信以为真,立刻拿上西兰花和秋葵给一旁坐的丛刚送了过来。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