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怎么睡在这儿?满屋的药水味儿。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严邦微微蹙眉。


    这封家的别墅也不算小,房间有的是,可封行朗却偏偏选择了他哥的医疗室。


    或许睡在这里,能让他多一份安心。


    “你不是对消毒药水过敏的吗?”


    见封行朗不搭理自己,严邦又问一声。


    封行朗照旧没有搭理他。因为这些啰哩啰嗦的问话,他严邦完全可以自己找到答案。


    “封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呢?受伤了没?”


    严邦没有因为封行朗对他的冷漠,而停止对封行朗的关心。


    他探手过来,在封行朗的额头上探了一下体温?;顾阏?。


    封行朗侧头避开,本能的翻动了一下的身体,没想忘了自己左侧的肋骨受了伤,疼得他吃疼的低哼一声。


    可严邦并不知道封行朗究竟是哪里受伤了,连忙把手伸进羽绒被里,开始摸探。


    “哪里受伤了?”


    “严邦,你在我身上乱摸个什么劲儿???小心老子剁了你的手!”


    封行朗厉斥一声,整个人也从刚刚的翻身疼痛中清醒了过来。


    其实他早就醒了,只是不想搭理严邦罢了。


    手到之处,便是他流畅的人鱼线。


    严邦这才意识到羽绒被下的封行朗是赤着身体的,因为身上有伤。


    “告诉我,哪儿受伤了?”严邦关切的问。


    “要你管!”


    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白眼,将他的手从羽绒被里蹬了出来。


    “还恨我呢?”


    严邦微微叹息一声,轻轻的将手搭放在封行朗的肩膀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抚着。


    “不共戴天!”


    封行朗丢给了严邦冷生生的四个字。


    封行朗并不怪严邦,他没有怪严邦的理由。


    但是,当初严邦的选择,却是造成现在这副残酷局面的最直接根源。


    “还‘不共戴天’上了?老子冒死把你从火海里救出来,你小子白眼狼呢你?”


    严邦打趣一声。一句顺口的玩笑话罢了。再给他严邦十次那样的场景,他也会义无反顾的把封行朗从火海里救出来的。


    “朗,住去我那里吧!我那里安全,也惬意些!相互也有个照应!”


    这才是严邦此行的目的所在。他要让封行朗活动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以确保他的生命安全。


    “不去!”


    封行朗冷哼一声。直接回绝了严邦的好意。


    “那我住你这儿?”


    严邦反问一声。


    “滚!”


    封行朗惜字如金,只赏了严邦一个字。


    “那我可真滚了!”


    似乎自尊心受了‘打击’,严邦站起身来。


    “晚上去夜莊,把白默那家伙约上?!?br />

    跟严邦憋劲了一会儿,封行朗才开始正常说话。


    封行朗不是不想搭理严邦,而是每每看到严邦,都能让他触景伤情。


    “就你这半死不活的身板儿,还去夜莊呢?不怕那些女人活吃了你?”


    严邦再次坐回了庥沿上,“还是去御龙城吧!我那里够清净!”


    “清净是清净了,我怕我的后身难保!”封行朗冷哼。


    “哈哈哈哈……”严邦在笑。


    “这就是你小子忽悠白默非礼我的原因?”严邦问。


    封行朗俊眉微扬,带着邪意,“呵,白默真去非礼你了?那你的排泄器官……”


    “被我一拳直接打扒下去了!已经两天没搭理我了!”


    严邦一边说笑着,可他的目光却在坐起上身的封行朗身上找寻伤口。


    “伤着肋骨了?断了没?”


    封行朗显然只对前面一个话题感兴趣一些,“你真把送上门的白默给打了?”


    “嗯!打了!估计他会把此仇记在你身上!”严邦随意应了一声。


    “装什么装,整个夜莊的人都知道你严邦是个gay,因为你从不玩女人!”


    封行朗只是想挖苦严邦一番,以达到羞辱他的目的。


    “如果我真是gay,又正好想睡你,你觉得你封行朗能反抗得了吗?”


    严邦虽说浅含着笑意,但说出的话,却冷冽得很。


    封行朗俊眉微蹙,他当然清楚,洗手间里还藏着一个正听故事的丛刚。


    似乎这个话题并不太适合继续深聊下去。


    “你真敢睡我,老子废了你!”封行朗厉斥一声。


    “哈哈,”严邦加深了自己脸庞上的笑意,“放心,即便我真想找个男人尝鲜,我也会找白默那小子的!他可比你水灵多了!”


    “谢谢严总不尝鲜之恩!”封行朗诙谐一声。


    严邦又笑,一拳打在了封行朗的右肩上,“瘦了!今晚去夜莊,我让白默那家伙好好给你补补!”


    “嗯,晚上见!”


    封行朗浅应一声。再次躺回了理疗庥上,似乎想补上一个回笼觉。


    看着继续酣睡的封行朗,严邦终究还是起身离开了。


    可严邦刚走几步,身后便传来了‘砰’的一声关门声,带着很不友善的微暴力。


    严邦停住了脚步,微微的蹙眉。


    他知道,像封行朗那种懒货,是不可能自己下庥来关门的。也完全没有关门的必要。


    换句话说,关门的另有其人。


    一个对封行朗构不成威胁的人。


    当然不会是叶时年之流,因为他们看到严邦,向来会毕恭毕敬的喊声‘邦哥’。


    严邦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丛刚!


    而且从丛刚关门的手法看来:好像并不避讳让他知道医疗室里另有他人。


    “严先生,您这就要走吗?吃过早餐再走吧?!?br />

    安婶对严邦很客气且礼节。因为严邦是封家的恩人,他救过二少爷封行朗一命。


    “不了?!毖习畹Υ?,随后又问一声,“对了阿姨,?;ぷ拍慵叶僖哪歉鋈耸撬??”


    “你说丛先生吗?他昨晚送二少爷回来的,二少爷受了点儿伤?!卑采羧缡底鞔?。


    “行朗伤得严重吗?”严邦蹙眉问。


    “断了根肋骨,丛先生已经帮二少爷给固定好了?!卑采粞劭蛴趾炝?。


    严邦点了点头,朝着紧关着的医疗室门扫了一眼后,才健步离开了封家。


    医疗室里,丛刚脸上一片沉寂。凝重得像世界末日似的沉重。


    “你好像不太喜欢严邦!”


    封行朗看出了丛刚的异样,“你们之间,是有旧仇,还是新恨?”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