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越野车已经在佩特堡的盘山山路的灌木丛里隐蔽了五个多小时。


    卫康时不时的用望远镜朝佩特堡的大门处寻看着。


    丛刚只是闭目休憩着。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焦躁和心切的情绪来。配合上夜幕低垂下的层层叠叠的幽静山林,到是安宁又平静。


    “boss,林雪落都进去五个小时了,怎么还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卫康的眉宇拧得有些紧。


    “怎么会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动静大着呢!你没看到三个小时前,那辆从佩特堡里疾驰而出的捷豹么?足以说明:林雪落见着河屯了!”


    丛刚微眯开眼眸,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像是在计算着。


    “可我扫瞄过:那辆捷豹里只有邢十二和邢老四,并没有封行朗和林雪落?!?br />

    “这就对了!”


    丛刚再次合上了眼眸。因为还需要些时间。


    “boss,我现在可以去接应封行朗了吗?”卫康转过头来询问。


    “再等等!”丛刚淡应。


    又是良久的无声静默。


    “boss,你说封行朗真会是河屯的亲儿子么?”


    卫康并不属于那种爱八卦且多管闲事的人。只是这一信息,实在是太让人惊悚了。所以他才会疑惑的问。因为如果封行朗并非河屯的亲儿子,那么封行朗这回可就真要凶多吉少了。


    不单单封行朗会凶多吉少,就连‘撒谎’的林雪落,亦有可能遭到无妄之灾。


    “怎么,看起来不像?”丛刚悠声反问。


    卫康敛眉想了一会儿。想必是在脑海里回忆并拼凑封行朗跟河屯同框的画面。


    “如果他们之间真是亲父子,他们怎么彼此会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呢?”


    “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呗!”


    丛刚微叹。也是对河屯的另类嘲讽。


    “那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这天都快黑了?!?br />

    天黑对于不熟悉佩特堡地形的他们来说,显然不是一件好事儿。


    “不用着急……应该快了!”


    丛刚骨节分明的手指,惯性的敲打在劲腿上,像是在记时。


    “以河屯的疑心病,那辆从佩特堡飞驰而出的捷豹车上,一定是载着他跟封行朗的血液样本。找最近的医院去做亲子鉴定到结果,至少也得要上三个小时。而且河屯还会不止找一家。以他的暴脾气,他会找遍英国所有有资质的医院!”


    似乎等得有些躁了,丛刚便跟卫康多说了几句。


    “boss,你就这么肯定:封行朗是河屯的亲儿子?”


    或许卫康的内心,还是拒绝相信这个让人惊悚的结果的。似乎封行朗要是跟河屯成了亲父子,对他们并不利。


    “亲爹或许拿不准儿子是不是他亲生的,但亲妈一定会知道自己孩子的亲爹是谁!”


    丛刚悠声一句。听上去,他到是挺信任封行朗母亲的。


    “这封行朗要是真跟河屯成了父子,那岂不是对我们不利……”


    耳康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放心,有河屯这个亲爹,那是封行朗的耻辱!他不会认的!”


    对于封行朗的秉性脾气,丛刚还是懂他的。


    ******


    夜,黑暗的夜,不免让人有些恐惧。


    黑暗,有时就像一双无形的手,把你紧紧勒住。压抑与痛苦好像马上就要让你窒息似的……


    这是黎明前的黑暗。


    “吱嘎”,紫檀木门发出沉甸甸的声响。像是为封行朗打开了地狱之门。


    封行朗的意识并不清晰。毕竟流掉的是维持生命所需的鲜血,而并非取之不尽的自来水。


    要不是邢十二在听到义父河屯和林雪落的谈话,在取封行朗身上血液样本时,举手之劳的给他安排了医生救治,恐怕这一刻的封行朗早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封行朗……封行朗……你怎么样了?快醒醒……快醒醒……”


    封行朗听到自己的耳际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唤声,飘忽不定着,似乎远在天际,又似乎近在耳畔。


    然后,他感觉到那个叫唤他的女人在开始拍打他的脸颊,并不是很重,但却在硬生生的逼迫他从痛楚的深渊中苏醒过来。


    封行朗真不想醒来。因为醒来会让他加倍的感觉到自己**上的疼痛。


    “封行朗……你醒醒……求求你,快醒过来吧……诺诺不能没有爸爸……他才5岁!他那么渴望父爱……你不能丢下他不管……封行朗,我求求你,快醒过来?!?br />

    女人的叫唤声,演变成了低低的泣喃??薜梅庑欣市耐泛菔档囊宦?。


    诺诺?诺诺!他的孩子!


    “诺诺……诺诺……”


    这个名字,像是染上了魔力,将沦陷于疼痛深渊中不想醒来的封行朗给逼醒了过来。


    一张泪流满面的女人脸,便迷迷糊糊的映在了封行朗的眼眸中,并缓慢的变得清晰。


    “林雪落?怎么是你?白痴女人……你来干什么?你真是愚蠢到姥姥家了!”


    或许封行朗是想见到女人的。却不想在佩特堡,在河屯的老巢里见着这个女人。


    雪落抹去了滚落在脸颊上的泪水:


    “放心吧,等我把你送出佩特堡,我一定滚!我会滚得远远的,再也不会出现在你封行朗的面前!”


    雪落并没有因为男人的谩骂而弃之不顾。


    自己一直都是这么的白痴,不是么?


    舔着脸想得到的爱情,原本就是卑微进尘埃的。


    雪落不怪男人看不起自己,因为她连自己都看不起她自己。


    “你能自己走吗?丛刚应该就在佩特堡外接应我们……”


    雪落想把男人给托抱下庥,但奋力了好几次也没能成功。男人的身体实在是太沉了。


    “丛刚来了?狗东西……他怎么才来?”


    似乎丛刚这个名字,给了封行朗莫大的力量源泉,他忍着身体上的剧痛,吃劲的挪下了庥。


    封行朗想自己独立行走,可身姿去晃悠得利害,身体中的气力似乎被抽尽了一般。


    雪落连忙抱住了男人的腰,吃劲的稳住了他的身体。


    在临行离开祭祀室时,封行朗朝蜡像丢去了一支燃烧的蜡烛。


    是不肯原谅自己的母亲?


    还是不想让自己的母亲留在这里让人亵渎?


    不得而知!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