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这一晚,注定是纠结的一晚。


    刚开始是纠结于儿子口中的那个大姐姐究竟是谁,之后后不容易睡着,那个叫封行朗的男人便开始不停的在她的梦境中出来。


    或生冷着一张冷酷的面容;或浮魅着一张邪肆的俊脸,将她的梦境折腾得一团糟。


    雪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翌日的早晨。阳光透进的佩特堡,更加了雄伟壮观,堪比童话中的城堡。


    诺诺!


    雪落从惺忪的睡意中立刻清晰过来。等她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跳下庥时,却听到佩特堡外的草坪上传来儿子稚气的哈哈大笑声。


    雪落连忙打开窗户,便看到小家伙正跟河屯他们几个踢着足球。想必是老四又被捉弄了,正抱着摔疼的p股各种委屈的退到了一旁。


    雪落又情不自禁的想到了邢三。那个在海上丢给她们母子一个救生圈的男人!


    要是不那个救生圈,或许她们母子早就葬身在了冰冷的海水中。


    可邢三又去了哪里呢?会不会被河屯给暗地里处决了?


    像河屯这种眼晴里容不得沙子的主儿,还真不好说邢三是死是活!


    雪落想了一个晚上,似乎只有一种解释合乎儿子口中的‘大姐姐’和邢十二口中的‘义母’。


    那就是:在那个只点了蜡烛的黑黑房间里,一动不动的站着一个穿着衣服的蜡像。而蜡像的模样,正是封行朗母亲年青时候的!所以小家伙才会喊她‘大姐姐’,并说她长得很像他!


    其实并不奇怪:封行朗长得很像他母亲;而儿子林诺又长得很像封行朗。


    简单点儿说:就是一个孙子,长得像他的奶奶!


    如果自己猜测得没错:那就是说,这二十多年里,河屯一直陪伴着封行朗母亲的蜡像?


    这是怎么样的一种痴情呢?


    雪落搞不明白封行朗母亲在年青的时候究竟跟河屯,还有封一山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但就凭河屯对她的这种痴情,封行朗母亲也应该动容才对??!


    雪落又想到了封行朗母亲留给封行朗的那幅画。


    现在雪落可以确信:那幅画是画的河屯无疑了!


    只可惜,那幅画远在申城的学校公寓楼宿舍中。


    已经时隔五年,那个装画的紫檀木盒会不会被下一届的学妹们给丢了?或是收了?


    雪落觉得,那个紫檀木盒很有可能在袁朵朵那里。如果等毕业的时候自己还没回学校,袁朵朵一定会将自己的行礼给打包收走的。


    会不会有可能送去封家呢?千万不要??!要是交给了莫管家或是安婶还好,雪落可不想封行朗母亲的东西落到蓝悠悠的手上,那就糟糕了!


    用脚趾头也想得到:自己失踪之后,蓝悠悠一定是住回了封家!


    即便封行朗对那个女人小有免疫力,可封家大少爷封立昕则是完全没有的!


    再说了,到最后的关键时刻:蓝悠悠能迷途知返的把自己给‘放走’了,足够她将功赎罪的了。


    想想也是:要说这五年来,雪落没等过封行朗前来营救她们母子出佩特堡,那就虚伪了。


    只是雪落眼巴巴的盼了五年,最终却连封行朗的影子都没见着。


    其实,蓝悠悠是最有可能知道自己被河屯带回佩特堡里的人!但蓝悠悠肯定不会跟封行朗说的!


    让她们母子俩消失,才是她蓝悠悠最想看到的。


    要是封行朗真跟蓝悠悠在一起,那就对了!


    像封行朗那种凤毛麟角的优秀男人,又怎么可能为她林雪落守候五年之久呢?想都不用想的!


    如果他们结婚了,现在也应该有了他们自己的孩子了吧。


    结婚?


    似乎,好像,自己跟封行朗并没有离婚呢。


    这重要吗?不是说:下落不明满2年的,可以申请法院宣告失踪。下落不明满4年的,便可以申请法院宣告死亡。


    自己都失踪5年之久了,足够被判处‘死亡’了!


    再说了,那个男人如此的神通广大,想弄一本离婚证还不容易?就像当初跟她弄了一本结婚证一样的轻而易举。


    好吧,林雪落,你又犯賤了不是?


    既然你都想跟那个男人划清界限了,那你还整天絮絮叨叨的想这些东西干什么?


    矫情不矫情?虚伪不虚伪?犯賤不犯賤?


    ******


    吃过早餐,河屯便带着老四和老五,还有老十二出门了。


    应该是有什么大事,不然不会一下子带三个义子一起出门。老八并不在之列。


    雪落其实也挺奇怪的,邢三前面,不应该还有老大和老二吗?那老六呢?老九呢?老十,老十一呢?难道都已经死了吗?雪落并不知道,老九已经被丛刚给干掉了!


    等河屯走后,雪落一把将儿子抱进了自己的怀里。一个晚上不见着小东西,雪落想得不行,又亲又蹭。


    小家伙也毫不吝啬的在妈咪雪落的脸颊上刷着口水。


    似乎,雪落不但嗅到了儿子身上汗味儿,似乎还嗅到了浓浓雪茄烟的气味儿。


    “快告诉妈咪:你义父昨晚在那个黑黑的房子里,都对那个漂亮的‘大姐姐’说了些什么?”


    如果那是个蜡像,自然是不会开口说话的。但河屯却可以开口跟蜡像说话??!


    所以,雪落便换了一个角度去追问儿子林诺。


    小家伙歪着头想了想,最终还是摇了摇小脑袋瓜儿,“唉,义父讲的鸟语,真的很难懂呢?!?br />

    可雪落却听懂了儿子所说的‘鸟语’,其实就是法语。


    “可义父却对着那个大姐姐哭了……”


    小家伙扁了扁小嘴巴,看起来很是心疼他义父河屯。


    “你义父对着那个大姐姐哭了?”


    雪落着实一怔:没想到像河屯那样凶残嗜血的人,也会有为一个女人而落泪的时候。


    看来,要问世间情为何物,亦能让枭雄也垂泪。


    既然封行朗的母亲是河屯心间挚爱的女人,可他为什么还要对他挚爱女人的儿子赶尽杀绝呢?


    原因只有一个:封行朗一定是封母与封一山偷了情所生的!所以河屯才会气急败坏且恼羞成怒的追杀封家两兄弟!


    “诺诺,你带妈咪去看看那个大姐姐好不好?”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