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在去司法笔迹鉴定机构之前,袁朵朵先去了一趟封家。


    袁朵朵知道自己在申城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平头老百姓,如果想把雪落从警察局里保释出来,去找封立昕那样的大人物,才更合适一些。


    可惜封立昕一早就出门了,并不在封家。


    封家偌大的餐厅里,就只坐着正吃着早餐的蓝悠悠母女。


    一想到自己的好闺蜜这些年来所饱受的颠沛流离之苦,而蓝悠悠却一直鸠占鹊巢着,袁朵朵就气不打一处来。


    见安婶带了个年青的阿姨进来,封小公主顿住了吃早点,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萌萌的朝袁朵朵看了过来。


    “你是谁???是安奶奶新请的保姆吗?”


    “……”袁朵朵那叫一个气急败坏??!自己看起来就那么像保姆么?


    的确!袁朵朵的穿着是朴素了点儿。这些年为了攒钱买房子,都快把自己累成狗了。身上的衣物大部分也就是那种地摊货。


    难怪会被封团团看成新请的保姆。


    其实封团团也没有什么恶意。因为自从蓝悠悠生病之后,封立昕的确让安婶再多请个保姆的。


    “我是你妈的克星!”


    袁朵朵瞪了悠然坐在餐桌上吃早点的蓝悠悠一眼,嗤声冷哼道。


    “克星是什么东西???”


    封团团萌甜着口气又问。她的世界还是纯洁的,没有被世俗所污染到。


    真是个傻白甜的小丫头片子,袁朵朵到也不讨厌这小东西。


    袁朵朵来过封家几次,大多是为了寻找雪落的下落。而那个时候,这小妮子还只是个小卵泡呢。所以不认识袁朵朵也正常。


    “一会儿让你妈妈告诉你吧?!?br />

    袁朵朵也懒得跟封团团解释什么‘克星’,便将这一难题丢给了装深沉的蓝悠悠。


    “妈咪妈咪,什么是克星???”


    小家伙果然天真得让人心疼?;拐媾芄プ肺是茁枥队朴?。


    蓝悠悠冷眼扫了一下袁朵朵,却柔声跟自己的女儿说道:“就是她是坏人的意思!”


    “哦,原来你是坏人??!”


    小家伙瞪着袁朵朵,很不友好的说道。


    原本这些日子来,袁朵朵心里就压着火,憋屈得都快发疯了;而蓝悠悠的无意挑衅,更是火上浇油。于是,袁朵朵便找了一个发泄对象。


    “蓝悠悠,你说你没名没分的,死赖在封家不走,还要不要自己的脸呢?”


    蓝悠悠的动作僵了一下,抬头冷睨了袁朵朵一眼,嗤声道:“泼妇!”


    “我再怎么泼妇,都好过你蓝悠悠这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鸠占鹊巢,恬不知耻!”


    袁朵朵今天此行的目的并不是来发难蓝悠悠的,但就这么话赶话的跟蓝悠悠宣战了。


    “蓝悠悠,封行朗并不爱你,懂么?


    活着的林雪落你比不了,死了五年的林雪落,你还是比不了!


    说来说去,只能说封行朗心里根本就没有你!


    至于这个团团,即便是封行朗的基因,肯定也是你不择手段搞到的!


    我可以肯定:即便你把自己脫光了送到正常的封行朗面前,他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你死乞白赖利用自己的女儿鸠占鹊巢,就能上位了?


    林雪落不在的五年时间里,你都没能上位;她现在回来了,你就更加别想了!


    蓝悠悠,我真同情你!”


    丢下这通杀伤力很强的话,袁朵朵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封家。顺便从安婶那里要到了封立昕的手机号码。


    “哐啷啷……”


    还没走多远,便听到别墅里传来的摔砸之声。然后就是封团团的哭哭啼啼。


    这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袁朵朵叹息一声,便加快步伐离开。


    在去笔迹鉴定机构的路上,袁朵朵给封立昕打去了电话。


    告诉封立昕:他弟媳妇林雪落已经被警察带走的事??仪笏胂氚旆ㄏ缺J统鲅┞湓偎?。


    封立昕接到袁朵朵的电话后,原本想赶回封家伺候女人吃早餐的他,径直让司机调头去了警局。


    可封立昕虽说见到了雪落,却没能保释出雪落。


    简队长也很为难:河屯的施压,让上头亚历山大;一切跟这件案子有关的人,都不能做为担保人。


    包括封立昕,也包括严邦。


    以封立昕在申城显赫的身份,好歹还能见着林雪落;可袁朵朵在做完痕迹鉴定来到警局时,连见林雪落的面儿都没能见着。


    闹腾了一会儿后,迫不得已,袁朵朵再次把封立昕给叫了过来。随封立昕一起来的,还有新请好的律师。


    事关重大,袁朵朵一定要见着林雪落。


    因为有些秘密生死攸关,袁朵朵更要亲口跟林雪落说。


    走的是法律程序:在律师的带领下,袁朵朵终于见到了被拘押的林雪落。


    “朵朵,你去找班花的老公了吗?”


    一见到袁朵朵,雪落就急声问道。


    “当然去过了。一得到结果,我这不就赶过来告诉你来了吗!”


    “那个被血污的字……究竟是什么字?”雪落突然紧张了起来。


    袁朵朵瞄了一眼一旁的律师,虽说律师应该有一定的职业操守,但袁朵朵还是不放心的贴过去和雪落耳语。


    “那是字,是‘朗’?!?br />

    雪落着实一惊,“朗?什么朗?”


    “就是封行朗的朗!”袁朵朵肯定道。


    “见吾朗……思朝暮……见吾朗……思朝暮?”


    雪落喃喃自语了好几遍。


    封妈妈口中的这个‘朗’,应该就是她儿子封行朗的‘朗’无疑了。


    加上河屯的肖像画……封妈妈想表达的意思是不是:见到我的儿子‘朗’,从而没日没夜思念画上之人?


    “对了,这六个字,其中的‘朝暮’两个字,有改动过的痕迹?!痹涠溆植钩涞?。


    “被改动过?那,那知道原来写的是什么吗?”雪落急声追问。


    “那个怪才说:原来写的应该是‘阿穆’。穆桂英的‘穆’。而且还是同一个人的笔迹,应该是写好之后又修改成‘朝暮’的?!?br />

    微顿,袁朵朵眉头直皱,“雪落,你知道‘阿穆’是谁吗?”


    雪落当然是知道的。


    穆桂英的穆,也就是邢穆的穆。


    见吾朗,思阿穆……


    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