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人的一生中,总有太多的惦念,不舍与真情的东西。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雪落被封行朗这近乎失控的狠咬疼得几乎失了声。


    这个男人真的是要疯了!他俨然不把身之下的女人当活人了。


    雪落的那句‘我不疼,我高兴还来不及呢’,着实刺激到了近乎濒临走火入魔的封行朗。


    怕什么就会想到什么,信什么就会听到什么,让我们恐惧的,不是外面的世界,而是我们的内心。


    无疑,封行朗的内心是脆弱的。他依旧深陷在痛失爱子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封行朗,你这个疯子!你这个王八蛋……疼……疼呢!”


    雪落不知道自己是在谩骂封行朗,还是在向封行朗求饶。肚子上的皮肤本就敏之感到不行,还被这个戾气的男人下了这么重的口,疼得这肚子都快不是她林雪落自己的了!


    “知道疼了?那就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封行朗的世界,已经被一片阴暗的雾霾之气笼罩。他深陷在其中,看不到自己的明天。


    用他的话说,就是要用他自己的残生,跟林雪落一直一直的耗下去!直到耗死为止!


    自从大哥封立昕为了他而牺牲了健康之后,封行朗的世界便是扭曲的,更是阴暗的。


    而雪落肚子里胎儿的残忍夭折,更是把封行朗心中的阴暗层面在无限的放大在放大。放大到连他自己也无法控制这样的魔性。而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封行朗,你神经??!你不是跟蓝悠悠已经有了女儿嘛,干嘛还要假惺惺的去在乎一个才几个月大的胎儿呢?你虚伪不虚伪……??!”


    雪落的话声未落,得来的便是变本加厉的厉噬。


    雪落清晰的感觉到封行朗的牙齿咯在她肋骨上的声音。那种感觉,凄厉得让人寒毛卓竖。


    这个男人一定是疯了!


    她是个活生生的人??!而他又不是狗,这是要啃她的骨头吗?


    雪落觉得在这样下去,自己今生铁定会暴死在男人的嘴巴下。不被疼死,也会被他给咬死。


    “封行朗,你这个没人性的东西……你要死啊你!你竟然这么对我!”


    雪落想哭都哭不出来。


    时隔五年了,这个男人还是这般对她欺凌至上?;蛐碓谒劾锖托睦?,就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珍惜她。哪怕是做夫妻之间的愉快之事,他都是那般的獸类。


    雪落真不知道自己招谁惹谁了,会被这个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欺凌。


    五年前被欺凌也就算了,毕竟自己是被舅舅夏正阳卖给封家的。本就人轻身微。


    可现在呢,这五年她林雪落可没欠他封行朗什么。


    突兀的,雪落瞬间收敛起了自己怨恨的回忆,因为她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冰凉面积越来越大。


    还不仅仅如此。


    那身前的大片美好,已经被那个戾气的男人拧得扭曲,毫无美感可言;原本漂亮又沣腴的细软,此时此刻已被他抓得变型;从他的骨节分明的指缝里溢出来,看着都让人心疼。


    当然不舒服!


    雪落难受极了!即便是五年之后的第一次相遇,这个男人依旧不忘将他满满的戾气倾注给她。


    这杀千刀的大贱男,自己招他惹他了吗?他凭什么要这么对待她?


    真的好疼好不好!无尽的抓捏,和变形得让她难受之极的狠挤,雪落真想砍掉封行朗在自己身之上为非作歹的手。


    “封行朗,你个賤人!死开啊你……滚你妈个蛋!”


    佩特堡的五年,让雪落言行举止更加的委婉和隐忍;可在面对戾气的封行朗时,她深藏在骨子里的暴戾因子一哄而上,她在抵死的反抗着封行朗施加给她的暴力行为。


    雪落侧过头去,张嘴就毫不留情的咬在了封行朗钳制她双手的手臂上。他咬她,她当然也不会留情。她要让封行朗知道,她林雪落也长了利齿,也会咬人!


    “来吧,要疼我们一起疼!林雪落,今天你弄不死我,就得被我弄死!你欠我一个孩子,不还给我,老子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封行朗,你这个神经病……啊……疼呢!”


    雪落上身几乎条件反射的轻弹了起来,疼得她直哆嗦,一下子就疲软了下去。


    因为这个賤男人竟然,竟然啜噬在她的细软之上。都快被他给嘬掉了下来。好像真要把她给生吞活吃了一样!


    这一刻,身体上无法忍受的疼痛,让雪落几乎快要缴械投降。


    她差点儿脫口而出:小乖还活着,已经5岁大了。不但平平安安的,而且还健健壮壮的。


    可骨子里的执拗劲头,却让雪落死也不肯说出儿子林诺的信息来。


    封行朗这个大賤男越是这么对她,她就越不想说!


    雪落决定开始反击。她环看着四周,便看到身边茶几上那杯葛花解酒茶。


    解酒茶刚泡了没多久,还带着一定的温度。虽说不至于把人的皮肤烫伤,但此时差不多毫无反抗之力的雪落,手头也找不到其它可以袭击这个男人的东西了。


    茶几并不高,雪落伸手就能触及。


    于是,雪落毫不犹豫的抓过那杯原本好心泡给封行朗解酒的葛花解酒茶,一股脑的朝封行朗刚好抬起的俊脸上泼洒过去。


    “……呃!”


    封行朗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条件反射的松开了对雪落的钳制,伸手去拭脸上的葛花及茶叶之类的东西。估计是带上了一定的刺激性,封行朗的双眼有些睁不开。


    “你去死吧你!没人性的禽獸!”


    雪落曲起膝盖,朝封行朗的男人最弱点顶踢了过去;出于对身体本能的?;?,封行朗敏捷的侧身避让开。


    与此同时,雪落借住于自己身型的娇小,立刻从简易的茶几下面爬了过去,使出了超常发挥的速度,朝连滚带爬的冲到防盗门处,慌乱的开门逃跑。


    被那杯葛花解酒茶这么一泼,封行朗的酒意似乎退去了一些,整个人的思绪也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手臂上的咬痕,以及自己口中残留的腥甜血液的气息,都反馈着:自己刚刚并非在梦境中!


    封行朗敏捷的跃身而起,健步冲了出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