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河屯的言语里,满是讥讽和嘲弄的意味儿。复制网址访问


    “只要我自己觉得值……就值了!”


    封行朗从齿间淡淡的溢出这句话来。


    的确如此。他虽然跟儿子林诺相处的时间很短暂,短暂得让人心酸。但他却真真实实的体会到了做为一个父亲的荣耀和欣慰。


    虽说小家伙还没肯开口叫自己一声爸爸,但封行朗觉得:小家伙在内心深处,早已经认可了他这个亲爹。


    这一趟‘阶下囚’之旅,也算是值了。


    封行朗还相信:他的女人一定在为自己的安危而疲惫劳累。


    那个傻女人总是这样:嘴巴上不肯说她一直深爱着自己,但内心深处却又无法将他这个没人性且不称职的丈夫释怀,或是放手。


    封行朗的童年,因为大哥封立昕的爱护而多姿多彩;而那个叫林雪落的女人,给他带来了一场坚韧又执着的爱情。不轰轰烈烈,却绵缠入骨。


    还有肯为他封行朗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此生值了!


    不是么?


    “能让我死得明白点儿吗?”


    封行朗盯视着背光而立的河屯。直到这一刻,他还是不明白: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让河屯要对他们兄弟俩赶尽杀绝。


    封行朗怀疑过。但却没有机会验证?;蛐碲ぺぶ?,他也不想验证。


    深仇大恨已经在他跟河屯之间用血肉铸就成了无法逾越的沟之壑。


    “会让你死得瞑目的!”


    河屯冷哼一声,“老十,把他带走!”


    ******


    这是一间装修得极为奢华的暗室。


    更像是一间祭祀屋。


    所有的摆设,几乎都是紫檀木雕刻而成的。足以见得:河屯有多么的偏爱紫檀木饰品了。


    这里没有电源。唯一可以用来照明的,就是河屯正点着的蜡烛。


    蜡烛是红色的,并非祭祀用的白蜡。


    并不喜庆,反而诡异之极。


    随着河屯点亮的红烛越来越多,这间祭祀室也慢慢的明亮起来。


    封行朗的目光,从进屋的那一刻,便定格在一个方向上。那里有个人形轮廓站立着。


    随着他红烛越发的明亮,那个人形轮廓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终于,封行朗看清了那个人形轮廓的脸庞:如仕女一样美丽的端庄女人。


    给人以神圣不可侵犯的纯净静美感。


    那是一尊栩栩如生的蜡像。


    在看清这个蜡像的容颜之后,封行朗开始发笑。


    先是笑得凄然;慢慢的,封行朗的笑声越来越大,跟神经质了一样大笑着。


    呼吸没能顺畅的接上,让封行朗被迫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可他一边厉咳,却还一边狂笑,笑得一张俊脸都扭曲了,跟疯了似的……


    河屯不明白封行朗为什么如此癫狂的发笑,但他看出来:封行朗应该是认出了自己的母亲。


    “见到你母亲,也不下跪?”


    河屯的心情并不愉快??梢运岛艹林?。而封行朗不停的发笑,让他更加的脑火。


    灵魂像在是鬼门关里游行了一回。


    慢慢的,封行朗收敛起了自己近乎发狂的笑声?;夯旱拇映菁湟С鋈鲎掷矗?br />

    “她不配!”


    这样的咬牙切齿,是源于对自己亲生母亲的恨么?


    可做为一个儿子,母亲再如何的做得不对,也不应该是这般仇恨的模样!


    “真是个不孝子!”


    河屯冷生生的盯了封行朗一眼。又转过身去,轻轻的用食指在蜡像的脸庞上抚了抚。


    惜爱得如同今生今世的最爱珍宝一样!


    “狗东西!别碰她!”


    封行朗发出癫狂的厉吼声,恨不得要把河屯那只触碰蜡像的手给剁了。


    河屯的动作一顿,回眸看向封行朗的时候,已经是阴霾一片。


    戾气在一点点的积聚!


    “苏禾,不生气……我会替你好好教育教育这个不孝子的?!?br />

    “滚开!别碰她!”


    封行朗再次发出一声咆哮如雷的嘶吼。他奋力的挣扎开邢十的束缚,用被铐着的双手就近拿过一支点燃的蜡烛,朝那个栩栩如生的蜡像丢了过去。


    封行朗宁可毁了母亲的蜡像,也不愿意河屯去触碰自己的母亲。


    河屯虽说老了,可动作还是那么的稳健流畅;他一把抓过燃着的蜡烛,直接用掌心将火焰捏灭。


    “竟然敢忤逆自己的母亲?真是个不孝子!”


    河屯厉斥一声,劲腿横空踢来;狠狠的踹在了被邢十再次禁锢的封行朗匈膛上……


    封行朗重重的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噗嗤”一声,一口鲜血从封行朗的嘴巴里喷溅而出。


    有少许血沫飞溅在了河屯刚毅阴狠的脸颊上,他厌弃的用手背抹了一把。


    “苏禾,你瞧见没有?这就是你跟封一山所生的孽一种!跟个垃圾似的不堪一击!”


    染上封行朗鲜血的脸,更加的诡异、狰狞。


    不停的有鲜血混着口液,从封行朗的口中滴落下来。


    可他却还在笑。让人毛骨悚然的笑。


    “苏禾,你一定很心疼自己的儿子吧?他都流血了……都快死了……难道你不心疼吗?”


    河屯面对着蜡像,走火入魔似的自言自语着。


    “阿禾,你在跟封一山逍??煲换畹氖焙?,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们的孽一种会有今天的下???你们的亲骨肉,要替你们这对狗男狗女还欠下的血债?”


    河屯越说越愤怒,健硕的身姿在颤动,在哆嗦。


    “我要把你们的儿子做成干尸,永远的跪在你的面前,让你每天看着你儿子的干尸,代替你向我忏悔!”


    河屯像是要将积聚了几十年的愤怒,一股脑发泄出来。


    “老十,让他跪下!”


    平静了一些后,河屯玄寒刺骨的声音再次传来。


    封行朗之前的内伤本就没有完全愈合,加上又被河屯在匈前出其不备的狠踢了一脚,封行朗此时此刻的呼吸,都染上了钻心的疼。


    可他却依旧站得笔直。他不肯给河屯下跪,亦不肯给自己的母亲下跪。


    邢十狠踹着封行朗的膝弯处。每一次都踹得封行朗的身体打晃,但封行朗依旧挺直着身体,并开始反击。


    而反击的后果就是:被河屯和邢十再一次的暴打。


    在被迫跪向蜡像的那一刻,封行朗的笑意里染满了鲜血……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