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以邢十二的敏捷,想遮掩住小十五探出的眼睛,还是易如反掌的。


    可在那一瞬间,邢十二做出的决定却是:让小家伙亲眼目睹休息室里的那马賽克级画面。


    封行朗露与不露,无关紧要。


    反正大家都是男人,他有了,邢十二和小十五也都有。只是他的大象鼻子长了胡子,而小十五的小象鼻子没长胡子,仅此而已的区别罢了!


    至于了林雪落……小东西打小就喝着她的奶儿水长大的,被看到的尴尬指数也不会太高。


    以为小家伙看到赤着身体的妈妈林雪落时,会失声大叫之类的;邢十二都已经做好了去捂住他嘴巴的准备动作。


    可没想小家伙的第一反应便是沉默。咬着嘴唇的沉默。两秒之后,小家伙本能的去捂邢十二的眼睛,并压低声音厉厉的警告:


    “老十二,不许看!我妈咪没穿衣衣?!?br />

    小家伙似乎有些难为情??赡盐槔?,却透着对那个混蛋亲爹的更深更浓的痛恨。


    河屯的目的达到了!即便不用威逼的手段,他也能让小十五恨上他自己的亲爹!


    下面河屯要做的,就是去主动告诉封行朗:小十五其实是他跟林雪落的亲生骨肉。


    再然后,小十五想对封行朗这个混蛋亲爹下狠手时,封行朗也绝对不会反抗了!


    原本河屯想让小十五跟封行朗互相残杀,等封行朗把他的亲儿子弄死之后,河屯再把小十五的身世告诉封行朗的……可河屯似乎舍不得自己一手带大的小东西!


    他每一天的成长,几乎都有他河屯的陪伴。即便是一条小狗,相处久了,也会滋生感情的。何况十五这小东西还那么合河屯的胃口。


    ******


    办公室里,叶时年去捞抱封团团的动作还是慢上了半拍。小可爱的额头还是磕在了茶几的边缘上。


    由于小团团跑又急又猛,磕上茶几的力道不算小,‘咚’的一声闷响,怔吓了半秒的封团团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


    “团团,团团!”


    叶时年把撞滚到地毯上的小可爱一把捞抱了起来,“团团,别哭,快告诉叶叔叔磕到哪里了?”


    “头头疼……哇啊……”


    小家伙的嚎啕大哭声,一声急上一声;她简直是卯足了所有的力气在哭泣。殊不知越是哭闹,额头上的伤口就越疼。


    叶时年惊愕的发现,小可爱的额头上已经溢出了鲜血。


    虽说叶时年也是在刀刃上暴走的混混之辈,血腥的画面他见过不少;只是当他看到封团团这软糯糯的小东西流出鲜血时,他瞬间惊骇了。


    他跟封行朗一样,几乎把封团团这小东西宠到了骨子里。不仅仅是因为对蓝悠悠的爱屋及乌,封团团这小人精本就十分的讨人喜欢。


    “朗哥……朗哥……你快出来啊,团团流血了!朗哥……”


    惊慌失措的叶时年,朝着休息室的门失控的大叫了起来。叶时年真的希望被磕破到流血的额头是自己的。


    休息室里的封行朗,在听到封团团那尖锐的惨叫声后,他条件反射的睁开了敏锐的双眼。


    他听得出来,封团团此时此刻的嚎啕大哭声是异常的。


    在听到叶时年嚷叫出封团团流血了时,他整个人从沙发庥上跃身而起。光着体魄就要冲出休息室时,却被连在自己右手跟雪落左手的手铐给拦住了。


    在看到封行朗那因爱女心切而流露出的紧张、焦急和不安时,雪落的心狠狠的被扎疼。


    她并不是妒忌一个小女娃被她爸爸如何的宠爱,而是惋叹她的孩子从来没有得到过他亲爸爸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关切和爱护。


    五年了,对于一个孩子的童年来说,是何等的弥足珍贵;错过了就错过了,永远都不可能挽回和弥补。


    显然不能拖拽着浑身不着半缕的雪落一起冲出休息室。


    封行朗返回到沙发庥上,从沙发庥的庥底捞出了一把钥匙,‘咔哒’一声将他那半边的手铐打了开来。


    这个大贱男,果然藏着钥匙。


    雪落还没来得及张开谩骂男人的虚伪和满嘴跑火车的欺骗,‘咔啷’一声,封行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那手腕上打开的半边手铐,径直卡在了沙发庥下的伸缩横杆儿上。


    也就是说,浑身全赤的雪落,被封行朗将她和沙发庥铐在了一起。


    甚至于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跟雪落浪费时间,封行朗套上了睡袍径直冲了出去。


    休息室的门是智能的:人随走,门随关。


    愕怔中的雪落,目送着封行朗离开,直到被关闭上的智能门阻挡住了视线,雪落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之极的事实:封行朗因为紧张他跟蓝悠悠的女儿,而将她林雪落独自锁在了休息室里。


    不仅仅是锁在了房间里,而且还铐在了沙发庥上。


    浑身上下不着寸片的林雪落,发出了诡异的冷笑声。那笑声,诡异得让人毛骨悚然。


    五年前,封立昕是他封行朗的天,他封行朗的命;而她只不过是命薄的草芥,是诱饵。


    五年后,他跟蓝悠悠的女儿封团团变成了他封行朗的新天地,他封行朗的新生命;而她林雪落只是个不知羞耻的玩一物??梢运烈獾乃?,翻来覆去的玩,完事了就将她铐在了沙发庥上……


    林雪落啊林雪落,时隔五年,你还是这样的不堪。


    雪落的心疼成了一片荒漠,却又哭不出来。


    ******


    冲出休息室的封行朗,在看到叶时年怀里嚎啕大哭的小可怜时,心疼的一把将小可怜夺了过来。


    “papa……团团好疼好疼……”


    小可爱可怜兮兮的哼哼卿卿的抽泣道。


    “团团乖,快别动!让papa看看哪里受伤了,伤得重不重?!?br />

    封行朗抓住了小可怜乱舞动的小手,仔细的检查着她额头上的伤口:应该是皮外伤,溢出了少许的鲜血;但额头却高肿了起来,让人看着实在揪心。


    从小到大,封团团在封家上下无微不至的呵护上,几乎从没被磕到碰到。像这样被撞到流血,更是小可爱出生以来的第一次。足以证明封家上下是多么的宠爱这小东西了。


    “papa……团团好疼。papa吹吹……”


    小家伙的一双小泪眼,着实揪疼了封行朗的心。


    他柔情似水的顺着小可爱的意愿做着极为幼稚的事儿:在她被撞肿溢血的额头处吹上几吹。


    “团团乖,别乱动了!动了只会更疼。papa现在就送团团去医院?!?br />

    封行朗抱着封团团,赤着脚,穿着睡袍,便健步如飞的冲出了总裁办公室,也不管不顾被他铐在沙发庥上,连衣物都不能自行穿好的林雪落。


    “papa,团团不要去看医生……医生都是魔鬼。团团不要打针针……团团好害怕?!?br />

    小可怜偎依在封行朗的怀里,一声一声的抽泣着,晶莹剔透的泪水刷刷直掉。


    “团团不怕!papa会一直陪在团团的身边。团团要乖,要勇敢?!?br />

    封行朗亲吻着怀里的小可爱,恨不能替小东西受了额头上的疼。


    当蓝悠悠看到被封行朗抱出电梯且哭哭啼啼的女儿封团团时,她立刻钻出了玛莎拉蒂,朝封行朗和女儿团团冲了过来。


    “团团,怎么来事儿???你这额头……天呢,都流血了!”


    看到女儿溢血且高肿的额头,蓝悠悠心疼到不行。


    “封行朗,你是怎么照顾团团的?她好好的上楼,怎么额头会肿成这样?还流了血?”


    蓝悠悠怒意的呵斥着照顾女儿不周的封行朗。刚要伸手触碰女儿封团团之际,却被封行朗一手打开。


    “蓝悠悠,如果你再敢利用团团来达到你的目的,老子会宰了你!”


    封行朗狠厉着声音说道。


    “行了朗哥,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我们先把团团送去医院吧。要是真撞伤脑子里的组织了,你们俩就等着哭吧!”


    叶时年的厉斥,叫停了封行朗跟蓝悠悠的争吵。他们一起坐上了叶时年更为宽适的路虎车。


    “妈咪,你不要怪pap在睡觉觉,是团团自己不小心撞到的?!?br />

    小可爱奶气着泣音说道。


    蓝悠悠这才发现,封行朗只穿了一件睡袍,甚至于连鞋和男内都没穿。足以证明,封行朗是多么的紧张和心切他的宝贝女儿。


    “团团乖,别再说话了。不然额头又得流血了。妈咪在呢,papa也在?!?br />

    蓝悠悠心疼的安慰着女儿。


    “团团,不能睡觉知道吗?哪里不舒服要及时的跟papa说?!?br />

    封行朗吩咐着怀里的小可怜,又朝叶时年呵斥道:“赶紧的给儿童医院打个电话,让他们先准备着?!?br />

    每一句厉斥,每一声安抚,每一个动作,都饱含着封行朗对封团团无限的疼爱。


    ******


    随着封行朗的离开,林诺小朋友也随之看到了妈咪雪落手腕上明晃晃的手铐。


    还看到那个混蛋亲爹因为心急他的宝贝女儿,便将妈咪雪落铐在了沙发庥上的伸缩横杆儿上。


    这样的混蛋亲爹,自己还有跟他相认的必要吗?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