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封虫虫小朋友似乎悟出了一个规律:


    只要有闲杂人等跑来亲爹的病房,大虫虫就会消失不见了;而等这些闲杂人等走了之后,大虫虫才会再次的现身!


    所以,在找不到大虫虫的情况下,封虫虫只是静坐着等这帮人离开!那样他的大虫虫还会又回来!


    邢十二本是要逗一逗天然呆的邢小虫子的,但在看到病床上的邢太子之后,便神情黯然了。他知道义父河屯又得心疼狠了!


    “这个该死的白默,竟然敢打伤我儿阿朗???!他这是找死呢!”


    河屯的肌电手臂因为时间过短,还没能安装成功;他便索性让医生给取掉了。所谓肌电假手臂是由截肢者的大脑神经支配残肢肌肉运动产生肌电信号,通过将肌电信号族大后用来控制微型电机,带动传动系统,来驱动假手按人的意志运动的一种体


    外力源上肢假肢。


    “义父,您放心,白默跑不掉的!”邢十二接声安慰河屯。


    “嗯!他的确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河屯冷厉的哼声。


    “义……义父?义父你回来了?”醒来的封林诺看到了快有一个多月没见上面的义父河屯。


    “十五……义父吵醒你了吧?快过来让义父抱抱!”


    在看向自己的儿子和孙子时,河屯的眼眸里还会露出慈祥之意。


    邢十二立刻将林诺拎抱过来送至河屯的怀里。


    “义父真的是太想你们了!”河屯蹭亲着大孙子的小脸,满眸的温情,“你们想义父了没有?”


    “十五很想义父的!”


    小家伙窝在河屯的左肩膀上,去看到义父的右手臂依旧是空空荡荡的,“义父,你怎么没安装假手臂???是他们嫌你太老不能安装了吗?”


    “本是快要磨合得差不多的……可一听说你亲爹挨了打,义父便匆匆忙忙的赶了回来!”邢十二接话应答。


    “那个傻大白实在是太讨厌了,竟然派人把我亲爹的腿打骨折了!不过我已经替我亲爹报仇了!”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亲爹,小家伙对白默依旧心怀不满。


    “报仇了?呵,你到是跟义父说说,你怎么给你亲爹报的仇?”河屯哼声问。


    “我赏了傻大白三支弩箭!不过只射中了一支!他的那条手臂得废上好几天了!”小家伙将自己给亲爹报仇的英雄事迹告诉给义父河屯听。


    “那怎么够呢?!伤了我河屯的儿子,我会让他生不如死!”河屯冷哼一声。


    其实封行朗早醒了,只是不愿意睁开眼睛罢了??稍诤油退档揭冒啄蝗缢朗?,他不得不睁开眼来。


    “阿朗……阿朗……你醒了?腿怎么样了?疼得厉害吗?”


    说真的,在看到河屯那些关切的老脸时,封行朗几乎有种错觉……这就是施暴者的关怀?鳄鱼的眼泪?


    他封行朗此时此刻为什么会躺在病床上……不正是拜河屯所赐的么?


    “你怎么来了?”封行朗淡声问了一句,似乎有些不耐烦。


    “我唯一的亲儿子被人打了,你说我这个当爸爸的能不赶回来吗?”


    河屯真的很想将儿子封行朗像抱孙子十五一样抱在怀里;可他知道儿子不喜欢他这样做。


    “你大概还没问过医生吧?我之所以要做腿骨矫正,那是因为我左腿原来的陈旧伤!”


    封行朗深睨着河屯,“而这些陈旧伤,都是拜你所赐!”


    河屯的神情黯然了不少,“阿朗,你还在生爸爸的气呢?”长长的吁叹,“的确是爸爸对不起你……都是爸爸的错!爸爸有罪!”


    这种口头上的认罪,对封行朗来说,已经一点儿意义都没有了!


    如果封行朗真的不肯原谅河屯,想必他有的是办法对付他!更不可能让他如此的介入他的生活!亦不可能将他的亲儿子抱在怀里亲了!


    “行了,你还是去跟我妈忏悔去吧!”封行朗叫停了河屯的絮叨。


    “邢太子,义父因为你受伤,日夜兼程,都十几个小时了,他滴水未进,连眼皮都没合过!”邢十二实在是舍不得河屯难过。


    是又如何?是能弥补他犯下的罪恶呢?还是能挽回母亲苏禾的生命?


    “阿朗,我去咨询过你的主治医师了。他说你是新伤加旧伤,不得不做了腿骨矫正手术!好在矫正手术很成功,以后只要保养好,就不会再出现长短腿或是跛腿了?!?br />

    儿子的伤情,他当然会上心;所以在来见儿子的路上,就已经先在电话里咨询过那个美籍医生了。


    “行了,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了,你还是回去休息着吧!”


    想到什么,封行朗又叮嘱式的提醒:“我跟白默之间的事儿,你就别掺和了!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不掺和,那是不可能的!但为了儿子能够安心的养腿,河屯并没接话。


    “爸爸想多陪你一会儿……还有诺诺和小虫?!?br />

    曾经那般嚣张跋扈的河屯,在亲儿子面前也能变得如此的低声下气。


    “我不需要你陪!诺诺,去送你义父回去!”


    封行朗侧过头去,开始闭目休憩。要不是因为不能翻身,他肯定会晾给河屯一个后背。


    “那我让老十二留下来照顾你吧!”见亲儿子开始给他冷脸色,河屯也不便多留。


    “不用!我会照顾好行朗的!”接话的,是从公安局刚赶过来的封立昕。


    “那就……辛苦你了!”河屯淡出了一丝礼节性的笑意。


    “我跟行朗是兄弟,又何来辛苦一说?”


    对于河屯,原本应该憎恨的封立昕,却因为河屯是他宝贝弟弟的亲生父亲,而甘愿放下仇恨。


    边说之际,封立昕已经坐到病床边,给床上的封行朗理了理薄毯。


    “亲爹,那我先送义父回去了!”


    知道义父不受亲爹的欢迎,小家伙也舍不得年迈的义父太过尴尬。


    “小虫……你也跟着我们一起回浅水湾吧!”邢十二上前来抱安静坐着的封虫虫小朋友。


    却没想到小家伙的反应相当抵触,“不要动我!”


    要换了平时,邢十二一定会‘动动’小家伙逗他,可此时的情况实在不太合适。


    “那十二哥明天再来看你!”


    邢十二探手过来想摸下小家伙婴儿肥的小脸,却被小家伙机警的躲开了。


    没想到才一个多月,小东西的反应竟然会如此的敏捷?邢十二可是越来越喜欢小东西呢!真想把小东西抱回去自己养!


    “好了,别装睡了!河屯已经走了!”


    等河屯离开之后,封立昕便叫起了装睡中的封行朗。


    “这么热的天,你跑来跑去的不嫌累着自己!”封行朗微眯着眼,看起来情绪着实的低落?!澳歉龃蚰愕耐岷镆丫痪礁プ×?!他供出:是收了夜莊太子爷白默的一百万,才对你下的手。而且还牵扯出了一个黑势力组织。不过都是些小打小闹的街头混混而已


    !”


    封立昕递来的资料,封行朗并没有伸手来接。因为具体是怎么回事儿,他比谁都清楚。


    “不过我有个疑惑:那帮以歪猴为首的混混儿,是怎么避开巴颂和邢十七,最终打伤你的?”


    封立昕这个人心思还是相当缜密的,“歪猴他们最多就是个花拳绣腿,竟然能打败了做为职业杀手的巴颂和邢十七……你不觉得奇怪吗?”


    “有什么好奇怪的?是我倒霉呗!”


    封行朗敷衍一声,“哥,这事儿你别管了!既然白老爷子已经来跟我道过歉了,那就作罢吧!”


    “那可不行!申城竟然有这样的黑势力敢对你下手,就必须狠狠的痛击他们!不然他们还敢来第二次、第三次的!”封立昕的话,的确有一定的道理。


    可他万万不会想到: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丛刚将计就计的一场局!


    “那就让警方去查吧!你就别操这个心了!”


    封行朗下意识的朝洗手间瞄了一眼:也不知道警方会不会查到丛刚身上去?万一白默跟警方坦白从宽是丛刚干的……那丛刚岂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封行朗有些想不通:丛刚为什么要找一个歪猴这样的社会混混呢?不找这个歪猴,一样可以嫁祸给白默的。


    又或者是他人手不够?找来一个歪猴来凑数?


    “你的事,我怎么能不操心呢!你可是我们封家的顶梁柱!伤不得!”封立昕握住了封行朗的手。


    “哥,我现在担心河屯会去找白默的麻烦!你旁敲侧击的通知一下白老爷子,让他把白默好好的藏在白公馆里消停几天,别再出来作死了!”


    封立昕轻拍了一下封行朗的肩膀,“行朗,你对白默有手足之情,他未必对你有兄弟之意??!”


    “伯伯你走……爸爸要呼呼呼!”


    一直沉默了好久的封虫虫小朋友,突然就冒出了这么一句。难得他还记得叫封立昕伯伯。


    “虫虫不喜欢大伯在这里打扰你亲爹睡觉呢?”封立昕上前来想抱抱古灵精怪的小家伙,可小家伙立刻跑开了。


    “虫虫……虫虫……你去哪儿???”封立昕迈步去追。


    “行了哥,你别去追了,虫虫丢不掉的!你一走,他保准一会儿就回来!”


    “你就这么放养呢?”


    封立昕还是有些不放心,“小虫这么古灵精怪的……真不用去看下儿童方面的心理医生?”“我儿子又没病,看什么医生呢!”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